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推测血月

作者:独孤情剩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人气小说: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大明1617抗日之特战兵王汉乡偷香银狐盛唐风华福晋有喜:爷,求不约

全本小说网 WWW.QB5.TW,最快更新情动寰宇最新章节!

    沈天宇微微一笑,“宫主过奖了。既然宫主来了,就不妨小坐片刻。”

    “好。”柳纤羽径自在凳子上坐了下来。

    沈天宇轻笑着从怀中摸出一盒天妙养心茶,直接在桌上煮起了茶水。柳纤羽道:“天妙养心茶,还算不错。”

    “听宫主的意思,有比这更好的茶叶?”沈天宇微微一愣道。

    柳纤羽翻手取出一个玉盒,轻轻将盒盖打开,从里面取出一个只有巴掌大的淡蓝玉盒,此盒一出现在空中,周围就开始渐渐凝聚起水雾,显然是一天性极冷的寒玉,沈天宇抬眼道:“是天玄寒玉!”

    “不错,正是此物。”柳纤羽又将玉盒掀开,露出里面的东西,赫然是十多枚铜钱大小的叶片,这些叶片整体翠绿欲滴,只是中心有一雪花状的细小图案,沈天宇露出一丝诧异之色,仔细看过叶片后,眼中的失望之色一闪而过,轻声道:“雪花神茶!”

    “不想你也识得此物。”柳纤羽诧异的看了一眼沈天宇,“看来你也知道这茶的功效了?”

    “嗯,泡此茶需足够水量,茶成之后水会分为三层,上层是乳白色的白茶,中间为透明的水层,下层则是绿色的绿茶。”沈天宇道,“饮白茶可以补充体内血气,有助于恢复*伤势,不过其主要功效却是激发灵根,让其产生灵气速度增加一倍。饮绿茶可以放大精炼神魂类东西的功效,中间的水层则就是普通的水。”

    沈冰兰好奇道:“此茶效用可持续多长时间?效果的强弱呢?”

    “白茶持续的时间与茶叶的年份相同,强弱是固定的一倍。至于绿茶,茶叶每多存活千年,可放大一成功效,不过只能持续一日时间。宫主的这茶叶中心的雪花已有八瓣,至少是八千年份的。”沈天宇道。

    沈冰兰微微一惊:“那岂不是说。八千年内灵根生产灵气速度倍增,一日之内亦可将炼神草功效扩大八层?”

    “不错。若是炼神草与养魂草配合使用,不顾一切的精炼神魂。一日之内燃烧两株万星炼神草都不成问题。”沈天宇道,“也就是说配合上雪心茶的绿茶后。就相当于使用了三株半多的万星炼神草。此茶之功效极强,虽不是圣物,但是有些时候比圣物还要贵重。”

    “那泡完茶后的叶子呢?”沈冰兰又道。

    “叶子没用,泡完茶之后灵气全失,等于废物。”柳纤羽道。

    沈天宇古怪的看了一眼柳纤羽,见其神色不似说谎,喃喃一声没有说话。

    “这十一片茶叶是我在洪荒天界所得。其存活了八千六百多年。”说着柳纤羽其将玉盒推向了沈天宇。

    “宫主这是要给我?”沈天宇问道。

    “我知道你帮我飘云宫是为了你娘,你姑姑,或者还有烟凝那丫头的照顾之恩。”柳纤羽道,“你很重情谊。但是我知道你对飘云宫依然没有归属感。这些东西或者你不看在眼里,不过对你还算有些帮助。”

    沈天宇呵呵一笑,“既然是宫主一翻好意,我就收下了。”

    柳纤羽满意的一笑:“既然你已猜出大部分,今日我就且与你二人说说。”略微想了一下。继续道:“我宫背后那人名为谷幽梅,是当年大战遗留下来的我宫前辈,是我宫在此空间的师祖。多年来,师祖一直在宫内养伤,那处禁地也的确是其在宫内的住处。但是其受伤太重,若不是有法则压制,恐怕早已陨落,而也如你所说,现在没有了法则的压制,祖师也离陨落不远,自五千多年前,祖师留在洪荒天界就一直未曾归来。”

    沈冰兰与沈天宇微微一惊,知道那位祖师恐怕是想在洪荒天界安静的死去,脸露一丝悲容,二人却没有说话。

    “多年来,天使族与我宫为敌,是因为玉佩在我宫中,但是上古时期的一场大战,让天使族损失惨重,一直都没有足够的实力大举进攻,直到这次星变,天使族出现了两位玄神强者才敢前来围攻。”柳纤羽道。

    “上古大战,是否是持有悲灵天泣弓那人将天使族杀的大败?”沈天宇问道。

    “的确,那人也是当初大战所遗留,依祖师所言,那人曾在大宇宙中蒙飘云宫大恩,才在危机时刻出手相助。”柳纤羽道,“不过那人也同样身受重伤,出手一次,伤势压制不住,已是时日无多,所性又前往天使族星域将一众天使族强者几乎杀光。后来那人不知所踪,但是悲灵天泣弓却是流传了出来,祖师料其已陨落。”

    沈天宇了然的点点头,又想起了那个神秘传承空间。

    “也是自那以后,天使族没有了顾及,一边恢复自身实力,一边不断削弱飘云宫的实力。”柳纤羽道,“以前飘云宫能君临北宇宙,靠的不仅是自身强者极多,更多的是靠师祖无与强大的神魂震慑,有其帮助,飘云宫战无不胜。而祖师的伤势需要很多的雷晶与神物维持,北宇宙的雷晶脉矿开采完了,就派遣强者前往洪荒地界获取,而那的大部分雷晶脉矿在祖师的指引下开采完后,宫内就向其它宗门讨要,于是宫门结下了很多仇家。不过宫门也不能将那些宗门压榨的太过厉害,后来就只能前往洪荒天界获取雷晶,而祖师有伤在身,不能长途奔波,她当时神魂还未精炼九层,亦无法帮助寻找,就由宫内强者结伴前往洪荒天界。”

    “洪荒天界极其危险,不断的有宫内强者陨落,飘云宫开始渐渐衰弱,直到寻找到幽冥山水域后,有了固定的雷晶来源,宫内就不需要多少强者前往,状况才稳定下来。”柳纤羽道,“直到后来,幽冥山水域外围雷晶减少,宫内强者渐渐深入,又不断陨落。那时我宫强者陨落的速度有些过快。祖师也以为是洪荒天界因为发生大变,导致幽冥山水域太过危险而没有想到是别人针对,不过现在知道了。是天究府在暗中针对。”

    “眼看飘云宫强者逐渐减少,祖师即使神魂强大。也不能让飘云宫再现辉煌,只好任由飘云宫逐渐衰弱下去,只要不是碰到极大的危机,祖师亦不再帮忙。”柳纤羽道,“直到我就任宫主三千年后,祖师将神魂精炼九层,才带领我前往洪荒天界不断获取大量物资。祖师有伤在身。不能经常奔波,除了每隔千年回来一次,其它大多时间就留在洪荒天界,那里灵气极浓。也有助于其稳定伤势。宫里与祖师我两头都要照顾,所以才不得不经常往返。”柳纤羽道。

    “那师尊你受伤都是假的了?”沈冰兰问道。

    “不错,有时候即使有伤,也是些轻伤。”柳纤羽道,“如他所言。的确是有不少人在洪荒天界的入口处埋伏我,一两次后,我都经由东宇宙的洪荒星球出来。万宝阁的总部在那儿,我也能用物资兑换不少雷晶。”

    “那出嫁弟子呢?”沈冰兰有些着急的问道。

    “出嫁弟子……”柳纤羽道,“出嫁弟子的确是为了换取资源也是为了向别的宗门示弱。我宫所处地域纯阴之气浓厚。导致金、火两种带有阳性的属性极难产生,宫内很长时间才会有一个五行俱全的弟子,培养如此多后代弟子所需的五行血精与五行精血以我跟祖师的能力根本难以凑齐,很多嫁出去的弟子所换取的资源都是此类东西。嫁出去那许多弟子,让我们背后的敌手,也就是天究府放松了对飘云宫的打压,否则这几百年来其肯定在暗中已经将我宫除去。天究府不愿暴露自己,也或许懒的动手,他们不知道祖师的存在,也不知道我获取了极多的资源,在他们看来,只要不多的时间,等下面这批弟子成长到一定程度,需要极多资源的时候,就是我们这些宫主长老再次奔赴洪荒天界找寻雷晶的时候,不用他们动手我们也会死的差不多。”

    “师尊,他们打压飘云宫可是为了一统人族?”沈冰兰道。

    柳纤羽摇头道:“不,天究府放出四宇宙到来的消息是在最近,要统一人族无非是为了抵抗四宇宙的强者,如果他们早知道四宇宙到来,肯定会提早发动战争,所以他们肯定也是知道不久。而他们很早就开始针对飘云宫了,肯定是我飘云宫得罪过他们,也或许是他们害怕飘云宫再度崛起会影响到他们的地位。虽然飘云宫这次没有受到天究府的攻击,但是天使族如果没有天究府的默许,也断然不会仅让一个克莱斯特前来攻击的。”

    “他们怎么会知道四宇宙到来的消息的?”沈天宇道。

    “虽说天究府当时言明四宇宙到来的可能只有四成,但是以他们的实力,如果此片空间仅是变为正常宇宙,也可逐步发展,也可继续保持神秘。可是他们却是退往了洪荒天界,以他们的资源,我想耗死人类宗门也不是问题,可他们仅仅是带走了百万资质好的弟子,恐怕他们知道四宇宙到来的可能性至少有九成,而且是已经不远。”柳纤羽道,“能如此肯定这种情况,想必他们身后也有一位强者。”

    “宫主是说,他们身后也有一位从当年大战遗留下来的神王强者?”沈天宇惊道。

    “不错,若无这么一个人,天究府不会无缘无故的崛起,也不会知道四宇宙到来的消息。”柳纤羽道,“祖师虽然未说过四宇宙到来的消息,但是让我绘制地图,着手将飘云宫搬迁至洪荒天界也暗中表明了这个消息。之所以没有特地交待,我想是因为多年来我们已将护宗大阵原始阵图上所需的材料找全,我也有很多的雷晶也有很多灵物换取雷晶,足以凭借大阵坚持到弟子成长起来。”

    沈天宇点头道:“那人能活到现在,只能是神王以上,不过看其不敢当面针对飘云宫,应该也是身受重伤,想来现在法则压制消失,恐怕也如祖师一般要陨落了。”

    “纵然那人未死,也肯定随天究府一块退往洪荒天界了。”柳纤羽道,“反正对我们已无威胁。”

    沈天宇了然的点点头,将煮好的茶水一一斟满。并送到了沈冰兰与柳纤羽身前,“此前我还以为飘云宫以后的资源要靠我,没想到是我自恋了。”

    柳纤羽端起茶水颇为受用的喝了一小口。说道:“我还怀疑过你是天究府出来的,不过万星炼神草是何等样东西。纵然是他们也不可能获得太多的,更不可能给你。我能有众多的资源,全凭祖师之功。从万年前开始,师祖就已察觉天地法则压制开始减弱,其伤势也渐渐恶化,自知恢复无望,师祖不再使用雷晶与灵物压制伤势。开始全力寻找灵物,即使我不在的时候也未曾停止。”

    “那霹雳雷珠?”

    “也是祖师所赠。”

    “既有此珠在手,那宫主当初为何还让我带领一百弟子逃脱。”沈天宇好奇道。

    “哼,你是想问我有多少那东西吧?”柳纤羽苦笑一声。“我一共也只有两颗而已,现如今已只有一颗了。”

    沈天宇也不觉得尴尬,转而道:“宫主为何就那么相信血月宗的人?”

    “不是我信,而是祖师相告。”柳纤羽道,“祖师说血月宗与我宫渊源极深。而且血罗肯放弃山门而带领宗内大多数强者前来相助,必定是有人指使。我猜其可能是祖师暗中扶植的势力。”

    沈天宇摇头道:“不,血月宗行事一向霸道,得罪的人不比飘云宫少,如果是祖师暗中扶植的势力。自当借鉴飘云宫,让血月宗暗中发展。”

    “哦,说说你的看法?”

    “你这么看重我,无非是有人预测我这个天字九号教习能带领飘云宫走出困境。”沈天宇见柳纤羽点头,继续道,“而以当时的情况,这么重要的消息肯定是只有当时的宫主与祖师知道。即使宫主后来随祖师一块前往洪荒天界获取大量资源,也不敢以那些资源发展飘云宫,而是继续努力找寻天字九号教习,这个消息依然重要,据我所知宫主也只是告诉了二宫主而已。”

    “不错。”

    “让宁姑娘她们跟随我想必是宫主的授意,可是元飞身为血月宗大弟子也带领不少人跟随我。”沈天宇喝了口茶,继续道,“那么血月宗想来也是知道这个消息的。”

    “不可能,此消息我绝对没告知外人,二妹也不可能会说。”柳纤羽皱眉道,“当年那人预测完当日就已死去,也不可能泄漏消息。”

    “事关飘云宫生死存亡,宫主与二宫主当然不会泄漏消息。不过宫主刚才可是说了,祖师有言,血月宗与我宫渊源极深。”沈天宇笑道。

    “你的意思是?”柳纤羽眉头微皱。

    沈天宇道:“在这片空间飘云宫是祖师创立的,而且极早就创立了,但据我所知血月宗创立的时间是在五万多年前,两宗若要渊源极深,定是创立血月宗之人与祖师关系极为亲密。而祖师有伤在身,自己尚且不能顾,更不用说是外出交友甚至是找到道侣生儿育女了,所以与之亲密之人必然是当初遗留下来的人。而那人在得知消息后,就创立了血月宗,帮助找寻天字九号教习。”

    柳纤羽目光微眯道:“如果有这么一个人,祖师不会不告诉我的。”

    “那人也是将死之人,与你说了又能如何?”沈天宇笑道,“两宗的关系是祖师临死前才告知,而飘云宫跟血月宗也速无往来,想必是祖师强行命令那人所至,否则那人断然不会看着飘云宫衰弱下去。祖师多年来又不曾前往探望,那么肯定是那人过来看望祖师,如此看来那人必定是祖师的后辈,而其之所以知道天字九号教习的消息,肯定也是来看望祖师的时候告知。飘云宫与血月宗修习功法大相径庭,那人所修习的功法不是与祖师一脉,所以那人肯定不是祖师的子女或者子侄,那么那人就很可能是祖师道侣的徒弟。也只有这种关系才能解释为何祖师临死前才告知你两宗的关系,那是他道侣的传承,所以她会在非常在意。”

    如果此话让谷幽梅听到此言的话,那么其肯定会惊诧不已。而柳纤羽与沈冰兰则是彻底的震惊,柳纤羽道:“你能从这许多微不足道的小事推测出如此多事,当真心思缜密之极,佩服!”

    “只是寻常的推理,如果宫主是我,我是说天字九号教习的话,也会推测出来的。”沈天宇摇头道,“不过我有些话可能不中听,希望宫主不要介意。”

    沈冰兰皱眉看向沈天宇,但柳纤羽却道:“沈长老有何高见,我洗耳恭听。”

    沈天宇道:“宫主肯忍辱负重,以出嫁弟子获取必要资源培养后辈弟子,又示弱以敌,不得不说宫主心性坚韧,智计无双。但宫主常年在祖师的指引下在洪荒天界找寻资源,或许经过了不少战斗,但真正的生死一线的境况恐怕没有遇到过。”

    柳纤羽眉头轻微皱起,开始回忆多年来在洪荒天界的经历。

    ps:

    求个推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