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一眼万年

千钰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tw,最快更新女神的初恋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正版请前往晋江文学城。  白歆耷拉着脑袋,预备坚强承受之后的尴尬局面。

    却没想到, 韩云进竟突然拉着她,跑进了男厕!

    嘣!

    两边厕所的门同时被打开, 又被合上。

    “这关门声真是吓死人了。”

    “是啊,糟糕!要迟到啦,快点儿……”

    两个女孩的声音越来越小, 渐渐消失不见, 白歆才算松了口气。

    “谢谢你, 云神。”她闷声闷气的道谢, 旋即就拉门出去。

    剧组人多嘴杂, 韩云进并未阻拦。

    跟着女孩出去之后, 他才问:“为什么要逃?理亏的是她们。”

    白歆抿唇, 答:“不,她们说得没错, 因为我真的很菜。可能这个角色能拿到, 真的和人气有关吧……”

    她声音越来越轻, 倒像是在喃喃自语。

    不等韩云进再继续发问, 白歆又直接道:“云神,我还赶着去上妆,就先走了。”

    言毕, 她转身匆匆离开, 仿佛身后是洪水猛兽。

    韩云进目送着她离开, 满面若有所思。

    女孩先前与自己见面时, 都是笑逐颜开,青春活泼的模样。今天,是他第一次见到消沉,甚至有些失魂落魄的她。

    看来,这场网络风波,对小姑娘造成的打击确实不小。

    不知为何,原本不打算去拍摄现场的他,最后还是不知不觉走了过来。

    他才发现,其实摄影棚内很是混乱,灯光师、道具师、场务全部纠缠在一块。

    各种摄影器材架在演员周围,还有收音的麦高高悬在他们头顶,导演拿着个小喇叭,沟通不吼还真不一定能听见。

    有人发现了他,笑着问:“哎,云神你也来了啊?”

    韩云进顺势打探:“嗯,请问这是场什么戏?”

    “哭戏。”那人答。

    韩云进扬眉,他很怀疑这样嘈杂的氛围,演员们能哭出来吗?

    “导演说,为了迅速调动演员的情绪,所以先从女主角赛场连续失利的这场戏开始。”那人见韩云进面露疑惑,又热心的解释,“其实剧组拍戏,几乎都是不连贯的,场景都拍完之后再剪辑成大家看到的版本。”

    “嗯,谢谢科普。”韩云进颔首,目光落在白歆身上。

    不多时,场记板被亮出,一声“action”落下,表演便开始了。

    只见白歆拧开水龙头,她双手截断水流,将其扑在脸上。

    十秒、二十秒、半分钟过去了,她仍旧没有抬起头来。

    此时,席云洲拉开门,快步走到她身边,替她关掉了水龙头。

    “姜姜,回去了。”他声音低沉,脸上满是担忧。

    女孩抬头瞬间,双眼已是通红,脸上的水花也遮盖不住滚滚下落的泪珠。

    男人先是微怔,旋即抬手,替她擦拭脸上的泪水。

    他眼里充满不忍和心疼,轻声安慰道:“别这样,姜姜,会有胜利的一天。或许是洲际赛,或许是全球赛。”

    闻言,女孩一头扎进男人怀里。她应当是在放声哭泣,肩背微微颤动着。

    韩云进离得近,他听见女孩说:“可是就差一点,我们就可以赢了。眠皇,如果我们再努力一点,失误少一点,是不是结果就完全相反了……”

    哀伤而懊悔,这样的情绪,身处职业圈数十年的他,比任何人都要见得多。

    刹那间,他终于明白为何导演会挑选她来做女主,也明白了她那样的性格为何能在娱乐圈如鱼得水。

    白歆的演技的确不错,无论是静态定妆照,亦或是动态剧情,她的情感总能拿捏得恰如其分。

    cut!

    导演的一声指令,打断了韩云进的思绪,他收神回到现实。

    周围仍是嘈杂混乱,其实白歆和席云洲的演绎远达不到剪辑后的效果,刚刚只不过是他触景生情,代入感太强才入戏而已。

    白歆已经松开席云洲,然而——

    她的哭声却并没有停止,相反,还哭得愈发伤心了。

    所有人都愣了愣,陈导见状立刻关切地走到她身边询问情况。

    “没、没事,我就是,就是入戏有点深。”白歆磕磕巴巴的解释,“抱歉,我缓、缓缓就好。”

    她说话的时候,肩膀还时不时耸动,泪花也不断从眼眶涌出。

    陈导却微微拧眉,说:“行,那歆歆你先去休息会,顺便补妆。切记,不要用‘体验派’演戏。”

    白歆点点头,接着就被乔遇和另一个助理拥着往化妆间走去。

    韩云进看着女孩通红的眼睛,直觉她在撒谎,便默默跟了过去。

    果真,他刚走到门口,就发现乔遇两人都满脸着急的站在外面。

    “白歆呢?”他明知故问。

    乔遇:“里面哭呢。”

    韩云进:“哦,我找她有事,你们能帮忙看着点吗?”

    “啊?可是歆歆说她想静一静,这样不好吧,而且她应该不会开门。”剧务助理为难地说。

    而乔遇却拆台道:“好好好,云神你帮着劝劝她吧,我从没见过她哭成这样,肯定是伤心呢。”

    言毕,他拉着剧务助理就跑。

    直到两人走远,韩云进才敲门。

    他礼貌询问:“白歆小姐,我是韩云进,请问能开下门吗?”

    隔了会,里面传来女孩的声音:“对不起云神,我想一个人静静。”

    韩云进顿了顿,面不改色说谎:“但我有很重要的事,想和你确认。”

    片刻后,门开了。

    女孩垂头询问:“什、什么事。”

    她哭得鼻头都红了,说话也瓮声瓮气的。

    韩云进不答反问:“还在为网上那些言论而难过?”

    白歆倔强否认:“不是。云神,你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男人看她一眼,不回答也不追问,而是忽然拿出手机,啪啪啪摁了几下。

    叮咚——

    旋即,室内桌面上,白歆的手机响了。

    韩云进对她说:“过去看看手机。”

    白歆终于抬头,疑惑看着他。

    韩云进同女孩对视,并不解释。

    她不明所以,只好依言进去查看手机,屏幕上挂着两条微信提示。

    【我通过了你的好友验证请求,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

    【游戏ID“clouding”,电一区,手机号133XXXXXXXX】

    韩云进刚才竟然是通过了微信好友申请,并且主动报上非职业号游戏ID,以及他的私人电话号码了?

    白歆抬头看他,眼里的难过很大一部分都转换成惊讶和不解,难道这就是男神所谓的“事”?

    脑内尚未得出结论,却听男人问她:“现在开心点了吗?”

    ?

    !

    白歆顺江瞪圆眼睛,这这这,男神这是在安慰自己吗?!

    不可思议,他前两天分明都选择忽视,甚至都不来剧组了,现在到底是为什么?

    “云神,你是在同情我吗?”她苦哈哈地问。

    韩云进微怔,反问:“我为什么要同情你?”

    白歆:“不知道,因为我哭得太惨吗?”

    韩云进:“入戏太深的演员需要被同情吗?”

    “啊?”白歆瞬间被他绕晕了,“这个,好像只需要转移注意力。”

    韩云进:“哦,那技术指导现在想开课,你学不学。”

    “哈?可是今天的戏没有准备电脑,怎么学啊?”白歆的注意力果真很快就被转移。

    韩云进:“你不是在玩王者,可以用这手游熟悉地图,练习基本功。”

    “那好,我们就打一局转移注意力吧。”白歆伤心之余,却仍旧能清楚地意识到,与男神开黑的机会可遇而不可求,一口答应。

    韩云进:“登录吧,微信区。”

    “好!”白歆想着游戏,渐渐也没有抽泣了,思维也越来越清晰。

    当她登录成功,正想问韩云进ID时,忽然一顿。

    哎,不对啊。

    自己微信的战绩简直惨不忍睹,还叫“峡谷第一凶”多羞耻啊,况且自己已经拥有了男神的微信号,是不是应该去Q.Q区开黑,假以时日他的Q.Q号岂不也是囊中之物!

    于是——

    白歆点开邮件,翻阅到前几天的一封,很是遗憾地道:“咦?云神,我这号被封了……好像有队友举报我送人头,消极对待比赛。”

    说罢,她还瘪嘴,用通红的眼盯着男人。

    韩云进没敢多看她委屈的眼神,直接说:“行吧,那换Q.Q区。”

    “嗯!”白歆计谋得逞,心里美滋滋,唇角也微微弯起。

    韩云进登录成功之后,刚好看到她弯唇的一幕,不禁扬眉。

    然而,他并没有识破女孩的小心思,只当她好哄而已,游戏还没开始打,就已经笑了。

    见女孩还在登录,他又说:“你ID是什么,我登录上了,先搜你吧。”

    唔。

    白歆记得自己似乎没用Q.Q登录过,沉吟片刻后,她答:“稍等,我立刻取名,就叫‘云神的小徒弟’吧!”

    ……

    韩云进沉默,女孩又开始卖萌。

    “行吧。”一个ID而已,他懒得计较。

    得他许可,白歆唇角的笑意又扩大了些。

    她终于登录成功,正欲键入ID,却发现预料中的取名小方框没有出现,反而是直接进入了游戏主页。

    “咦?”白歆感到迷惘。

    韩云进余光瞄到她进入了界面,开始搜索,却一无所获。

    “没搜到,你还加了什么符号?”他说着将目光投向女孩的手机界面。

    白歆回神,慌张遮挡:“啊,不是不是,你稍等我一下!”

    然而,韩云进上扬的唇角告诉她,他已经看见了。

    男人含笑对她说:“等你改名吗,九亿少年的梦?”

    韩云进眼看着她的装备栏多了:魔法书、长剑、治疗宝珠、血瓶等各式各样的物品。

    他忍不住吐槽说:“我不教你,你就预备去召唤师峡谷摆摊?”

    “啊?”白歆疑惑反问,“摆摊是什么意思?”

    韩云进将目光投向她的屏幕,“你这魔法系、物理系、治疗系的装备都买着,不是摆摊那是打算全职发展?你玩网游中毒了?”

    “……对不起,我重买!”白歆立刻将所有装备都卖掉。

    挥霍无度,简直不把亏的差价放在眼里。

    “白歆,”韩云进忽然叫她,“你知道有个键叫‘撤销’吗?”

    “嗯?哪儿呢?”白歆无辜地看着他。

    诶。

    韩云进真的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令人窒息的新手。

    他耐着性子,调开自己的面板说:“看这,就在‘出售’键旁边。”

    “哦!”白歆恍然大悟,但转瞬,她又奇怪地问,“可是既然已经有‘出售’键了,为什么还要设置‘撤销’键呢?”

    韩云进:“为了骗你这种傻大头的钱。”

    白歆:……

    “这你也信?”韩云进无奈地道,“算了,这局打完,我换个方式教你。”

    嗯?

    换个方式教是怎么教?

    白歆什么都没说,却已经从这刻就开始期待了!

    这局之后的战斗中,她基本已经放弃自主思考,像一个牵线木偶,完全听命于韩云进。

    当“胜利”二字出现在屏幕上时,白歆都还有些茫然。

    “这就赢啦?”她不可思议地说,“可我们还没上高地哎,对面大水晶都还没炸!”

    韩云进:“打不赢还不允许别人投降吗?”

    ……

    白歆沉吟一瞬,旋即认真对男人说:“云神,你是不是不开心啊?”

    韩云进静静看她,等下文。

    白歆解释说:“你看啊,刚才在游戏中,你就很强势地和队友说我要单独杀人,但之前你玩农药时都懒得开口的。而且,我刚才买错装备,你也凶凶的。”

    室内一片寂静。

    女孩猜得并没有错,但韩云进并没有和她谈心的打算。

    他起身,站到她身侧道:“我刚才不是说要换个方式教吗,你现在打开新手训练营。

    他又采取了转移话题的方法。

    白歆见男人不愿意多聊,也不好再追问,只得移动鼠标去找“新手训练营”这几个字。

    首页广告条上“新手”二字一闪而过,她下意识去点,没想到广告条恰好划过,她一不小心点击到后面的广告。

    网页弹出,加粗标题是:“战火又起: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

    咦?

    她想起来了,现在可不正是全球总决赛进行的时间么!

    白歆心头划过一个主意,她试探性地询问:“哎,不小心点错了……不过星神他们是不是正好在参加这个比赛,我们要一起看么,你给我讲解视频也能学习的吧?”

    她以为韩云进应当会想看才对,谁料,男人瞬间冷脸。

    他瞄一眼官网自动播放的视频,淡淡道:“是,他们在参加这个比赛,连输三场,威风得很。”

    ……

    霎时,白歆明白了韩云进今晚不高兴的缘由,原来是因为KTW战队在小组赛连败三场啊。

    她默了默,问:“那你看过视频了么?”

    韩云进:“辣眼睛,不想看。”

    ……男人都这么口是心非的吗?

    他的表情和时不时投向视频的目光,分明就在说,我想看但我不说啊!

    白歆睨他一眼,问:“真不看?”

    “要看你看。”韩云进说着抬步往楼梯口走,“我上楼睡会,你看完叫我送你,就上面左手边第一个房间。”

    她目送男人的背影,做出了个大胆的决定——

    公放游戏视频,用音响播。

    白歆将声音调得很大,确定楼上也能听见那种,并且她还时不时发出声音:

    “哇,星神拿一血了!”

    “漂亮,李哥双杀诶!”

    “KTW这么厉害?我也想知道他们到底怎么输的啊!”

    “啊啊啊,别去那儿啊,有人埋伏你们不知道吗!”

    ……

    起初,白歆是打算以这样的方式,引起韩云进的注意,替他全程直播,因为她认为男人内心是想看视频的。

    可渐渐地,她竟看入了迷,原本的装腔作势都化作了真情实感。

    “哎,别啊,你们都瞎么,还去那个草丛?!”

    “妈呀,星神被揍得也太惨了吧,四个人是要去打麻将?”

    “这都能翻???”

    ……

    白歆其实看不太懂,但眼见着KTW明明是梦幻开局,拥有着大好优势,最后却莫名被翻盘还是莫名生气。

    “嗷嗷嗷,你们可千万守住——”

    在她蜷缩在电竞椅上,再次感叹时,头顶忽然一黯。

    一件衣服罩在了白歆头顶。

    “吵死了。”随后,熟悉的男低音传来。

    白歆仰头,果真望见了韩云进的脸。

    她弯眼一笑,说:“云神,你来了啊。”

    十分笃定,仿佛早已料到他会过来。

    男人垂目看她,拉过椅子在她身边坐下,说:“放这么大声,你说呢?”

    这话听着像责备,但语气轻柔,丝毫没有生气的意味。

    白歆便嘿嘿笑了两声,问:“那你要不要一起看?”

    韩云进盯着屏幕说:“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哦。”白歆偷偷打量他,这才扯下头上的衣服问,“那云神,这是什么?”

    韩云进:“衣服你不认识?”

    白歆:“不是,我想问你干嘛给我衣服?”

    韩云进:“你说衣服是用来干嘛的?”

    白歆:“……哦,咦?这是KTW的队服么!”

    韩云进:“别一惊一乍的,好好看视频,否则不给你讲解。”

    “你答应替我讲解了?”白歆一如既往地,瞬间被成功转移话题。

    她随意将衣服笼在礼服外面,身体果真暖和不少,旋即又问:“云神,刚才那局你听见多少?”

    韩云进:“你鬼叫了多少,我就听见了多少。”

    白歆:“……那KTW为什么会输啊,解说说他们领先了一万经济诶!”

    韩云进:“所以你大吼大叫他们看不见吗,其实并不明白他们是视野上吃了亏。”

    白歆:“视野是什么意思?是星神他们的眼神没有对手好的意思吗?”

    韩云进侧头盯她一眼。

    随后,他伸手指着屏幕上一颗绿色眼位说:“召唤师峡谷除了小兵和队友所在位置,都有迷雾,这个叫眼位,放一颗能探查到周围一定距离的情况。”

    “啊~”白歆恍然,“原来这个就叫眼位啊,我就说这些人为什么总浪费钱买竹蜻蜓来装饰地图呢!”

    韩云进惊呆了,问:“你连这个都不知道,还能吼那么有劲?”

    白歆一本正经答:“这并不影响啊,我看星神他们杀人就高兴,看他们被杀就低落,不对吗?”

    韩云进沉默一瞬,说:“那我还是别破坏你的兴致了。”

    白歆:“别啊云神,我喜欢听你讲解!”

    韩云进:“你确定?”

    白歆:“嗯!”

    十分钟之后,整个训练室都只剩男人冷静的声音:

    “中单又不带真眼,我看他是想被无限gank。”

    “拿完峡谷先锋不找机会推塔,反而去对面野区开团,不送人头不开心。”

    “土龙长在地里五分钟了,打野还没意识去收,等想秒大龙的时候哭去吧。”

    “这兵线运营太烂,真是欠训,我刚走了几天,就烂成这样?”

    ……

    男人的口吻越来越严厉,白歆在一旁听得瑟瑟发抖,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大家都那样怕他。

    同时,随着韩云进口中的专业术语越来越多,白歆的眼皮也越来越沉。

    她没能扛得住男人的“课程”,脑袋一点一点,最终歪头彻底睡了过去。

    肩头一重,韩云进忽然收声。

    他侧眸,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少女卷翘的睫毛。她睡颜安稳,眼底有淡淡的青色,昭示着她的疲惫。

    他才想起,白歆是从片场赶去慈善晚会,再跟随自己奔波到郊区,又打游戏又看视频又听自己上课。

    韩云进忽然觉得,这个演员小女孩也挺不容易。

    于是,他又善心大发,没有叫醒她,甚至没有推开她。

    他伸手将视频调至静音,就这样纵容女孩靠着自己的肩,睡了过去。

    翌日,白歆睁眼时,人已经躺在床上。

    入目是洁白的天花板,她迷迷糊糊坐起来,室内的装修极简,浅灰调,像男人的卧室。

    她边揉眼睛边回忆昨晚的一切,蓦地,她手顿住,眼睛渐渐瞪大。

    “啊啊啊!”白歆猛地跳下床,蹬蹬往下跑,“完了完了,云神你还在吗?云神救命!”

    慌乱之中,她将整层的房间都敲了个遍。

    最后,男人的声音从楼梯口响起:“白歆?怎么了?”

    她赤足跑下楼,急吼吼地说:“云神,你现在方便送我回去吗?我彻夜不归,经纪人肯定已经杀到酒店,完了完了……”

    韩云进扶住女孩肩膀,像指挥她玩游戏那样道:“镇定,一切已成定局,你急也没用。把鞋穿上,该拿的东西拿上,再去梳下头,我先去把车开到楼下等你。”

    话毕,他又从鞋柜给她拿了双新拖鞋,然后才转身下楼。

    白歆来不及细想,赶紧遵照指令去收拾。

    再下楼时,韩云进果真已经在车上。

    待汽车行驶到宽敞的马路,白歆才战战兢兢摸出手机,昨天还满格的电,现在就只剩一半了。

    她解锁的瞬间,脸色立刻变得惨败:

    51通未接来电,33条未读信息。

    她仿佛收到病危通知书。

    白歆倒抽一口气,已经开始在脑内措辞等会的道歉词。

    韩云进瞥见她的异常,疑惑地问:“经纪人有那么可怕?”

    白歆咬唇,说:“我这情况,基本等同于星神从比赛现场落跑,并且不接电话不回短信,还夜不归宿。”

    闻言,韩云进顿了顿,又问:“需要我和你一起去向经纪人解释吗?”

    “千万别!”白歆一口否决,“你去了就等于,星神第二天早上还带了个女孩子回基地。”

    ……

    韩云进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和安慰她了。

    他默了默,说:“有什么需要,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旋即他贴心地将车提速。

    白歆回应得心不在焉,脑子里在继续组织道歉语气。

    约莫一个小时之后,他们才抵达剧组的酒店。

    “云神,谢谢你,你稍微等一会再下车吧!”白歆顾不得许多,迅速道完谢闪人。

    而后,她每靠近房间一步,心中的紧张就多了一分。

    最终还是避无可避地抵达房门口。

    “滴——”

    电子锁应声而开,她微微佝偻着身子进去。

    “呵,你还知道回来?”

    门还没来得锁上,室内就传来了佘芮冰冷的声音。

    白歆吓得一抖,嘭得关上门,然后迅速走到经纪人身边。

    她咬唇,垂头道歉:“对不起芮姐,我错了我不该从晚会落跑,更不该不看电话,夜不归宿还不告诉你去了哪儿,简直是罪该万死!昨晚我都是猪油蒙了心,呜呜呜芮姐,我知道错了,你骂我吧,我绝不还口!”

    佘芮见她这个样子,气得拿手指戳她太阳穴,“白歆,你最近究竟怎么回事?不闯祸你浑身不舒坦吗?!”

    她克制着怒意,将自己的手机扔到玄关柜子上道:“看看你做的好事!既然你去哪儿、做什么都不想和我知会了,那这热搜你自己想办法撤吧!”

    话毕,佘芮还是被气得不轻,未免自己忍不住上手揍人,她干脆摔门而去。

    嘭!

    巨大的关门上令白歆一抖。

    她立在玄关处,抿紧唇,但内心其实并没有特别紧张。

    因为从离开晚会那刻,白歆就做好了心里准备。

    这么大个人不见了,主办方不知道才怪,再加上她昨晚还故意和弋甜红毯同框,今天出现在热搜也毫不意外。

    只是她能想到的事,经纪人应该也提前能料到才对,如果只是这种情况芮姐不至于那样生气啊。

    白歆不禁奇怪,难道是网上写得太过分?

    她心中狐疑,伸手便拿起佘芮的手机查看具体情况。

    然而,当白歆看清热搜内容时,眼睛猛地瞪大。

    只见屏幕中,除了她落跑以及和弋甜的消息,赫然还挂着一条:

    #白歆和神秘男子同行#

    由于剧方要求暂时保密,白歆的喜悦无处分享,便暗戳戳登录了微博小号。

    @今天加到男神好友吗:耶,成功!感觉自己离男神又进了一步呢!

    不多时,茫茫微博消息中,就多了这么条动态。

    是的,白歆接下这个剧之后迷之自信,感觉自己技术肯定能突飞猛进,四舍五入就等于已经成功打入韩云进的世界了!

    听闻剧组请特聘了一位游戏技术指导,白歆在接下来的半个月中,便暂时舍弃了游戏,潜心研究着剧本内容。

    也是这段时间内,剧组已经开始在网上大肆宣传,新晋影帝席云洲确认出演男主,他的名字在热搜上整整挂了三天。

    而关于女主是谁,却迟迟没有公布,只因这是一部女主戏,剧方需要用这个人选来吊粉丝的胃口。

    果不其然,他们越是不公布,粉丝就越是打鸡血,纷纷猜测会不会请一位游戏玩得贼溜的女星。

    白歆最近风风雨雨,她的呼声也不低,但大部分人谈到她都是调侃的语气,人气最高的是另一位网瘾女星。

    于是,当她半个月后正式进组时,可谓压力山大。

    “我说大小姐,你好歹是国民女神,上部戏也算大爆特爆,干嘛一副小新人作态?”助理乔遇在她身边都看不过眼了。

    白歆望着窗外急速倒退的风景,说:“乔乔你不懂,仙侠剧多好演啊,感情和武术动作到位基本就很OK。可这次的是电竞诶,我游戏玩那么烂,很容易对人物理解有偏差的。而且我听说,导演希望我们主演能真的打出几场游戏剪片子用,我很想亲自上场!”

    乔遇:“这好办啊,剧组不是请了技术指导吗,他在帮助编剧设计游戏剧情之余,应该也会给你们这些主角指导吧。你可以仗着美貌,让指导带你玩游戏,就说是为了演戏,多理直气壮,他肯定不会拒绝。”

    咦?

    白歆双眼一亮,觉得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她总算恢复活力,美滋滋道:“有道理,等会开机宴我就去加技术指导的微信!

    抵达酒店之后,剧组又给她多指派了个助理,白歆懒得应付,直接交给乔遇对接了。

    白歆径直去到房间整顿,当收拾行李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忘了带眼罩和耳塞。

    拍戏作息紊乱,在喧闹中补觉是常态,她无法想象没有眼罩和耳塞的状态。

    于是,白歆便趁着现在有闲,全副武装杀向附近的一间超市。

    “哎,请等一等!”她到电梯口时,门正合上。

    好在里面的人挺不错,闻言替她摁住了开门键,电梯不至于在她眼前溜掉。

    “谢谢——”白歆小跑过去,道谢到一半却卡住了。

    她瞪眼看着电梯里面唯一的男人,怔在原地,怎么会遇见他?

    鸭舌帽、深灰衬衫,黑色西裤,一双眼睛格外深邃好看。

    她竟然会在这儿,遇见韩云进。

    “不进来?”男人见她立在外面不动,问道。

    白歆这才回神,连忙踏入电梯,“啊,要的!谢谢你,云神。”

    韩云进不免多看她一眼,问:“你认识我?”

    白歆迟疑一瞬,决定这种时候就不要讲什么神秘感和矜持了,毕竟她下次偶遇男神还不知是何年何月。

    “云神,是我啊。”她摘下墨镜,将同款鸭舌帽抬高,仰头对着他笑,“白歆,你还记得吧?”

    女孩清丽的脸庞映入眼帘,韩云进一眼就认了出来,他微顿,颔首:“嗯,记得。”

    然后便再没话了。

    好不容易遇上,白歆不甘心就默默站着,她想了想,开始攀谈:“云神,你怎么会在这儿,我记得KTW战队的俱乐部就在上海吧?”

    言下之意,他为什么会出现在酒店。

    韩云进睨她一眼,很想回一句“成年人出现在酒店不是很正常”,但见少女单纯好奇的眼眸,他忍住了。

    他沉吟,编了个不咸不淡的借口:“我退圈的时候,你在现场吧。”

    白歆诧异地问:“嗯?退圈之后,就真的不能再去俱乐部了么?你不是股东么?!”

    知道得还挺多。

    韩云进终于正色看她,却是转移了话题:“一楼快到了,你最好还是戴上墨镜。”

    白歆一看,电梯已经降到二楼,她没有迟疑,立刻戴上。

    “谢谢啊。”她再度道谢。

    韩云进唇角一弯,说:“你们艺人都这么客气?”

    “也没有……”白歆恍然,自己这一分钟之内道谢太多次,有些迥然。

    这时,电梯门开,韩云进伸手替她挡在门边,示意她先出去。

    天知道,白歆有多想在他后面出去,说不定还能打探他要去哪儿呢!

    可她总不能破坏对方这样的绅士风度,只好苦巴巴的,保持微笑的出去,而且还不能继续道谢。

    见女孩又开始发呆,韩云进走到她身旁道别:“白小姐,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显然,他对于碰见白歆,还没有任何多余的想法。

    目送着男人的背影,白歆顿感无力,因为她发现,自己被“无视”了。

    韩云进他,对于自己这大明星的身份,一丁点儿想法也没有。

    她颓然地站了会,决定还是先干正事。

    不多时,白歆便戴上耳机,跟着导航往超市出发。

    岂料,当她不断加快脚步时,她又重新看到了韩云进的背影!

    起初,白歆还觉得是巧合,但当自己拐了两个弯,都还能看见男神背影时,她唇角立时扬出了大大的弧度。

    “云神,好巧啊!”白歆颠颠地跟上去,抬手要拍韩云进的肩。

    谁知——

    韩云进太过机警,仿佛后面长了眼睛,整个人迅速侧身一闪。

    白歆扑了个空,她用力过头再加上惯性,重心不稳就直直往前栽去。

    “啊——”

    她以为自己铁定摔个人仰马翻,身体应激就已经尖叫出来,但痛感却一直没有传来。

    白歆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自己被男人懒腰捞住了,她看着灰扑扑的地面,好半晌都没回过神来。

    韩云进蹙眉,手臂用力,另一只手放在她肩膀一掰,白歆就站直了。

    他以为女孩是在玩粉丝尾|随的把戏,语气立刻冷下去:“白小姐,奉劝你不要再玩这种跟踪的把戏,我敢保证,换个人你现在已经躺在地上吃泥了。”

    ……?

    白歆迷茫了好一会,才蹬蹬跟上去解释:“不是的云神,我没有在跟踪你,真的!我是要去超市买眼罩和耳塞,导航带我往这边走的,应该没错吧?!”

    “哦,原来你还需要亲自去超市买这些玩意?”韩云进显然不信,以为这只是她的借口。

    白歆急了,“不信你听听!”

    为了不让男神误会自己是尾|行痴|汉,她干脆摘下一只耳机,塞到他耳中。

    并且,她还委屈巴巴的解释,“其实我和你一样啊,虽然是圈内大神,但也是正常人类,也需要逛超市买买买的!”

    “高德地图持续为您导航,前方五十米右转——”

    清朗的女声,替白歆证明了清白。

    ……

    此刻,轮到韩云进窘迫。

    两人相对而立一瞬,他面不改色摘下耳机,归还到女孩手中。

    旋即他不太自然地抄手,继续慢慢往前,“抱歉,我以前被粉丝跟过。”

    尴尬又微妙的气氛流动着,白歆默默跟在他身侧,“嗯,我能理解的。”

    为了驱散不自在,韩云进主动挑起话题:“你怎么会出现在上海,我听星神说,你在北京念大学。”

    白歆:“唔,提前告诉你也无妨,我是来上海拍戏的,明天就会公布了。”

    韩云进的脚步猛一顿,问:“《一战成名》剧组?”

    白歆惊讶反问:“你怎么知道?”

    ……

    韩云进忽然沉默。

    片刻后,他说:“最近网上闹得沸沸扬扬,想不知道都难吧。”

    “也是。”白歆不疑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