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关系网

作者:邪灵一把刀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人气小说:奥特曼战记绝命毒尸极品小农场小农民修真侯府商女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我是都市医剑仙

全本小说网 WWW.QB5.TW,最快更新匠擎最新章节!

    “你有客人,那我先撤。”眼镜儿推门而出,背影消失在转角处。

    我放下手里的活,知道洛息渊是个忙人,没事儿不会来找我闲聊的,接下来应该没发集中注意力了。做修复工作,专注、细致和耐心,缺一不可。

    顺势收拾了一下桌面,收拾到一半时,老洛进来了。

    我看了他一眼,上次见面时,这哥们儿狼狈万分,如今一阵子不见,看起来都恢复的不错,挺精神的。

    “我说洛先生,咱们什么时候预约过?”

    洛息渊脸皮很厚,微微一笑:“我用自己的灵魂,跟你预约过了。”

    我周身起了层鸡皮疙瘩,怀疑老洛是不是谈恋爱了,怎么说话的风格,突然变这么肉麻了?不过他来这一趟也好,正好之前有许多事儿,都没跟他合计上。

    我指了指办公室里的旧沙发:“坐,我给你泡杯茶。”

    放了点红茶泡了,老洛喝了一口,说:“潮了,没保存好。”

    我将办公室的门锁上,坐过去:“有的喝就不错了,别挑。”

    老洛打量着我的办公室,最后看了看那杯茶:“你们这办公环境,够清苦的。”

    “为人民服务,光荣。”

    老洛推了推眼镜,不置可否,道:“你发给我那张图片,我查了,你来看。”他带了个小平板,放了一些图片给我:“这几种野猫,都可以长到这个大小和体型,毛色可能是一种变异,至于头部,也可能是皮肤病,没有见到尸体u,没法确认是哪一种,不过……这几种野猫,都是国外的品种。”

    不等我接话,他又指着其中两个:“这两种近几年已经灭绝,你知道的,环境污染。”

    我道:“太可惜了。”

    老洛道:“国外管不着,不过好在这几年,咱们国内已经把生态环保,放在了重要位置,我们做生物这块的,和环境有很大的关系,我最近正在参投一些环保项目。”

    我大为诧异:“不倒腾古玩了?”

    他道:“我们洛家早就不倒腾这些,现在也只是按兴趣购藏而已……你说的那个鼓,我就很有兴趣。”

    我笑了笑,道:“那东西,一出土就会成为国家一级文物,你要是有兴趣,就等修复展出后,去博物馆蹲着吧。”说话间,我仔细看着图片上的动物,总觉得对不上。

    洛息渊不喝茶,但一直用手玩杯子,见我半晌不说话,便道:“虽然我没活物上没查出来,但我在死物上见过类似的。”

    我一愣,问他:“你说话怎么一半一半的,什么死物?”

    老洛讲起他六年前,在西安的旧货市场,里面有个小门脸,在那里头,看见过一个类似器型的东西。洛息渊眼力是很好的,但唯独那件东西他看不准,似乎是春秋时期的,但造型上却有种现代风格,想一个不伦不类的仿制品。

    大约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使得他很久之后的今天,还能记得清清楚楚。

    老洛说话间,就用笔,画了个简笔画,按照记忆中的样子,把那东西给画了出来,还特别贴心的选取了不同方位。

    我一看,便惊道:“太像了,那物件是做什么用的?”

    老洛道:“像是从某个大型物体上,断裂的一块装饰物,底部有断裂的铜柱,摊主用木托架着。”

    六年前?那会儿我刚二十出头,时间挺久远了。

    我道:“你还记得那个门脸在哪儿吗?”

    老洛道:“怎么?你想要?这猫是什么来路,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将平板一放,便跟老洛讲起了其中的利害。

    干那种活儿,没有一个人动手的道理,就算是当初那个大洞,力道和切法都不一样,根本不是出自同一个人之手。这首先就能说明,里面那具死了多年的干尸,当时肯定是有同伙的。

    他的同伙或许是先逃走了,而他则在快要逃出升天之时,‘猝死’在了洞里,由此发生了后来的一幕。

    同伙逃走时,是不是有带走里面的某些文物?洛息渊所看见的那东西,会不会就是干尸的同伙,从里面带出来的?干尸的同伙究竟带走了多少东西?我们是否有必要去追查它们的下落?

    其次,就是那个李爱国。

    他是如何知道,峡谷之外还有另外一座古墓的?李爱国逃跑后,为什么不选择另一条路径逃走,而选择进入那个危险的古墓,最终丧失了性命?

    李爱国和他的同伙,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东西?

    洛息渊听完,道:“所以,你是想追缴那批被盗的文物?”

    我道:“如果可以,我当然希望,不仅是追缴被盗的文物,我还想知道,这先后两拨盗墓贼,究竟在搞什么名堂。”

    洛息渊推了推眼镜,似乎也来了兴趣,琢磨道:“或许,这两拨人,其实是认识的呢?”

    我俩一拍即合,我有些兴奋起来:“对,我也是这么想的,如果能调查他们之间的社会关系,证明他们有牵连,不仅有很大几率,追回那座墓里的东西,甚至你想想……六年的时间,六年后他们依然在作案,这六年,他们得犯多少事儿?若能查出来,能追回国家很大的损失。”

    洛息渊道:“那还等什么,查。”

    我道:“难就难在这儿,那些人,用的都是假身份,李爱国那名字都是假的,查无此人。”

    洛息渊道:“那我们去西安一趟。”

    我道:“正有此意……等等,什么我们,是我,你去干什么,你家族的生意是要破产了吗,闲的到处溜达。”

    老洛道:“向你学习,为人民服务嘛。”

    我能信他吗?看着一本正经,实际上十句话有九句都是假的,关键是,这小子说假话,总能说的正义凛然,让人深信不疑。

    “你最好给个实话,否则我不带你去。”

    他道:“不带我去?你知道那个门脸在哪儿吗?”

    得,他这一军将的我无话可说,当即,我去了祁院长办公室,向他说明情况。

    祁院长一听,非常支持:“好好好,工作就是要有主动性、积极性和责任性,小卫,你能主动的承担起这样的责任,我非常欣赏,一定全力支持。这事儿你好好办,如果能揪出后面的关系链,将会挽回很大一笔损失,事儿成了,给你记大功。票据什么的都留好,等回来找财务报。”

    “好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