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精灵族城

作者:独孤情剩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人气小说: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大明1617抗日之特战兵王汉乡偷香银狐盛唐风华福晋有喜:爷,求不约

全本小说网 WWW.QB5.TW,最快更新情动寰宇最新章节!

    绿茵城是一座方圆仅有三百里的小城,可以说是沈天宇见过的最小城池,但这也是沈天宇见过的最好的城池。城内的建筑都是用鲜活的植物搭建装扮而成的,或竹、或树、或藤、或花草,无一不赏心悦目,无一不典雅之极,来到此城后,沈天宇跟宁若馨的眼睛就没从周围的建筑上离开过。

    “公子,这绿茵城是精灵族的重城。”魇一面色严肃的道。

    “嗯?你来过这?”沈天宇诧异道。

    “属下并未来过,而是看出来的。”魇一解释道,“公子可能有所不知,精灵族的城市分为两种,一种跟人族的城市一样,用石料、玉料搭建而成,那种城市主要是作为对外出租店铺、收取税收,也作为精灵族人购买一些较为基础的修炼物资之地,第二种就是这种全部由草木搭建而成的城市。”魇一道,“这种城市的草木都有净化灵气的作用,是精灵族强者修炼以及精灵族本族向外出售十四级以上灵物的地方,这种城市方圆几里,就有多少圣帝坐镇,所以哪怕精灵族强者很多,也不会轻易建立这种城市,而一旦建立,肯定会大力发展。”

    “这么说,这城里有三百圣帝坐镇了?”沈天宇惊讶道。

    “这城还在扩建中。”魇一摇摇头,“我见过的最小的这种城有方圆三千里。”

    “三千...”沈天宇咂了咂嘴,暗想飘云宫什么时候能有三千个圣帝就好了。

    一边走着,一边观赏着城内的设施,不多时,眼前骤然一下开阔起来。身前是一片足有方圆十里的青绿湖泊,湖泊上一朵朵方圆丈许的紫色荷花盛开,湖中心处,一朵方圆十丈的巨大荷花上蹲着一座碧绿色的小屋。

    看那小屋泛着玉石的光泽,宁若馨诧异道:“不是建筑都是草木吗?怎么还有玉石的?”

    “看似玉石,其实那是一种草,名为精灵草。”沈天宇道,“这精灵草是精灵族人消耗自身两魄再以一种草木为本孕育而成的特殊生命,其以吸收草木精华成长,每种精灵草都有不同的功用。”

    “兄台对精灵草似乎很熟悉啊!”此时一个白衣俊朗青年从旁边的小路上走了过来,其身后还跟着两个黑衣中年人。这三人给人一种非常锋锐的感觉,尤其是那白衣青年,光是目光就刺人无比,其身后的两名黑衣中年人则是含而不发的那种锋锐。

    “不敢,在下只是偶然听家中前辈提起过精灵草。”沈天宇微微一笑。

    “兄台有自家前辈教导可是幸福的很呐,不像我,自小就...算了,不说这些了。”白衣青年自嘲一笑,又看向那精灵草屋,道“兄台既然知道精灵草,想必也知道只有精灵族的皇族才有精灵草了,而且看这精灵草这么大,肯定是一位精灵皇族的强者,不如一同去看看如何?”

    “也好。”沈天宇刚才看见那精灵草屋的时候就起了进去看看的心思,听得青年邀请,便顺应了下来。

    一行人踏湖而行,转眼间就到了小屋门前,刚要进门,青年脚步一顿,微笑道:“光顾着来买东西了,还未请教兄台大名呢。”

    “在下沈天宇。”沈天宇微微一笑。

    “萧剑云!”青年一笑,踏入了草屋内。

    屋内并不像外面看见的那样狭窄,而是足足有百丈方圆大小。沈天宇知道这里肯定布下了空间类的阵法,或者本身已经成为了一件空间类的宝物,也不怎么惊奇,四下里看了过去。

    地面上每隔一丈就有一朵含苞待放的紫色花朵,除此之外只有角落里一名坐在椅子上看书的精灵族女子,见有人进来,那女子只是看了一眼,便又自顾看起了书。

    萧剑云轻声道:“这里买卖灵物都是自己挑选,沈兄自便吧。”

    “哪有灵物自便购买?”沈天宇正想问这句话,魇一轻轻拉了其一下衣袖,就走到一朵紫色花苞前,翻手取出一瓶生命之液,而后对着那花朵滴了一滴下去。

    哗!那紫色花朵当即盛开,花心中赫然是一块三寸大小晶莹剔透的黄色晶石。

    “金冥钻!”沈天宇顿时惊呼一声,随即其意识到什么,传音问道,“这光看一件货就要一滴生命之液?”

    “嗯。”魇一点点头,传音道,“这种方式虽然有些黑,不过若是看到自己急需的东西而又没足够的生命之液购买的话,说不定等到自己凑够了生命之液再来买,货还在的。而且用这种方式,别人不可能知道你买走什么东西。”

    沈天宇顿时想的通透,不可能有人拿着生命之液一个个打开花苞查看里面的物品的,自己想买的东西说不定就不会被人买走,而其又想到什么,问道:“那指定想买什么东西怎么办?”

    “指明要的话需要多交付那件物品价格两成的生命之液。”魇一道,“找那个精灵就行。”

    “那还会有人买吗?”沈天宇撇撇嘴。

    “公子可曾在市面上见过十六级以上的东西?”魇一问道。

    “这个...还真没有。”沈天宇想了一下,“都只是在拍卖会上见过。”

    “精灵族从不举办拍卖会,都是靠这种方式卖十六级以上的东西以及特殊灵物。”魇一道,“其价格都是参考各地拍卖成交价的七成,多两成也只是拍卖成交价的八成四,比去拍卖会划算一些,不过只能是生命之液支付。”

    “为什么精灵族不举办拍卖会啊?”沈天宇又好奇道。

    “精灵族这个种族对生命之液的渴求非同一般,其兵器、铠甲是用特殊方法培育的草木,丹药也是自己培育的药材炼制,阵法也是用灵草灵木构建而成,这些草木、药材的培育都需要生命之液,可以说,精灵族的强大就是用生命之液堆积起来的。”魇一道,“但是这个种族不喜杀戮,也很爱花草树木,生命之液的来源就成了问题。”

    “然后呢?”

    “直到精灵族出现了天尊,有了立足根本,不再惧怕外族,就开始对外收购黑物。”魇一道。

    “黑物?”沈天宇眉头一挑,“前辈是说,赃物?”

    “嗯,一些强者杀了一些强大族群的人后,得到宝物根本不敢出售,害怕被追查到,到别的强大族群出售又怕被别族黑吃黑,就到精灵族这个爱好和平的种族来出售,虽然价格便宜一些,但是自身的信息以及安全是很有保障的。”魇一继续道,“精灵族收购这些黑物都是用的晶石或者是用别的灵物交换,而出售,则只是换生命之液。再加上价格比拍卖的要便宜一些,后来精灵族又出现了两个天尊,更能保障出售黑物之人的安全,所以很多人都会来这里买卖物品。”

    “原来精灵族是最大的黑市集中地啊。”沈天宇撇撇嘴,不由暗想道。

    两人传音只在顷刻之间,在旁人看来似乎两人正在品鉴那金冥钻一般,而十余个呼吸后,那花朵又缓缓合拢了回去,沈天宇又撇了撇嘴,“买了吧。”

    “是,公子。”魇一摸出生命之液,不计数量的开始往那花朵上浇灌而去,不多时,那花朵之上一阵绿光流转,放在其中的金冥钻缓缓漂浮而起,顺带着还有一些生命之液。

    魇一解释道:“这花吸收够购买所需的生命之液就不再吸收,这些生命之液是多出来的。”说着,把那些生命之液又收了起来,顿了一下,其又道,“一共花了三千二百滴。”

    沈天宇皱眉道:“事先不知道价格,万一出到价格一半的时候不够了,怎么办?”

    “这花会扣取十滴生命之液,一刻钟后,剩余的会自动吐出来。”魇一笑道,“不过一般看到物品的人都对价格都有些预估,凭白浪费十滴生命之液的情况不多。”

    “原来如此。”沈天宇点点头,摸出一瓶生命之液正准备去打开临近的一朵花苞,却听得不远处传来一声惊呼,“五行镇灵玉!”

    沈天宇一愣,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五行镇灵玉的资料:其内蕴含五行均衡之力,接触生命即可激发其均衡之力,**体内外来真元。

    修者争斗,经常的会被破开防御,别人的真元进入体内,破坏身体的生机,而有了这五行镇灵玉,就无惧侵入体内的异种真元了,相当于一件极强的保命之物。

    这五行镇灵玉罕见之极,乃是压制伤势的重宝,遇上岂有不买的道理?看那萧剑云一脸惊喜莫名,想来就算买来不自己用,也是有合用之人的,沈天宇感觉可惜之极,却又无可奈何。

    摇头一叹,知道自己与那五行镇灵玉无缘了,正要去看别的花苞,眼角余光中发现门口一个身穿淡白色长裙的女子缓步走了进来。

    那女子容貌不俗,周身都透着一股灵性,看到那女子的瞬间,沈天宇心中就是一阵娴静舒适,其从未见过如此安静自然而又充满灵性的女子,没由来的,就对这女子有了好感。

    女子发现沈天宇直愣愣的看着自己,脸上浮现出一抹羞红之色,赶紧将目光转开,而当其看到萧剑云所站立之处,脸上又浮现出一抹焦急之色。

    轻轻咬了咬嘴唇,其快步走到了萧剑云那边,而后有点小声又有些坚定的道:“这五行镇灵玉是我先看上的。”

    萧剑云被这女子的话弄的一愣,扭过头看了这女子一眼,其又是一愣,稍稍沉吟了一下,萧剑云笑道:“姑娘,这里的规矩似乎是谁当下看到谁就有权买下的。”

    那女子脸上又是一红,极为不舍的看了一眼那五行镇灵玉,其头一低,眸中腾起一抹水雾,“不好意思,这位公子。”说着,其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转身就要离开。

    萧剑云感觉自己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愧疚之感油然而生,不由道:“姑娘且慢!”

    “嗯?”女子当下顿住了脚步,继而眸光一亮,“你愿意让给我?”

    萧剑云干笑一声,道:“姑娘要此物可是有急用?”

    “我,我师父说我身上没有好的玉饰佩戴,我等着用这玉做玉饰。”那女子低声道。

    沈天宇跟萧剑云脸上齐齐浮现出数道黑线,敢情这姑娘买五行镇灵玉只是为了当饰品,正打算措辞说点什么,却听那姑娘又道:“我找了好多年,都没找到让师父满意的玉石,再找不到,师父就要罚我种田了。”

    听到这姑娘的话,萧剑云长大了嘴巴,不知该如何接话了,沈天宇也被雷的不轻。

    “咳,不知姑娘师父是何人,我去跟他说说情,让他不要罚你好了。”萧剑云想了想,缓声说道,这姑娘给他的感觉非常不错,他还是决定帮一把,至于五行镇灵玉,他可没打算让出去。

    “我师父不喜欢男的,你见了她,她会打死你的。”女子一脸认真的模样。

    萧剑云再次目瞪口呆,轻咳一声:“我师父交友广阔,认识许多高人前辈,说不定就认识你师父呢。”

    “唔,我师父是柔然天尊,不知道你师父认识不认识?”女子一脸希冀的目光。

    “柔、然、天、尊!”萧剑云听见这四个字,感觉牙疼无比,其呆愣了那么一会才咬牙道,“不认识。”

    “这样啊。”女子一脸的失落,不舍的看了一眼那五行镇灵玉,又要离开,而这时那一直没有吭过声的精灵族女子却淡淡道,“要买就付生命之液,不买就请离开。”

    屋内之人不禁都向那精灵族女子看去,见那女子不知何时站了起来,正脸带笑意的看着那后来进来的姑娘。

    萧剑云也知道精灵族人的性格,当下也不废话,向女子微微抱拳,“不好意思这位姑娘,这五行镇灵玉对我有大用,不能让给你了。”说着,其手上空间戒指微光泛起,一瓶瓶生命之液出现,而后倾倒在那花朵上。

    沈天宇想看看那五行镇灵玉到底价值几何,而后来的那女子似乎也不舍得那玉,也在一边直勾勾的看着。

    好半晌后,不知道萧剑云付出了多少生命之液,那花朵还是没有任何变化,其眉头一皱:“不可能的,这五行镇灵玉最多值三千万滴生命之液,我都付了三千三百万滴了。”说着,其还看向那精灵族女子。

    精灵族女子淡漠的扫了一眼萧剑云,嘴角似乎掀起一抹嘲讽的弧度,“买不起就别嫌价格贵。”

    萧剑云一咬牙,继续开始浇灌生命之液,而滴了足足五千万滴后,那花朵依然没有浮现出期待中的光芒,那五行镇灵玉也没有飘出花朵,但是萧剑云已经没有生命之液了,其喃喃的张了张嘴巴,似是想到什么,脸色一变,看向精灵族女子:“这不是五行镇灵玉?”

    精灵族女子只是淡哼了一声,没有任何解释的话语。

    萧剑云轻叹了一声,静静等待了起来,一刻钟后,花朵开始喷涌出生命之液,其忙不迭的收了起来,再看了一眼那玉石,摇头去看别的花苞去了。

    等萧剑云离开了,那女子扭头看了一眼沈天宇,有些脸红的道:“能不能让我先买?”

    一直没有说话的宁若馨轻笑道:“小妹妹你尽管买就是。”

    “谢谢这位姐姐。”小姑娘展颜一笑,就要拿出生命之液买东西,似又想起什么,脆声道,“我叫水静儿,姐姐怎么称呼?”

    “宁若馨!”

    “我记下了。”言毕,水静儿又看了一眼有些郁闷的沈天宇,“也谢谢这位大哥哥。”脸红的转身拿生命之液浇灌花朵了。

    而此时沈天宇正跟魇一聊着。

    “前辈,那柔然天尊何许人也?”

    “碎心域域主,于六百亿年前晋升天尊,混沌中除了冥引教主,就属她最年轻了。”

    “哦,那她为什么讨厌男子?”

    “听说,她有个道侣,为了得到修炼资源,将其抛弃,娶了罗天宗的一个女子为妻。”魇一道,“从那之后,她就极度讨厌男子,认为男子都是负心薄情之人。”

    “那她道侣知道她晋升天尊还不得后悔死?”

    “若不是那样,说不定她还晋升不了天尊。”

    “哦?说说看。”沈天宇顿时八卦起来了。

    魇一继续道:“在被她道侣抛弃后,她心灰意冷,打算一死了之,进入了迷雾大陆。不想她不仅没死,反而一身阵法造诣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从此开始,她不断猎杀罗天宗弟子,一旦出手,无论是否成功,她都会马上遁入迷雾大陆。”

    “自始至终,她都没有被人追踪到。终于在圣级的时候,她露面了,那是在界面战场,她需要天炼神果来精炼第九层神魂突破圣帝。凭借强大的阵法,她有幸与妖族的猿魔太子以及虫族的血蛊成了队友,这三人除了一些极为厉害的圣帝不敢下手,哪怕圣帝后期的强者也敢试着杀。只是七万年时间,三人就各自让一枚天炼神果成熟。柔然天尊当时就突破到了圣帝境界,其后独自一人开始寻找罗天宗人下手。

    被杀掉百名圣帝以及数千圣者后,罗天宗彻底震怒,发下天价悬赏,并出动大批圣帝围剿,这些圣帝又各自有自己的朋友,相互告知之下,那次进入战场的圣帝近乎有百万之多。柔然凭借一些极为巧妙的阵法一次次逃过追杀,甚至在追杀过程中猎杀圣者,成熟了两颗天炼神果。”

    “之后战场关闭,不到六千万年时间,柔然一举突破到天尊之境。在一处罗天宗的金罗天尊必去的秘境中其布下重重大阵,将其杀死后,马上杀上罗天宗,又凭借数个人情,让精通因果规则的圣帝出手寻找罗天宗弟子,此后数百万年,罗天宗弟子无一幸免。至此罗天域改名碎心域。”

    沈天宇咂了咂嘴,“这柔然的阵法那么厉害,连天尊都能困杀了。”

    “嗯,的确厉害。现在的碎心域混乱无比,柔然天尊也不管理,但是仍然没有任何人敢插手其中。”

    “好吧,那这个五行镇灵玉还是不要了。”沈天宇撇撇嘴,扭头去看别的花苞去了。

    这里的东西果然都是不错的很,沈天宇看见一样就喜欢一样,而只是刚刚买下不到五件物品,其身侧突然传来水静儿有些羞涩的声音:“宁姐姐,能不能,能不能借我一些生命之液?”

    众人下意识的看去,见水静儿一脸害羞的正跟宁若馨说着话,而那边的那朵花还是原来的样子,明显的,水静儿的生命之液也不够。

    宁若馨微微一笑:“我做不了主,你问这位大哥哥吧?”

    水静儿向沈天宇看了过来,沈天宇道:“你刚才付了多少生命之液了。”

    “八千万滴。”

    “五行镇灵玉应该值不了那么多吧?”沈天宇眉头微皱,想起了刚才萧剑云的话,“莫非真不是五行镇灵玉?”他刚才也没看到那玉的模样,不由走到那花旁边,向花芯内看了过去。

    里面是一块仅有小半个巴掌大小的黑色玉石,那玉石上泛着淡淡的五彩毫光,与记忆中五行镇灵玉一模一样,而正当其疑惑时,其眸光中的那玉石似乎如水纹般波荡了一下,眉头一挑,其再次仔细的看去,果然,那玉石表面不时有轻微之极的涟漪播散。

    “五行化灵玉!”沈天宇脑海中飘过这五个字,同时惊讶的也长大了嘴巴。那五行化灵玉虽说跟五行镇灵玉只是一字之差,但功效可是天差地远,五行镇灵玉只是**侵入体内的异种真元,也有一定的**限度,而五行化灵玉则可直接将侵入体内的异种真元吸收出来,并且针对外界真元的攻击,也有极强的化解作用。若说五行镇灵玉是罕见,那么五行化灵玉就是稀世之宝了。

    “大哥哥。”水静儿怯怯的又叫了一声。

    沈天宇回过神来,沉吟了一下,“你是不是知道这到底是什么?”

    “嗯,知道。”水静儿轻轻点了点头。

    “虽然我也很想要,不过跟你抢,我怕你师父打死我。”沈天宇叹了口气,“你要借多少?”

    “一,一亿滴。”水静儿悄声道。

    “好吧。”沈天宇感觉又想叹气,借给别人生命之液买自己想要的东西,这都是什么事。

    终于,在付出了一亿五千万滴生命之液后,那五行化灵玉飘了出来,水静儿开心的一把抓住,脸上的笑容让众人看得都是舒服无比。

    发觉众人都在看自己,水静儿脸上又是一红,“大哥哥,我怎么找你还生命之液?”顿了一下,其又脸红道,“我还要在这里历练一段时间,剩下的三千万滴生命之液,我,我还要用。”

    “可能你一时半会找不到我,那个,你师父应该认识**天尊吧?”沈天宇道。

    “认识,我见过一次,不过师父对**前辈没什么好脸色。”

    “好吧,如果有可能,就把这笔生命之液给了**天尊,你告诉他我的模样,他就会知道了。”沈天宇笑道,“你可别忘了我长什么样。”

    “静儿一定记得大哥哥模样的。”水静儿吐了吐舌头,“我走了。”

    “再见。”

    沈天宇看着水静儿消失在门口,轻叹了口气,宁若馨轻笑道:“舍不得啊?”

    “那玉可是好玉,天尊都不一定有的。”沈天宇道。

    “那你干嘛还借给她生命之液,恐怕是舍不得那小姑娘难过吧?”宁若馨一脸的好笑。

    沈天宇尴尬无比,正想着解释一下,门口又走进来两人,其中一个脸色阴翳的青年,一个灰袍老者。

    “长老,那五行镇天玉就在此地。”青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