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混乱会场

作者:独孤情剩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人气小说: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大明1617抗日之特战兵王汉乡偷香银狐盛唐风华福晋有喜:爷,求不约

全本小说网 WWW.QB5.TW,最快更新情动寰宇最新章节!

    拍卖会场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众人哗然,继而喧闹起来,瞬间整片会场就变得犹如菜市场一般。

    沈天宇本能的离开了刚才的座位,他这次拍卖会喊价喊的很凶,周围不少人都知道他有百多亿雷晶,黑漆漆的一片完全不能视物,神识不能离体,要是有人趁机下毒手,那可真是防不胜防了。

    “幸好每次都挑挨着走廊的座位,我真是有先见之明!”沈天宇小小的得意了一翻,也没敢运用真元的腾空飞起,反而是悄悄的向会场边缘摸去。

    “哼,区区暗系法术也想逞威!”天使族的克蕾娜轻蔑一笑,“诸位,且看本座将其驱散!”

    强烈的真元波动自贵宾楼中传出,“圣光耀世!”一声娇喝过后,半空中一道明亮的天使身影显现出来,而仅仅一瞬,会场中唯一的明亮又消失不见,“不可能!居然无法驱散!”

    “这黑暗法术古怪的很,各种真元光芒都无法发出。仙儿姑娘,赶快撤销禁神禁制!”一人急喝道。

    此时那股强烈的生命气息已然到了拍卖台上,而一声细微的女子闷哼声却无人能够听见。

    仿佛很多人也都被刚才那道急喝声提醒一般,不少人悄悄的离开了自己的座位,而另一部分人则运用起了真元,不知打的什么主意。

    “想撤销禁神禁制,做梦!事先我已打听清楚,这会场的禁制只有你能解开吧!没了手臂我看你怎么施展法决。恐怕别人还以为是你夺回了这东西吧。”如果此时众人能够视物,一定能看到此时朱仙儿的一条手臂已经齐肩而断,其昏迷不醒的躺在地上,身下一片血泊,不远处一手持黑色短刃的红发青年正嗤笑不已。

    “待我先封印了你再说!”察觉到臂弯中的黑蛋不停挣扎,红发青年翻手取出一道黑色符?贴在了其表皮上,黑蛋庞大的生命气息开始在会场渐渐消退,而围绕在其周围的混沌能量更是瞬间消散。青年嘿嘿一笑,就要向前奔去,只要混入人群,等黑蛋生命气息完全被封印,再制造点混乱,想要偷偷的潜出去就很容易了。

    其脚下已然用上向前的力道,而此时一阵柔风夹杂着淡淡的香味竟突然到了其近前,青年惊呼一声,“不好”,脚下力道瞬间改为向后,其身形向后跃去。

    “谁?”女子听到惊呼声也吃了一惊,不过察觉到黑蛋的气息向后退去,也立即紧追而上。

    忽然,“嘭”的一声闷响发出,青年一惊之下竟然忘记其正在拍卖台上,而后方一丈处就是会场墙壁,这一退,其竟是撞到了墙壁上。

    这地下拍卖场的墙壁也确实够硬,其无真元护体,纵然速度不快,但突如其来的痛感也让青年忍不住哼了哼。

    青年脑袋还有些发蒙,却听到女子轻蔑的说出一句笨蛋,而后,陡然其臂弯空了,黑蛋的生命气息迅速远离自己,“臭娘们,坏我好事,找死!”凭着印象中刚才那女子的出声方位,青年手中的短刃顿时刺了出去,但一道破风声却自其斜上方传了过来,显然是女子向黑蛋追去了。

    “妈的,那是老子的东西!”一声怒喝,强大的真元波动自青年身上释放而出,其迅速朝黑蛋飞去,女子一声轻哼,一股不弱于男子的真元波动也当即释放而出,嗖,嗖,两人同时到了黑蛋旁,四只手掌也同时朝黑蛋抓去。

    众人忽然感觉到两股强大的气息出现在拍卖台上,无数人心中惊诧:居然有人出手抢夺拍卖品!会场接连响起一声声怒喝,众人又感到十几道强大的气息朝先前两道气息扑去。稍后双方汇合,几个呼吸后,随着一声动手,猛烈的真元波动自那片空间席卷而出,大战爆发了。

    凌乱的攻击不时轰击到场内,场下咚咚的发出巨响,无数人被波及,惨嚎不断,“快逃,往传送阵那边逃,马上离开这儿!”

    少顷,不知谁又大喊了一句,“大家不要乱,传送阵有很多,一个一个来。”但是已然迟了,无数道真元波动在会场各处荡出,十多万人齐往会场周边的传送阵而去,碰撞不可避免的发生了。

    “滚开!”一个灵帝级高手一掌拍飞前方的人,却又被侧方而来的兵刃击中了手臂,一阵剧痛让其险些栽倒在地。

    “妈的,谁偷袭老子?”那人一声大吼,数道攻击朝周围落下,顿时不少人遭了无妄之灾。类似的情景在会场各处上演,场面越发的混乱了。

    一个中年大汉好不容易到了传送阵旁,不知哪来的一把长枪瞬间刺破了阵图的一角,“妈的,往哪攻击呢,传送阵都被打坏了。”咒骂一声,大汉又贴着墙壁朝下一个传送阵而去,“妈的,这个也坏了!”连续四五处传送阵不是被人挤得水泄不通,就是被人破坏,大汉咬了咬牙,继续朝下一处传送阵而去,“啊,这个没坏。”

    幻化出一个真元大手,大汉把周围四五人扔飞了去,一脚迈进了传送阵,下一刻其就能离去,而不知从哪飞来了一道剑芒,传送阵哄的一声蹦成一片碎石,“草,不让老子走,老子也让你们走不了!”大汉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其低喝一声,“覆地兽!”一个只有巴掌大类似穿山甲般的灵兽出现在其脚下,“沿着墙根把地翻一遍,然后你就离开吧!”

    灵兽蹭了蹭大汉的脚,哀鸣一声,似是知道其主人的想法似的不愿离去,“放心,我会活着跟你汇合的!”灵兽这才迅速钻地离去,开始执行自己的任务!大汉真元一敛,不知朝哪个方向去了。

    一个个传送阵相继破坏,惊怒声不断,而一众顶尖高手的战团也越发扩大,一些人原本就有旧怨,一些人通过声音认出了别人,手下的攻击不断增强,不时一两道暗招就攻击到了身旁的人。

    会场上方开始有碎石蹦落,咚咚的巨响更加让人恐慌。

    沈天宇刚离开座位没多久,场面就混乱起来,身边有人陆续倒下,其吓的浑身是汗,看不见东西,神念也无法离体,每前进一步都艰难之极。

    突然,其摸到一个座位扶手,一道灵光自脑海划过,身体一矮,沈天宇就钻到了座椅之下,此时天赋宝鉴突然波动起来,“我想起来了!”

    “你又想起来什么了?”沈天宇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匍匐前进,手刚一伸出去,却有一件金属长棍兵器自天空直直落下,恰巧不巧的砸在了其手上,疼的其差点没把眼睛瞪出来。

    “我想起来…刚才砸中你的兵器是一件神器,你先收起来!”天伏宝鉴急道。

    “神器?!妈的,我说怎么那么疼!”沈天宇手臂摸索了两下,就摸到了那把金属棍,一把收进体内空间,而其一愣,突然道,“你能探索到周围的情况?!”

    天伏宝鉴得意道:“不是跟你说过嘛,鉴爷可是能契合一方天地的存在,这片会场这么小,能知道周围的情况还不是小菜一碟。”

    “那你怎么不指引我一下?害得我差点死了!”沈天宇低声说了一句,现在想传音也没办法了。

    “你现在的位置很安全,绝大部分的人都围到了墙边寻找传送阵了,不过不知道谁放出的覆地兽将传送阵都破坏掉了!”天伏宝鉴的声音回响在脑海,其接着又道,“上面那群人你打我,我打你的,我看会场迟早会崩塌了!”

    “那我现在怎么办?”沈天宇急问道。

    “混水摸鱼,然后逃之夭夭!”

    “具体怎么办?”

    天伏宝鉴的声音突然老气横秋起来,“这暗系法术与我所在的宇宙黑暗法术颇为相同,恰好我的第一任主人主修暗系,类似这样的法术,他会许多,当然也会破解这样的法术,我跟了他那么久,自然都记下了,怎么样,要学吗?”

    天伏宝鉴**裸的诱惑,让沈天宇白眼一翻,“养魂草一株!”

    “成交!”

    “我就怪了,你那么厉害,怎么不自己去抢?”沈天宇迅速抛出一株养魂草疑惑的问了一句。

    “这是一种限制我的规则,我只能获取由主人提供的能量!”天伏宝鉴难得的正经了一回,“现在时间紧迫,我教你一种速成的也最适用的黑暗中视物的秘法,不过要光暗同体之人,我看你买了那把弓,应该有这两种属性的吧?!”

    “有!”

    “那好,你记下了,然后赶快学会!”一阵波动传来,沈天宇顿觉脑海中多了一些运转真元的法门。

    默默的诵读了一遍,沈天宇已能完全理解口诀的意思,按照其指示的真元运行路线,轻轻松松一刻钟的时间就学会了!

    光暗两系真元同时运转至双眼,果然,眼前不再一片黑暗,其已能模糊看见一些东西,再过一会,各种各样的东西尽皆出现在眼前,座椅、大石、尸体、兵器……慢着,尸体手指上那是什么?靠,是储物戒指!

    一步跨过去,沈天宇小心的扫视了一翻周围,见没有人看向这里,才悄悄的把储物戒指自那人手指上扒下,“我说,别人都看不见,你瞎瞅什么啊!”

    “这不是以防万一嘛!”沈天宇脸红的回了一句,却听天伏宝鉴又道:“来这的人可都是一方富豪,每个人身上怎么也有几件值钱的东西,可别错过了。”

    沈天宇兴奋的点点头,就见不远处又有一具尸体,而翻找了一遍,却没发现储物戒指,心知有不少人打的主意跟他一样,摸见尸体顺手取走储物戒指是很正常的事。

    眼见靠近围墙边的人混战成一团,不少人朝空旷的座位处奔来,只要留心听着上方巨石的降落,保命的几率还是很大的,至于被一众顶尖高手的乱招打死,那就只能认倒霉了。

    翻找了十来具尸体后,沈天宇又找到了一枚储物戒指,小心的放进怀里,看到那人怀中有些鼓起,入怀一掏,五个小小的晶盒,“靠,是幻雷晶核,小僧居然把这个给忘了!”

    众所周知,空间物品不能重叠放置,例如储物戒指就不能放在体内空间,幻晶盒自然也不能放在储物戒里了。

    迅速打开五个盒子,把雷晶转到体内空间,其就准备把盒子扔在了地上,而其目光一扫,发现盒子上印有几个大字:飘云宫所制!

    心里咯噔一声,沈天宇浑身冒出了冷汗,“妈的,忘了梦姑姑他们几个还在呢!”其准备询问天伏宝鉴,突然一股绝冷的气息自人群中爆发而出,一道白色身影纵身跳跃而起,复又落入人群,又是一股绝冷气息爆发。“靠,是程小妞!”沈天宇一惊,迅速朝人群靠近。

    几个起落间,程小聪已然奔出人群,而其间数道攻击同时击中其身体,强撑着的一口气散去,身体一软其就要栽倒在地,这时沈天宇正好急奔而来,一把将其扶住了。此时程小聪绝美的容颜染上了不少鲜血,头发也散乱无比,其身体也多出破损,一道道血迹将雪白的衣衫染得红了一大片,看得沈天宇心疼不已。

    程小聪察觉到有人扶住自己,以为是那人碰巧为之,为了自保其还是强自挥出一掌,沈天宇不由微微一笑,将其手掌抓在了手里,然后轻声道:“是我!”

    “啊,是你?!”程小聪没想到在这偌大的会场,如此混乱的时候竟会听到沈天宇的声音,其就如天神一般,在程小聪有生以来第一次有生命危险的时候,突然降临了!

    激动地直视着前方,程小聪似是想穿透黑暗看清沈天宇的脸,熟悉的声音再次传来,“喂,傻妞,怎么不说话了,脑袋被打傻了,还是吓傻了?我一察觉到你的气息,就急急忙忙的过来救你,你可要给点面子别真傻了啊!”

    微微一笑,程小聪抹了抹眼泪,“我没事。”

    沈天宇只能装傻的看不见,却觉手掌冰凉又柔软,这才想起还握着人家的手,又想到上次的事情,其不禁微微松了松手,但又未完全放开,处于稍稍用力就能抽出的状态,“那个,我…你…”

    “什么我你的,不拉着你的手,我怕又走丢了!”一阵莫名的心安让程小聪忘却了所有的惧怕,两人同时用力握了握手,沈天宇嘿嘿一笑,“好,你紧跟着我。”

    程小聪轻轻点了点头,随着沈天宇而去。

    “小时候,在我们两个都最需要通脉丹的时候,我们相遇了,可他宁愿不顾自己的身体,最后一刻把通脉丹抛给了我。今天,十几万人的会场,到处激战,我们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的时候,他没有逃走,还奇迹般的救了我。难道这就是师姐说的缘分吗?”

    “他一察觉到我的气息就过来救我,原来他这么在意我!”

    “不过冰灵宗的许多师兄弟对我也都很好,有不少都说喜欢我,可是没有一个人敢拉我的手。不过他的手掌好温暖啊,上次不该顾及旁人而挣脱的,他应该也很失望吧,可是万一师兄知道了,会对他不利的。不过现在这么黑,师兄反正也看不见,况且不拉着他,我就跟丢了。”

    为自己找了个借口,程小聪理所当然的拉着沈天宇的手不放了。

    “遭了,还有梦姑姑他们呢!”刚走出十几步,沈天宇脸色一变,急向人群中望去,而这一望,却满是真元闪烁的光芒,却哪里有林雨梦的身影。

    “程姑娘,现在很危险,我有五行储物戒指,你能不能暂时躲到里面去?”沈天宇拍拍胸口,“放心,我就是丢了命,也丢不了戒指。”

    程小聪有些不舍的放开沈天宇的手,“好吧!”脖颈微微一痛,其就昏倒在了沈天宇怀里,“委屈你了!”

    一把将其塞进体内空间,沈天宇急忙向天伏宝鉴问道:“你能契合这片空间,帮我找找我梦姑姑!”

    “我又没见过她,怎么知道你要找哪个人,最起码你应该具体描述一下吧!”天伏宝鉴顿了顿,“不过这很耗能量,还要一株养魂草!”

    “妈的,找不到你就等着被活活饿死吧!”沈天宇急道,“要是找到了养魂草我管够,那个人是个女的,她……”

    “什么,养魂草管够?那你自己找吧,把手贴在我身上,你就能无视禁神禁制扫视这片空间了!”天伏宝鉴喜道。

    “你不早说!”沈天宇急把左手贴在天伏宝鉴上,神念通过其向四周扫视过去,来回扫视了几遍,其脸色渐渐阴沉下来,“没有,怎么可能?”沈天宇失声道。

    “上面不是还有贵宾室吗?也说不定逃出去了呢!”天伏宝鉴道。

    沈天宇又急向上方扫去,上方各个贵宾室中各道人影均清晰的显现在其脑海,就连气泡没有破裂的人影也异常清晰,“嗯?是李幕!旁边的那个看来应该是他师兄,再扫过几个房间,几个女子的身影顿时出现。啊,果然都在,梦姑姑还有心思吃水果呢!啊,七大哥也在。”

    轻呼了一口气,沈天宇把手掌自天伏宝鉴上拿开,双唇一咧,“嘿嘿,我们继续搜刮民脂民膏吧,这可是发财的好机会啊!”

    “呵呵,我喜欢!”天伏宝鉴阴笑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