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林家小姐

作者:独孤情剩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人气小说: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大明1617抗日之特战兵王汉乡偷香银狐盛唐风华福晋有喜:爷,求不约

全本小说网 WWW.QB5.TW,最快更新情动寰宇最新章节!

    “地母魂源锁!”沈天宇一眼认出了尸体上的禁制,不禁倒退了两步,其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这禁制是与整个大地融为一体的,是彻底领悟了土之法则的修者施加上去的。想要弄断锁链,凭修为的话不到圣帝几乎不可能,另一种方法就是完全领悟了土之法则,凭借法则一点点解开锁链。

    沈天宇轻叹了一声,他离圣帝还远,领悟土之法则更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眼下只能无奈的离开了。

    抬头看了眼依然还存在的信仰结界,沈天宇估摸着还要半个多时辰才能散去,就开始查探灵印。

    五枚灵印上刻画的线条除了金灵印比较多外,其余四种都很简单,沈天宇暗自点头,“这法则之线灌输也就法则的一小部分,或许找遍这里所有的法则之线,也不一定得到一种完整的法则,不过仅是这一小部分也足够自己摸索很久很久了。”

    “不过有地图,肯定比别人获得的多一些。”呵呵一笑,沈天宇拿出地图又仔细看了看,朝着一个方向走去。走到边缘,看着那黄色的结界,其不由又想起来天伏宝鉴,“鉴爷要是在的话,就不用等了。”

    叹口气抒发下了一下自己的郁闷之情,没过多久,那结界上开始散落光点,只是片刻间就变成了薄薄的一层。沈天宇站起身来

    等着结界的完全消失,只是三五个呼吸,结界哗啦一声完全碎裂,漫天光点飘落。

    而随着光点的飘落,一道白影也从天而降,咚的一声,落在了沈天宇前方两丈处。

    “靠,什么东西?”沈天宇被吓了一跳,凝目向那物看去,“咦,是个人!还是个女人!”

    “算了,这地方可发不得善心。”正打算扭头离开,沈天宇却一眼瞥见女子腰间上挂着的一枚淡紫色玉佩,其上刻了一个林字,“林家的?”

    沈天宇顿下了脚步,再仔细看了看那女子苍白的面容,“还真跟林欣然那妮子有一分相似。”

    “估计是林家人了。”沈天宇轻叹一声,“你们林家人救我一命,我总不能见死不救。”

    查看了一翻这女子的伤势,沈天宇咂了咂嘴,“内府重创,神魂中有毒素,还…缺失一臂,伤得真重。”

    “还好你遇到了被你林家救下来的我,不然,你今天就没命了。”沈天宇抱起女子,寻了个隐秘之处,唤出五毒兽给女子解了魂毒,然后开始喂生命之液,让其脏腑慢慢恢复。待得其内伤恢复了七成,没有生命危险,也能自行愈合后,就不再管了。

    一连三天,女子都未清醒,第四天的时候,沈天宇煮了一锅喷香的血松米粥,他比较喜欢血松米的味道,只是补充的能量少,只会在闲暇的时候才吃上一顿。

    眼看着饭快好了,“咕咕!”一阵奇怪的鸣叫自近前传来,沈天宇看了一眼仍躺着不动的女子,颇觉好笑的自语道:“第二次次听见天神饿得肚子叫,嗯,还都是女人来着。”

    “算了,本少就好心喂你点吃的吧。”摸出几颗天华果,捏碎成汁盛放到一个玉碗中,沈天宇轻轻将女子扶起靠在自己怀中,拿着小勺一点点的喂着女子果汁。

    似乎得到了果汁的滋润,又似乎从来没被男子抱过,女子很不习惯,于是长长的眉毛动了动,而后瞬间睁开了眼眸。

    眸光从茫然到森冷,沈天宇被那冰冷的目光瞪得一哆嗦,而后干笑一声,“你醒了,正好,不用我喂你了。”把碗放到一边,沈天宇直接站了起来,而此时女子重伤未愈,只有一条胳膊,又是半躺的靠着别人怀中,这倚靠的东西突然失去,登时失力向后仰躺而去。

    女子本来受伤就颇为狼狈,这一栽倒,更显得狼狈不堪,其身上冒出一丝杀气,沈天宇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不对,“那个,不好意思,失礼,失礼。”

    “哼!”女子冷哼一声,强撑着用一条胳膊坐起身来,看了一眼好端端没有被连累到的玉碗,端起来一饮而尽。

    “六级的食物。”女子轻微的嘀咕了一声,看到近前还有几颗天华果,眸光闪了闪,看向正在拿碗盛饭的沈天宇,“你救的我?”

    “嗯。”沈天宇点了点头,“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魂毒尽消,内府伤势也好了七成多。”女子顿了一下,又道,“多谢了。”

    “姑娘客气了。”沈天宇盛了两碗粥,端到女子面前一碗,“姑娘重伤未愈,多吃些东西吧。”

    “嗯。”女子接过玉碗,正要喝粥,却见沈天宇俯下身子捡起地上的几颗天华果,吹了吹上面沾染的灰尘,又用袖子擦了擦,然后收了起来。

    “六级的果子,有那么宝贝么?”女子暗自又嘀咕了一声,开始一勺勺的喝粥了。

    似乎没有见过这血松米,而且味道很好,女子吃得很快,而吃下七八口,其眉头微不可察的皱了皱,“五级的粮食。”想到之前沈天宇将那几颗六级的果子收了起来,其不禁暗想到:“这人该不会身上最好的就是六级粮食吧?应该不会,我中的魂毒没有十六级的解毒丹根本无用,内府的伤势,只是几日就好了七成,最起码也要数千滴生命之液。既然拿得出这些东西,那身上最起码也有神级粮食,可是…他吃五级粮食的样子很随意,好像平时就是吃这个的,怪了。”

    有心想不吃,但是确实很饿了,而且自己必须依靠这些粮食来恢复一些体力,于是女子很快的吃完了。

    “还要么?”沈天宇见女子吃的比自己还快,随即问道。

    “不必了。”女子摇摇头,顿了一下,道,“公子为我解除魂毒用了很珍贵的解毒丹吧?”

    沈天宇不知道这女子有试探他到底穷不穷的意思,不过毒是五毒兽解的,他是根本不会说的,而这女子说不定认识林家姐妹,自己来的时候身上可没有什么东西,东西都在体内空间了,也不能说是自己带的解毒丹,恶意欺骗的话,凭白招来敌人可不好。

    “当然是解毒丹了。”沈天宇想好了说辞,“也算你运气好,本来我也没有解毒丹的,不过前几天,有人抢夺法则之线,死了不少人。事后我去战场,正好发现了一枚储物戒指没被人收走,就从里面得到了一颗解毒丹。”

    “那我的内伤呢?”

    “也是那戒指里的,里面正好有两千滴生命之液。”沈天宇所幸都扯到那戒指上了。

    “我若是你,解毒丹跟生命之液都留着自己保命了,根本不会在这种地方救不相干的人。”女子有些不信沈天宇的话,冷冷道。

    “林君烈跟林欣然你认识吧?”沈天宇问道。

    “认识,他们一个是我族兄,一个是族妹。”女子顿了一下,又道,“我叫林落晨。”

    “是吧,我看到你腰上的玉佩,就知道你是林家的了。”沈天宇道,“之前那两兄妹救过我的命,我救你理所应当。”

    “原来如此。”林落晨点点头,心中却暗道,“这小子听了我的名字居然一点也不吃惊,天神阶没听过我名字的应该很少才对。而且还无礼的很,我都说了自己名字了,这小子居然还不告诉我他叫什么。”

    “还是要多谢你的救命之恩,那解毒丹跟生命之液,我若不死,定会还给你的。”林落晨郑重道。

    “林姑娘客气了。”沈天宇笑了笑,“那姑娘你先疗伤,我到周围看一下。”

    “多谢,不过不必了,我随意走走就好。”林落晨站起身来,用仅剩的一只手掐了几道法决,而后其身上荡出了一圈乳白色光芒,那光芒快速的朝周围蔓延而去,少顷,那白光返回,只是那白光比出去的时候要粗大了两分。

    白光没入林落晨体内,不一会其身上又荡出白光,同样的,那白光很快回来,而且同样比出去的时候要粗大一些。

    “你这是?”沈天宇有些好奇的看着那白光。

    看了一眼沈天宇,确认他好像真的不懂,林落晨嘴角微微翘了翘,“是一种吸收草木生命之力来补充自身生命力的小技巧。”

    沈天宇咂了咂嘴,暗自感叹这种所谓小技巧的强大,而其不由想到什么,道:“这技巧练到高深处,连修者的生命力也能吸取吧?”

    “当然。”林落晨道,“只是那要生命至高规则大成才行,想要达到那一步,难,难啊。”

    “确实难。”沈天宇点点头,“不过类似这样,平时受伤什么的,也能节省……”说到这里,沈天宇一惊,“这也能提取生命之液吧?”

    “能,不过限于规则本身,自身生命力圆满后再汲取外界生命力,耗费的神魂之力很多,我基本上不会那样做。”林落晨解释了一句,又道,“你是跟谁一块进来的?”

    “应该就我一个人吧。”沈天道。

    “应该?”林落晨眨了眨眼,“那天极令你是如何得到的?”

    “以前一个前辈给我的。”

    “你的那位前辈是何方高人?”

    “他已经陨落了。”沈天宇轻叹一声,不由想起了噬灵老祖,更是想到了小白,“也不知道小白现在如何了?”

    见得沈天宇似是有些伤感,林落晨倒也不好再问了,正要说些抱歉的话,沈天宇突然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其眉头一皱,淡淡喝到:“不知是哪位道友在此,还请现身一见。”

    林落晨眸光一肃,看向周围,“没有人啊。”

    “哎吆,这位公子怎么会知道奴家在此呢?”随着话音自左前方的树林中传出,沙沙的脚步声也随即响起。几步之间,一个身穿火红色长裙,面目白皙,眸若寒星的妖娆女子现出身影,其上下打量了一翻沈天宇,笑道,“好俊俏的公子哥啊,奴家以前从来没见过呢,姐姐不给小妹介绍介绍么?”

    林落晨眉头皱起,“我还不知道他叫什么。”

    “姐姐你好生无情啊。”红衣女子突然变了一副凄苦之相,“刚才还跟人家你侬我侬的在树林里漫步,这会又说不认识了,我都替这位公子感到心疼啊。”

    “这位姑娘说笑了,我们的确是认识不到三天,我也没有告诉林姑娘我的名字。”沈天宇淡笑一句,而眼角余光瞥见旁边林落晨皱起的眉头,其暗自戒备起来。

    “真的啊?”红衣女子一脸的惊讶,随即又变成了一副羞涩的模样,“不知道公子高姓大名,小女子杨依依,今日一见,对公子心生爱慕,不知公子是否……”

    沈天宇听得此话一脸的目瞪口呆,而听到‘是否’两字时,心头一寒,一股危险的感觉袭遍全身,其想也未想,迅雷无影迅即发动。林中,沈天宇跟杨依依犹如约好的一般,在同一时刻发动了短距离快速移动的身法。

    而在两人都移动之后,林落晨才惊呼出‘小心’两字。

    一把红色细剑刺穿了沈天宇留下的残影,杨依依面色微凝,看向十丈外的那个身影,诧异道:“没想到你能躲过我的流火星落,怪不得我姐姐不讨厌你跟在身边。”

    “至少不比姑娘你的身法弱。”沈天宇冷冷道。

    “你没事吧?”林落晨有些关切的目光落在了沈天宇身上。

    “没事。”沈天宇摇摇头。

    “现在没事,不代表一直没事哦。”杨依依咯咯一笑,看向林落晨,“姐姐,你找的这个…男子不错,我估计叶孤飞那家伙会对他很有趣的。”

    林落晨冷喝道:“你以后少在我面前提那个人。”

    “哼,又凶人家。”杨依依嘟着嘴巴,但是其好奇的目光却是在沈天宇身上打量个不停。

    林落晨轻叹了一声,看向沈天宇:“公子勿怪,这是我那淘气的表妹,我姑父姑母膝下就她这么一个女儿,所以对她宠溺了些,她的性子也顽劣了一些。”

    沈天宇暗道一声晦气,但是人家姐姐道歉了,自己也并非小气之人,于是道:“杨姑娘以后开玩笑,可莫要如此吓人了。”

    “我姐姐的男人我才不敢伤害呢,我这剑只是虚有其表,根本刺不伤人的。”杨依依嘿嘿一笑,微微一抖手中红色细剑,那剑突的变为一片灵光飘散了。

    沈天宇张了张嘴,不知说什么好了,只是其暗暗对杨依依此女多了三分戒备,刚才那细剑虽然化为一片灵光消散了,但是刚才自己的感觉绝对不会有错,如果自己躲的不够及时,肯定会重伤,甚至可能被杀。

    杨依依却几步走到沈天宇身边,瞪大眼睛上上下下看了沈天宇几遍,“刚才你怎么发现我的?在这种洪荒之气弥漫的地方,我自信连圣者都很难发现特意隐藏的我的。”

    林落晨也不由好奇的竖起了耳朵。

    “在下修炼有一种增强嗅觉的功法,刚才闻到姑娘身上的一丝香味而已。”沈天宇不咸不淡的道。

    杨依依点点头,“原来是这样。”而随即,其猛的大叫道,“啊!增强嗅觉的功法!!你能不能教教我,我用我的流火星落身法跟你换!”

    “胡闹!”林落晨冷喝一声,看向沈天宇,“公子不必理会我这妹妹,你就当她不存在好了。”

    “姐姐!”杨依依有些哀怨的看向林落晨,见林落晨隐晦的使了个颜色,旋即不吭声了。

    林落晨皱眉摇了摇头,道:“我们先去跟家里的人汇合吧。”又看向沈天宇,“公子不妨一道同行?”

    沈天宇哪还敢跟杨依依在一块,当即道:“既然姑娘的妹妹来了,有她看护你,在下也就放心了,至于跟两位一道我看还是算了吧,在下孤身一人惯了。”

    “公子觉得我这妹妹靠得住吗?”林落晨叹了口气,“若是我跟妹妹在与家人汇合前被对头找到,恐怕再难有逃生的希望,与其如此,公子还不如不救我呢。”

    林落晨的意思很简单:你不把我送到家人面前,就不算报了我族兄跟族妹的救命之恩。

    沈天宇暗中翻了个白眼,“不知姑娘的家人在何处?”

    “此前进来,我们约定在翠云谷汇合。”

    想了想翠云谷的位置,那里附近有五六处都有法则之线的尸体,去那里也不算耽误自己的事,于是道:“那好吧,我就再陪姑娘一段时间。”(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