251 突然醒来(欢迎入群)

作者:大雪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人气小说:绝命毒尸奥特曼战记侯府商女极品小农场我是都市医剑仙小农民修真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

全本小说网 WWW.QB5.TW,最快更新豪门重生之暖爱成婚最新章节!

    等乔暖和钱明从电影院回到家里,已经凌晨一点多了。电影院里上演的这一出,极具耗费体力。

    乔暖可是第一次做这么大胆的事情,以前她连想都不敢想。这么大胆的事情,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刚刚在影院的女人真的是她吗?乔暖有些怀疑。

    毕竟,平时的她,即便是在公众场合拥吻,她都会觉得害羞不已,可是刚刚……她竟然……刚刚洗完澡的乔暖将自己裹成一团,窝在床上,将自己裹成了蚕宝宝。

    钱明看着她这般模样,不用猜也知道她现在心里在想些什么,现在这个社会,脸皮像她这么薄的女孩子,还真的是少见。不过他喜欢。

    他家暖暖就是独一无二!

    这大半个月来,他一直吃素,好不容易吃上了肉,一次怎么够?

    钱明直接将我在被子里的乔暖扒了出来,将人揽入怀中,看着她绯红的小脸蛋,心中又痒了起来。“刚刚是不是很刺激?”

    “睡觉!”乔暖小脸通红,她自己想想刚刚的事情都觉得有些害羞,怎么可能跟他继续这个话题。

    看着她越害羞,钱明就越想逗她,怎么会有这么害羞的人啊,“我发现你非常喜欢电影院!”

    “没有!”她瞪着圆溜溜的双眼,立刻反驳。

    “你有!难道你没有发现吗?刚刚你特别特别的紧!”钱明一本正经,乔暖红的就像充血了一样!

    “睡觉,我要睡觉了!”乔暖翻了一个身,不想再继续这个问题,反正在这方面,她从来就没有赢过钱明,最后被调戏的一定是她!

    这种处处落于下风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平日里,小希和惊华一直调侃她,她是不是应该跟这两位取取经,然后修炼一番,不至于每次都被钱明说的连回嘴的余地都没有!

    不过,如果她真的因为这样的事情,向这两人求助,那她会不会直接被这两个损友调侃死!乔暖叹了一口气,这还真的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需要仔细研究才行。

    想着之前这两人有事没事总是调侃她,乔暖果断放弃了向两人求助的想法,不然这件事情她们一定会笑上一辈子的!

    不过她的朋友不多,能肆无忌惮的谈私事的人就更少,除了这两位,她还真的想不到其她人选。

    实在不行就去买几个高清无码版的DVD,自学成才!再怎么说她也是京城大学的高材生,不至于连这点事情都学不好吧?

    乔暖不知道,有些事情是需要天赋的,而且这种事情本身就不是靠智商,靠的是情商!而恰好,乔暖在这一方面并不是那么优秀。

    刚刚在影院,精神高度紧绷,而且本来这就是一件极具耗费体力的事情,又是在那样的场合,而她本身凭日里也疏于锻炼,不论是体力还是精力,都没有办法跟钱明媲美。

    一场电影下来,她已经是精疲力尽,急需睡眠补充体力,而且明天是沈沐希订婚,她可是要去帮忙的,没有精力没有体力怎么行?

    可是乔暖刚要睡着,就感觉一副强壮的身躯贴了上来,紧接着就是一顿胡作非为。“时间不早了,该休息了,太困了。”乔暖轻声嘟囔着。

    “没关系,你睡你的,我做我的。”签钱明来越过分,本想着回来就休息的乔暖,再次被啃得干干净净,连渣都不剩。

    只能说,乔暖在这一方面实在是太纯洁,累死她,也斗不过钱明那只老狐狸。

    乔暖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结束的,反正整个晚上她都一直迷迷糊糊的。这一觉睡到了大中午,如果不是闹铃响起,她根本就不会睁开眼睛。

    即便是睁开了眼睛,整个脑子也是蒙蒙的,跟浆糊一样。

    “马上一点了,沈沐希的订婚宴下午五点开始,你还想再继续睡吗?如果不做造型,你还可以睡上一个小时!”

    钱明今天休息,比乔暖起来的早了一些。收拾了屋子,订了午餐,放好了热水,甚至连牙膏都帮她挤好了,就等着她醒过来。

    “睡毛线睡!”乔暖已经到沈沐希订婚的时间,噌的一下坐了起来,然后飞快的跳下了床,立刻可开启了急速洗漱模式!

    “都怪你,不然我怎么可能睡到这么晚?我答应小希要提前过去帮忙的!现在不要说帮忙了,可能连准时到场都做不到!”

    乔暖越想越来气,如果不是他昨天晚上一直缠着她,她怎么可能睡到现在才醒,“如果我今天迟到了,那从今天晚上开始,你直接去客房睡去!”

    乔暖一边洗漱,一边数落着钱明。

    钱明一听要睡客房,立刻紧张起来,这个不行,他可是已经吃了半个月的素,好不容易能够开次荤,这刚尝到点甜头,怎么能被打入冷宫!绝对不行!

    “放心放心,你家男人在这呢!绝对不会让你迟到的!我保证!”钱明的额头上升起了细密的水珠,一定要坚定不移地争取他的福利!

    十月二十八日,注定是一个特别的日子。沈沐希和顾天泽订婚,在京城的上流社会,绝对是一件大事!

    京城医院这边,关悦阳特意跟主治医生请了半天假,这么重要的事情,这么重要的场合,他怎么能不亲自到场?

    关鸿飞虽然担心他的身体,但是也拗不过他,而且,关悦阳的心思,他这个做爸爸的最了解,只能说,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竞争对手又十分强大,沈沐希的心也不在关悦阳这里,即便是他再有心思,也无济于事!这根本就是一场不可能获得胜利的战争!而且,既然已经知道了结果,也就没有了开战的意义!

    这边关悦阳刚出发,同在VIP病房的许君翔也睁开了双眼!

    空荡荡的病房,寂静无声,入眼的是一片片洁白,洁白的窗帘,洁白的沙发,洁白的床单和被子,椅子都是白的。

    许君翔静静地看着一切,医院?他为什么会在医院?他不是应该在自己的家里吗?空气中没有任何的血腥味。

    他猛的看向自己的手臂和胸口,只有手臂上缠着绷带,但是他可以确定,这不是枪伤,只是撞伤而已!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得是在混乱中被枪击中,然后拒绝去医院,直接回到了家里,回到了他跟小希的新房。之后他就昏了过去。他为什么会在医院?究竟是谁送他过来的?

    家里没有佣人,也不可能是朋友,更不可能是沈轻枫。

    许君翔直接按了床铃,既然他想不明白,就只能让一个可能明白事情的人,为他解释一下。没有多长时间,莫主任就赶了过来。

    虽然许君翔没有办法继承许氏集团,但是,他仍旧是许家的人,再怎么说许家也是京城之中的豪门,家族争斗不是他们能管的事情,单就他是许家少爷这一项,医院这边就必须对他特殊对待!

    “恭喜你,终于醒了过来。”半年之内,在许家两兄弟身上,竟然陆续出现了奇迹,即便是莫主任这样的老医生,也觉得震惊不已。

    昏迷的事情可大可小,当初许梓翰是伤到了脑部,一连昏迷了一个月,就在连医生都已经渐渐放弃希望的时候,他居然醒了过来。

    同样的事情在,许君翔的身上再次上演。

    从事故发生到现在,将近大半个月,身上的那些皮外伤早就已经痊愈,他的生命体征一切正常,但是,人却是一直处于昏迷当中,医生们也百思不得其解,只能住院观察。

    没有想到,今天人却醒了过来。只能说,这俩兄弟都是被上苍眷顾着的人。

    许君翔看着眼前这张陌生的脸,他不认识她,他可以确定。这个人也不是他以前的专属医生。许君翔皱着眉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就算是有人将他送到医院里,那应该是一直为他治疗的医生负责他,不可能将他送到这个中年女人这里!

    而且她刚刚说什么?终于?为什么是终于?难道他昏迷了很长时间?在没有弄清楚所有的事情之前,许君翔很是谨慎,“我现在情况怎么样?”

    “刚刚经过我粗略的检查,你的身体已经没有问题了,但是具体的情况,还要详细检查一番才知道,尤其是脑部!”

    莫主任很是谨慎,“不管怎么样,你毕竟发生了车祸,又在江水里呆了那么长时间,而且昏迷了将近半个月,虽然现在醒了,但是会不会有其他的问题,还是要做一些检查。”

    许君翔点了点头,很是镇定,让人看不出那究竟在想什么。他只是顺从的跟着莫主任做检查。

    事情越来越乱了,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什么车祸?什么江水?他怎么一点儿都不明白?难道是他的记忆出现混乱了吗?

    他只记得,他是从许氏集团出来之后,被人打了黑枪。可是听这位医生的意思,貌似他入院的原因不是受了枪击,可是因为车祸!

    他刚刚也仔细检查过,他的身上确实没有枪伤。这其中肯定有什么关键之处,是他不知道的。

    医生的效率很高,检查很快就搞定,应该是走了特殊渠道,不然是不可能这么快的。

    “结果下午就能出来,等结果出来之后,我再过来找你。如果在此期间,你感觉哪里不舒服,一定要立刻联系我们医生!”

    莫主任不放心的交代着,想到了今天的特殊性,本来已经决定离开的莫主任,又交代了一句。

    “你现在的情况不明,最好不要离开医院!不要跟关悦阳一样,为了参加沈沐希的订婚宴,直接跑了出去。他也不想想自己身上的伤,骨头都没有长好,还这么任性!”

    提到关悦阳,莫主任就一肚子的气。他又不是一般的病人,他自己就是医生,他应该比别的病人更加了解,他现在的情况根本不适合离开医院!

    可是这人明知故犯,明知道不行,还非得要去!弄得她一点办法也没有,再怎么说他们都是同事,她也不能像要求其他病人一样强制要求他!

    这是她从医这么多年以来,遇到的最特殊、最难搞的病人!

    莫主任只顾着在心里生气,没有看到许君翔震惊的神色。

    “沈沐希?你刚刚说的是沈沐希?她今天订婚?”许君翔很是怀疑自己的耳朵,他该不是幻听了吧!沈沐希不是已经去世三年了吗?就在生产之后!为什么他会听到沈沐希的名字!

    “是啊!整个京城都知道这个事情!今天是沈沐希跟顾天泽订婚的日子!而且顾天泽包下了整个星悦酒店!这些日子,关于这两人的订婚消息已经传疯了。”

    莫主任回答道,“哦,我忘记了!你昏迷了这么长时间,当然不知道这些消息!”

    许君翔的心里隐隐含着激动,感觉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每一滴血液,都在疯狂的叫嚣着,他努力压抑着心中的激动,再次问道,“你说的是京城沈家的沈沐希?沈氏集团的沈沐希?”

    “没错啊!京城当中,不就扎只有这一个人叫沈沐希吗?”莫主任有些疑惑,不清楚她为什么会这么问。

    “再说了,如果不是沈家的沈沐希,怎么可能配得上顾家的二少?你出身豪门,应该懂得这个道理,豪门之中的婚姻,不都讲究门当户对吗?”

    “顾家二少?顾天泽?”一个接一个的消息,将许君翔的脑子弄的乱乱的,但是有一点他可以确定,他回到了过去!不知道因为什么,他中了枪之后,非但没死,而且还回到了过去!

    “没错,京城虽然有很多顾姓人家,但是能叫的上顾家二少的,那就只有出自四大超级豪门之一的顾天泽了!”

    莫主任很是诧异的看着他,难道这人是失忆了?怎么可能连这最基本的信息都不知道?

    “我已经没事了,现在就出院,报告结果我明天过来拿!”许君翔没有等到莫主任同意,噌的一下跑出了医院。

    沈沐希没事!她还活着!她还好好的活着!

    一定是上天听到了他的祷告,听到了他的祈求,因为可怜他,所以才用这样的方式,让他们重逢!

    让他有机会补偿她!补偿过去她所失去的一切!

    在她去世之后,他才渐渐发现,那个一直静静陪在他身边,默默为他付出的小女人,已经悄悄地融进了他的生命,融进了他的骨血,成为了他身体里的一部分!

    真是因为她一直待在他的身边,将他的生活起居照顾得无微不至,每次只要他一回头,就一定会看到她站在那里。

    每次只要他一回到家里,她就一定准备好了晚餐。即便是再晚,她都一定会等在客厅里。正是因为这样,总是因为太熟悉了,所以,他才忽略了她。觉得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但是,等她真的离开之后,他才渐渐发现她的重要性。没有她在身边,所有的一切都变了,屋子里清清冷冷,不会再有那温暖的灯光,等着他下班。

    不会再有那营养可口的饭菜,照顾着他的胃。更不会有那卷烫整齐的西装和衬衫,每个都搭配好的领带。

    所有的衣服都失去了阳光的馨香,只有那来自干洗店那烂俗的味道。自从她离开,他的世界里所有的一切,都变了模样,陌生得让他难以忍受。

    一开始,他将这样所有的一切归结于不习惯,毕竟沈沐希他生活多年,这样突然离开,他觉得不适应很正常。

    可是,随着时间越来越长,沈沐希在她脑子里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只要是他空下时间来,只要他的大脑不是在高速运转,她便会出现在他的脑中。

    午夜梦回,她便会出现在他的梦境里,往日生活的点点滴滴,总是会不停的出现在他的脑子里。

    他不敢睡觉,几乎将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工作上,因为他担心,他的大脑一旦停止思考,沈沐希便会出现在他脑中。他无法承受半分的后悔,只能忽视心里的最真实的感觉。

    可是,有些感觉是无法被忽视的,高强度的工作,睡眠时间越来越少,身体越来越差,进医院的频率越来越高。终于,他无法再欺骗自己,无法再自欺欺人,他爱沈沐希!

    爱他那个他欺骗的女人!很爱很爱!只是他一直不知道而已。她是他的妻子,而自己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离开了他,她便无家可归。

    所以,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离开自己。因为除了他,她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依靠。因为知道她不会离开,因为她已经是他的妻子,所以他从来没有在意过。

    因为不在意,所以连带着她生的孩子,他也没有放在心上。他以为他爱的人是沈轻枫,所以当沈轻枫需要骨髓移植的时候,他没有任何犹豫。

    可是事实证明,他做了一个最笨最傻最错的决定,在她离开之后,他才知道,原来她才是他最爱的人!

    只是,他发现的太晚。

    她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这个世上再也没有一个叫沈沐希的女孩。也再也没有一个将他当成人生的信仰,用自己全部的一切来爱他!

    从意识到自己真正的感情的那一天起,之后的每一天,对他来说都是锥心蚀骨。疼的无以复加,却没有任何治疗的办法,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心中的伤口,不断加大,慢慢溃烂。

    他每分每秒都处在懊悔之中,后悔没有尽早看清楚自己的心意,后悔自己当初的选择。这样的后悔几乎让他折磨致死。

    他无刻的不在想着,如果时间可以后退,那该多好!

    如果能回到他们初遇的那一天,等回到沈沐希还活着的日子,他愿意用一切来交换。

    财富,名利,权势,地位,似乎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重要!他愿意用他所拥有的一切,换回那张宁静的笑颜。

    明明知道不可能,明明知道这一切只是他痴心妄想,但是,他就是忍不住会这样期盼!

    没有想到,他的期盼居然成了真。他终于回到了过去,终于可以再见到沈沐希!许君翔的车速不断得加快,想着记忆中的沈家驶去!

    他想见加!

    迫切的想要见到她!

    马上!

    立刻!

    半分钟都不能等待!

    他已经等了太久太久。

    从严冬到酷暑,从初春到深秋。

    他担心这所有的一切,只是他一个短暂的梦境,他担心,一眨眼,这样的梦境就结束了!他便会从梦中醒来。

    在醒来之前,他要见到她!一定要见到她!

    沈沐希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出现在他的梦境里,自从他意识到了自己的心意,意识到自己的感情,她就再也没有在他的梦中出现过。

    他只能抱着相框,看着照片,怀念昔日的一切。

    许君翔的车刚停下,就看到身穿露肩礼服,脚踩水晶鞋的沈沐希走了出来。

    记忆中的人同眼前的容颜重合,沈沐希,真的是沈沐希!许君翔激动的看着她,眼中竟然淌出泪水来。他等了那么久,盼了那么久,终于等来了这一天,终于再次见到了她。

    她比记忆当中更美,更阳光,更自信了。

    明艳的眸子少了一丝忧郁,多了一份明亮;少了一份自卑,多了一份自信。

    现在的她更加光芒四射,让人移不开眼球。

    “小希,酒店那边已经准备差不多了,客人已经陆陆续续入场。顾天泽一会儿就过来了,你不要急,还是回客厅等着吧!”

    姜轻墨看着她脚下那尖尖的高跟鞋,今天晚上有的忙呢!鞋跟这么高,现在还是省省力气比较好,不然晚上得累死。

    “谁说我着急了?我只是出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而已,我才没有着急呢!”沈沐希嘴硬地反驳着。

    整个订婚宴,她什么也没有准备,只是选礼服和首饰而已,所以对订婚并没有多大的概念。可是,随着时间越来越靠近,一开始那轻松的心态也渐渐消失了,变得紧张起来。

    毕竟之前出了事情,有过前车之鉴,所以时间越靠近,她越发的紧张,担心上次订婚宴之前出的事情再次重演。

    “好好好,你没有紧张,那你可不可以回到客厅坐下来,晚上有你累的时候!你现在就应该保存体力,其他什么事情都不要做。”

    姜轻墨没有拆穿她的小心思,她生的女儿,她还不了解!

    “谁知道这次订婚还会不会在出现什么意外!就顾家那个夫人,护他们家老三跟那什么似的,顾流年死了,我就不相信他会那么心无芥蒂的接受小希!”

    方锦华在一边酸溜溜的说道,顾天泽竟然连星悦酒店都包了下来,这个沈沐希也太幸福了!什么好事都轮到了她!

    “一会儿你看见就会相信了!现在我们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顾天泽的说过,顾家的长辈都会到场。”

    本来姜轻墨懒得搭理她,可是今天毕竟是女儿的订婚宴,她不想有任何不好的事情发生,更不想有任何人出来捣乱!

    “哼,我倒要看看,许家华会不会和颜悦色的对小希!”方锦华酸溜溜的说了一句,然后就没声了。

    沈沐希听她这么一说,越发的担心起来。许家华的性子她最是了解,高傲,固执,自以为是,偏激,顾天泽真的能说服她吗?她十分怀疑。

    许君翔痴痴的看着沈沐希,仿佛怎么看也看不够一样,最初的激动之情渐渐隐下,他忽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今天是她订婚的日子。

    她要跟其他男人订婚,在他们刚刚见面的时候,他怎么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好不容易可以重新见面,好不容易可以重逢,他怎么能让她跟其他男人在一起。

    他下了车,直接走进院里,奔着沈沐希而来。

    “许君翔?你醒过来了?”沈沐希诧异的看着他,“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跟我走!”许君翔没有纠结她的话,拉着她的手腕,走出了院子。

    “放开我,你要做什么?该不会没有撞死我,想来个现场谋杀?”沈沐希都没有害怕,跟平常一样软软的声音,昭示着她平静的内心。

    许君翔皱着眉头,既然她这么说,那这样的事情他一定是做了。虽然回到了以前,但是貌似很多事情跟之前都不一样,他的记忆有些混乱,很多事情都不清不楚。

    即便是这样,他仍旧没有放开她的手,直接将她塞进了车里,然后扬长而去。

    谁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姜轻墨最先回过神来,直接给顾天泽去了电话!“伯母,我马上就到了,这边有些塞车,不过最慢十分钟,我们一定会到!”

    “小希出事了!刚刚许君翔过来,直接把小希带走了!”姜轻墨很是恐慌。

    车祸的事情,虽然她了解的不是很清楚,但是有一点她知道,当时是许君翔故意撞上小希的!他抱的就是玉石俱焚的想法!小希好不容易逃脱了,安然无恙的出院。

    可是现在……

    顾天泽语中顿时没有了刚刚的轻松,“伯母放心,什么事情也不会有,老胡会来接你去酒店,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婚宴一定会按时举行!”

    “美人鱼,马上给我调出小希的位置!”顾天泽亲自开车,脸色阴沉,立刻掉头。

    正在酒店负责安保后勤的美人鱼,接到了顾天成的电话后,立刻打开了电脑,十指立刻在键盘上飞舞了起来。

    时间马上就要到了,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少爷不是应该就去沈家接人了吗?怎么会失去了沈沐希的消息?

    难道沈沐希不想跟少爷订婚,所以逃婚了?美人鱼嘴角一抽,不至于吧!少爷可是连卫星电话都给了她,她应该不会在这么重要的时刻抛弃他们家少爷吧?

    美人鱼心中充满了疑惑,但是却什么也不敢问,什么消息也不敢泄露,只能在心里抓耳挠腮,自己煎熬。“少爷,人在XXX路XXX街,XX大厦附近。”

    顾天则直接向着美人鱼提供的方位使去。

    而这边,沈沐希看着驾驶座上一直不断加速的许君翔,“你想带我去哪里?”

    “不知道!我只是不想你订婚!”许君翔没有隐藏自己的目的,将心中的想法全都说了出来。对于他来说,可以跟沈沐希面对面的交谈,已经是上天对她最大的恩赐。

    “呵!”沈沐希嘴角一抽,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许君翔,你脑子没问题吧!你不要告诉我,你爱上了我!”

    “难道不可以吗?”许君翔瞄了她一眼,看着她满脸嘲讽的神情,还是觉得十分可爱,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她,这般生动,这般鲜活,美好的让人不忍触碰,不忍打搅。

    “真是好笑!你该不是被我刺激的脑子有问题了吧!前一刻还想撞死我,昏迷了一场,醒了过来,就说爱上我了!你的爱还真是随便!”

    沈沐希明艳的双眸中,藏满了讥讽!软软的声音更是讽刺,“你说,如果你这话被沈轻枫听到了,她会是什么表情?她可是你的未婚妻!”

    许君翔脸色阴沉了下来,“她的事情跟我无关!”

    “哼,还真是薄情!爱上你的女人,简直是上辈子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所以这辈子要惩罚她!”沈沐希看都不看他一眼。

    “我对手下败将不感兴趣,事实证明,我们之间的交锋,我赢了!”沈沐希看着车窗外飞速倒退的景物,嘴角勾起一抹暖笑。

    “许氏集团你再也没有插手的余地,许家老爷子已经将继承权给了许梓翰,从此许氏集团跟你没有半点关系。而沈氏集团,只要有我在这一天,更不会让你踏入一步!”

    “哦,还忘了一点。你身上现在可是还背着故意谋杀的罪名,就算你死里逃生,就算你清醒了过来,你也将官司缠身,也许后半生也将会在监狱里度过。我非常期望这样的结果出现!”

    沈沐希很满意现在的结果,如果他真的一直醒不过来,一直躺在病床上,那对他实在是太仁慈了。他醒来,这件事情才能继续下去。

    许君翔面带笑意,此时此刻,不论她说什么,诅咒也好,咒骂也罢,甚至她马上杀了他,他仍然感激上苍,让他们重逢,让他再次见到她。

    “好怀念,这样真好。”许君翔喟然长叹,看着车窗外的阳光,嘴角的微笑越发的温和。

    沈沐希忽然发现,他的笑容少了一丝虚伪,多了一丝真实,不像是装的,而是发自内心的平和!不过只是昏迷了一下,难道竟然能连一个人的本性都改变了?这也太神奇了吧!

    “你真的要跟顾天泽订婚?”许君翔很是忧郁,不管他们之前发生了什么,但是从此之后,他绝对不会再伤害她,也绝对不会让任何其他人伤害她,这是他的使命。

    沈沐希白了他一眼,“跟你有关系吗?这是我的事情,如果你是聪明人,就应该现在,立刻,马上,把我放下!”

    “万一你耽误了我的订婚宴,后果绝对是你想象不到的,我保证,绝对会让你后悔出生在这个世上!”沈沐希软软的声音,确实杀伤力十足,丝毫不影响语中的威胁力。

    “我劝你,还是不要跟他订婚的好,顾天泽这个人,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他心思缜密,阴沉诡谲,心机深沉,如果他想骗你,想设计你,容易得很!”

    许君翔很是耐心的劝说着,他说的都是事实,虽然其中有他的私心在,但是,最重要的是,他不想看到沈沐希受伤害。

    “我说许君翔,你是不是搞错了立场?顾天泽是什么样的人,我清楚的很,不需要你的提醒!既然你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那你应该也猜得到你将我截走的后果!”

    沈沐希不知道他的立场为什么会转变的这么快,她也不关心这个问题。

    只是现在离订婚宴开始的时间越来越近,她现在最想做的就是脱离他的控制,最好能立刻就下车,从这里到星悦酒店,应该还来得及!

    许君翔皱着眉头,他的脑子一片混乱,现在的情况跟他记忆中实在是太不一样,许梓翰没有死,他还活着,而且继承了许氏集团!

    而他却跟沈沐希斗得你死我活!情况比他想象中的要复杂的多!关键是沈沐希现在对他充满敌意,根本听不进去他的任何建议!

    许君翔皱着眉头,很是忧愁!

    突然,一辆玛莎拉蒂直接横在了他的车前,轮胎摩擦地面,响起尖锐刺耳的声音,甚至亮出一丝丝火花,空气中一股难闻的味道更是刺鼻!

    一身黑色西装的顾天泽下了车,打开车门,直接将许君翔拽了出来,对着他的脸就是一拳!

    “你是不是想死?好不容易能够醒过来,你不想着怎么自保?竟然还敢劫走我的顾夫人!你是不是觉得你死得不够快?”

    许君翔完全没有回手的余地,即便他有些身手,但是,他面对的是顾天泽,他的那点伸手在顾天泽的面前根本就不够看!

    尤其是在顾天泽极具愤怒之下,根本连反击的能力都没有!

    “如果你想要找死,不用那么麻烦,直接躺在路中间,你这条小命马上就会结束!”说完顾天泽猛地一推!

    许君翔连连后退,一直退到马路中间,这才停了下来。他刚稳住身形,一辆轿车猛地驶了过来!他睁大的双眸,感受着即将到来的死亡,心中猛地一紧!

    以前他并不在意这条命什么时候结束,因为沈沐希已经离开,他活在世上,只不过是行尸走肉而已。

    可是现在不同,他再次遇到了沈沐希,还没有弥补她,怎么能就这么死去!他想活着,非常的想活着!

    可是眼看着轿车越来越近,他的双腿就像是被订到了地上一般,根本不听使唤,怎么也无法移动。

    就在车子马上就要撞到他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耳边充斥着刺耳的刹车声,“不要命了!神经病!真特么晦气,要死到别地儿死去,不要连累我!”

    许君翔双腿软了下来,直接坐到了地上!他还活着!

    “4分28秒!不错不错,有进步!”沈沐希下了车,瞄了一眼车子上的时间,明艳的双眸闪着笑意。

    看到她安然无恙,顾天泽总算是放了心,不过听着她的话,他的眉头皱着老深,“既然有机会离开,为什么不走?”

    沈沐希有些心虚,双眸笑成了月牙儿状,“如果我要是自己离开了,那哪里还有你的用武之地呢?你应该感谢我才是,我这是在给你表现机会!”

    顾天泽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她一脸的笑意,心里早就化成了一滩水,怎么舍得责怪她!“走吧,时间差不多了!”

    顾天泽亲自为她拉开了车门,载着她驶向星悦酒店!

    ------题外话------

    说好今天订婚,但是,雪人木有掌握好节奏,咳咳,明天一定订婚哈!

    妹纸们,491669453,踊跃进入!好东西都在这里哦!(看我奸诈的笑容,你们都懂的!)

    推荐《官门暖婚》

    每个人都说,宋随意真是随意,宋家每个人都不敢要的乡下跛子,宋随意居然这么随便的嫁过去。

    三个月后,当官家的少爷杜玉清来到宋家,宋家女儿们趋之若鹜,对方却说:“我是来接我的妻子宋随意回家的。”

    没有惊天动地,只有天荒地老。

    PS:暖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