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府试

作者:虫梦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人气小说:一念永恒仙宫天下第九青城道长龙符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混沌纪元白袍总管

全本小说网 WWW.QB5.TW,最快更新青城道长最新章节!

    洛都,贾府——

    “这盆吧,除了养泥鳅,貌似没啥用啊,”李道士背着手,纳闷的看着摆在大厅的黄铜盆,里面一只灰不拉机的泥鳅正在摇头摆尾,看起来欢快的紧。

    距离钱塘一行已过了十来天,结果真相发现了大半,但是关于这贾府的奇异之处,却还是没有什么头绪,只得了这只黄铜盆,也没有发现什么作用。

    但也不是真的什么都没发现,这铜盆有一个妙用,便是能变活水,这水无论放上几天,都像是刚从江河中取出的一样,干净透明,而且哪怕倒上一半,第二天盆中水也会自动涨满。

    但这有个卵用!道爷要的是解决问题的法宝,不是一个净水装置+自来水龙头,我养萝莉又不养金鱼!

    正愤愤然之际,丑娘蹦达了过来,见了道士,面色顿时一转,‘哼’了声,自顾自的开始吃饭,真是年龄越大,脾气越大,一点都没有小时候那么可爱。

    不就是回来时忘了带特产了嘛,不就是迟了几天才回来嘛,不就是没回家先逛了趟杏花楼,正好被你逮着了嘛;用的着生那么大的气,而且还连生了半个月。

    拜托,道爷我一没娶妻,二没纳妾,总得有点生理需求,天见可怜,他连那姑娘的手都没摸着,就被揪了回去,为此足足做了十来天的饭,洗了十来天的衣服,就差跪上十来天的地板了,道爷我凭什么啊我!

    李道士越想越怒,差点就掀桌子起义了,当然,只是差点,此刻他正腆着脸伺候着这位小姑奶奶,争取她把这洗衣做饭的权力给收回去。

    “那个,丑娘你看,道爷我即要赚钱,又要养家,还得修炼,这个嘛,的确是比较忙,您看是不是帮衬一下,毕竟大家都是一家人嘛。”

    “哼!”

    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咳咳,丑娘,你这破丫头别忘了,是谁把你从山上带下来的,是谁把你一把屎一把尿的抚养长大,是谁费尽千辛万苦,把你带到这洛都享福的,人要懂得感恩知不知道。”

    “哼!”

    软的硬的都不行,那道士也没辙了,干脆耍赖道:“那反正道爷再也不烧菜做饭了,谁爱弄谁弄。”

    然而不过片刻,灵光一闪,“对啊,道爷我完全可以再买几个丫鬟来弄啊,爷现在是土豪了啊,没了张屠夫,道爷我还不吃带毛猪了啊。”

    丑娘一看情形不对,连忙道:“丫鬟,我去买。”

    “你买什么买,你都不知道要买啥样的,身材要好,脸蛋要周正,会不会做杂活不要紧,这完全可以培养啊,但是这先天条件可是养不出来的,颜值,颜值你懂不。”

    “我去买!”丑娘饭也不吃了,匆忙的跑下去。

    “搞的你有钱似的,”道士嗤笑道。

    “床头底下、三清图后面、蒲团里面。”

    “我靠,丑屎丫头,把道爷的私房钱还给我!”

    事实证明,道士高估了自己的战斗力和威信,也低估了丑娘的智商,抢没抢过她,差点还被揍上一顿,气的李道士跳脚,世道败坏,人心不古,长此以往,国将不国,何以为家。

    “师兄,我来看你了。”

    “滚!”

    “有一笔大生意要介绍给你。”

    “请进!”

    除了这冒牌师弟外,还有杜书呆,在钱塘县看足了名家文笔之后,这家伙还是乖乖的跑到洛都来备考了,期间还来拜访过道士几次;而且还多亏了他,不然以苗三四这种草根人士,也打不进这些考生,也就是朝廷预备官员的队伍中。

    “说吧,什么生意,数目太低的道爷可不干,”现在李道士眼光高了,低于十两银子的,看都不看一眼。

    “这个数,”苗三四比划了个二。

    “二十两?”

    “不,整整二百两雪花白银!”

    “噗——”李道士把茶水都喷出来了,什么时候苗三四的本事有这么大了,二百两,道爷我穿越以来都没见过超过三位数的银子,上一次偷、呸!是捡来的500两那是银票。

    苗三四很满意对方的表情,得意的道:“这一次能接到这笔买卖,除了师弟我的能言善辩外,还是多亏了杜小先生。”

    “哪里,哪里,其实小生也只尽了一点微薄之力而已。”

    在他们的话语中,道士这才明白,这两百两可不是一个人出的,而是一个叫做应社的秀才组织。

    由于天下太平已久,文风渐盛,读书人为了磨砺文章、求取功名,共同爱好,或者干脆直接是拉党结派,结社之风日盛;这应社便是其中的一个,会员大概有四五十,收的都是淞江一带的读书人,算是带有一定的地域特性,而杜书呆正好是其中的一员。

    有道是逼急乱投医,事急乱拜神,这些读书学子离府试还有十来天,也是个个紧张的不行,迫切想要来碗心灵鸡汤,于是乎,在杜书呆的引荐下,苗三四人模狗样的开始了推销。

    “师兄,这笔买卖一定要干好,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啊!”

    “放心,我有素,”李道士摸了摸下巴,若是斩妖除魔,道爷好歹是个专业,但是这高考嘛,那就不怎么是道爷的菜了,该怎么弄呢?

    第二天一大早,城南的福桥上便聚了一堆的年轻人,个个长袖飘飘,文质彬彬,而且他们的言行举止很有特点,抬肩、拱臂、攒眉、颦目,总有种与常人不一样的气质,书呆子的气质。

    “平复兄,你对于此事有何看法?”

    “听说这位道长法力高强,或可一试,而且有慕文兄的背书,他可是出名的实诚之辈,退一万步说,就算不成,我等也无损失,廉康兄你认为呢?”

    “平复兄说的有理,大不了少用些银钱便是。”

    能参加复试的,肯定是有秀才的功名,这功名可是可以免税的,所以这些人就算是出身农家,有了功名后,也已经是‘士’的层次了,不说富裕,但贫穷基本上已经和他们无缘了,每个人凑三四两银子还是不成问题,更何况这些社团中还有一些富商子弟,为了打好交情,他们会费交的可积极了。

    这两位平复兄和廉康兄,就是这应社的正副社长,用现在的话来说——学生会主席。

    大概等了半柱香时间,正阳高照,这些天之骄子们已经忍不住发起牢骚,“这道士是何许人也,真是好大的架子。”“有这时间,本公子还不如在客栈中温书,时间紧迫啊!”“对啊,夫子都说了,敬鬼神而远之,咱们是不是有些过了。”

    平复兄和廉康兄对视一眼,同时皱眉,却是没想到一件事,府试来临,这些考子们心烦气躁,稍有火星便能引燃。

    “要不,就这么算了?”

    “再等等,也不差这一时。”

    话音刚落,就听得一道声音传出:“那你的夫子有没有跟你们说,考试之前,须得在文昌诞辰之日,向孔子像献祭,可改文运,保一方儒学兴盛?”

    依旧是那顶轿子,依旧是那么骚包的气势,不同的轿夫,同样的味道。

    “阁下就是青城道长?”平复兄提声道。

    “时候不早了,跟贫道来吧,”轿中人平静的道,不等他反应,轿子就朝着某个方向走了,完全不顾他们的反应,没办法,就是这么孤高。

    这些天之轿子们面面相觑,觉的事情不像是他们预料的那样,以往烧香拜佛,那些僧人庙祝哪个不殷勤十分,哪有像这样——爱理不理?

    “要不,诸位去看看吧,反正已经来了,”平复兄硬着头皮道。

    有道是秀才造反,三年不成,说明这些家伙是出了名的墨迹,这种情况下,肯定不能给他们好脸色看,这年头对待客户也是要讲究策略的。

    城内无寺庙,但是文庙倒是有一个,拜的谁自不用提,吃馊猪肉的那位;道士是个俗人,所以看问题的角度跟其他人不一样,他就始终想不明白,这老头最大的事迹就是游历七国,说白了就是打工没人要,也许人品不错,教书负责,但是这治国的水平嘛,在当时都没有市场,为啥在后世被吹的那么牛叉呢,把老吊丝硬是包装成高富帅,这些人不是心理变态嘛。

    所以说,道士前世高考没考好是有理由的,爷不是水平问题,爷是在鄙视这种抱大腿的行为。

    不过不管怎么说,现在他还得靠这些徒子徒孙们混饭吃,从表面上,他还是恭谨的很,进前先鞠了三躬,三教儒道佛,毕竟对方也是儒家的总瓢把子,他身为洪兴、呸!是道家的高级打手,该有的礼仪还是要有的。

    不然怎么赚人钱啊!!

    而这些秀才看到道士这么规矩,气也消了些,毕竟还算是懂礼仪的,说不定真有点本事,话说文运是真的吗?

    道士转过身:“文运者,诸位科举之气运也,贫道以肉眼观之,你、你、你,头顶上青气带紫,此乃鲤鱼变龙之相,或许于今朝有作为。”

    “说的是云通兄?怪不得,他可是上一届的县试第三名。”

    “传通也是,他的八股文章做的最好,就连府尹大人都曾经夸过他,说是行文流水,文笔老练。”

    “还有伯符兄,他家可是官宦世家,父亲可是在户部当官的。”

    “这位道长,我们之中,这次还有能高中的吗?”有人壮着胆子问。

    李道士又随意点了几位,都是应社中的骨干,也是这次考试中最有希望的,平复兄和廉康兄深吸了口气,露出惊讶的表情,这道长还真有些门道。

    道士斜了一眼人群中的杜书呆,发现他也是一脸震惊的表情,顿时抽抽嘴角,这些情况我可是向你打听的,你怎么也是一副‘碰见高人’的神态,智商真是欠费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