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六章 天神下凡

作者:六道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人气小说:奥特曼战记绝命毒尸极品小农场侯府商女小农民修真我是都市医剑仙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

全本小说网 WWW.QB5.TW,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谁都没想到,齐仲竟然会使出这么一个同归于尽的阴招。伏黯准备不足,被齐仲结结实实地拉入火堆当中,只顷刻之间,他二人的身影便被火海所吞没。

    龙渊反应极快,立刻把身边一名郎官背后的披风扯了下来,披在自己的身上,直接蹿入火堆当中。他顶着烈火,冲到伏黯近前,拉着他的胳膊,想把他拽出去。

    可齐仲还死死搂抱着伏黯的腰身。龙渊见状,断喝一声,使出浑身的力气,把伏黯连同齐仲,一并从火堆里硬拽了出来。

    随着他们三人一出来,周围的众人一拥而上,或用披风拍打,或用泥土覆盖,将他们身上的火熄灭。此时再看他们三人,最惨的是齐仲,已被烧得面目全非。

    最轻的是龙渊,他披着的披风被烧得千疮百孔,他人倒是没什么事,至于伏黯,身上多处起火,但并没有烧得很厉害,只是他左侧的脸颊,被烧黑了好大一片。

    见状,周围众人纷纷喊喝道:“医官?医官在哪?快找医官过来!”

    在当时,为官者是非常注重仪表的,光禄勋为九卿之一,这么大的官,自然更加重视仪表。

    在羽林卫众人的叫喊声中,医官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先是查看一番伏黯面部的伤势,而后让人把伏黯抬进营帐里医治。

    齐仲本就伤势极重,再加上被火这么一烧,人已然是奄奄一息。龙渊走上前去,低头看了看齐仲,后者的头上、身上都被烧得黑黢黢的,还散发着刺鼻的焦臭味。

    虚英上前,低声问道:“渊,要不要救他?”

    龙渊反问道:“救活又如何?”

    他一句话,把虚英问得没词了。

    是啊,就算救活了齐仲,又能如何?以齐仲这么一个硬骨头的人,他不会对己方说出任何有用的信息,反而,只要他还活着,对己方就是个隐患。

    龙渊对上齐仲的目光,幽幽说道:“求仁得仁!既然你想死,我今日便成全你!”

    说话之间,他把佩剑抵在齐仲的脖颈处,紧接着,手臂猛的向前一探,就听噗的一声,剑锋刺破齐仲脖颈的皮肉,深深嵌入他的喉咙。

    齐仲的身子猛的抽搐了那么几下,而后,慢慢没了动静。直到死,他的眼睛都是瞪得大大的,其中还带着愤怒和不甘。

    阴丽华所在的寝帐。

    外面的混乱,阴丽华有听到,可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她并不知情。

    她正要让雪莹和红笺出去询问一下,这时候,龙孛从外面走了进来,向阴丽华插手施礼,说道:“贵人,刚才潜伏于大营里的刺客已经伏法,让贵人受惊了吧?”

    原来是因为刺客!阴丽华并不关心刺客的下场,她问道:“陛下现在怎么样了?交战还没有结束吗?”

    龙孛苦笑着摇摇头,没人知道这一战会打到什么时候,也没人知道这一战最终谁输谁赢。

    他躬身说道:“贵人放心,一旦有消息传回大营,属下一定立刻赶来告之贵人。”

    阴丽华点点头,而后继续在寝帐里心烦意乱的来回踱步。

    龙孛又欠下身,退出寝帐。

    很快,齐仲伏法的消息,也传到战场上的刘秀那里。看罢龙渊派人送来的书信,刘秀先是眉头舒展,而后又微微蹙了蹙眉。

    令他安心的是,那个善于易容术的齐仲,钻入自己设计的圈套里,成功被击杀,让刘秀心情低落的是,伏黯受了伤,虽说伤势不重,但据龙渊所言,面部的烧伤很厉害。如果伏黯不是朝廷官员,而是一江湖中人,面部被烧伤,除了难看了那么一点,并无大碍,可问题是,他是光禄勋,乃郎官之首,是统领着羽林卫,经常要随君伴驾的官

    员。对于光禄勋来说,面部被烧伤,这可是个很严重的问题。看罢龙渊传来的书信,刘秀将书信收起,而后举目望向前方的战场,对身旁的一名郎官说道:“通知大司马,赤眉中军已分出兵力,去抵御邓禹和耿弇二部,现中军空虚,

    大司马当一鼓作气,击溃正面之敌!”

    那名郎官拱手应了一声,紧接着,拨马而去,直奔前军,去向吴汉传信。

    其实不用刘秀提醒吴汉,吴汉也知道自己现在该做什么。

    从敌军的阵营当中,一下子分出去那么多的兵力去抵御邓禹军和耿弇军,吴汉立刻便意识到己方的机会来了。

    他并没有急着发起强攻,而是蓄势待发,把己方后续的兵力都调集到前方,准备就绪了,这时候,吴汉才突然发力。

    他传令前军所有将官,率部全力猛击对面的赤眉军,有多少精锐,就派出多少精锐,有多大的劲,就使多大的劲,务必要一鼓作气,击溃赤眉的前军。

    传达完将令之后,吴汉亲自率领一支精兵,向对面的赤眉军阵营发起了猛攻。

    战场上,吴汉一马当先,手持画杆方天戟,直接冲向对面的赤眉军盾阵。

    马到、人到,长戟也到了。画杆方天戟在空中画出一条寒光,重重地砸在一面盾牌上。就听嘭的一声闷响,盾牌后面的兵卒被震得浑身发麻,仰面而倒。

    不等他起身,吴汉催马直接踩了过去,长戟抡起,沙的一声,周围有一圈的赤眉军被扫倒在地。

    就在吴汉在赤眉军阵营内左突右杀之际,侧面突然飞射过来一支冷箭。

    吴汉将画杆方天戟向上一挑,叮,冷箭弹飞到半空中。他举目一瞧,只见侧方的赤眉军人群里,有一名将官坐在马上,刚才正是他射来的冷箭。

    恰在这时,一名赤眉军兵卒冲到吴汉近前,一矛捅向他的肚子。

    吴汉拨马向旁侧闪,长矛在他的肋下掠过,不等对方收矛,吴汉一把将矛杆抓住,另只手持戟,刺穿对方的胸膛。

    他运足臂力,将手中的长矛投掷出去,只见长矛飞在空中,挂着刺耳的呼啸声,直奔那名手持弓箭的赤眉军将领而去。

    当那名将领意识到不好,再想闪躲的时候,已然来不及了。噗!长矛贯穿他的胸膛,把他从战马上直接穿了下去。失主的战马咴咴嘶鸣两声,落荒而逃。吴汉持戟冲杀过来,一走一过之间,一戟把将官的首级斩下,然后又用戟尖

    高高挑起,张大嘴巴,向四周的赤眉军发出一声嘶吼。

    吴汉的骁勇和嗜血,把在场的赤眉军吓得无不肝胆欲裂,人们不敢上前,两腿发软的纷纷后退。吴汉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他挥下的精锐汉军,趁此机会,冲杀上来,对赤眉军展开了疯狂的杀戮。

    由吴汉主攻的这一块赤眉军,阵型大乱,人们无心恋战,成群成片的调头往后跑。两军对阵,最怕发生的就是这种情况。

    这一带的赤眉军突然败退,直接影响到周围的赤眉军,进而蔓延到整个前军。

    恰在这时,汉军也吹响了全面强攻的号角。汉军将士突然加强了攻势,向对面的赤眉军猛打猛冲。

    此时的赤眉军,本就被部分同袍的败退,搞得军心大乱,现在汉军的攻势又突然加强,哪里还能抵挡得住?

    赤眉军前军的溃败,由点及线,由线及面,这完全是连锁反应。变故发生得太快,指挥前军的逢安都来不及做出应对,前方的将士们已经成群成片的败退下来。

    逢安连声叫喊道:“不许跑!谁都不许跑!顶住敌军!给我顶住敌军!”

    这么大的战场,他一个人的叫喊声,又能让几个人听到?逢安对身边的众将吼道:“你们统统给我顶上去,必须把敌军的攻势给我顶住!”

    在场的众将齐齐应了一声,纷纷催马,向前奔去。

    很快,他们便撞见了迎面杀来,浑身是血的吴汉。一名赤眉军将官一抖手中的长枪,催马冲杀过去,照面后,二话不说,分枪便刺。

    吴汉将手中的画杆方天戟向外一挥,只听当的一声,那名赤眉军将官就觉得双手一麻,臂膀一轻,低头再看,自己手中的长枪竟然不翼而飞。

    是啊!那是被吴汉的一戟给磕飞出去的!都不给对方回神的机会,吴汉回手一戟,将对面的赤眉军将官斩落马下。

    他刚斩杀一名赤眉军将官,立刻又冲上来三人,两人持刀,一人持戟,三人合力战吴汉一个。

    格挡、格挡!侧身闪躲!

    吴汉将连续攻过来的两把刀、一把戟全部防下,当最后那名敌将要与他擦肩而过之际,他突然一脚横踹了出去,正中对方的马肚子。

    战马嘶鸣一声,横着踉跄出去好几步,一头栽到,那名赤眉军将官也随之落地。

    他挣扎着刚从地上站起,便看到一面寒光向自己闪来,紧接着,是一阵的天旋地转,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飞了起来。

    事实上,他的确是飞起来了,只不过身子还站在原地,项上首级已弹飞到空中。

    “兄弟们,我们一起杀了他——”吴汉的勇猛,让赤眉军众将看得胆战心惊,其中有人扯脖子大吼一声,同时也是给自己壮胆。

    一时间,十数名赤眉军将官齐齐上阵,合力围攻吴汉一人。

    只见十数匹战马围着吴汉不停的打转,马上的十数名将官,刀枪并举,死命的往吴汉周身要害招呼。

    吴汉不慌不忙,长戟挥舞开来,嗡嗡的破风声此起彼伏,叮叮短短的脆响声连续不断。

    十数名赤眉军将领,竟然战不下吴汉一个人。这一下,不仅参战的赤眉军将领们震惊,就连四周的赤眉军兵卒都惊呆了。这哪里还是人,简直就是天神下凡。

    也就在众人围攻吴汉,让吴汉只能被动防守之际,吴汉突然抽冷子一戟刺了出去。

    耳轮中就听噗的一声,长戟刺入一名将领的小腹,拔出时,将其肠子都勾了出来。

    那名将领惨叫一声,翻身落马,吴汉坐在马背上的身子突然向前一扑,就听唰的一声,一杆长枪由他身后刺来,从他的头上掠过。

    吴汉前扑的身形都没直起来,抢先一戟,向后横扫。

    咔嚓!响声起,一名赤眉将领的下半身还坐在马背上,上半身掉落到马下。他被吴汉的反手戟给硬生生的拦腰斩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