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第八十八章

木瓜黄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tw,最快更新伪装学渣最新章节!

    谢俞第一反应想说“不是”, 可“不是”两个字在嘴边绕了半天。

    周大雷这话问得太认真。

    跟他认识那么多年,平时总是看他嬉皮笑脸, 心也大得很, 认真起来的次数屈指可数。除了小时候喜欢的玩具被人抢走, 离得最近的就是大美走的那次,喝了好几瓶酒, 坐在巷弄口,醉醺醺地问他:“大美还会回来吗。”这人

    回不回来说不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

    谢俞看着他,暗暗叹了口气,还是说:“会回来的。”

    寒假这段时间,周大雷有事没事就戳戳他, 还都挑他刷题的时候,经常半夜来一句:睡了吗谢老板, 你在干嘛呢。

    -没, 打游戏。

    -什么游戏?

    谢俞本来没当回事,现在回想起来,才发现哪儿都不太对劲。

    周大雷心里那个隐隐约约的念头不断往上冒,他走上前几步,敛了脸上所有表情:“你说话啊,你……”

    周大雷没能说下去——因为谢俞沉默一会儿,打断道:

    “是我。”

    谢俞又反问:“你怎么知道的?”

    这话说得周大雷火气直接冲上头顶, 被欺骗的心情过于强烈, 一时间都忘了去思考‘他家谢老板为什么要这样’:

    “我怎么知道——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我抄了你那么多年作业,你写的那字,不管是写得快了、写得慢了,连不连笔潦不潦草,就算你换左手写字我都能认出来!”

    “……”

    谢俞实在是没想到自己居然败在这个上头。

    “我跟你那么多年兄弟,你就这样骗我?”周大雷边骂,边被谢俞扯着衣领往边上角落里带,“我头一次问你怎么成绩降成这样你怎么跟我说的,说什么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人生就是起起落落,敢情都在这跟我放屁!”

    周大雷说了一通,还是气得不行。

    谢俞任由他骂,没还嘴,堪称是有史以来脾气最好的一回:“骂够了吗,没够再接着骂。”

    周大雷摸出来一包烟,躲在墙角抽完一根,谢俞看看时间,正准备回去,周大雷才伸手拉他,低声问:“你到底怎么想的,你别走,蹲下来,我们好好聊聊。”

    “蹲个屁,不走赶不上公交了。”

    “那我们就边走边说,”周大雷立马妥协,“你走慢点。”

    周大雷设想过很多种理由,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况。

    公交最晚就是九点钟那一趟,等车的时候,谢俞三言两语说完,周大雷听完之后连连骂了好几声脏话,除了脏话都不知道说什么:“姓钟的狗屎玩意儿……”

    他一开始是生谢俞的气,气完了,又控制不住替谢俞生气。

    气得周大雷拿烟的手都在抖,满脑子都是‘操’。

    谢俞为了防止他当街秀一段黑水街大师级国骂技术,直接踹了他一脚:“行了,车来了,你别在这杵着,回去休息。赶紧滚蛋。”

    公交从另一头缓缓驶近,光直直地打过来。

    谢俞上了车,走进去两步,又趁着车门还没关退回门口,他一手勾着门边上的栏杆,半个身体探出去:“不想死就别往外乱说。我认真的,你最好想办法把你这张嘴堵上——”

    周大雷也很想堵,但他回去翻来覆去,半天没睡着觉。

    雷妈起夜,到客厅喝水,被黑灯瞎火还端坐在沙发上的儿子吓去半条命。

    周大雷在沙发上坐了半天,没忍住去翻手机通讯录,手指点在岚姨那一栏上,脑子里乱得很,想想还是算了,结果手一抖,不小心拨了过去:“……”

    寒假总共就一个月,发下来的那堆寒假作业谢俞基本上一个字没动,把自己的大名签上上,之后再没翻开过。

    顾女士这几天有意无意地跟他提请家教的事:“你自己想想你这个寒假都干了些什么。”

    谢俞下楼拿水:“我这不是挺好,吃得好睡得好。”

    顾雪岚:“你别岔开话题,再这样下去你想干什么,你是不是看我现在不逼着你,你就——”

    谢俞当初不太想请家教,主要还是觉得在学校控着分数已经够烦,请了家教需要把控的东西更多,也更容易露马脚。

    顾女士说得多了,他还是那句话:“妈,我自己心里有数。”

    他说完,这回顾女士倒是没像以前那样,怒火攻心地反讽他‘你有哪门子的数’。

    顾雪岚坐在沙发上,手边就是遥控器。

    电视屏幕上放着俗套连续剧,声音在耳畔环绕,顾雪岚的表情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她沉着脸,眼底带了几分怀疑和探究。

    顾雪岚回想起昨晚那通莫名其妙的电话。

    搬离黑水街之后,生活步调跟以前截然不同,和许艳梅他们之间的关系也逐渐疏远,除了逢年过节发个祝福短信之外,几乎没有别的交流。

    周大雷在电话里说话颠三倒四,一会儿说自己不小心打错了,一会儿又叫她岚姨,欲言又止。她半夜被吵醒,脑子也有点晕,没太听懂他在说什么,伸手开了盏小灯,坐起身问:“怎么了大雷?”

    周大雷说:“岚姨,你有没有想过谢老板成绩……”

    顾雪岚清清楚楚听到‘成绩’两个字,这孩子又突然突然把话题扯开,胡言乱语一通,最后说;“今晚月亮真圆。”

    顾雪岚:“……”

    “看到这么皎洁的月光,我就想到了岚姨。”

    顾雪岚这几年岁数上去了,就算保养再好,细纹也早已经悄悄爬上了眼角,又藏着几件烦心事,被这通电话搅得半天没睡着。

    她辗转反侧,入睡前脑子里浮现出来的最后画面,是谢俞小的时候,往桌上随便乱丢的奖状。

    是什么奖项?

    那时候她太忙了,忙着在几份工作之间连轴转。

    “你什么数,你说说看,”顾雪岚平静地问他:“……你心里有什么数。”

    顾雪岚说完,也不知道自己在怀疑个什么劲,猜想大概是这几天晚上没睡好。她抬手揉了揉眉心,又摆摆手说:“行了,你上去吧,别站这碍眼。”

    谢俞捏着玻璃杯,上楼之后在电脑面前坐了半天,视频里那个外语教授在讲些什么语法、句型,他一样没听进去。

    “小朋友,在干什么呢。”

    接到贺朝电话,谢俞才回神,低头喝了两口水,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

    贺朝刚从出租车上下来,站在窗口付钱,随手把找下来的零钱往口袋里塞:“喝牛奶?”

    “喝水。”

    贺朝听到小朋友不在喝牛奶,心说还挺可惜。

    “能不能想点别的,你这个思想很危险,”谢俞放下水杯,看了眼电脑屏幕右下角的日期,记得贺朝跟人约的时间就是这周周末,又问,“见到人了?”

    “没,刚下车。”

    贺朝找到约好的地方——其实根本不用找,这家店初中的时候,他们三个人常来,就是学校附近的小面馆。

    印象中是很小的一间铺子,小且老旧。墙壁上都是油烟浸出来的泛着油光的黑色。

    初中的时候零用钱少,到了放学时间饿得熬不住,经常你出两块我出三块,几个人凑起来买碗面垫肚子。

    “老板娘还记得我,送了碟小菜,”贺朝挑了个空位坐下,说话的时候手肘撑在桌上,“下次带你来。”

    贺朝说话的时候语调都很正常,谢俞却没由来地觉得,这傻子现在脑子里应该乱得很。

    贺朝确实有点无所适从。

    面馆不知道什么时候重新装修过了,菜单上有熟悉的菜名,也有这几年新增的,贺朝说完盯着菜单上‘辣酱面’三个字看来一会儿,暗暗吐口气,抬头往窗外看了一眼。

    谢俞没多说什么,只说有什么事记得给他打电话。

    谢俞赤着脚,整个人缩在宽大的电脑椅里,挂电话前又补了一句:“不准抽烟。”

    贺朝说:“好。”

    谢俞不太走心地把教学视频看完,睡前看了眼手机,班群里消息不断在刷,许晴晴想看鬼片,又不敢一个人看,在班群里到处找人陪看,最后班群的画风变成一片“啊!!!!”。

    贺朝那边却一点动静也没有。他想了想,临睡前把静音设置取消了。

    再接到贺朝电话的时候已经接近十二点。

    这要搁到以前,谢俞的做法绝对是拒接拉黑摔手机一条龙服务。

    他猜想贺朝应该已经到家,结果接起来听到对面隐约传来几阵车鸣声:“你在哪儿?”

    贺朝没回答。

    在谢俞问第三遍,问到差点耐心全无,贺朝才张口喊他的名字。

    贺朝话里带着几分醉意,听上去不太理智,但念他名字的时候却特别认真,字音缱绻。

    “谢俞。”

    贺朝一连叫了好几声。低哑、带着复杂的情绪,和周遭那些杂音混在一起。

    “哥,”谢俞睡意全无,他起身,空调早就关了,凉意顺着单薄的布料钻进来,“你喝酒了?”

    贺朝蹲在街边,把脸埋进掌心里,本来还没什么事,就想打给他报个平安,结果一听到谢俞的声音,酒劲席卷上来,控制不住地……想叫叫他。

    贺朝本来以为这事没那么容易过去。

    结果真的站起来、往前走,走到它跟前,发现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困难。

    见面的时候,二磊上来直接对着他挥了一拳,打完之后问他:“行了吗,心里舒坦了吗。”

    那一拳可不是打着玩,几乎用尽了所有力气,贺朝被打得懵了一秒,他后背靠着墙,然后抹了抹嘴角,在嘴里尝到一点血腥味。

    方小磊跟以前变化不大,胖了些,穿衣风格也偏成熟,比起同龄人,没那么学生气。

    ——“以前的事情,算了。”

    ——“朝哥,上次你来找我,我也说不是你的错,现在我还想纠正一句,我不埋怨你。想当面亲口跟你说。”

    二磊的话不断在他耳边绕。

    说不上来的重量积压在胸口,但是呼吸间,又好像一切都变轻了。

    这种失去重心的感觉一晃而过。

    贺朝看着面前街道上的车流,车灯灯光刺透这片夜色,照得眼睛发疼。

    “没,”贺朝说了一个字,又梗住,他眨了眨眼睛,眼眶微微泛红,“就喝了一点。”

    你他妈舌头都快打结了还就喝了一点。

    谢俞急得有点烦,边套衣服边问:“你现在在哪儿?”

    贺朝还在学校附近。

    几个小时前,三个人见了面,话说得不多,酒倒是吹了一瓶又一瓶。

    雷骏喝得最凶。

    当年的事情雷骏并不是当事人,二磊走得急,很多事情也没法问,只能往最坏的地方去想。他揪着贺朝的衣领挥拳上去,把人按在地上揍得校方差点叫救护车:“是不是你干的,推卸责任——”

    贺朝不解释也没还手,甚至私心希望他再打得狠一点。

    再狠一点。

    之后雷骏没再去学校,直接去了中专,反正备不备考都没什么差别。也不想知道关于这位“昔日好友”的任何消息。

    再见面,就是在电技附近的小饭馆里。

    雷骏只顾着恼火,忘了去想这人为什么会在二中,回去之后托人去查,发现不只是学校、连年级也对不上号。

    不止降了一级,念的还是A市最普通的高中。

    二磊本来不太能喝酒,这几年也在各种酒席上练了出来,几下就干掉一瓶:“我是忙忘了,在外地到处跑……你跟朝哥这几年都没碰过面?”

    “碰过,”贺朝喝得也猛,他往后靠,把手里的空酒瓶放到桌上,“前几个月,交流了一下。”

    雷骏:“神他妈交流,拳头和拳头之间也算交流?”

    “……”

    喝到最后,三个人恍惚间好像又回到了以前那段日子。

    谢俞记下地点,不放心贺朝一个人喝成半夜还在外面乱晃,随手拿了件外套穿上,等出门、上了车才发现忘记带手机。

    走得太急,穿外套的时候把手机扔在床上,穿完就直接出了门。

    贺朝在街边蹲了一会儿,酒劲下去了些。

    街道上来来往往没几个人,有群吹着口哨从对面饭馆里喝多了勾肩搭背走出来的,年纪看起来不大,那群人里还有几个女生。

    即使天已经黑透了,但是有路灯照着,还是能看清楚对街的情形,她们互相推搡了一阵:“哎哎哎,看对面那个。”

    男孩子虽然蹲着,但身高应该挺高,外套拉链没拉,低着头虽然看不清脸,只觉得这人身形和气质极其出挑。

    贺朝没想到半夜还能遇到推销的。都这个点了。

    他抬眼看了面前几个人一眼,“不扫码”三个字还没说出口,就被人扯着后衣领、相当粗暴地一把拽了起来。

    “他有对象了。”

    谢俞脸色不太好,眉眼间全是烦躁,见她们还愣着,又重申了一遍:“他,有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