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阴阳极电

作者:独孤情剩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人气小说: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大明1617抗日之特战兵王汉乡偷香银狐盛唐风华福晋有喜:爷,求不约

全本小说网 WWW.QB5.TW,最快更新情动寰宇最新章节!

    “对了,楚宗主,可否告知天究府在三元星上何处开府。”此时白羽又似是想起来什么出口问道。

    “能够容纳上亿弟子集中培育的场所,我人类在三元星上占据的不少,不过天究府主定在千山岛开府。此地距离洪荒地界不远,周围岛屿无数,灵气浓郁程度也足够。把弟子安排在此岛上,再布下守护大阵,足可保万无一失了。”楚无一说道。

    众人想了想,三元星上除了南部属于洪荒地界以外,北部虽然有妖、魔二族的存在,却不至于对这些后辈弟子造成威胁。毕竟人类繁殖速度快,相对来说也比较团结,不像妖魔二族动不动就族内反,你来杀我后辈子弟,我就屠你幼生妖魔,看谁怕谁。

    当然每个族群最重视的都是后辈子弟的发展,大家打架也都是中高层人员的战斗,谁若欺负别的后辈子弟,别人也照样欺负你的后辈子弟。

    见大家都无意见,楚无一也微微笑了笑,却又马上神色一变的从怀中取出一颗土黄色的迅珠,神识查探一翻之后,楚无一脸色古怪的一笑后说道:“刚才天究府主传来消息,天字号已有五块令牌解封,而且其中四块都在三元星上。”

    此言一出,血罗直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问道:“楚兄此言当真?”

    楚无一诧异的扭过头去,没想到血罗听闻此言竟有这么大的反应,连称呼也变了,但也回道:“本座可没必要欺骗在座的诸位。”

    众人也忍不住鄙视了一翻血罗,不就是天字号教习吗,指不定是什么人,肯不肯认真的教授子弟还两说呢,你激动个屁啊。

    意识到自己反应太过,血罗讪讪的坐了下来,不知开始作何打算了。

    楚无一若有所思的回过头来,继续言道:“在座的恐怕有些不知道这天极令与天字号教习的关系,我且与大家说说。

    想当初北宇宙四族弱小之时为了抵御外族,结成联盟,最终变为现在的北宇宙联盟。为了能相互了解,由联盟高层亲自给人族的天究府打造了十枚天极令,给妖族的妖峰城打造了十枚天星令,给魔族的魔神殿打造了十枚天辰令,给巫族的永生堂打造了十枚天罡令,此令牌只有我北宇宙的四族血脉方能解封。随后各族挑了其他三族的十人给了令牌,而以后解封令牌的其他三族之人则自动成为这一族的天字号教习。

    虽然天字号教习极少极少出现,但我人族的天极令一旦解封,其成为天字号教习后可挑选我天究府百名弟子加以指导训练,若其不挑选,也可由弟子选其。天极令的持有者并不固定,如今天极令流落到人族的我知道有两枚,目前其主人已在三元星。”顿了顿,楚无一又说出了这一番话。

    “哦,对了,下次宗门势力大会还有近三百年,上一次由我真极门、剑华门、血月宗夺得前三。刚才本座与白羽兄、血罗宗主商议了下,下次宗门大会比试就由此次进入天究府的各派弟子出战,各位以为如何。”楚无一又出声言道。

    见众人都默许了,楚无一言道:“大家记好教习信息后就各自回去安排弟子前往三元星千山岛吧。一年之后三元星天地元气平息之日就是入府之时。”

    一个时辰之后,众人傀儡相继沉寂下去。但除了主坐上的楚无一不曾离开外,坐在中位代表飘云宫主的傀儡依然散发着淡淡的灵光。

    “此间就剩下我等二人,不知楚大哥刚才传音给小妹,让小妹留下,可是有什么要吩咐的吗?”飘云宫主轻轻一笑说道。

    “刚才我曾说解封的天极令有四枚出现在三元星上,而且其中柳宫主一直寻找的九号天极令恰好也在那边解封。”楚五一笑道。

    “九号天极令?楚大哥莫不是在说笑。”飘云宫主柳纤羽竟是直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当然不是,九号天极令超过百万年未曾解封,此次解封,我也很诧异。不过自五万年前柳宫主的师尊让我留意九号天极令的持有者,楚某一直不曾懈怠,如今有了消息为兄的怎么敢直言相欺呢。”楚无一一脸笑意的说道。

    “如此,多谢楚大哥了。小妹还有要事,就不多留了。”说完此言,傀儡灵光也沉寂下去了。

    楚无一正想说出口的话只能憋在了心里,“又白送了一个消息啊。”无奈的离去,整个大厅再无任何声息。

    茫茫大海之畔,沈天宇跟小白欣然的看着天空成三角形排列的三颗太阳,今日一早,又持续了两天的暴雨结束了。沈天宇跟小白就马上从洞内窜了出来,晴空万里,一人一鼠的心情也大好,奔至海边大喊了两声,又继续往体内空间灌起水来。

    “小白,好像这星变结束了,这水里的灵气也浓郁了不少。”沈天宇颇有些疑惑的说道。

    “吱吱。”

    “你也察觉出来了啊,可能是星变的原因吧。”

    又过了一个月,沈天宇灌水之时,看见天上的三个太阳,说道:“小白,好像海平面下降了。”一连一个月没有下雨,沈天宇每日灌水,今日猛然发现原先一块半露的礁石竟快全露出水面了。

    隐隐感觉不妙,沈天宇开始每日往体内空间移植果树,反正只要有灵气,果树不死就成。红心果两年一熟,如今果树又刚刚结果一个多月,还有很多果树挂满果子的。

    再过两个月,看着水面在礁石下方五米处,沈天宇忍不住说道:“难道两极每日都在下暴雪吗?要不海平面怎么下降的如此厉害。”终日不下雨,水面每日都在下降,沈天宇也有些担心。

    “管他呢!”继续跳进水里,沈天宇扩张开体内空间,持续了一刻钟后又停了下来。恢复完真元,又继续跳进海里猛灌海水,而在此次灌完海水后,海底却发生一丝极易难察觉的变化。

    水域中心,一片平坦的水底,遍布水草,但若在水底仔细巡视这片水域,定可发现边缘处有九处方圆米许的空白地带,看方位,此九处空白地带与包围水域的九座岛屿竟是出奇的一致。

    而在今日沈天宇灌完水,水面下降了那么一丝后,水底水压终于降低到一定程度,这九片空白地带竟微微稍微凸起了那么极其难以察觉的一丁点。

    随后几天随着太阳照射,沈天宇的灌水,水位再次下降,九片空白地带上的泥沙终于是凸起了拳头高低,就在这一日,沈天宇灌水之时,这九片空白地带竟慢慢的开始一点一点的上浮,泥沙滚落,竟可见上浮的乃是米许粗细的紫色柱状物,上面铭印着莫可名状的黑色花纹。

    紫色黑纹柱上升到水面一尺之后便不再上升,仿佛底部有什么卡住一般。正在海面仰躺的沈天宇和小白却没发现这一切。

    黑纹柱矗立在水中一动不动,而其上的黑纹在阳光的照耀下仿佛活过来一般,隐隐在整个柱子上流窜起来。约莫半个时辰的光景,九柱中心水面处浮现出一皮肤白皙浑身**盘膝而坐的身影,此身影面容模糊不清留着一头直垂腰际的黑色长发。机械的抬眼看了下天空高挂的三颗太阳,其身体背部猛然发出九道血红色光线直射水中的九柱。

    下一刻,成正九边形的九个柱子上猛然腾起米许粗的黑光,略一盘旋后就射向外围的九座岛屿中心,而九座岛屿中心处却是一截散落在树丛间只有手臂粗细的不起眼枯木。

    九枝枯木接收黑光后,又是九道手臂粗细的黑光直射无尽宇宙深处,看方向乃是无尽洪荒天界。

    洪荒天界下的黑色闪电地带,这一日突然射入九道黑色手臂粗的光线,闪电地带犹如回馈般反向射出九道延绵不绝的黑色闪电,看样子黑色闪电直接从闪电地带延伸到三元星上的枯木上。

    沈天宇跟小白眼前黑色光线猛然划过,还未等其反应过来,目光范围内又是一条黑色光线直冲天际,紧接着延绵弯曲的黑色闪电又从天而降。

    “靠,怎么回事。”沈天宇直接爆出了一句粗口。

    未等他从水中游到岸上,九座岛屿上的枯木之间猛然发出一黑一白两道闪电光线,黑色闪电光线延伸向水域,白色闪电光线延伸向附近两座岛屿的枯木。紧接着白色闪电光线相互连接起来,开始斜斜的横向延伸,沈天宇就见两道白色闪电光幕从眼前的岛上向头顶的天空延伸而至,扭过头看去,赫然极远处隐约可见的小岛之间也升起同样的光幕,两个呼吸的工夫,沈天宇就发现天空已被白色闪电光幕覆盖。

    再看延伸向水中的黑色闪电光线,紫色黑纹柱接受黑色闪电后亦升起黑色闪电光幕,除了比外界的白色闪电光幕小外,竟是一模一样。

    此时,天地间响起一道声音:“阴阳极电阵布置完成,开始侦测阵内生命,不符合条件者,湮灭。”

    话音刚落,沈天宇就见白色光幕落下无数道细微光线,其中两道直奔其跟小白而来,“靠,小白,快跑。”沈天宇可不知这光线有没有杀伤力,湮灭两字可是听得清清楚楚,一头向侧面扑去,而白色光线却紧随而至,落在了其身上。

    白光一阵流转后又射向黑色光幕,沈天宇只觉有什么东西在体内饶了一圈之后又出去,不觉身体有何不适之处,狼狈的站起身来,看了眼小白也无异样,一人一鼠开始向岛内奔去。

    刚刚跑出不到十米,天地间又是响起一道声音:“符合条件生命三个,其余生命尽皆湮灭。”哄的一声,天空猛然降下无数碗口粗雷霆,不知有多少生命被湮灭。

    “湮灭完成,符合条件生命者开始检测传承基础。”又是那道声音响起,奔跑中的沈天宇只觉一股无形巨力作用在身上,凭其先天圆满的修为根本无法反抗,身体迅速向后飞去,一旁的小白也是如此。

    迅速扭转过来身体,黑色电幕在眼前不断放大。身形停止时,沈天宇已发现自己身处一个矗立在水中的直径米许的紫色黑纹石墩上,其上黑纹流转不定,在其边缘处乃是延伸出去的黑色光幕。

    身形不受控制的盘膝而坐,眼前数寸之处就是黑色光幕,其上流转的黑色闪电令人心悸不已,沈天宇冷汗已布满额头。

    “先天圆满境界,八灵根极限圆满,灵根缺一,需炼魄补满灵根,初步预计需天生两魄之力。噬灵体质无需炼魄。”又是这个声音,沈天宇张口不能言,只能在心中咒骂。

    话音一落,沈天宇顿觉丹田处真元疯狂涌动又迅速向脑部涌去,一颗略大的光球开始被真元冲击,其身侧也刮起了一阵阵微风,浓郁之极的风灵力开始融入身体,伴随着炼化的魄力涌入骨髓之中。

    顿时,一股痛入骨髓的疼痛感随即而来,其身上顿时出现细密的汗珠,继而流淌下来,不一会的功夫身下就汇聚了一滩水渍。

    在心里“我日”了一句,沈天宇就发现正被炼化的一魄几个呼吸的功夫已是小了那么一点,一**的痛感充斥着神经,只能咬牙坚挺,只一小会沈天宇便觉真元快要耗尽,心里准备松口气,接下来就靠自身灵根产生的灵气慢慢炼化,痛感能忽略不计,只是耗时长点而已。

    此时耳边一阵轰鸣,无数细小的黑色雷电直扑而来,看得沈天宇汗毛乍起,一股被电到的轻微麻痹感觉传来,背部也同样如此,不用说是白色雷电了。沈天宇就觉体内经脉中滋生出一股股精纯的黑色真元直奔脑海而去,“我日”了一句,一股更加强大的痛感传来。

    猛咬舌尖一下,意识集中了不少,沈天宇竭力阻止真元涌动,但又感力不从心。忽然的一瞬间,痛感猛然减小了那么一下。痛苦难当之际,瞬间减小的痛感显得格外明显,沈天宇立马察觉到黑色真元竟是涌入到了其体内空间那么一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