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番外婚姻是陪伴

李龙猫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tw,最快更新你在我心上最新章节!

    周泽云送唐秀亚回去,晚上也要到商业大厦。

    公司在筹备,比较忙碌。

    唐秀亚和以前一样去上班,中午江彩苹来找她。

    江彩苹推开办公室的门,语气强势不容唐秀亚拒绝,“以后你不要上班了,直到怀上孩子。”

    “周家又不是养不起你。”

    唐秀亚站起来,想态度诚恳解释,江彩苹对唐秀亚不满说,“你和我出去一趟。”

    唐秀亚一愣,江彩苹沉下脸,“怎么,要汇报给周泽云听,说我给你脸色?”

    “不是。”这话让唐秀亚急忙拿起手袋,跟着江彩苹。

    司机把车子开过来,江彩苹让唐秀亚上车。

    车子开过市区,不是往周家宅院的方向。

    唐秀亚狐疑,想问,但江彩苹的神情严肃,唐秀亚就没有开口。

    车子停在一个僻静的地方,唐秀亚看着门口的招呼,是个医院。

    江彩苹说,“你做个检查,是不是不能怀孕,”她说,“如果不能怀孕,这里的医师会给你开一个单子,直到你能怀孕。”

    “妈妈。”

    江彩苹沉着脸,“如果是以前,你不能怀孕,我早就让你和周泽云离婚。”她盯着唐秀亚,怒道,“你不能怀孕,需要治愈。”

    唐秀亚想离开,但江彩苹一句话触到她的心事。

    江彩苹说,“你不觉得对不起周泽云吗,他为了你,事业都没有了,现在重新开始创业,你连孩子都不能生,配做一个妻子吗?”

    是,为了周泽云。

    虽然江彩苹以这样的方式带过来,有些让唐秀亚感到羞辱。

    唐秀亚像被人掌掴着脸,她轻声说,“我去检查。”

    她做了检查,不容易怀上,而且,她的精神忧虑。

    江彩苹嘲讽唐秀亚,“你那么想嫁给周泽云,用尽办法,现在得到周泽云了,还有什么事情让你忧虑?”她说,“你真是太贪心。”

    没有太完美的生活,她得到周泽云,就得接受周泽云有这样强势对她不满的母亲。

    为了能怀孕,唐秀亚压力大。

    唐秀亚拿了报告,往外面走。

    江彩苹看了唐秀亚一眼,坐在后车座。

    两人都不说话,车厢气氛压抑。

    到了周泽云公寓,唐秀亚下车,江彩苹对唐秀亚说,“这件事情你不要告诉周泽云,他正在筹备公司,公司有很多事情需要他费心,一个好女人好妻子,应该做好自己的份内事情。”

    也就是,唐秀亚不应该让周泽云知道,让他担心。

    江彩苹说,“每个星期我会带你过去。”

    有很多女人不孕,接受检查和治愈,唐秀亚成为其中一个。

    医生给唐秀亚建议,她不是不孕,而是不容易怀上,顺其自然,她不用到医院。

    但江彩苹就一定要唐秀亚生孩子,而且生一个孙子。

    周泽云为公司忙碌,深夜才回来,他发现唐秀亚消瘦,是一个月之后。

    他从抽屉找到那份报告,眸子深邃幽暗。

    他坐在沙发,一言不语看着唐秀亚在厨房做咖啡。

    唐秀亚把咖啡端出来,笑说,“放了一些牛奶。”

    周泽云拿着报告文件,锐利问,“这是什么?”

    唐秀亚脸色一白,惊惶道,“那个——”

    周泽云哗地站起来,高大的身影像覆着冰,让唐秀亚心里打颤。

    他盯着唐秀亚,眸子是怒意,“为什么要做这种检查!”这种检查和治愈方式这么痛苦,对女人是一种折磨。

    唐秀亚想让周泽云熄怒,她打起精神笑说,“就像是做彩照,并不会——”不会痛苦。

    周泽云眼神锋利,声音冻人,“连我你也要撒谎?!”

    “不。”唐秀亚仓惶摇头。

    周泽云脸色铁青,在客厅走来走去。

    然后,他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唐秀亚的眼神很深,让人看不清他的情绪。

    唐秀亚说,“真的没关系。”

    “没关系!你知道我最看不起哪一种男人吗!女人没有怀孕,就让自己的老婆去做这么痛苦的检查,还要配合治愈,吃药!我想要的女人,是让她幸福,快乐,娶她不是只把她当生孩子的工具!”

    “我是很想要孩子,但如果真的不能生,也不能强求,孩子对于大人来说,也是一种缘分!”

    唐秀亚想不到周泽云会这么动怒。

    她轻声安抚周泽云,“这是我愿意的,”她说,“我想有孩子。”周泽云这么期待孩子。

    周泽云把报告撕碎,“以后不要再去检查,吃药。”

    “不行,嫁给周家,怎么能没有孩子!”

    大门没有关好,江彩苹推门进来,大声打断周泽云的话。

    她是过来,想带唐秀亚继续去做治愈。

    周泽云怒眸瞪视江彩苹。

    江彩苹抬起头,声音强势有力,“你宠唐秀亚也要有个分寸,一个女人,怎么能不生孩子!”她想有孙子,这件事情她不会妥协。

    周泽云脸颊冒着青筋,声嗓冰冷,“妈妈,你回去休息。”

    “儿子,今天唐秀亚要去医院。”

    “我的老婆,我来管教!”

    周泽云怒声,打开大门,把江彩苹带出去。

    砰一声,门带着怒火关上。

    江彩苹在外面捶门,怒不可竭,“周泽云,不管你说什么,唐秀亚只要还是周家的儿媳妇,就一定要给周泽云生一个孙子!”

    周泽云浓眉蹙起,脸色阴沉。他对唐秀亚说,“收拾行李,明天我们离开这里。”

    唐秀亚呆住,“为什么?”

    周泽云眼底闪着怒火瞪视唐秀亚,“那个报告不是说吗,你精神忧虑。”

    “可我们也不用离开,”唐秀亚说,“你的公司还在筹备。”

    周泽云声音喑哑,带着自责,“很多女人为了生孩子,得忧郁症,我不想你这样。”

    他刚才看到那份报告,唐秀亚精神忧虑,让他感到震惊。

    他想不到,他期待孩子,会给唐秀亚这么大的压力。

    唐秀亚不想周泽云为了她,放下事业。她试图说服周泽云,“我没事,我会调节自己的心态。”

    周泽云望着唐秀亚消瘦的脸,霸道吩咐道,“你喜欢大海,我们就到海边住一段时间。”让她散心。

    唐秀亚歉意看着周泽云,“你的公司怎么办?”

    “公司筹备的事情我让李浩武负责,重要的事情会视讯,”他怒瞪唐秀亚,“自己的女人都照顾不好,这是个男人吗?”

    好像照顾不好自己的女人,很伤周泽云的自尊。

    唐秀亚没再坚持,回到房间收拾行李。

    第二天早上出门,周泽云还没有熄怒,觉得唐秀亚为了能怀孕,没有告诉他,就做这些痛苦的检查。

    车子开向海边,周泽云很沉默。

    唐秀亚打量周泽云的神情,轻声说,“以后做什么事情,我一定会和你商量。”

    周泽云开着车,锋利眸子盯着前方,没有说话。

    唐秀亚说,“你不要和你妈妈生气,也有我的原因。”她想怀孕。

    周泽云忽地刹停车,走出车外面,点了一支烟。

    他的脸色凝重,目光森冷复杂。

    唐秀亚下车,朝周泽云走过去。

    周泽云忽然问,“你为什么选择和我结婚?”

    唐秀亚脚步一怔,望着周泽云高大有些寂寥的背影。

    “你爱我,才和我结婚,不是吗?”周泽云背对着唐秀亚问。

    “我想和你在一起。”唐秀亚认真答。

    周泽云眯着眸子,深深抽了一口烟,“什么是婚姻,婚姻不是你不开心,你不快乐,可以和对方倾诉吗?不然,为什么那么多人想结婚,不就是大家一起陪伴,给对方快乐,不开心也让对方知道吗?”

    “我以为我们经历那么多,我们的开心和不开心,都可以坦诚告诉对方。”

    唐秀亚心里酸涩,她刚想说话,周泽云回过头,烟雾在他的面前缭绕,看不清他的神情。他锋利问着唐秀亚,“为了怀孕,你几乎得了忧郁症,我是个不称职的丈夫。”

    “不,你很好。”唐秀亚眼晴一阵雾气,走过去拥着周泽云。

    她低声,“我爱你,我太想要我们的孩子。”

    但是,能得到孩子也是一种缘分,太急着想要孩子,只会给自己带来心里压力。

    她说,“我会顺其自然。”她不想让周泽云自责。

    “有孩子我当然会开心,没有孩子,我们也可以珍惜享受现在的生活。”

    “我知道了。”唐秀亚微笑。

    周泽云低眸凝视唐秀亚,指了指他的脸颊。

    唐秀亚会意,脸颊烫红。

    她凑过去,吻了下周泽云的脸,转身就想跑回车上,却被周泽云大手捞过来,头俯下,唇瓣朝她覆过去。

    热烈狂野的吻,让唐秀亚的耳朵也红了,因为公路有别的车辆开过,朝他们看过来。

    周泽云吻得沉迷,要解开唐秀亚的BRA,唐秀亚急忙从周泽云怀里挣开,支吾着说,“这里是海边公路。”

    周泽云看看四周,眼神闪着戏谑的光,“到海边旅舍再教训你。”

    唐秀亚笑,“我错了。”她不会为了怀孕而让自己太紧张。

    周泽云目光带着狡黠笑意,故意冷漠道,“错了今晚罚你在我上面。”

    “周泽云!”

    这种话是能在人来车往的公路上说的吗!

    唐秀亚的脸颊都烫起来了。

    周泽云低笑,拥着唐秀亚走回车里。

    到了海边旅馆,唐秀亚下车就看到杨谊宁。

    她惊讶跑过去,“你到这里做采访?”

    杨谊宁一脸羡慕感叹,“某人说老婆心情忧郁,让身为好友的我陪伴一下。”

    “某人?周泽云?”唐秀亚看向周泽云,他不像会做出这样事情的男人。

    他冷静,成熟,做事理智,不会把好友叫过来。

    杨谊宁说,“每天加班,也想出来透气,但老板不同意,你老公不知怎么和老板谈妥,给我一个星期假期。”

    唐秀亚很久没和杨谊宁出来旅行,她开心,“那明天我们到海上游泳。”

    周泽云停好车,走过来。

    杨谊宁对唐秀亚眨着眼晴,“你老公来了,不打扰你们恩爱。”

    唐秀亚被杨谊宁打趣,脸颊冒着热气。

    周泽云站在唐秀亚旁边,望着杨谊宁走向厅大,狐疑问,“杨谊宁说了什么?”

    唐秀亚不置信问周泽云,“真的是你叫杨谊宁过来?”

    “不要生气,不是强行,我问过她的意见。”昨天他给杨谊宁电话,杨谊宁同意,他才联系杨谊宁的老板。

    唐秀亚开玩笑,“你这么宠我,会让我骄傲。”

    “我的女人,她值得骄傲。”他不要唐秀亚自卑。

    周泽云很少称赞别人,这话让唐秀亚愣了下,随即是感动。

    周泽云目光灼灼望着唐秀亚,低笑,“要是感动,这个星期都是你在上面。”

    唐秀亚面红耳烫,“这里是旅馆大厅。”

    周泽云笑出声,好听的声嗓让唐秀亚心动。“那我们回房间,说给你听。”

    唐秀亚的脸烧起来了。

    走进电梯,唐秀亚问周泽云,“你怎么不让姚野沫过来?”

    周泽云不解看着她。

    唐秀亚说,“杨谊宁还喜欢姚野沫,姚野沫以前给她的订婚戒指,她在当铺找到买回来珍藏。”

    “今晚你让我满意,我就给姚野沫电话。”

    唐秀亚还没说话,就被周泽云抵在墙壁,热情的吻朝她袭来。

    唐秀亚被周泽云放在沙发,仍觉得像一场梦,她从没想过,她会和柳相宇离婚,会喜欢周泽云。

    人生,有痛苦也有着快乐。

    第二天醒来,唐秀亚浑身都是吻痕。

    周泽云不在房间。

    唐秀亚从楼上看下去,周泽云在沙滩,和姚野沫打球。

    唐秀亚揉着眼晴,定定看着姚野沫。

    她只是说一下,周泽云就把她的话放在心上,把姚野沫叫过来了。

    唐秀亚给杨谊宁电话,“快出来,姚野沫在海边。”

    杨谊宁紧张的声音传来,“我看到他了,我在化妆。”

    “游泳还要化妆?”

    “你先下去。”杨谊宁挂了电话。

    姚野沫对她不再主动,她是不是主动追求姚野沫?

    唐秀亚都追到周泽云了。

    杨谊宁忐忑想着,一边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涂口红。

    唐秀亚走过杨谊宁的房间外面,唇边带着笑意,希望杨谊宁能和姚野沫在一起,从前他们没能在一起,现在,是不是可以重新开始。

    就要走到海边,唐秀亚心里感到一阵翻涌。

    她跑到一棵树下呕吐,心里怦怦跳,但是,她不敢像上次那样,惊动母亲和江彩苹,要是没有怀孕,会让她们失望。

    旁边有一家小诊所,唐秀亚以为是着凉,过去看了下,医生给她把脉,祝贺她怀孕了。

    唐秀亚惊问,“我怀孕了?”

    “是。”

    可是,唐秀亚不敢相信,她做了检查。

    周泽云给她电话,问她在哪里。

    唐秀亚望着沙滩里的周泽云背影,没有告诉周泽云。

    拿到报告,她真的怀孕,唐秀亚开心对医生说,“谢谢。”

    她飞跑出去,撞到一个人。

    对方给她捡起报告,看到上面的内容,浑身一震。

    唐秀亚怀孕了?

    唐秀亚接过对方递来的报告,抬起头,整个人呆住。

    柳相宇。

    不过,唐秀亚反应过来后,看也不看柳相宇,冷漠走开。

    伤过她的人,她不会再留恋。

    柳相宇不舍地望着唐秀亚,想叫她,可是,刚开口,就看到唐秀亚朝周泽云飞跑过去。

    他出狱后,卖了柳家别墅筹资金开公司,但生意冷淡,公司做到现在,也是小规模,和以前的柳氏企业不能相比。

    为了拿到业务,他要出差应酬客户。

    今天过来这里,也是为了见客户。

    他望着海边,目光惆怅地寻找唐秀亚的身影。

    唐秀亚和周泽云抱在一起,开心的欢呼着,杨谊宁跑过来,听见唐秀亚说她怀孕,也跟唐秀亚拥在一起欢快地大笑。

    唐秀亚的视线没有朝柳相宇看过来,爱她的人,她会更加的爱他,比如周泽云。

    怀孕让唐秀亚开心激动,她已经忘记旁边还有人,双手攀着周泽云的脖子,吻着周泽云,“我们的孩子,叫什么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