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恶鬼将军

作者:虫梦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人气小说:一念永恒仙宫天下第九青城道长龙符混沌纪元白袍总管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全本小说网 WWW.QB5.TW,最快更新青城道长最新章节!

    “有鬼气!”李道士忽然抬头,两眼射出半尺白光,只见一团黑气阴风正以极快的速度向自己的方向射来。

    “太阳正照,阴晦当衰,飞符前路,剪除妖氛。敢有妖孽,断踪灭形。神威到处,食鬼****阳·开道符!”

    李道士并指夹符,在身前画了个金光大圈,大圈往前射去,光影憧憧,却是显出了一条光道来,此道之内,再无阴氛妖气。

    而等道士冲出去的时候,就见天空之中,那团黑气之中,裹挟着一道身影,但见那团身影舞手弄脚,黑气竟有被冲散的趋势。

    “这是——傩舞?”

    傩舞是一种辟鬼驱魔的舞蹈,主要流传于江西、广西、湖北、云南等地,最早可追溯到兵圣蚩尤的时期,奉二神,傩翁、傩母,有古话云:岁除日进傩,皆作鬼神状,内二老儿,其名作傩公、傩母。

    普通的傩舞只是百姓过年、新婚、拜神之用,娱神娱人,但是真正的傩舞却是有驱疫除魔、驱鬼延族等种种效果,是极其厉害的手段,旁门五大法,舞铃祀马蛊,傩舞还排在第一位。

    对面那人的除鬼傩舞一出,那团黑气终是困降不住,四面炸开,只剩下一位头带傩翁面具的人物,做道士打扮。

    ‘赶尸匠?似乎还有些道行,不像是水平低到能丢东西的,’李道士心想,刚准备去打个招呼,就听得对方一声大呵:“你竟偷取我儿所赶的返乡人,而且与狐精为伍,恶鬼为伴,必是邪道中人,既然给我陈正英看到,断没有坐视不理之理,等收吾诛戮!”

    李道士看了看左边的游尸,右边的狐狸精,还有刚刚消散的鬼气,顿时明白对方是误会了,只是还没容他辩解,对方就已攻来,‘叮叮玲玲’的响声响动个不休,道士立刻头晕目眩,体内三魂七魄乱荡,至于九娘,早已泛着白眼,浑身皮毛乱抖。

    旁门五大法中的第二便是铃,铃者,招鬼摄魂之物,用之正为正,用之邪则为邪,赶尸用铃,斗法用铃,驱妖用铃,压鬼用铃,球形加铜心,便有诸般妙用。

    “水神水神,五炁之精。周流三界,百关通津。收除火毒,却退炎神。神精荡荡,威炁雄雄。流出肾华,五脏之中。神清炁爽,魄定魂宁。万魔荡迹,润液有功。玉帝敕命,镇神安心!”

    肾部的水宫一阵晃动,紧接着散出层层的阴光水圈,扫过五脏六腑,五脏之中,肝藏魂,肺藏魄,心藏神,肾藏精,脾藏志,六腑者,胃为玉堂宫、尚书府,大肠为绛堂宫、元阳府,小肠为清冷宫、兰台府,三焦为紫微宫、无极府,膀胱为幽致宫、太和府,胆为中和宫、太素府。

    五脏六腑一凝,体内百神自复,当初玄冥传下的三道法术中,只有这水精咒是有凝神镇心之用;道士恢复过来后,心底也有几分恼怒,心想:‘道爷我好心捡到东西归还失主,你不仅不领情,反而张口便骂,动手便打,脑补的可以啊!还是当道爷是吃素的!’

    一想及此,便想给对方一个教训,脚步连连向后退去,口中却是不停:“黑天昏云,威震乾坤。上摄妖炁,下斩邪氛……”

    谁知对方速度更快,倏忽一下,便来到道士的身边,身形一矮一提,并五雷正指,脆劲一拍,就打到了道士的胸前,虽然以他现在的体格,没受甚伤,但是张口却说不出话来,跟别提念咒了。

    赶尸道人在出庄之前,必须精通七十二路赶尸功,譬如站立功,便是能使尸体站立行走,闭气功,是尸体收敛鬼气,而刚刚施展的则是哑狗功,因为狗遇尸便叫,尸遇狗便‘活’,所以要使狗闭嘴,而能使狗闭嘴的,自然也能使人闭嘴。

    道士一身的本领,有六成都在这施符念咒之上,若是失去,无意于自断手脚,好在李道士手段多多,手掌一翻,便多了个小瓶,直接把其捏碎,金银泥顺着手臂就蔓延了上去,扬手便打,这下要是打实了,对面的正英叔就要直接被砸成肉泥。

    好在对方广场舞,不对,是傩舞练多了,身体反应已成本能,铁板桥连转,硬是翻了过去。

    道士在浑身变成小金人后,力量何止增加百倍,招式不改,直接插入地面,猛的一掀,墙面大的泥块硬生生的被他给搬出,声势凶猛的往对方身上砸去。

    可是对方又是一转,再次不见,不过这次李道士看清楚了,对方腿上绑有甲马,而且貌似还不是一般的甲马,他通过天眼,竟然在其中看到了天马的踪影。

    ‘跑的快有什么用!’李道士眼中火光一闪,左右手同时掐诀,正要找机会给对方来记狠的,三昧真火与火罩咒要是同时发动,那真是神仙也要烧成焦炭。

    正当局面剑拔弩张之际,忽然又有一道身影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正好挡住二者,“老爹,你这又是在搞什么鬼,大半夜的跟人打什么架!”

    “小苗,你快些走开!此人偷盗返乡人,我怀疑他与那恶鬼将军是同谋,”陈正英低喝道,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个阴锣,不消说,同样是赶尸的玩意,只不过这一口,却是陈家赶尸千年,唯一用的响锣,早已成为了阴德之宝,有不可测的本事。

    陈小苗顿时心虚的咳了两声,朝着李道士歉意的拱了拱手,跑到其父身边,不知附耳说了什么,那陈正英浓眉一挑,却是道:“蓄养妖怪,怕也不是什么正经路数。”

    这道家门人搞种族歧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封神演义》里,阐教鄙视截教的理由中,便有这么一条,不分披毛带角的人,湿生卵化之辈,皆可同群共处,虽说故事虚构,但也侧面证明道法只传人,不传妖;但问题是你丫也只是个道家旁门,有甚资格去鄙视他人!

    听了这话,李道士顿时火大起来,还没等他开口,那陈小苗就赶紧道:“误会,都是误会,我老爹死心眼,脑子不大好使,这位兄台你可莫要跟他计较,哦对了,这是我陈家的镇鬼符,一点点小意思,不成敬意,不成敬意……”

    赶尸四大家族,刘、陈、赵、苟,从不传外姓,都是父传子,子传孙的关系,就是因为亦师亦父,陈小苗才敢这么放肆,李道士得了好处,自然火气也就没那么大了,而那陈正英也不知被说了什么,踌躇了几下,最后还是没跟道士再纠缠,一把捏住陈小苗,二人同时消失。

    不一会儿功夫,铃铛一响,三角旗向上一挥,山脚下一队白影开始缓缓的移动,步调动作异常的一致,男女老少皆有,面色苍白,两眼死寂,同手同脚,冷风一吹,一股尸臭味散开,旁人若是看了,保准惊的头皮发麻。

    李道士眼看着对方离开,自言自语:“莫名其妙,不过这恶鬼将军又是什么厉害的鬼物,竟引得这么厉害的赶尸人跳脚,古古怪怪,诡异的很。”

    接下来这一夜都是平安无事,第二天道士继续赶路,很快就到了永顺县,准备在此地小歇一下后,便去落月洞,先见上那狐狸精再说,这永顺县有些破旧,而且除了少数的汉人外,土家族、苗族较多,当地的风俗习惯与江南地区截然不同,瘴雾蚊虫较多,而且当地人多食槟榔,据说这可以防虫,效果不知,满口黄牙倒是真的。

    这永顺县还好,汉化程度较深,据说外面有很多族寨还保留着祭祀淫庙,血食鬼神的传统,普通汉人要是误入其中,基本上都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的。(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