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五块玉佩

作者:独孤情剩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人气小说: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大明1617抗日之特战兵王汉乡偷香银狐盛唐风华福晋有喜:爷,求不约

全本小说网 WWW.QB5.TW,最快更新情动寰宇最新章节!

    血月宗议事大殿中,血罗看到几个字后面色大变,一下将玉简捏了个粉碎,其近乎咆哮的声音在大殿内响起:“所有长老、护法听令,除轮值看守星球之人,速速与我前往飘云星。后续部队即刻开赴血月星域边境,随时等候命令!”

    众人皆惊,齐齐发愣,“都聋了?没有听到我说的话吗?”血罗咆哮道。

    “是,宗主!”血罗迅速步出大殿,其身后有三十人当即跟上。

    剩余的十人不曾离开座位,见离开的人消失在大殿外后,其中一名青衣男子冷哼一声:“真是好大的威风。”

    “严长老何必生气呢,他们这一去,还不知道有几个人能回来。”一名白衣男子轻笑道。

    “就是,最好一个都别回来。”

    严姓姓长老高深莫测的一笑,没有答话,起身出门而去,随后九人也相继离开。而无人发现,一道笼罩整个大殿的神识悄然隐没。

    大殿下方,万丈深处,一个完全封闭的石室内,浓郁的血腥味从两个丈许大小的血池中不断冒出。每个血池中都盘膝坐着一道长发掩面的身影,其中一人一身血衣,另一人一身紫裙,赫然是一男一女。

    忽然,右侧的血池中血衣人发出一阵怪笑,紫裙女子似乎很感兴趣的问道:“师兄,什么事让你这么高兴?”其声音沙哑异常,近乎将死之人。

    “终于走到今天这一步了。血罗那小子,没枉费我一翻苦心教导。”血衣人笑道。

    “哦?血月宗全体出动。奔赴飘云宫了?”紫裙女子笑道。

    “嗯,是啊。所有事情与我预想中的一样,接下来就看血罗在飘云星域的表现了,若是成功进入飘云星。那么血月宗还有延续下去的机会,要是进不了,那么就等着灭亡吧。”血衣人长叹一声,“要是飘血城的传承自我俩手中断送,真是死也不会甘心啊。”

    “呵,当年你我二人都中了天使族的灵魂诅咒,若不是四宇宙法则之力相互制衡,你我恐怕早就化为一堆枯骨了。眼下法则压制渐消,我们恐怕也活不了几日。”紫裙女子轻笑一声,似乎早已看淡生死。“不过你让整个血月宗围着那个天字九号教官转。是不是太过儿戏了。万一那小子没去飘云星可怎么办?“

    “师妹,你错了,那个小子才是重中之重。”血衣人摇头道。“你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去一趟飘云宫拜候师娘,五万年前那次,我去的时候发现正有两个异族人在。其中一人重伤,一人只有灵王级修为,双方是师徒关系。而那个重伤之人恰恰是蛮古族的先知。”

    “就是那种拥有预测能力之人?”紫裙女子问道。

    “不错,当时那人已经重伤不治,其想为飘云宫推衍一次气运,不过作为交换条件,飘云宫必须收留其弟子,并答应以后为其弟子做三件事。师娘让当时的飘云宫主答应下来。那人耗尽神魂最终推衍出来一些东西,其中最关键的就是天字九号教习。”血衣人道,“当时其言,九号天极令的持有者可以带领飘云宫走出困境。”

    “谁知道那人是不是胡说的,预测能力有那么准吗?”紫裙女子依旧疑惑。

    “这片空间孕育的生命都很奇特,有这么一些人并不奇怪。而且蛮古族先知的预测能力在南宇宙几乎人人夸赞,反正我是信了。”血衣人道,“眼下飘云宫已到了最困难的时候,而那小子却恰恰去了飘云星,这跟推测的结果也很符合。”

    “那万一……”

    “没有万一!天使族中必定有人突破到玄神境,估计还不只一个。这场战争关键就在于飘云星的护宗大阵,有足够的雷晶,就能立于不败之地。我跟你说过,那小子在飘云星留下的那种制造雷晶的装置吧,那是一种可以将水流的冲击力转化成雷能的装置,只要河水不会断流,就可以一直制造雷晶,而且这小子在外这么多年,也一定积攒了不少雷晶。”血衣人分析道,“我让血罗那小子积蓄了这么多年的食物,可以支撑至少一百年,到时候,人族也会有人突破到玄神境了。只要撑过这段时间,那小子必定成为飘云宫中举足轻重的人物,血月宗再跟其打好关系,师父的遗愿就有望达成了!”

    “是啊,当年师父师娘因为意气之争,将飘血城生生的分成了两部分。”紫裙女子苦笑一声,继续道,“若是按你说的发展,重新成立飘血城也不是不可能,纵然到时改了名字,想必师父也能含笑九泉了。”

    “呵呵,一定可以的,就是不知道师娘的意思怎么样。”血衣人苦笑道,“每次去拜见,师娘都是冷着一副脸。”

    “师兄,你怎么犯糊涂了,既然当年那个先知预测的消息让你听到,那师娘肯定也愿意重建飘血城的。”紫裙女子轻笑一声,却又一声长叹,“只可惜师娘与我俩一样,中了天使族的诅咒之力,多半撑不到那时候了。”

    血衣人双目猛然迸出强烈的恨意:“该死的天使族,要是有当年的实力,我一定将其杀个精光。”

    “唉,有法则压制,我们没到圣级,只能发挥玄神级的实力,而且大部分的真元都要用来压制诅咒之力,能勉强与神级高手对战就不错了,去了根本就是送死。何况我们没有几天可活,师兄也不要太在意了,就是不知道师娘现在怎么样了。”紫裙女子叹道。

    “唉!”血衣人一声长叹,“五千年前,她老人家就离开飘云宫不知往何处去了。”

    “算了,师娘带着师父的骨灰。死后两人能在一块,比什么都好。”

    “嗯!”

    长久的沉默后,紫裙女子忽然笑了起来,“师兄。还记得我们当初怎么认识的吗?”

    “当然记得,当年……”石室中满是浓浓的回忆与欢笑。而血罗再回此处时,两人早已气息全无,但两人脸上却挂着血罗从没见过的温暖微笑。

    ……

    洪荒天界,一座无名山峰上,一白衣女子正负手而立的看着十里外的一座山峰,那座山峰上本来应该是一道盘膝而坐的身影,现在却被浓郁的灵气淹没。

    “应该快要突破了吧!”女子轻轻一笑,忽然轻微的咔嚓声从其身旁发出,其淡然的扫了一眼地上众多物件中一块布满裂纹的玉简。“哦?飘云宫出事了吗?真快啊!”随即其又扭头看向那处山峰。

    二十余日后。那处上峰上。露出了一道身穿蓝底白云图案的女子身影,看其面貌赫然正是柳纤羽。山峰上的灵气忽然宛如长鲸吸水般被其吸收进体内,又是一日后。其发出一声充满喜悦的长啸,迅速朝白衣女子所在山峰飞来。

    白衣女子感应了一下柳纤羽的气息,笑道:“不错,气息没有一丝虚浮,看来你根基打得很牢固啊!”

    “全凭祖师帮助,否则纤羽也不会有今日的成就。”柳纤羽异常诚恳的说道。

    白衣女子轻轻一笑:“以后的路还长,你还要多多努力。”

    “是,祖师!”

    “嗯,你的那块感应玉简裂了,飘云宫应该是出事了。”白衣女子淡淡道。

    柳纤羽这才发现地上的那块玉简布满裂纹。其迅速将地上的一应东西收好,才眉头紧皱的道:“玉简裂而未碎,看来飘云宫是开启了护宗大阵将波动遮掩了不少,不知是哪一方势力进攻我飘云宫。”

    “不管哪一方,你现在赶回去都有些迟了。”白衣女子轻声道,“不过你也该回去了。”

    “祖师,您不和我一块回去?”柳纤羽急道。

    “呵,恐怕我在回去的路上就会陨落掉了。”白衣女子摆摆手,止住了柳纤羽想说的话,“这片空间的来历我跟你说过,而眼下它的法则压制正在减弱,我先前又不顾伤势出手几次帮你弄来三株万星炼神草,我已时日无多,临走前,我有些话对你说,你且记好了。”

    咚,柳纤羽跪伏在地,脸上一片悲伤之色,“祖师之言,弟子必定铭记在心。”

    白衣女子点点头,自怀中摸出一块黑白二色的玉佩,轻声道:“当年大战,有许多宝物散落在这片空间,其中绝大多数都被封印在这洪荒天界某处。其封印的外面是一个轮回五行阵,此阵五行循环,生生不息,环环相扣,任你修为再高,进入其中也是死路一条。而当年设下封印的五人各自留下一枚带有其神魂碎片的玄冥玉佩,只要得到这五枚玉佩,就可解开封印得到那些宝物。这是其中一枚,你收好了。”

    柳纤羽伸手接过,又听白衣女子低叹道:“据我所知,那其余四枚玉佩有两枚在尧之族手里,一枚在天使族手里,一枚在现在中宇宙一个叫布兰切特家族的手里。天使族的强大,远不是你可想像,而且其野心也不是一般的大,我只要你保住飘云宫的那一块不被天使族得到就行。”

    “弟子纵然拼了性命,也不会让天使族得逞。”柳纤羽凝声道。

    “嗯,你尽力就好。”白衣女子轻笑一声,从怀里又摸出两枚漆黑色的拇指大小的圆珠,“这两枚霹雳雷珠足以轰杀神王以下强者,不到万不得已,不可轻易使用。”

    “是,祖师!”

    “血月宗与我飘云宫渊源极深,若是有危难可向其求助,其必会倾力相帮。当然,血月宗有危难,飘云宫也必须多多护佑。总之,双方以后多多来往。”

    “弟子明白!”

    “这片空间星变陆续结束,法则压制逐渐减弱,或许将会有大变发生。当年那人推测天机时,我强行从中窥测一二,虽然弄得神魂大伤,不过我确定其推测的定然不假。如果这次飘云宫是大危机,天字九号教习一定会出现。你稍后传讯回宫,让你妹妹善待之,最好是能将其安排在宫中要位。”

    “弟子一定照办。”

    白衣女子满意的笑了笑,却又一叹。“这么多年来,历代宫主一直我对精心照顾,我却因为要压制伤势,一直没有出手,飘云宫渐渐衰弱,她们应该都会埋怨我吧!”

    “不,祖师,我……”柳纤羽急得想说什么,却被白衣女子打断,“我早早预测出星变。你为了培养一批资质极好的弟子。将大部分精英弟子嫁出去换取资源。你徒儿那一代的弟子对你怨恨颇多,你这个宫主的难处我很明白。这一代弟子务必要好好培养,早些回去吧。好好打理飘云宫。”

    柳纤羽看着在风中萧瑟而立的纤细身影,悲从心来,眼泪簌簌而下,‘咚咚咚’嗑了三个响头,其哽咽道:“祖师保重!”

    白衣女子看着远处的风景,似乎轻轻点了点头,直到柳纤羽走后许久,其才颤颤巍巍的从宽大的袖袍里摸出一个白玉盒子,泪眼模糊的说道:“老家伙,我们很快就又能在一起了。呵呵呵呵。”

    笑声久久不息。

    ……

    冰幽星,一处山谷上方,一手持长剑的白裙女子与一手持阔剑的天使族人凌空而立。两人浑身真元波动剧烈,其下方的冰雪山谷也一片狼藉,显然二人曾发生过战斗。

    “冷音幽,没想到你竟然突破了!”天使族人喝道。

    “阁下来是想杀我吧,让你失望了,真不好意思。”冷音幽轻笑道。

    “杀不杀你其实不重要,只要阻止你去飘云星就行了。”天使族人道。

    冷音幽道:“就怕阁下没那个能力阻止我去啊。”

    “呵呵,你我激战两日,可是未分胜负。就算你甩脱了我,到了飘云星也迟了,因为我来的时候不小心将贵星球的传送阵弄坏了!哈哈哈。”天使族人狂笑道。

    冷音幽脸上的笑容愈盛,“敢问阁下如何称呼?”

    “我?知道了对你没什么好处,说出来怕吓着你。”天使族人斜瞄了一眼冷音幽,暗想到,只要你再问我一次,我就大方的告诉你。

    “哦,那太可惜了。”冷音幽翻手收起长剑,取出一把玉箫,“看来,我手里又要多一条无名亡魂了。”

    半个时辰后,天使族人双眼无神的倒在地上,连元神都已陨灭,冷音幽脸上一片煞白,其摸出一个玉瓶倒出一颗丹药吞了下去,“这寂灭魂音耗费的神识可真多。”挥手收起天使族人的尸体,其迅速飞至传送阵处,见果然损毁,其只好拿出一辆黑色飞舟,坐了上去,“飞至最近的传送星球也要十七八天,希望还来得及吧。”

    ……

    飘云星外的虚空中,一艘艘飞船正不断从远处汇聚到五艘庞大的飞船附近。

    其中属于天使族的那艘白色飞船的船舱中,一名盘膝闭目的男性天使忽然睁开了双眼,其一脸兴奋的望着身前悬浮的两块一模一样的长方形玄冥玉佩,而其中一块正忽闪忽闪的发着白光,“哼,我还以为你要多久才回来呢。”

    神识放出,传音向飞船甲板上的一名靓丽女性天使,其一脸笑意的盯着两块玉佩。

    不一会女性天使下到船舱内,“父亲,传唤我来有什么事吗?”

    男性天使显得很是愉悦,笑道:“克蕾雅,先前你对我将人员安排在此处集中有所疑惑,而且你还问过我为何我天使族长久以来一直要消灭飘云宫,现在我就告诉你。”

    克蕾雅眼眸一亮,静静倾听。

    “这关系到洪荒天界的一处宝藏。大概四十亿年前……”男性天使眼神迷离仿佛陷入回忆,其将空间的由来以及战争的爆发详细讲述了一翻,“这些都是我天使族的至高绝密,未经我与族长允许,你不得说与他人,知道吗?”

    “克蕾雅一定紧守秘密。”

    “嗯,当年我族先祖与诸多强者合力围攻那五人,那五人自知不敌,设下封印将那些宝物全都放入其中,在封印外围那五人又不惜以生命为代价,设下一厉害阵法,当时围攻者大都陷入那个阵法,被生生炼死,不过我族几位先祖大人以元神秘术将消息传了出来。其说只有找到那五块带有那五人神魂碎片的玄冥玉才能阻止那个阵法运转。而我们之所以要攻打飘云宫,就是因为其中一快玉佩在飘云宫的手里。”男性天使看着那块发着白光的玉佩,“那个宝藏里有我天使一族的一件镇族之宝,我们必须要得到。”

    “父亲,那我们为何还要在此等候,直接攻破飘云星取得玉佩不就可以了吗?”克蕾雅疑惑道。

    “你当我不想吗?这些玉佩中的神魂碎片是以五行之基融入其中的,碰到属性克制一方的时候,被克制的玉佩才能发光。这几日,这块玉佩都未曾发光,而其刚刚才发出光亮,这说明,那块玉佩之前一直在外,刚刚才回到飘云星内。而我们选择的这个位置,也恰好能感应到飘云星另一边的护宗大阵范围。”男性天使淡然道,“听说那女人是去了洪荒天界,要回飘云星的话,那个方向也是最近的。”

    克蕾雅听到此处,脸色却是一变,“那女人万一带回足够的雷晶,那飘云星的护宗大阵可就又有足够的能源了。”

    “这个我早想到了。这么多年来,我族耗费巨资研制的光晶战车就是专门对付这个大阵的,十万台战车一齐攻击,顶得上一千灵极前期高手不眠不休全力攻击,那女人去了洪荒天界才多少年,除去来回路上所花的时间,又能带回多少雷晶?况且,我们主要目的是那块玉佩,若是早早攻破飘云星,那女人不知会躲到什么地方去了。”

    “那父亲你是如何知道那女人会在这个时候回去的?我们攻击飘云星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男性天使淡然一笑,“我怎么会知道?她这个时候回来纯属巧合。联合那几方势力,我们的目的就是围困飘云星,直到那女人返回为止。我相信飘云宫的那些人一定会有办法通知那女人的。”

    克蕾雅依然眉头紧皱,“计划不够周详,我们应该确定了那玉佩在飘云星上再来攻击的。”

    “这片空间的法则压制正在逐渐减弱,多等一天,这些人突破的可能就会多一些,尤其是飘云宫,若是有人也突破到我这样的境界,我们拿到那块玉佩的希望就一点也没有了。这也是我与族长双双突破后,就突然对中宇宙发动攻击的原因。还好我们找到了那块在布兰切特家族的玉佩。”

    克蕾雅了然的点点头。

    “好了,这些说与你听,就是你不想心存疑惑。那女人这时候回来,我们也省了很多麻烦。”男性天使笑道,“你马上传讯让飘云宫归顺我们的人拖住柳纤羽那女人,尽量不要让她将雷晶用到大阵上去,等光晶战车一来,即刻发动攻击。”

    “是,父亲!”克蕾雅出门而去。

    男性天使思虑了一翻,收起了两块玉佩,开始闭目休息了。而其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让其中一块玉佩发光的并不是飘云宫的那块,而是沈天宇的那块。

    ps:

    求推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