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第六十五章

木瓜黄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tw,最快更新伪装学渣最新章节!

    他们找的地方还算清净,离休息区也不远。

    老唐和疯狗推着自行车正好路过, 这两位骑了一圈也骑累了, 尤其老唐, 脖子间还非常夸张地挂了条毛巾, 好像骑个自行车能出多少汗一样。

    他们班老唐站在路边笑呵呵地看了他们一会儿:“都吃饭了吗?”

    三班同学正襟危坐,齐声回答:“吃过了吃过了。”

    老唐还想再说点什么,疯狗直接把人拉走:“得了, 别看他们表面笑嘻嘻……这帮兔崽子巴不得我们赶紧滚蛋。”

    谢俞运气好,几局下来就这位爷独善其身,不仅什么惩罚没有,甚至抽中两次国王牌。

    让许晴晴回想起之前晚自习那场斗地主, 以及当初被支配的恐惧。斗地主手气好可以理解,但卡牌游戏这种牌也可以玩成这样?!

    游戏体验真是极差!

    一局结束, 许晴晴理完牌,开始重新抽。

    谢俞随手抽了一张,翻开又是张国王。

    许晴晴:“……”

    谢俞玩到现在还没感受到这游戏到底有什么刺激的, 他两根手指指尖夹着卡牌, 坐在地上问:“就这样?这么无聊?”

    许晴晴:“你不是人。”

    万达摇摇头,也跟着感慨了一句:“俞哥,我们不一样。”

    罗文强连着两次被谢俞抽中, 加强版的大冒险惩罚太变态, 他差点把初吻献给了刘存浩, 实在是怕了, 扭头喊:“朝哥, 管管你同桌!”

    贺朝坐在谢俞边上,看乐了,笑着说:“管个屁,我怎么管啊。”

    最后实在是人民群众的意见声太大,强行夺去了某位外挂级玩家的游戏资格,谢俞不得不退出游戏。

    谢俞刚才抽中的那张国王又被许晴晴收回去,他眨了眨眼睛,不知道该不该笑:“有你们这样的吗?”

    刘存浩把刚才抽到的牌又还给许晴晴,准备重抽:“对不住了俞哥,谁让你太强。命运总是不公平的。”

    贺朝抬手拍拍小朋友脑袋,没忍住又揉了两把,安慰道:“是他们不配跟像我同桌这样的高手一起玩。”

    “什么叫他们,”这话说得其他人不乐意听了,“朝哥,摸着你的良心,说话之前能不能把你自己也给算上?”

    贺朝说:“我不一样,我也很强。”

    谢俞对退出游戏这种事情也没什么意见,反正真挺没劲。他把位置往后挪了点,坐在贺朝后面,低头看手机,头低下去的时候,再往前几公分,就能碰到贺朝的背。

    贺朝怕他闷,从包里拿了几样零食递给他:“吃点?”

    谢俞看了一眼,看到几小袋核桃仁静静躺在他手边:“……”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人秋游还带着核桃仁,谢俞心说你还是自己留着吃吧。

    事实上贺朝并没有他自己说得那么强,刚才一直没抽到他主要是国王牌基本都握在谢俞手里。

    每次谢俞抽到牌之后趁其他人不注意,把手伸过去,贺朝就在他手心写个数字。知道他是几号,自然不会抽他。

    男孩子指尖轻轻在手心划拉两下,跟调情似的,有点痒。

    刚开始还老老实实写数字,玩了两局下来,贺朝开始在他手心写字。

    贺朝写了好几遍,谢俞终于忍不住问:“……什么玩意儿。”

    贺朝低声说:“你用心感受感受。”

    人家写字都是一笔一画,这傻逼每个字几乎所有比划都是连在一起写,感受个屁。

    谢俞实在感受不出来:“不好意思,我们杀手没有心。”

    “三个字的,”贺朝说完,想卖卖关子,还没过几分钟他自己先忍不住了,又说,“喜欢你。”

    现在外挂级别的男朋友不在了,贺朝的好运基本也到头。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可能还得连着男朋友的份一起还,贺朝连着两局都被点中:“……”

    许晴晴难得当一回国王,牛得不行,摆起架子问:“你们谁是二号牌?”

    贺朝把手里那张二号了扔出去。

    周围人沸腾。

    “你不是很强吗朝哥。”

    “苍天绕过谁!”

    “晴哥,千万别手软,往死里整!”

    “我选真心话啊。”眼看着这帮人跟疯了一样,贺朝提前表态。

    许晴晴也不知道该问什么,为了少拉点仇恨,以后大家见面还是朋友,她选择抽一张真心话惩罚牌,不幸中的万幸,抽中的问题不算太过分:“你和你男/女朋友进展到哪一步了?”

    身为男朋友的谢俞:“……”

    沈捷在休息区买了盒饭,边吃边给他朝哥打电话,想问问他人现在在哪儿呢,却总是打不通。他关了手机,起身扔盒饭,打算四处走走,顺便找个地方抽根烟。

    结果从休息区走出去,没走多远就听到有群人在附近集体高喊:“哦——”

    而且语气还古古怪怪的。

    隐约在里头听到三班体委的声音,沈捷手里捏着烟盒,踱步过去,探头一瞧,还真是三班的人。

    “你们干什么呢,”沈捷边从路边灌木丛空隙里钻进去边说,“大老远就听到你们在这喊……朝哥,打你电话你也不接。”

    沈捷整天往三班跑,平时有事没事还要‘发个病’供三班同学当迟到借口,四舍五入也算是三班一份子。

    万达给他挪了个位置出来:“坐坐坐,我们玩游戏呢。”

    许晴晴催促:“朝哥,你赶紧回答问题行不行。”

    大家起哄半天,贺朝才抓抓头发说,“进展啊,就,该做的都做了。”

    贺朝说完,后腰被谢俞掐了一下。

    这个范围划得挺大,还给他们留了一大块想象的空间,导致这帮人越来越起劲。

    谢俞松开手问:“什么叫该做的都做了?”

    贺朝不动声色往后靠:“不然让我说什么,进展到在床上叫哥哥吗?”

    “……”

    虽然平时没听说过贺朝有对象,不过就他这长相,有也不奇怪,没准找的还是外校的人。

    罗文强不依不饶道:“这回答,擦边球啊晴哥!算不算犯规?所以都做了什么啊?”

    沈捷坐下听了一会儿,明白了问题,但他又觉得结合答案,听起来哪里不对劲。

    等许晴晴重新开始发牌,沈捷才反应过来,然后惊悚地想:朝哥什么时候有了对象?

    贺朝坐在他对面,这里人又多,也不方便直接问。

    于是沈捷低头在手机屏幕上一通狂按。

    -朝哥,你脱单了?

    -哪里来的对象?

    -卧槽谁啊?

    -我们还是不是兄弟了?

    贺朝压根没看手机,他回答完问题,见谢俞不吃核桃,主动拆开一小袋递过去。

    谢俞拿着核桃心情复杂。

    下一局不幸中标的人还是贺朝。

    不过这次抽中的问题比较正常,属于真心话问题里最不值得期待的那种。

    “你做过的最后悔的一件事情是什么?”

    这张牌一抽出来,大家都兴致缺缺,估计答案也就是些鸡毛蒜皮的事,能有什么好后悔的。

    谢俞正等着听贺朝胡吹瞎扯,然而贺朝却没说话。

    他们找的这片地方靠湖,起风的时候,风刮过湖面,捎带过来一阵凉意。

    贺朝低着头,睫毛在眼底投下一片阴影,不知道在想什么,隔了会儿才抬头说:“初三的时候,一个朋友因为我……”

    话说到这里戛然而止。

    贺朝发现这个坎还是过不去。

    只要提到,都觉得堵得慌。

    说不下去。

    其他人左看看右看看,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谢俞突然间想起来那个半夜坐在台阶上抽烟的贺朝。

    那个在晚上接住他,喊他小瘸子的贺朝。

    刘存浩察觉出这个问题贺朝答得有点勉强,干脆摆摆手:“行了,这个问题那么无聊,过过过。”

    其他同学也不在意,把卡牌扔回去,打算重新抽牌。

    大家热热闹闹地,又聊了一阵,刚才那个问题就这样翻了篇。

    贺朝掏手机想看看时间,才发现过来沈捷给他打了好几通电话,不仅十几通未接来电,还有六七条短信。

    粗略看了一眼,正要回复,感觉到后背撞上来什么东西。

    谢俞还是低着头玩手机的姿势,不过现在略微往前靠,额头正好抵在贺朝后背上。

    谢俞动了动手指,在手机屏幕上点了几下。

    下一秒,贺朝听到自己手机“滴滴滴”地响了起来。

    [小朋友]:?

    谢俞等了半天,贺朝也没回复,他又曲起手指,在这人后背上轻轻碰了碰。

    玩了几局,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许晴晴收了牌,刘存浩叮嘱说:“都知道在哪里集合吧,再逛一会儿就差不多了,集合都别迟到啊。”

    剩下半小时,也没哪里可以去,只能到处转悠。

    这周围能逛的,就剩下一些卖东西的小摊。

    许晴晴收牌的时候,谢俞刚把牌递过去,另一边手腕就被贺朝扣住,被他拉着从边上钻了出去,离开这片喧嚣。

    “你发什么疯?”

    “想抱抱你,”贺朝说,“就抱一会儿。”

    沈捷交完牌,扭头想找贺朝,发现对面已经没人了,他又愣了会儿,低头看手机,上面是贺朝回过来的一句话,只有短短十几个字:介绍一下,谢俞,我男朋友。

    等牌都收上去了,一组人又开始为去哪儿而发愁。

    罗文强提议:“不然我们去买点土特产?”

    刘存浩:“就四十分钟车程,买什么土特产啊,C市有啥东西是我们市没有的?”

    几个人讨论了一番,最后还是决定去特产店里逛逛,来了不买点什么东西总觉得白来一趟,等他们要走的时候才发现人数不对:“组长,那我们就去——等等,我们组长呢?”

    “俞哥也不在?”

    “……”

    想在旅游景点里找个没人的地方,简直在做梦。

    在附近转悠了大半圈,直到跟刘存浩他们在特产店门口不期而遇,贺朝想抱一会儿男朋友的愿望也没能实现。

    “朝哥,我真没想到你会是这种人。”

    “把自己的组员扔下,自己带着同桌跑了,有你这么当组长的吗。”

    “什么也别说了,你们俩干什么去了?”

    几位组员你一句我一句,跟开批.斗大会似的。

    贺朝:“行了啊,差不多得了。”

    罗文强:“不行,我有点渴,除非某位不尽责的组长能给我们买两瓶……”

    这暗示暗示得相当露骨。

    贺朝去买水,其他人就坐在长椅上等着。

    谢俞看了一眼他们手里捧着的东西,又抬头看看这家‘北湖特产店’,从门口望进去,压根就没有看到什么特产,都是些零食糕点:“你们在买特产?”

    “是啊,俞哥你看,我买了条丝巾。”刘存浩拉开包,从包里又拉出来一条红花纹。

    谢俞看不太懂:“这算什么特产?”

    “有些特产,其实产地并不重要,都是心理作用。”

    “……”

    这帮人倒真是看得开。

    等贺朝买完水回来,导游已经开始清点人数:“都到齐了吗,各组长数一下自己小组几个人。”

    这一片四五个班都在排队,吵得不行。

    清点几遍没有缺人,这才带着他们上大巴车返校。

    上了车,谢俞继续看上午那场没看完的电影,贺朝伸手从他那边拿了一只耳机。

    没看多久,贺朝突然说:“那个,送你样东西。”

    谢俞还在回想这部电影前面都讲了些什么,听到这句话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贺朝从校服口袋里摸出来两串手链。

    红绳,上面串了一颗红豆。

    “刚才买水的时候看到的,”贺朝有点不太好意思,毕竟这种像小女孩才喜欢戴的东西,顿了顿才说,“你考虑考虑戴哪只手。”

    谢俞看了一会儿说:“有点娘。”

    “主要还是得看谁戴,”贺朝说,“我觉得我们俩戴就完全不娘。”

    “……朝哥,要点脸行吗。”

    “还刻字了?”

    谢俞嘴里说着娘,还是接了过来,他拿的那条上,红豆背面刻了个Z,简简单单的一个英文单词,被贺朝写得飞扬跋扈。

    贺朝主要就是看中那小摊牌子上写的标语,什么永远不会分开、把你和你心爱的人串在一起,现在买还能免费刻字,独一无二的情侣手链。

    贺朝邀功似的说:“是啊,我亲手刻的。”

    谢俞:“我知道,一般人刻不出来这么难看。”

    “……”

    回去的路上,没有来的时候那么热闹。

    大家玩了一天都已经玩累了,都在耳朵里塞着耳机,听着歌听到睡着。

    导游在前面抒发自己和三班同学共度一天的感慨与喜悦:“人海茫茫,我们能够相遇,也是一种缘分。过了今天,你们要回到学校里继续上课,希望今天给你们带来的欢乐能够陪伴你们……”

    谢俞槽了半天,在贺朝都以为小朋友肯定不会戴的时候,谢俞又说:“算了,给你点面子。”

    这条手链也不难看,就普通的红绳,没什么花里胡哨的东西。

    款式简单,说娘倒也不至于。

    男孩子手腕虽然纤细但骨节分明,红绳挂在上面,看得贺朝喉结一紧。

    贺朝那条上面刻的是个Y,谢俞的俞。

    谢俞戴上之后,又忍不住去看他的,两个人互相看半天,最后贺朝干脆抓着谢俞的手,手腕靠在一起。

    两条红绳看起来好像缠绕成了一条。

    导游抒发完自己的感想之后,也坐下了,大巴车里彻底安静下来。

    只剩下罗文强打呼噜的声音。

    谢俞没心思去管电影里讲了什么,他看了没多久,也觉得有点困,慢慢阖上眼睛,最后靠在贺朝肩膀上睡着了。

    没有不散的筵席。

    以后只能从记忆里翻出这一天,看上去平淡又乏善可陈的一天。

    老唐教了那么多年书,带过不知道多少班级,春秋游这种每学期都参加的活动他却从不觉得腻。

    他站起来,笨拙地用手机拍了张照片,小心翼翼地对焦,最后拍到一群睡得东倒西歪的人。

    这一路仿佛睡了很久。

    谢俞睁开眼的时候,大巴车已经拐到二中附近的小道上。

    许晴晴小声打电话:“喂妈妈,我快到了,嗯,你在学校门口吗?”

    罗文强呼噜声太扰民,最后被万达拍醒:“快到了体委!”

    罗文强摸摸嘴角,临近下车才觉得不舍起来:“啊,这么快?”

    “没事,虽然秋游过去了,咱还有周末呢,还可以期待一下小长假和寒假,”刘存浩说,“广大学子还是有希望的。对了大家把早上发的帽子传过来一下,我得收了交给老唐。”

    帽子是二中的校帽,可能是怕他们走丢,又或者为了达到一种一眼望过去就知道谁是二中学生的目的。虽然都嫌太丑没人愿意戴,但每年春秋游还是会发一次。

    贺朝把帽子传过去的时候,刘存浩一眼就看到他手腕上那道红色,好奇道:“朝哥,你什么时候买的手链?”

    刘存浩说完,又看到谢俞手上有条一模一样的,顿了顿又说:“……俞哥也买了?还挺好看,这是什么逢考必过神器吗?又是开过光的那种?”

    贺朝:“……”

    谢俞:“……”

    两位年级倒数即使戴着情侣手链,也只会被人认为是逢考必过神器。

    “到学校了——睡觉的都醒一醒,该回家的回家,该回寝室的回寝室,路上注意安全,”老唐叮嘱道,“收拾一下心情,周末作业认认真真完成。”

    贺朝想起来之前他问的那个问题还没得到回应:“你周末回去吗?”

    谢俞周末还是得回去。

    上个周周末去梅姨那里跑了一趟,这周要是不多陪顾女士两天,虽然顾女士嘴上不说什么,心里肯定闹别扭。

    “回,”想到这里,谢俞说,“我得回去哄哄我妈。”

    贺朝“哦”了一声。

    隔一会儿又凑过来问:“那请问谢俞同学打算什么时候哄一哄男朋友?”

    三班同学陆陆续续下了车。

    学校门口已经聚了挺多家长,许晴晴她妈带着一个遮阳帽,坐在电瓶车上跟其他家长闲聊,看到她下车过来了,从前面的车筐里拿出来一个苹果:“饿不饿,秋游都带什么了?跟你说零食少吃一点。”

    这群家长之间差不多都互相认识,刘存浩之前就很崩溃地在班级群里说过,他妈不知道怎么跟晴哥她妈在校门口建立起了友谊。

    刘存浩他们走过去,说了一串“叔叔阿姨好”。

    贺朝下车,隔着马路远远地看了一眼。

    谢俞没什么要带的东西,上周末带回去的几件衣服都还没拿回来,但还是跟着贺朝往宿舍楼那边走。

    等小朋友跟着他进寝室,贺朝才反应过来哪里不对劲:“你不收拾?”

    谢俞:“我没什么要拿的。”

    贺朝刚想问那你进来干什么,就听到谢俞又说:“过来哄哄男朋友就走。”

    这人之前说抱一会儿,结果找遍了也没找到地方。

    谢俞本来想抱会儿随便哄哄就走,但是真碰到一起,发现没那么容易走得掉。

    贺朝压得紧,手不由分说地从他校裤边沿探进去,又低头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我帮你弄弄?”

    谢俞闷哼了一声,声音勾地贺朝手紧了紧,差点没控制好力道。

    谢俞手指抓在他床单上,骨节绷紧,手腕上那道红绳衬得他肤色更白,碰撞出一种明艳又缱绻的感觉。

    当初贺朝买的时候完全没想过戴在谢俞手上会是这种样子。

    操,真他妈要命了。

    结束的时候谢俞松开床单,抬手捂住了眼睛,贺朝一只手撑在床上,起身去抽床头的纸巾,连抽了好几张,又递给他。

    就连空气里都是某种体.液的味道。

    谢俞接过来,胡乱擦了几下没什么用,还是打算回去换条裤子,又想起来贺朝还硬着。

    “劝你别碰我,”贺朝哑着声音说,“……不然你可能没法回去哄你妈。”

    “那,”谢俞手本来都要碰上去了,听到这话又转了个弯,撑着床沿,毫无负担地起身说,“幸苦你了,凉水澡了解一下。”

    “……”

    谢俞出去坐车的时候,校门口已经走得没什么人了。

    上了车,他给顾女士打了通电话,顾女士在电话另一头高兴地连说好几句“好”。

    然后顾女士又问:“秋游开心吗?饿不饿?等会儿到家想吃什么?”

    “还行吧,就那样,”谢俞说,“你随便弄点就行。”

    挂了电话,谢俞突然想到,贺朝几乎每个周末都不回家。

    他妈在国外,但是也没怎么听贺朝提到过他爸。

    孩子成绩考成这样也不着急的家长,心得有多大?

    想着想着,谢俞给应该冲完凉的人发过去一句:洗完了吗。

    贺朝回复得很快。

    -没有。

    -想到你就下不去。

    ……

    等谢俞到站,贺朝才弄完,边擦头发边给他拨过来一通电话:“到家没。”

    谢俞下了车,往前面走,随口说:“你这澡洗得够久。”

    贺朝低声笑了:“嗯,持久。”

    忽略贺朝开的黄腔,谢俞问:“你不回家?”

    “我家没人,我回去干什么,”贺朝往床上坐,咬开笔盖,翻开一页教材说,“我爸出差,到处跑。”

    “他不管你?”

    “也不是不管,就让我自己想想清楚,真要做什么他也不会拦着。”

    贺朝感觉他爸也是挺难得的,当初他中考说弃考就弃考,之后又辍学在家待着,老贺也没说他,只跟他分析利弊,分析完让他自己做决定。

    说得最多的一句就是:“贺朝,你的人生是你自己的。”

    “我到了,先不说了。”

    “嗯。”

    结果贺朝“嗯”完也不挂。

    谢俞站在门口,靠着墙,有点好笑:“我不挂你是不是就不打算挂了。”

    “那我挂了,”贺朝说,“你快点进去吧。”

    谢俞进门刚换完鞋,就被顾雪岚塞了个果盘,沉甸甸的:“坐沙发上吃去,等会儿开饭。”

    果盘切得很细致,几样水果摆在玻璃盘里。

    谢俞捏着牙签挑了两块吃,然后走过去,倚在厨房门口看她。

    顾雪岚把菜切好,洗完手,扭头看到谢俞手腕上戴的东西:“你这什么时候买的?”

    谢俞顺着她的目光往下看,最后落在自己手腕上,张张嘴说:“啊,这个,就今天秋游的时候。”

    顾雪岚丝毫没有往其他方面想,主要谢俞这个性子她比谁都清楚,平时都不愿意多跟人接触,就随口念叨了一句:“小时候给你买小金锁你都不乐意带,一往你脖子上挂你就哭。”

    谢俞没说话。

    钟国飞今晚回来得早,三个人聚在一起吃的晚饭。饭桌上没什么话,顾女士跟钟国飞聊的那些什么陈太太陆太太,谢俞也没兴趣听,吃了点就打算上楼。

    顾雪岚问:“不再吃点吗?”

    谢俞说:“不用了,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

    很快谢俞发现自己一个人静下来之后,总忍不住去想某位傻逼的挖掘机未来。

    贺朝期中考试卷他看了,也不至于到没救的地步,有几题老吴反复讲了无数遍再有人出错老吴能气死的贺朝都答对了。

    谢俞想了想,开了电脑,又打开world文档,在标题里敲下一行字:高考要点知识总结。

    晚上十一点多。

    贺朝在寝室里刷试卷,刷着刷着,手机屏幕上弹出一条邮箱提示。

    ——您有一封新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