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第329章 本王怕你想我,所以才没走

作者:莫非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人气小说:圣墟龙王传说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修罗天帝元龙

全本小说网 WWW.QB5.TW,最快更新天才萌宝:给娘亲找个相公最新章节!

    “那现在我帮你拆了头发吧。”楚流云开口说着,伸手过来。

    “好吧,被相公伺-候的感觉就是不一样,超级喜欢。一号相公等以后你老了,我也照顾你。”巧儿轻哼道。

    听到这样,楚流云的心底一暖:“好。”

    巧儿在出去时,头发仅用一根发圈梳着,简单,随意,看到很是舒服。

    看着一大桌子的丰盛菜色,巧儿赶紧跑过来:“哇,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我一定要多吃点。”

    莫云已经开吃了,跟这丫头丢人丢大了,当然要多吃点美食,补偿一下自己。

    钱掌柜的看着大口吃着一大一小,赶紧凑过来,一脸八卦的看向楚流云:“少主,那个小丫头真的是你的-----”

    “别胡说,她不过是喜欢玩笑罢了,不用当真。”楚流云轻哼道。

    “可我怎么看那个小丫头,很认真啊,少主您跟我说实话,您真的不喜欢她?”钱掌柜的还是不死心的问道。

    楚流云一记冰冷不悦的眼神射-过来,钱掌柜的赶紧识趣的闭上嘴巴:“我去忙,当我没说。”

    “一号相公,你也来一起吃啊,好好吃呢。”巧儿含糊不清的说着,大口的嘴巴里塞着。

    楚流云脸色一僵,赶紧走过来:“好,一起吃。”

    看来下次见到洛瑶,他一定要嘱咐洛瑶好好教教这个小丫头,怎么打扮才行。

    这边,洛瑶又被夏侯绝折腾了一晚上,身体酸疼的要死,还有五天就是梨花节了,她必须要赶快酿出新酒才可以。

    洛瑶换了一身干爽的衣服出来,伸了个懒腰,累的不行。

    这个该死的混蛋,白天冷的跟块冰一样,晚上却疯狂的像只禽-兽,太可恶了。洛瑶心底嘟囔着,很是不悦。

    “瑶儿,你肯定又在心里骂我了。”夏侯绝轻哼着,端着一碗面走过来,嘴角都是笑意。

    看到夏侯绝,洛瑶不由翻了个白眼:“还好意思说,还不是因为你,禽-兽。”

    “哈哈,看来我昨晚没能让瑶儿满-足,所以一大早瑶儿就yu-求满了。”夏侯绝故意哼道。

    洛瑶小脸绯红一片,这家伙还真是不要脸:“去死。”

    看着洛瑶气愤,憋闷的小脸,夏侯绝大笑出声。最喜欢看她生气的样子,很是可爱:“好了,不逗你了,趁热吃点东西吧,昨晚辛苦了。”

    这话说的,有够暧-昧,洛瑶更是白了他一眼。

    “一会去哪里,我陪你?”夏侯绝开口道。

    “谁要你陪了,对了,你怎么还不走?”洛瑶问道,这家伙平时自己一醒来就没人了,今天居然还呆在这里。

    夏侯绝顿时脸色绷紧,很是不悦:“怎么,你不想看到本王,本王可是怕你想我,所以才没走的。”

    “人要脸树要皮,果然是人至jian则无敌。”洛瑶哼着,低头自顾吃起来,昨晚累了一晚上如今确实饿了。

    “哈哈,本王只你对jian。”夏侯绝大笑出声,每天起来都能看到洛瑶,这才是他最想要的。

    行宫那个破地方,他才懒得回去,这里有吃有喝,还有洛瑶,夏侯绝才不回去。

    “德行,说正经的我一会要去安伯侯府,还有五天就是梨花节,总觉得酒还差点什么,又说不出。”洛瑶说出自己的顾虑。

    夏侯绝俊彦绷紧:“吃饱了我带你去个地方。”

    “你能有什么好地方?”洛瑶故意跟他唱反调,却还是大口起来。

    “自然是好地方,去了你就知道了。”夏侯绝一脸神秘。

    行宫里。

    沐云天听着戚风的汇报,如泼墨画般的帅气俊彦,微微绷紧:“你是说,这几天夏侯绝都留在醉仙居?”

    “没错,而且是和洛姑娘一个房间。”戚风小声的说道,每晚他都去听墙角,自然知道夏侯绝和洛瑶的关系。

    他知道,主子如此思念,在乎洛瑶,却不想那个女人居然和夏侯绝在一起。

    戚风也很纠结,如果自己不告诉主子,让主子这样苦苦等待,却又根本没结果,对主子不公平。可说了,又怕主子伤心。

    所以,戚风也是犹豫了两天,还是说出口。长痛不如短痛,希望主子能够早点放下。

    沐云天握着茶杯的手,微微停滞了下,深邃的眸底更多了几分锐利。

    从他上次和夏侯就喝酒,沐云天就知道洛瑶已经跟他在一起了,可他不甘心。她真的就忘了自己了吗,就算忘记了,他也一定要让她重新爱上自己。

    想着他们之前在一起的情形,想着洛瑶的笑容,沐云天眸底更多了几分果决。

    “还有什么?”沐云天轻声开口。

    “属下听说夏侯绝要带洛姑娘去一个地方,具体是哪里不知道,我们的人还在盯着。而且洛姑娘一直在试验酿酒,想要参加梨花节。”戚风赶紧说道。

    听到这话,沐云天俊眉微挑:“梨花节,酿酒,戚风将我们那坛万里醉拿出来。”

    “主子,那可是您珍藏多年的酒。”戚风不由吃惊,他自然知道,那坛酒主人整整十年,都没舍得喝。

    其实,那还是当初主子和洛姑娘一起埋得。当时他们的十年之约,戚风也在现场。

    还是两个孩子的他们,一起埋了那坛酒在地下,约好十年之后在取出来,到时候一起喝。

    只是如今,洛姑娘已经不记得主子,已有所爱,而主子却还是截然一人,苦苦等待。

    “无妨,今年刚好是第十年之约,是时候了。”沐云天轻哼着,声音里更多了几分郑重的坚定。

    戚风无奈的叹了口气:“是。”转身离开。

    许久,沐云天拿起茶杯,仰头干了。抬头看向晴朗的天空,为何心底却是阴暗一片。

    她居然真的跟夏侯绝在一起了,上一次夏侯绝说洛瑶是他的女人,沐云天自然没当回事。可如今戚风都这样说,那就证明他们已经有夫妻之实了。

    为何,听到这话,他的心如此剧痛。仿若一把很钝很钝的刀子,在胸口一刀一刀的割着,连同骨血都跟着疼痛。

    “瑶儿,我真的错过你了吗?”许久,沐云天心底一个声音传来,深邃的眸底更多了几分失落,悲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