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章:借周海相助离开

作者:一娇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人气小说:奥特曼战记极品小农场绝命毒尸小农民修真修真聊天群侯府商女末日刁民我是都市医剑仙

全本小说网 WWW.QB5.TW,最快更新妻不可欺:农家黑娘子最新章节!

    因为没有烛光,四周漆黑,又充斥着血腥味,让人更加恐惧,她的手掌疼得接近麻木,每听见人倒下,她的心就跟着触动。

    密室的冷风卷着凌厉的刀剑风和血腥味,她只听见密道里的脚步越来越多,又逐消失。她的双膝已经发麻。

    不出意外,密室里的尸首,多得数不清。只是黑暗将这些掩盖。

    周海的武功确实略胜一筹,以一敌几十人也没退缩。

    难以想象,曾经手无寸铁的周海能滥杀到这个地步,丝毫不将人命放在眼里。

    “噗呲!”又是一声刀剑刺入血肉的声音,离她较近,更有血液喷到她躲藏的木箱上,血溅了一地。

    她浑身一哆嗦,回过神来。耳旁传来娄山的低声细语。

    “不要出声,跟着我。”

    紧跟着,娄山拉着她的衣袖,趁侍卫与周海厮杀时,悄无声息地带着她离开了密室,期间踩着无数尸首,逃离密室,离开时她回头看了一眼,深锁眉头。周海岂会察觉不到他们离开,为何没有阻拦,也许是道不同不相为谋罢。令她耻笑的是,最终还是借周海相助离开。

    她回头不再多想,出了密道,却见五王府的侍卫多数去了密室,外面守卫的不过尔尔,简单使计,就躲了过去。

    出府前,他们在偏门处,碰见了几个不速之客,硬生生将他们的去路拦住。

    那张脸,极为眼熟,甚至与倪妹脸上的人皮一模一样。正是明珠带着后院若干丫鬟婆子侯在侧门,守株待兔。好不容易见着倪妹和穿着黑衣的娄山出来,明珠就像是乡下的小姑娘,想破口大骂又怕失了面子,指着倪妹的脸直嚷嚷:“两位姑姑,你们快看看,就是她打扮成我的样子,在我去书房的必经之路上动手,把我打晕了锁在偏房里,还下了迷药,如果不是有人发现我,不知会发生多少事!我也会被冤枉,不能放过他们!”

    倪妹瞥眉,稍有不悦,在眉眼间稍纵即逝。她把明珠藏在那么隐蔽的地方,还下了迷药,没想到区区几个时辰,就活蹦乱跳地出现在她面前。她猜忌得四处打量,没有搜寻到可疑的人,只好作罢。

    “你们是什么人,怎敢在五王府为非作歹,信不信我马上就把你们抓起来!”宋姑姑不愧是管事,见过大场面,给了一个眼神,几个身强体壮的家丁就把二人拦住。府邸的侍卫被引走,只剩下家丁,实属无奈之举。

    “姑姑和她费什么口舌?直接把她抓起来,撕开那层脸不就知道了?王爷就快回来了,千万不能让他们跑了。”明珠急的双颊通红,就快跺脚了,眉头皱得比刚出生的奶娃娃还皱。

    闻言宋姑姑点头,觉得并无道理。使眼色家丁就举起手臂粗的棍子过去,各个凶神恶煞。

    “那得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没等家丁走近,娄山就哼哧了一声,身影迅速闪过,捏住家丁送来的棍子,稍微用力,将棍子夺过,再一个转身,棍子就像是皮鞭,抽到家丁们的腿上,整个过程极快,家丁防不胜防全被打倒,“哎哟”地叫出声来。

    倪妹眼底划过一丝不留痕迹的震惊。

    而娄山大义凛然地揉了揉手腕,举起棍子朝丫鬟婆子去,不止是明珠,就是宋姑姑也被这样的场面吓了大跳,不由的吞了吞口水,说话开始不利索:“你要做什么?别乱来!”

    宋姑姑开始后退,明珠亦是扶着宋姑姑一起后退,二人时不时打量地上哀嚎的家丁,底气散了大半:“我警告你们,这里是五王府,容不得你们撒野,你们敢对我们动手,一定会不得好死!”

    “不得好死?”娄山轻蔑地笑了笑,把面上的黑布扯起一抹讥诮的弧度,“那就看看是你们先死还是我先死?”

    几个丫鬟开始求饶,宋姑姑也被吓得够呛,娄山恐吓人的本事不小。

    倒是倪妹看不过去了,摇头道:“够了,我们走吧。”

    本来凶神恶煞逼近宋姑姑和明珠的娄山,听到这话,一改冷漠无情,双手轻抬,“哐当”一声把棍子扔到二人脚下,吓得二人脸色如同抹了粉一般面无血色。

    明珠眼睁睁看着那顶着与她同样脸蛋的女子离开五王府,自己却无能为力,不甘与屈辱随之而来,恨不得将薄唇咬出血来。

    相比起来,宋姑姑镇定许多,连忙招呼手脚利索的丫鬟:“快,你们去跟着他们,不能让他们走远了……”

    眼看着两个丫鬟跟着冲出侧门,宋姑姑才松了一口气,回首看着明珠,立刻浮现责怪之色:“你怎么这般大意?让人弄晕过去,书房密室被偷袭,王爷追究起来,我们都逃不了责任,有时间在这里哭哭啼啼,不如寻个为自己脱罪的好法子。”

    宋姑姑起身,把方才狼狈的姿态收回,拍了拍双袖,正要离开,走了两步,又想到什么,回过头来:“你怎么知道他们会从侧门离开?”

    “我……”明珠无法回答,宋姑姑继续深问:“你说你被打晕关在偏房,还服了迷药,是谁发现你把你救出来的,又是哪里来的解药解迷药的药效?”

    明珠眸撑如圆,呆滞无神,唇色从白变得血红,看着宋姑姑,久久说不出话来。

    ……

    另一边倪妹与娄山早就察觉有人跟踪,二人出了五王府,不过两条街就把人甩掉了,娄山还寻了个隐蔽的破院子,把提前备好的包袱找了出来,丢给倪妹一个:“这是你的,先去换上,马车在院子里,我们马上离开京城。”

    说罢娄山就抬步要去另一间屋子,刚走两步,就察觉倪妹心不在焉,挑了挑眉:“你手里拿了什么东西?”

    娄山已经发现她衣袖下的东西,拿了一路,不敢拿出来,又生怕丢了,刚才逃命来不及问,现在有空闲工夫,才多问一句,还顺势要从她手中取走。

    熟知倪妹突然回过神来,错开娄山的偷袭,将圣旨藏在身后,又抱着包袱往另外一间屋子去,口吻冰冷:“先换衣裳,路上再说。”

    娄山来不及回绝,破屋子的门就被关上,把二人隔绝开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