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光幕锁界

作者:独孤情剩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人气小说: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大明1617抗日之特战兵王汉乡偷香银狐盛唐风华福晋有喜:爷,求不约

全本小说网 WWW.QB5.TW,最快更新情动寰宇最新章节!

    “呃,迷路了。”沈天宇随意找个了借口遮掩过去,又道,“再过不久,我们就能出去了。”

    风凝雨诧异的看了一眼沈天宇。

    “具体的原因我也不好解释,不过重力的减小大家应该都感觉到了,总之最多一个月能出去就是了。”沈天宇道,“让大家一块过来,是想让大家帮忙做一件事。”

    “什么事?”

    沈天宇摆了摆手,“这里不合适,我们换个地方。”

    寻了一个很是低洼的谷地后,沈天宇略显满意的点点头,而后抖手间挥出一座小山峰,一个全部由储物戒指堆积成的小山峰。

    “这么多储物戒指!?”玄肃顿时吃惊不已,其余人也看得一阵目瞪口呆。

    “这里有五百八十三万枚储物戒指。”沈天宇嘿嘿一笑,“我希望大家能在出去之前将这些戒指装满。”

    “装满?”风凝雨眨眨眼,“装什么?”

    “邪冥死液!”沈天宇道,“麻烦几位前辈弄出一些空间通道让邪冥死液泄漏下来,嗯,最好弄大一些,咳,你们应该看得出来我有一件乾坤之宝,虽然小了点,不过能装不少。”

    于是众人开始了盛装邪冥死液的大业,沈天宇也让小银在体内空间隔绝开一片空间,敞开空间开始往里灌邪冥死液,而且他也摸出一枚枚空间戒指开始不断的收集邪冥死液,对别人来说这东西没用,可是对他来说可都是生命之液跟罪恶之晶。

    “幸好当初收集了五百多万戒指。”沈天宇心里高兴的想着。

    而仅仅一天,五百多万戒指就被风凝雨等人装满,没有了空间戒指,其余人只能干看着。而沈天宇忙得用空间戒指装邪冥死液连饭都顾不得吃。饿的时候直接喝生命之液,用他的话来说时间就是生命。

    但就是这样其觉得还远远不够,一想到自己离开的时候还有很多邪冥死液没收完。沈天宇就觉得心疼不已。

    不知不觉过去了二十天,沈天宇正兴奋的装着邪冥死液。却发现没有多少邪冥死液了,其正想让风凝雨等人帮忙将空间通道再打开一些,却见玄肃一脸兴奋的从天上飞了下来,其激动的言道:“师兄、风大姐、红溪,这个位面已经完全脱离了邪冥死液的包围,我们自由了!”

    “自由了?!”几名圣帝脸上有些茫然之色,而后俱都兴奋的欢呼起来。

    众人兴奋一阵后,风凝雨突然道:“走。我们马上离开厄冥死灵宇宙,要不了多久,代天宫就会派人前来的。”

    “前辈,我还要再等十天才能走。”沈天宇道。

    “为什么?”

    “若我就此走了,类似的囚牢还会再次出现。”沈天宇道,“而且,恐怕被关押的人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逃出生天。”

    “那好,就再等十天。”风凝雨话音刚落,而突然,“啊!”一声不似人的嚎叫声远远传来。

    一行人当即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但是雾茫茫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看这暴动的气息,似乎有人疯魔了。”玄肃皱眉道。

    “我去看看。”暴剑话音刚落。已经一溜烟的窜了出去。而仅仅片刻,其就返回,只是其手上多了一个昏迷不醒的黑衣青年。

    ……

    血灵死海位面外的虚空中,一艘艘飞船整齐有序的悬浮着。

    而在飞船不远处的虚空中,一个足有万丈大小的黑色大印悬浮着。

    大印周围,上千道气息比较强大的修者在向其内输入一道道五行真元,随着真元的输入,那印上密密麻麻的五彩光丝喷薄而出,交织间变成了光幕。

    那光幕快速的朝整个血灵死海位面蔓延而去。仅仅不到三日,光幕就将整个血灵死海上空覆盖。继而沿着位面边缘向下蔓延。

    又是三日后,整个位面上上下下全部被光幕覆盖。

    五日后。血灵死海中缓缓漂浮起一座大陆,正是囚牢所在的位面。随着大陆漂浮而起,那光幕也被向上撑开,只是有着黑色大印为源头交织的光幕加入,其没有丝毫破裂的迹象。

    一艘千丈大小的黑色飞船不知何时停在了大印上空。船头处,一团灰影漂浮着,其旁边是一名头上生有独角,嘴有獠牙,浑身金色皮肤的尸族。

    灰影与尸族正是厄冥四圣的中的魂圣与尸圣。

    “生灵那帮杂碎居然敢聚众暗算三位哥哥,等这边事了,定将那些人杀个鸡犬不留。”尸圣眼冒凶光道。

    “仇是一定要报的,不过眼下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魂圣道,“大哥说了,只要能找到两三副圣帝的躯体,他就能炼制出一具圣帝级别的傀儡,到时候别说报仇,一统宇宙也不是难事。”

    “那我们……”

    “这光幕以我们的实力破不开,只有用我们那件一次性的十七级宝物了。”魂圣翻手取出一颗锈迹斑斑的铜钉,“这东西应该能破开一个口子,你将所有魂奴都放进去。”

    “三哥,那些魂奴不算什么,可这东西是我们保命之物啊。”尸圣急道,“万一找不到圣帝的尸体怎么办?”

    “机会千载难逢,我们只能赌一赌了。”魂圣道,“三弟你要知道,要想得到,必须有所付出。即使找不到圣帝的尸体,哪怕找到一些生命之液也是好的。”

    一刻钟后,在一处没人看得见的光幕一侧,一个方圆尺许的洞口出现,继而一团犹如流水般的透明雾气漂浮而进。那些雾气一进入光幕,当即化为一个个只有尺许大小的透明魂影,继而朝四面八方飞驰而去。

    而几乎在同时,这个位面唯一通向外界的传送阵上,站了两道身影,一个黑色傀儡,一个青年,正是劫元与焦腾。在劫元一阵复杂之极的玄奥法决打入身下的传送阵后,两人的身影消失不见。

    半日后庄雨涵带领一大批人过来寻找劫元,喊了半晌却无人回应。

    ……

    界面战场,一片连绵而布满浓雾的山脉中,两颗毫不起眼的岩石间突然一阵空间涟漪泛起,不多时一只略显苍老的手掌伸了出来,手掌用力一握,一股恐怖到极致的真元涌出,顿时一个方圆两米的空间通道形成。

    踏踏,一个身穿蓝袍,身背一口长剑的中年男子迈步而出。男子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扫视了一圈周围后,轻叹道:“好久没出来了。”随即,其对着空间通道打出一道真元匹练,而后静静等待起来。

    不多时,空间通道中又走出两人,一男一女,均是青年模样。男子脸色冷峻,身穿一身黑衣,身背一口长剑,女子样貌清丽脸色同样冷峻,一身纯白衣裙更显得其冷艳无比。

    两人出来后均是冲着中年男子一礼,“叔祖!”

    “我说你们两个整天绷着个脸,累不累啊。”蓝袍男子摇了摇头。

    黑衣男子嘴角使劲咧了咧,意思是在笑。

    “行了行了,笑得比哭还难看。”蓝袍男子无语的摆了摆手。

    女子面无表情道:“还请叔祖示下这次的具体任务。”

    “一天前,在血灵死海的万眼邪睛兽死了。”蓝袍男子道,“刚才那边又传来消息,血灵死海中的邪冥死液无端快速消失,估计二十天左右囚牢位面就会浮出邪冥死液了。”

    “那我们是去查探这件事?”女子问道。

    “血灵死海的事跟我们沈家有什么关系?!”蓝袍男子翻了翻白眼,又道,“我说你们两个是不是修炼傻了啊,连族内子弟回来报告的消息都没听说。”

    “族内子弟?”女子眉头微皱的细想了一会,“三百年前展空那小子因为代家小女儿的婚事回来过一次,他回来报告什么了?”

    “他在血灵死海的囚牢内碰到了一个人。”蓝袍男子道,“那人手持我沈家幽魔精金炼制的…剑!”

    “剑!”黑衣男子目中陡然涌出两道精光,“家族中的剑屈指可数,他的剑……难道是…”说道此处男子的声音都有些发颤了。

    “族中的剑只有七柄,老祖一柄,我一柄,疯子一柄,你一柄,还有其余两个后辈各一柄,剩余的一柄因为当年你大哥的陨落而遗失在那片空间。”蓝袍男子道,“展空那孩子曾亲眼见过那把剑,确定是我族幽魔精金炼制的无疑,而那柄剑被他说的那个小子拿在手里也丝毫无异。”

    “不出意外的话,那个小子肯定是你已亡故大哥的血脉,那柄剑也是你大哥的。”蓝袍男子继续道,“老祖让我带你二人一块前往,就是寻找那柄剑目前的主人,以解开你二人的心结。”

    “啊?不好!”女子顿时一声惊呼。

    “怎么不好了?”蓝袍男子诧异道。

    “那囚牢关押诸多强者,代家以及其余几家知道血灵死海的事,肯定会派人前往抓捕那些囚犯。”女子急道,“那小子不承认自己是沈家人还好,万一他承认了,其它几家人会有无数办法将他灭杀了。”

    黑衣男子脸色一变,身上一股近乎实质的黑色杀气涌出,“他只要掉一根毫毛,我就将那些人碎尸万段!”话音刚落,其已冲天而起,女子也立马跟上。

    “哎,你们两个等等我这个老家伙啊。”蓝袍男子身影一阵模糊后也在原地消失不见。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