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经脉畅通

作者:独孤情剩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人气小说: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大明1617抗日之特战兵王汉乡偷香银狐盛唐风华福晋有喜:爷,求不约

全本小说网 WWW.QB5.TW,最快更新情动寰宇最新章节!

    揉了揉有些疼痛的胸口,沈天宇朝四周望去,发现周围除了千米远处的陆地较近之外,更远处也隐约可见一些小岛模样的陆地。稍微休息后,沈天宇顿感饥饿难耐,摸索了全身上下,仅余那本暗金色书册以及胸前一巴掌大小的包裹。无奈一叹,“看来得游过去了啊。”做好准备之后,沈天宇直接纵入水中朝眼中的陆地游去。

    就在其刚刚游出三百余米远后,又是那块礁石之上,裂天迈步而出,头也不回的飞天而走。

    沈天宇明白陆地周围千余米仍属浅水区,即使水中有厉害妖物也不会待在这种地方,是以他游得不慌不慢,大约小半个时辰后才游到岸边。又花半个时辰站在烈日之下弄干衣服,沈天宇朝不远处的树林望去,“周围天地灵气很稀薄,应该没有厉害的生命体。”抱着一丝侥幸心里,其向树林走去。

    他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好在前世之时他在特种部队受过各种训练,如今虽然只是八岁的身体,也没有太过害怕,否则要是换做一同龄人,恐怕早吓得哭了起来。

    在树林边缘采到一些无毒菌类,又找了些枯枝沈天宇又迅速返回到岸边去。看了下自己所处之地在下风口,倒也不用再另觅他处,用四块石板围城一圈,搭了个简易的灶台,沈天宇就准备吃东西补充体力了。

    钻木取火的道理前世之人都懂,但做起来却相当困难,硬是累得出了一身大汗之后沈天宇才弄出一丝火苗。小心的在火苗上放了些枯草,火焰开始迅速壮大,其又赶紧加柴,待火势稳定下来之后,沈天宇在灶台上放上一块石板,把采来的菌类弄得稍微细碎些,就放到了石板上烧烤,加些水到菌类上,待水干了,再加一些,如此反复十多次后,沈天宇尝了一块,似是熟了,又稍微等了等才把火弄灭。

    吃完之后,沈天宇把烧过的灰烬和石板就地掩埋,望了望极远处隐约可见的小岛,回头又沿着岸边走了起来。一日之后,沈天宇走到一处高约二十丈的山壁处,已是到了尽头,又原路返回。两日时间,眼前又出现了一高约二十丈的山壁。“山另外一边的两侧都有路通往外边,看来要翻过这座山才行啊。”

    这几日沈天宇仍没有发现任何野兽的痕迹,瞅准了一片稀疏的木林之后,就小心翼翼的朝岛内进发了。走了小半日时间,其忽然发现一片红心果林,树枝上挂满了红色的心形果实,这对吃了几天菌类的沈天宇来说可是相当的美味。

    “红心果,一级下等食物,勉强能算作修炼者的食物。”沈天宇嘴里念道,“每天吃菌类,提供的能量只能勉强维持不饿,想要正常的修炼,还是不行,这红心果虽然还不如青牛乳,却比菌类好多了。”

    顺手摘了几颗红心果,继续向前,又走了半个时辰发现一条小溪,沈天宇仍没发现任何的野兽。快到日落时分,沈天宇终于赶到了山壁之下,只是让他大喜过外的是,山壁上居然有几处石洞。

    “看这洞口大小,想来只能容一人通过,估计没什么大型野兽。”沈天宇仔细的查看了下洞口的痕迹,“嗯?全是灰尘,也没有痕迹,看来很长时间没有活物经过了啊。”沈天宇又费了好大功夫弄了支火把向洞内走去。

    洞内颇为狭窄,偶尔有几处大的洞穴,还有一些岔路,里面很明显的有挖掘的痕迹,“好像是一个矿洞,否则不会一会宽一会窄的,但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矿洞了。”眼见火把就要熄灭,沈天宇就又原路返回了。

    在还未探明洞穴之前,沈天宇是不敢在里面过夜的。跟前几日一般,其寻了株粗壮的大树,攀爬而上,盘膝闭目坐在一处树杈上,继续引导经脉内固化的真元扩散。“按照这种速度,恐怕还要十年多时间啊。”沈天宇在心中又是悲叹一声。

    又用了几日功夫查探洞穴,未发现任何危险后,沈天宇就正式入住矿洞之内了。

    转眼来到这座岛已经半月时间,沈天宇也就安心居住下来,此处似乎人迹罕至,就是其它的生灵也不曾见过。只要熬到自己经脉畅通,就能想办法回家了。这一日,其散气完毕之后,又到外面采摘红心果吃。正在爬树的他没有发现这棵树上正有一白胖的三尾小鼠蹲在一从茂密的枝叶后啃食红心果。

    在树上吃完两颗果实后,沈天宇准备采摘一些放回洞内,当他胳膊伸向一颗拳头大果实时,突然,这颗果实后面一金色细长尾巴伸了出来,已经习惯了周围没有任何动物的沈天宇顿时吓的“啊”一声大叫,双脚一个不稳,就这么的从三米多高的树丛中摔落而下,沿途被纷乱的树枝划破了好几处,而同样伸出尾巴准备卷取果实的三尾小鼠猛的听到一声大叫,吓得也从树上一跃而下。

    “哎呀”一声痛呼,沈天宇狼狈的摔倒在地,又慌忙的爬起来,怀中的鲜红果实已滚落一边。刚刚翻身而起,沈天宇就发现从树上一跃而下的三尾小鼠,三尾小鼠也同样发现了沈天宇,就这样一人一鼠大眼瞪小眼起来。

    “周围就这么一只白色小鼠,还是三尾的,通常多目多尾的都是妖兽来着,其他动物该不会都被它给......”想到这沈天宇额头已是冷汗涔涔,迅速的查看了下周围地形,除了树外,什么遮挡物也没有。凭他不到九岁的年纪,经脉又是堵塞,肯定跑不过眼前的白色小鼠。

    白色小鼠似乎也对眼前忽然出现的人类心存忌惮,浑身毛发竖起,按照它以前在族中的记忆,通常能站立的都是厉害的存在,不过从它出生到现在所见的都是裂空鼠。“啪”的一声轻响,沈天宇划破的右手臂上一滴鲜血顺着手指滴落到地上,对面的白色三尾小鼠鼻子动了几动,似是在嗅什么,而后忽然“吱”的一声兴奋地跳了起来,沈天宇以为三尾白鼠要发动攻击,暗叫一声苦也,只能奋力向后跑去。

    白色小鼠眼见‘厉害的存在’远去,一蹦一跳的跑到刚才沈天宇掉落的位置,而后伸出细小的舌头小心的舔干净滴落的血液,颇为人性化的砸吧了一下嘴巴,其又是“吱”的一声原地蹦跳三圈,而此时三尾小鼠看向沈天宇的鼠目中已带有一丝感激之色。

    当然这只白胖小鼠就是当日裂天带来的噬灵鼠,裂天走后,小鼠独自在小岛上生活,只能吃红心果度日,红心果虽然能补充能量,但也只略微带有灵气,想想偌大一片果林,裂空鼠迁徙之时不曾带走一点,就可见红心果的低劣了,也确实如此,红心果只是一级下等食物。

    而沈天宇天赋异禀,早已补全五行灵根,其身具本源五行血,噬灵鼠已多日不曾吃过灵气浓郁之物,诈一嗅到沈天宇血液中的灵气顿时兴奋的跳了起来,而在吞下沈天宇的血液之后,其体内各种元气的排斥力度竟小了一些,只有相当于幼儿灵智的噬灵鼠顿时对沈天宇起了感激之意。

    但沈天宇可就不这么想了,看到身后追逐的白鼠竟然在吞吃自己的血液,原本其显得有些肥胖的身体似乎也消瘦了一些。沈天宇就更加认定这是一只妖兽了,往前奔行了数十米,发现小鼠没有追上来。其又往后看了一眼,发现白色小鼠正趴在一颗大树的树干上舔食自己留下的血迹,狠下心来一口咬破自己的手指,沈天宇一边快速的向山洞奔跑,一边在路过的树干上涂抹血迹,白色小鼠果然一颗挨着一颗的舔了过来。

    噬灵鼠在看到沈天宇不停的往树干上抹血,对沈天宇的感激之情更加强烈了。

    跑出一段路后,沈天宇转头再也看不见身后的白色小鼠,略微松了口气,转了一大圈才又朝自己住的山洞走去。好在这半个岛屿面积也不算小,再次碰到白色小鼠的机会也不大。回到洞内,沈天宇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又找树枝掩盖好洞口,做完这些其已疲累之极,躺在洞内铺好的枯草上沉沉睡了过去。

    转眼又是半月过去,沈天宇再没有见到上次碰见的雪白小鼠,让他庆幸不已的同时又压力大增,不过也并非全无好处,真元扩散的速度明显比过去提高了些许。

    “看来有压力才有动力啊。”心里苦叹一声,沈天宇拿起数个火把继续探索这个洞穴,沿途已做了不少标记,想来他没少探索这个洞穴。

    顺着隧道七拐八拐的走了半柱香时间又走到了尽头,看着眼前的山壁,沈天宇借着手中火把的光亮走上前去,捡起一块石头在山壁上敲了敲,“声音不是很沉,看来应该不厚。”心中如是想到,做好标记沈天宇准备再到别的洞窟看看。

    而其刚走出做好标记的洞窟不远,忽然传来“咚”的一声闷响,山壁两侧也是微微一晃,头上抖落下一片灰尘,沈天宇以为地震了,赶紧顺着原路返回。

    洞内深处,一处墙壁伴着咚的一声闷响,两尺见方的一块大石破壁而入,在地上滚出三丈之远才停下来,跑远的沈天宇当然没有看见这一幕。

    在洞外待了半晌不见有何动静,沈天宇以为只是轻微的地震,就没有多想。此时天色渐晚,稍微吃了些东西后又一如往日的在洞内一个洞窟中扩散真元,而他没有注意到洞内的空气里尘土味比平日减轻了不少,一股微风也缓缓吹着。

    离洞口不远处,一只雪白色小鼠拖着略有些肥胖的身体漫无目的爬行着,当天这只噬灵鼠寻着沈天宇的气味追踪到他的住处后,就在稍远的一处大树上安了家,每日期待着洞中的厉害人物留下可口的鲜红液体。

    洞内沈天宇闭目扩散真元,而此时深处被砸开的孔洞内伴随着强烈的腥味缓缓钻出一条蛇形生物,此物略微停顿之后就顺着一股气味缓缓前进了。快要钻出洞外时,这条蛇形生物停了下来,显然是发现了正在一旁洞窟内盘膝而坐的沈天宇。

    沈天宇早已习惯了洞内没有任何生物,是以其所有心神都放在扩散真元上,没有发现缓缓接近的蛇形生物。而就在蛇形生物到了其身前两丈处时,强烈的腥味刺激的沈天宇眉头一皱,下意识的睁开双眼一看,他顿时吓得翻身站起,借着火光看去俨然是一只浑身青色鳞片、碗口粗细的澜蛇。

    此蛇猩红的双目直视沈天宇,长达半尺的蛇信吞吐不停,就在沈天宇头上一滴冷汗低落在地的瞬间,此澜蛇猛的朝前窜出而后一个转身,粗大的蛇尾朝其抽来。

    沈天宇经脉尚未通畅,诈一见到如此凶猛的大蛇,早已吓的双脚发软,又如何能躲过澜蛇这迅猛一击。‘嘭’,沈天宇当下被抽到石壁上,口吐鲜血。扶着墙壁支撑着站起,沈天宇暗暗叫苦,“吾命休矣!”

    而洞口不远处的白色小鼠忽又闻到熟悉的气味,当即欢呼的蹦跳而起,朝沈天宇所在的山洞飞扑而来。进到山洞,却是看见一站立的伟大存在,一巨大的长条形生物。小鼠不管不顾,朝沈天宇飞奔而去,奔到跟前,小心翼翼的舔食着其吐在地上的血液。

    澜蛇眼中的轻蔑之色一闪而过,正准备甩尾抽弄死眼前的人行生物,却见雪白小鼠跑到自己跟前,伸出小舌舔食刚才人形生物喷到自己身上的血液。澜蛇顿时大怒,自己高贵的鳞片怎么能让这卑微的生物舔食,张开大嘴,慢慢凑上前去,就要把小鼠吞入腹中。

    正吃得开心的雪白小鼠忽觉眼前暗了下来,抬头看见一血盆大口正向自己罩来,极度危险的感觉顿时蔓延其全身。下意识的反应中,小鼠“嗷”的一声尖叫,其背后浮现出一丈许大的迷蒙小鼠虚影,下一刻,小鼠跟虚影同时张开了嘴巴。

    沈天宇顿感一股无与伦比的吸力从小鼠嘴巴传来,不是吸引身体,而是吸引身体内的真元。神识笼罩下,沈天宇发现体内经脉中固化的真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飞速消失着,而且方圆百米内的灵气也朝小鼠口中汇聚而去。

    足足十个呼吸的功夫沈天宇才感吸力停了下来,而眼前的澜蛇早已失去浑身灵力,虚弱不堪的晕厥过去。再看小鼠已经好似一个滚圆的皮球般,无精打采的趴在地上。找来一块尖锐的石块,沈天宇瞄准澜蛇头颅狠狠扎了进去,澜蛇晃了晃蛇身,就此死去。

    轻呼一口气,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看着眼前的小白鼠盯着自己擦了血迹的手背不放,沈天宇略一思索也明白,眼前小鼠怕是很需要自己的血液。

    “好歹你也算救了我一命,每天给你两滴血,同意就点点头,不同意就拉倒。”沈天宇煞有其事的跟一只小白鼠说起话来,不想,小白鼠竟能听懂其所言一般,真的点了两下头。

    刚才沈天宇已想的很是清楚,自己经脉内的固化真元已剩余一点,顶多需要三日之功就可散去,到时候自己就是先天高手,自是不惧眼前的小鼠。而眼前小鼠恐怕需要自己百余滴血液才会恢复原本的身材,更何况其对自己好像也没有任何敌意。

    把手臂凑到小白鼠眼前,其马上伸出粉红的小舌舔食起来,臃肿的身体似乎真的小了那么一丝。

    放任小鼠趴在这里不管,沈天宇马上抄起火把沿着澜蛇爬行痕迹来到了破开的石壁前。唯恐再有类似澜蛇的生物爬过来,沈天宇连夜用小石块封堵好,又用泥巴把缝隙糊好,忙到天亮才彻底弄完。

    被澜蛇抽了一记,又吐了一大口鲜血,此时沈天宇感觉晕乎乎的,回到先前所在洞窟,发现雪白小鼠已明显小了一圈,料想其定是把自己所吐之血全吃干净了,放眼望去,果然除了澜蛇身下有一滩血液外,其余之处已无一丝血迹。

    看了一眼已睡熟的小鼠,沈天宇困意上涌,也沉沉睡去。

    一觉醒来天已大亮,不见白鼠踪影,沈天宇也不管,“获得实力才是第一要务。”

    盘膝,闭目,全力扩散真元。

    半个时辰后白鼠回来,放了一颗红心果在沈天宇身边。“这是六滴血,多摘几个果子回来,还有就是这三天别烦我。”

    欢喜的吱了一声,白鼠眨眼不见了踪影。

    期间沈天宇醒了两次,吃果子恢复体力之后,又继续闭目。

    第三日午间,一阵肆意的笑声回荡在山洞之内,“哈哈哈哈哈,经脉终于通畅了,老子是先天高手了!”沈天宇不禁叹道,“真是福祸相依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