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第七十七章

木瓜黄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tw,最快更新伪装学渣最新章节!

    老吴写完题目在边上画了示意图, 为了简化题目难度让他们看得更清楚, 提前画好了辅助线。

    谢俞抬头看了两眼黑板,差不多懂了贺朝说的第三种解法到底是个什么思路, 这个解法虽然可行,但是牵扯出来一堆不必要的数据,互相推个几圈才能把最终结论推出来。

    [XY]:计算太复杂。

    [贺帅]:还行吧,脑算三分钟解决。

    [XY]:你很嚣张。

    手机屏幕上,两个游戏角色周遭全是酷炫技能, 谢俞打完字, 手速奇快地在技能栏里发了一波攻击。

    贺帅顺着攻势, 直接冲出包围圈去干后面那只大boss。

    那只怪皮厚耐打, 好不容易打到残血, 贺朝余光瞥见右上角队伍频道里冒出来的五个字。

    [XY]:你什么打算。

    谢俞没直接问“还要装多久”。

    打算。

    贺朝盯着“打算”这两个字,手忽然停住, 本来要发动最后一击,却鬼使神差摁了治疗。

    然后他操纵着的那个游戏角色停下所有动作,在原地嗑了瓶药。

    不过几秒钟的功夫, 局面突变。

    贺帅傻站在边上喝药,血一截一截往下掉。

    等血全部掉完, 人物角色也随之倒下, 就在倒下去的那一秒, 贺朝一句话正好编辑完, 发了出去。

    [贺帅]:我好像找到答案了。

    贺朝继续打字, 还没打完, 屏幕中央弹出来一个消息框:您的好友沈捷请求加入队伍。

    吴正这道厉害的大题讲了两块黑板,隔壁班朗诵古诗词的声音从窗口飘进来。

    “趁你们早上脑子比较清醒,给你们讲讲这题,”吴正半截粉笔用完了,捏着指甲盖大的粉笔头,想换一根,正好看见后面那排低着头不知道干什么的两个人,“……”

    吴正这回没扔粉笔头,他冲台下做了个“嘘”的动作,示意大家不要出声,然后拿着教尺不动声色地走过去。

    刘存浩憋着笑,手握成拳头抵在嘴边对万达说:“赌五毛,他们俩算是今天完了。”

    “那不一定,”万达弯腰凑过去,“朝哥套路那么深,我相信他可以起死回生。”

    事实证明万达想太多。

    贺朝手里拿着手机,吴正走到跟前的时候,连带着把他手机屏幕上的游戏界面都看得一清二楚。铁证如山,直接死透了。

    吴正弯腰凑近了看:“您二位生活挺丰富啊。”

    谢俞只来得及退队,把聊天记录盖下去。

    贺朝也是一样。

    吴正只能看到游戏大厅里两个衣着简陋的游戏角色,以及贺朝屏幕上不断跳出来的系统消息:您的好友沈捷请求加入队伍。

    您的好友沈捷请求加入队伍。

    “……”

    沈捷被班主任叫去办公室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

    结果他推开办公室的门,看到他朝哥跟谢俞两个人也在里面。

    八班班主任坐姿豪放洒脱,一条手臂搭在椅背上,指间还夹着支红笔,轻描淡写地问:“来,说说吧,你早自习都在干什么。”

    沈捷战战兢兢地说:“认真学习。”

    贺朝心态挺好,站在边上像是被老师特意拎出来表扬似的,笑了一声,提示道:“沈捷同学,坦诚一点。你看着我的眼睛,再好好回忆回忆。”

    沈捷:“……”

    谢俞靠着墙站,他昨天晚上睡眠不是很好,早自习也没补觉,现在在办公室里站了一会儿才觉得困,不动声色地往后靠了靠。

    办公室里,各科课代表抱着作业进进出出。

    都在报备作业情况,几个人没交、还缺谁,谁试卷落在家里忘记带了。

    最格格不入的就是他们三个,周一早自习刚过就站在这里挨训。

    “老师,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该没有经受住游戏对我的诱惑,”沈捷虽然没想到自己能倒霉到这种程度,还是乖乖认错道,“我一定改过自新重新做人,在今后的日子里戒掉游戏好好学习……”

    趁沈捷在那边低头认错的空档,谢俞偷偷碰了碰贺朝的手背,半眯着眼睛问他:“知道什么答案?”

    贺朝听到这句,侧头看他。

    他一直很喜欢小朋友穿校服的样子,虽然二中校服平平无奇,刚发下来的时候甚至被所有人嫌弃,只要能逮到机会不穿校服,那一天都觉得自信心飙升,走路带风。

    但是谢俞穿起来不太一样,明明不太规矩的样子,眉眼冷淡又烦躁,分分钟能撂袖子跟你干起来,却还是每天都乖乖穿着。

    “你给的答案,”贺朝低声说,“电影院里,你给我的答案。”

    最开始贺朝对成绩好讨老师喜欢这个事情,还没有什么深刻的感受。

    他也不是那种死读书的类型,该玩就玩。热门游戏一样不落,班里搞事也总有他。

    虽然让人头疼,但所有老师提起来都是夸赞居多:“挺好的,有性格。男孩子嘛,现在还小,是野了点……”

    明明什么都没变。

    把成绩放低了,就变成高一班主任嘴里“带头买答案”的,变成徐霞嘴里的“你这种人”。

    加上二磊的事情压着,他好像无止境地往下坠一样,见不着底。

    自己都觉得自己大概真烂透了。

    那天谢俞虽然没直接说。

    但是他这位冷酷无情的男朋友,分明用最温柔的方式拉了他一把。

    不是说成功解开了什么心结,只是觉得,好像有了很多勇气。

    ——面对这些,并且跨过去的勇气。

    沈捷长达三分钟的忏悔,并没有打动八班班主任,他们班班主任也是个暴躁老哥,听完来了一句:“感情不够真挚,滚回去写份三千字检讨,缺一个字都不行。”

    沈捷痛苦地应了声:“好的强哥。”

    然后八班班主任大手一挥:“行了,先回班吧,下次再找时间收拾你。”

    老唐倒是没说这些千篇一律的东西,他忙完手边的事情,把两人带到阳台,沉吟一会儿说:“你们想过自己想做什么吗,不是说非得学习,有些人好好学习是因为目前还不知道以后想做什么,那就做好手边的事情,做好准备,去等待喜欢的事情在未来出现。”

    “有些人知道自己想做什么,所以他们努力,为了走向未来。”

    “你们呢,想走去哪里。”

    “不管想去哪里,不能因为不知道,就在地上躺着。”

    阳台上风大,几盆花搁在边上晒太阳,老唐那盆叫小翠的多肉也在。他这番话应该也是憋了挺久了,看着他们两个人整天无所事事,实在是放不下心。

    “行了,也不让你们写检讨了,”老唐叹口气又说,“回去上课吧。”

    谢俞走在最前面。

    沈捷跟在贺朝身后,一踏出办公室门跟换了个人似的,甩甩头,心说真是日了狗。

    “朝哥,不解释解释吗,”沈捷跳起来想去勒贺朝的脖子,咬牙威胁道,“你对你兄弟我不感到抱歉吗……”

    贺朝笑着任他闹,没想到打个游戏能波及到他,最厉害的是当时老吴直接就去找八班班主任说:“你们班是不是有个叫沈捷的,叫他别整天在上课时间找我们班贺朝和谢俞两位同学一起打游戏。”

    八班班主任护犊子:“你这话说的,怎么说话呢,我看是你们班两位同学勾引我们沈捷。”

    吴正:“放屁,你自己看看。请求加入队伍,请求了四五次,你认得字吗。”

    两个人就这样吵起来了。

    贺朝边说话边避开:“解释什么,没什么解释的。算你倒霉。”

    沈捷个子比贺朝矮了快一个头,刚想接着跳起来勒,无意间看到两手插在衣兜里,走到半路停下来,靠在墙边冷眼看着他的谢俞。

    眼底分明写着,你再动一个试试?

    沈捷:“……”

    沈捷默默把手放下:“算我倒霉。我回班了,再见。”

    贺朝挥挥手说:“走好。”

    他说完,又走到谢俞跟前问:“怎么停这了?”

    谢俞沉默一会儿才说:“老唐。”

    “啊。”贺朝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没说话。

    老唐来三班当班主任之后,三班整个氛围都变了,徐霞在的时候明显压着,现在班群里想说什么说什么。

    我的梦想那期板报,虽然大部分人的梦想都是胡扯的,老唐还是花心思帮他们每个人都找了行业资料,希望他们能够有个目标。

    谢俞想说,人跟人不一样,老唐不是徐霞。

    但是他又觉得,贺朝一定是知道的。

    最后,谢俞只说:“回班了,男朋友。”

    班里,宇宙无敌帅男团被徐静拉着重新开始排练,谢俞还没进班就听到他们几个在数节拍,罗文强把水桶腰扭得妖娆多姿,围观的都在笑:“你们想好上台穿什么了吗,体委,你要不就穿运动会上那套,绝对劲爆。就穿那一次多浪费啊。”

    罗文强:“……住嘴啊,别让静静听见,万一给她开拓出什么新思路。”

    离校庆演出的日子越来越近,门口已经提前挂好横幅,这帮人除了练舞,最想知道的就是其他班出什么节目,想了解一下对手的实力。

    万达为此跑遍了整个高二年级组,不出三天拟定出来一份比校方节目单还要详细的单子。

    “七班也是跳舞,衣服特别帅,”课间,几个人拿着那张单子围在后排,谢俞趴着睡觉,刘存浩就坐在他对面的空位上吐槽,“穿西装,衣冠禽兽。”

    谢俞睡不着,趴着,半睁开眼,手偷偷伸下去握了握贺朝的。

    贺朝不动声色反握回去,握着小朋友细长的手指,指节硌在他手心,某个念头动了动:“我觉得我们得有点创意。”

    徐静也在看单子,低着头问:“你说,什么创意?”

    “比如说,”贺朝顿了顿,又笑了,“……黑指甲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