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李幕出手

作者:独孤情剩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人气小说: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大明1617抗日之特战兵王汉乡偷香银狐盛唐风华福晋有喜:爷,求不约

全本小说网 WWW.QB5.TW,最快更新情动寰宇最新章节!

    天泉星,一红色禁制不远处的天空上,一片亩许大小的红云周围迅速的开始集结黑灰色的雷云。

    “云海雷天决?!不,这不可能。”文展心先前在沈天宇施展出缥缈雷幻身时虽然也很吃惊,但远不如现在看到云海雷天决来的震惊。

    眼看黑衣中年人已快到沈天宇身边,天空上飞快聚集的乌云中一道雷电轰的一声降落而下,目标不是黑衣中年人,而是不远处的青年。

    青年从没见识过云海雷天决,但听到一旁文展心的惊呼,心有所忌的稍稍退开了一些。他以为沈天宇会率先攻击他师叔,却没想到沈天宇一身的杀气是对他释放的。兀自抬头看着天上乌云中不断流窜的电蛇,而下一刻,青年忽然感到一道神念锁定自己,随后一道雷霆降落,其眼前猛然一黑。

    心中的念头还没有从“这就是云海雷天决吗?光是看起来就霸气无比。”中转变过来,雷霆已然及身,“噗”一口鲜血喷出,青年头发直直竖起,而身体却焦黑一片的栽倒在地。

    发动了一次攻击,沈天宇的杀气仿佛更浓了。

    看到离自己已经不到一丈距离,下一刻其长剑就能刺穿自己头颅的黑衣中年人,沈天宇万幻心影步施展而出,来到了青年人身边。

    青年好歹也有灵君级的修为,被雷一击只是浑身痉挛遭受重创而已,毕竟沈天宇的云海雷天决修炼时日尚短,威力还不算多强。

    抓起青年的长发,将其拉到自己身前,重重的一拳轰出,青年的鼻梁断裂,鲜血流出,而其本来面目就已焦黑,这下看起来更是凄惨无比。

    黑衣中年人仍然没有忘记自己的目的,只是看了一眼沈天宇那边,就回过头来。虽然有些恼怒沈天宇的行为,但其更高兴的是玄冥玉就在眼前了。

    长剑斜挑而出,目标正是龙忆灵的脖子。也不管这一剑会不会伤到龙忆灵,黑衣中年人对玄冥玉志在必得,他只想得到玄冥玉后赶快离开这里,因为有玄冥玉的人其背后一定有了不得的人物,这也是其三十多年来小心翼翼的主要原因。他甚至不敢离龙忆灵太近,他怕她身上有什么厉害的东西。

    嗤,龙忆灵脖子上用来吊挂玉佩的红绳断裂开来,所幸龙忆灵没有受伤,剑尖再一斜挑玉佩划了一个微妙的弧度,落到了其手里。多年来奋斗的目标终于完成,黑衣人脸上喜色一闪而过,翻手间玉佩消失不见。

    “那是我娘留给我的玉佩,求你还给我吧。”龙忆灵在一系列的变故后,有些发愣的站在原地,直到其脖颈间的玉佩被取走,才回过神来。而那是她最重要的东西,其父母只留下了那玉佩,那是她找回父母的唯一东西,是她的精神寄托,不禁急急的软语相求起来。

    黑衣中年人没有理会龙忆灵,也没有要去救那个青年的意思,就要飞身而起。

    龙忆灵此时也有灵王级修为,纵然明知不敌,但毫不犹豫的一把将别在腰间的翠绿玉笛抽了出来,“把玉佩留下来!”娇喝一声,其手中的玉笛一挥,顿时一道灰芒飞出,黑衣人察觉身后的攻击,随意的一拳挥出,灰芒却没有消散,而是附着在其拳头上。

    “什么东西?”眼见灰芒没被自己击散,以为是一道神魂攻击,没想到神魂也没有丝毫遭到攻击,灰芒却包裹住了自己的拳头,未知的东西总是会让人们恐惧,黑衣中年人眼见又是一道灰芒袭来,浑身鼓荡起真元,没再敢硬接。

    而第二道灰芒却直接进入了其身体内,“是灵魂攻击!”识海一痛,黑衣中年人惊怒道。

    随手一拳挥出,黑衣中年人想直接把来到近前的龙忆灵轰飞,而拳头举起来了,真元也运转了,只是真元运转到拳头上却怎么也发不出去,哦,不是发不出去,而是发出去了却被其上包裹着的灰芒诡异的震动消解开来,放出的真元没有对龙忆灵造成丝毫伤害。

    龙忆灵自是知道自己攻击的效果,趁着其愣神的功夫就要夺取其手指上的储物戒指,黑衣中年人杀心大起,另一只拳头顿时轰了出去。

    “噗,”伴随着一道血线,龙忆灵的身形倒飞而出,其脸上却盛开了一丝笑容,原本佩戴在中年人中指上的储物戒指消失不见。

    “灵儿!”文展心一声大喝,飞奔过去接住了龙忆灵的身体,武杰大吼一声,“**!”顿时浑身雷光闪烁起来,天上的乌云不觉间大了一块,“狗杂碎,去死吧。”武杰心中发狠,也没用神念锁定,而凭他的神念也锁定不了黑衣人,近百道雷电降落形成范围攻击,却被其堪堪躲了过去。

    从黑衣中年人夺取龙忆灵的玉佩,到龙忆灵受伤倒飞,仅仅两个呼吸的时间,而原本武杰与文展心都为了躲避发疯的沈天宇,离的较远,没有反应过来,这下见到龙忆灵受伤,武杰也不管不顾,直接施展起了云海雷天决。

    文展心急忙查看龙忆灵的伤势,要是龙忆灵有个三长两短,沈天宇清醒过来后,指不定会怎么样呢。

    “文姐姐,玉佩是娘留给我的,不能丢。哥哥……”又是一口鲜血吐出,龙忆灵脑袋一歪,晕了过去。

    文展心急忙将手贴在其胸口处,察觉到其只是晕过去,内伤较重外,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才松了一口气。

    而此时一道怒喝声响彻天际,“妈的,竟然敢伤害小灵儿,找死!”李幕终于赶到了,黑衣中年人躲过武杰的雷电后,诈闻此言,神识一扫来人修为,不禁脸色大变,拼着硬接了一道雷电,浑身发麻的取出一青色飞舟坐到里面就飞了起来,但其仍不死心的朝龙忆灵所在方向飞来,就算不为储物戒指,那块玄冥玉佩他是志在必得的。而此时沈天宇还在一拳一拳的轰击着倒霉青年的脑袋。

    “好胆!”

    “嗡!”响彻云霄的剑吟刚一落下,一道长达十丈有余的剑芒划过长空,青色飞舟化为漫天碎片的崩裂开来,黑衣中年人吐出一口鲜血,略显狼狈的说道:“这位大人,误会,都是误会。”

    “哦,是吗。”李幕的身影突然出现在黑衣人身前,一掌挥出,黑衣人躲避不及,又是一口鲜血飙射出后,晕倒在地。

    随手打出两道封印,禁锢了黑衣人浑身的真元后,李幕先是看了一眼沈天宇的方向,又急奔到龙忆灵的身边,查看了一下其伤势,“没有大碍,将养两月必能恢复。倒是那小子,浑身杀气那么重,难道是被人猥亵了?”

    眼见没有危险了,李幕又恢复了一贯的作风。文展心先是受伤,后又担心龙忆灵的伤势,刚才不仅看见了沈天宇施展雷天决,就连武杰那个平时憨厚的傻大个也会雷天决,文展心彻底震惊了,苦笑一声,“我也不知道,刚才他一从禁地内出来就向我攻击,好像神智不清了。”

    “哦,这样啊。看来要等到他神识耗尽,或者力气用完才会停下来了。”李幕淡然的坐在草地上,“那谁,刚才你施展的那法决好像挺厉害的,什么来头?”

    武杰此时收功而立,听闻李幕的问话,又看看一旁的文展心,吱吱唔唔的说不出话来,李幕托着一只下巴,“可怜的孩子,你是不是便秘了?还是第一次跟人打架,吓傻了?”

    武杰不觉出了一丝冷汗,不是被李幕神级修为吓的,而是被其话语惊的,“这个,前辈……”其眼睛往文展心身上瞅了瞅,意思是不方便说。

    李幕却好像不知道其意思一般,“你老看小灵儿干嘛,难道你…哦,我明白了,放心,小灵儿没事,不过,要是那小子知道你…”嘴唇做出“喜欢”两个字的发音形状,“灵儿,你可就…嘿嘿嘿嘿”接着说完话,李幕还挑挑眼眉,你小子胆子真大的意思,武杰一眼就读懂了。

    从没翻过白眼的武杰,终于忍不住翻了一下。

    “李大哥,刚才他施展的法决,乃是飘云宫的镇派功法,名为《云海雷天决》,看他的样子,修炼到了第三层迅雷奔腾的境界。”顿了顿,文展心接着道,“刚才那一小会他消耗的雷能就差不多两百块雷晶了。”

    “什么,两百雷晶!就那么几下子?小子,你可真够败家的,两百雷晶买了粮食,能吃多少顿啊。”李幕惊诧道。

    正想回答什么,而此时沈天宇放开了浑身被打成稀烂的青年,一双不带感情的看向龙忆灵,“放…开…她!”

    文展心苦笑一声,慢慢将龙忆灵放到地上,离开了她身边。沈天宇一步一步走向龙忆灵,而刚走了十几步,他就一口鲜血的喷出,栽倒在地。

    李幕走上前去,查看了一翻,“没事,失血过多,真元耗尽,做点东西喂他吃吧。”

    “嗯,好的。”文展心抱起龙忆灵就要往一边的山洞走。

    李幕看了一边的禁地一眼,“这里面有什么,这小子不让进?!哦,对了,用那个神虹玉心米做些粥,他们两个吃了有好处。”

    文展心眉头一皱,“李大哥,神虹玉心米这小子可保管的紧,平日里我们一般都吃七级的白阳米,神虹玉心米除了灵儿吃过几次外,我跟阿杰可是一次都没吃过。至于禁地,他说里面有会吓死人的东西,而且我们见到了会招来杀生之祸。”

    “是吗?”李幕淡淡的摇了摇头,“既然他这么说了,我还是不要进去看了,稳稳的有一笔收入,比什么都好。”暗暗思量了一翻,李幕打消了进入禁地一看的念头。

    将沈天宇二人安置好,李幕跟文展心直接留在了洞里守着二人,武杰则跑出去找柴禾去了。

    看着文展心将白阳米煮进锅里,李幕好奇道:“你们顿顿吃白阳米,纵然是这小子种出来的,难道他就不心疼吗?”

    “心疼?这我倒没看出来,就连神虹玉心米那小子也经常吃,我也没看到他有一丝的心疼。按理说我一年五万雷晶的工钱,实在是多了点,可这小子拿出来雷晶时的样子,就好像随意的拿出来破石头一样。”文展心撇撇嘴道。

    “难道他身后有什么大势力?说不定是飘云宫的呢,哎,不对,飘云宫确实是穷了点,可是他又怎么会飘云宫的镇派功法的?他那雷晶又是怎么来的?”李幕仿佛自言自语,文展心也摇了摇头。

    吃过饭后,文展心直接抱着龙忆灵去了自己休息的地方,武杰则把黑衣中年人带到一处地方看管起来,而李幕跟则留在三号禁地附近照顾沈天宇。

    仅仅三日,龙忆灵就醒了过来,而沈天宇直直的过了五日,其浑身的杀气才缓缓收敛,第九日的功夫,沈天宇略显迷茫的睁开眼来,李幕见此才轻呼一口气。

    跟沈天宇简述了一下发生的事情后,李幕直接问道:“你怎么会飘云宫的镇派功法的?”

    “哦,那是我自创的。”沈天宇揉揉发昏的脑袋,想起了先前洗练万星炼神草时发生的事情,“妈的,以后可不能大意了。也不知道洗练完了没有。”

    仿佛响应沈天宇的想法一般,三号禁区内,一株几乎完全变成暗金色的植株,随着最后一道黑气的溢出,浑身的叶子发出一股奇异的波动。这股波动无视禁制的包围,扩散到了自然环境中。

    “呼”平地一股狂风吹起,紧接着乌云滚滚而来,其间一道道电蛇闪烁不断,整片天地就这么暗了下来。

    李幕脸色一变,奔出洞外,沈天宇紧随其后,“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

    “小子,这附近有圣物出世,这是要降下雷劫了。”说着,李幕将血冥剑取出,神色略带兴奋与肃然的看着天空随时会降落的雷电,“以这颗星球的灵气来看,这天劫会很轻松的,这下要发财了!”

    “发毛线财啊,那是我种下的万星炼神草!”沈天宇鄙视道。

    李幕扭头看了一眼沈天宇,“你说是就是了?就你,还种万星炼神草?你就算不缺雷晶,但要洗练一株万星炼神草,你知道要多少雷晶吗?就天使族那样的大族,也洗练不出来的。不过要不是万星炼神草,宝物就归我了。”李幕飞到半空中,手执长剑,一道道剑气不断冲上天空的雷云中,不断酝酿的雷电总是被剑气击中而无法集中轰击下来,而随着李幕的剑气飙射,天空中的雷云渐渐变得稀薄起来,半晌之后,雷云终于连一道雷电也无法凝聚,消散在了空中。

    “小子,那宝物就在我下方的地面上,外面有你的禁止,你说怎么办吧。”李幕在半空中满头大汗的言道。

    沈天宇无奈一笑,没有理会李幕,到了禁区中,见原本黑线遍布的炼神草如今已然变成了深沉的暗金色,直接连根拔起后,飞出禁制,“喏,这不就是嘛,万星炼神草,叶色暗金,我刚拔出来的,没骗你吧?”

    “对,对,没骗我。”李幕口水直接掉了下来,看着万星炼神草的眼睛眨也不眨。

    “喂,你傻了?”沈天宇收起了炼神草,问道。

    “对,傻了。你才傻了呢。”李幕嚷了一句,后又舔着脸,“兄弟,你看我为你挡下雷劫,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万星炼神草…嘿嘿。”

    “放心,回头卖了钱,分你一万雷晶。”沈天宇煞有其事的说道。

    “卖,卖了?你知道这东西有多珍贵吗?这可是圣物,老子还从来没见过呢。”李幕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唉,你不知道我多穷,每天要管你们吃饭,还要给你们发工钱,修炼的各类资源也要准备,这不,我穷的连一套铠甲也没有,武器也没有。”沈天宇一边说一边朝山洞走去。

    “那你这万星炼神草怎么来的,还有我们的工钱是怎么来的?再有就是,七级以上的粮食,你怎么种出来的,据我所知,七级以上的粮食种植难度很高的,产量也低,听文姑娘说,吃的粮食都是你种的。”李幕追问道。

    “大哥,你怎么跟个女人似的,??缕鹄疵煌臧 !鄙蛱煊钗弈蔚溃?拔矣泻谘苤?粒?至甘车比环奖懔恕@拙?俏艺业揭桓隼琢槭?隹螅?约号?吹模?蛐橇渡癫荩?俏以诤榛牡亟缗既环11值模?11值氖焙蛞丫?煲?戳吠瓿伞!?p>  见李幕一脸疑惑的样子还想问什么,沈天宇急道:“我得好好养伤,不要烦我了。”

    李幕所性不再去问,淡淡道:“那天抓住的那个家伙,你要不要审问一下。”

    沈天宇的脚步顿时停了下来,“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