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此事你怎么看

推塔天王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tw,最快更新大唐之神级败家子最新章节!

    齐州都督府当然跟此事脱不了干系。

    不然为何只派了四名衙役押解如此重要的犯人。

    这跟直接看着这些犯人出事有什么区别?

    皇帝神色阴沉。

    若只是死了两名囚犯和几名押解囚犯的衙役,那都只是小事。

    但通过此事,映射出来齐州,却是问题之所在。

    税赋、暴动、截杀。

    齐州看样子,是在经营一盘大棋。

    “房相,此事你怎么看?”皇帝开口,与房玄龄问道。

    房玄龄愣了一下,他明白皇帝是在问如何处置齐州事宜。

    齐州离长安千里,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一时间也寻不到任何的证据。

    可此事事关重大,若是齐州真有不轨的举动,更应该快刀斩乱麻,尽早处置。

    “陛下,臣以为,当派值得信任的大臣前往齐州,对齐州如今的情况进行摸底排查。”

    “至少,我们得先要知道,齐州到底什么情况。”房玄龄与皇帝说道。

    皇帝点头。

    知道了齐州的情况,他们才可以有下一步的动作。

    “房相觉着何人适合?”皇帝再与房玄龄问道。

    房玄龄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赵辰。

    赵辰虽然年轻,但无论面对什么情况,都是可以谨慎小心。

    很适合如今齐州的扑朔迷离。

    房玄龄看向魏征,见他也看向自己,便知道魏征与自己心中的人选是一样的。

    “陛下,臣觉着汉王殿下最为合适。”房玄龄与皇帝说道。

    皇帝早就猜到房玄龄会这样说。

    因为皇帝自己也是如此认为的。

    可赵辰不是自己说让他去,那小子就会去的。

    齐州距离长安甚远,一来一回,不知道得耗费多少时间。

    赵辰不一定会答应。

    “陛下担心汉王殿下拒绝去往齐州?”魏征看出了皇帝的担忧,开口问道。

    “辰小子的性格,你们还不清楚吗?”

    “朕得想个由头,让他答应去齐州,不然……”皇帝微微摇头。

    自己要是没有正当的理由告知赵辰。

    那小子可不会那么容易松口的。

    甘泉殿三人沉默下来。

    让赵辰去齐州,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三人都是有些绞尽脑汁,但似乎……

    良久,房玄龄突然眼前一亮,抹了抹怀里,掏出来一封书信。

    “陛下,这是高昌王后派人从高昌送来的信,说是让人交给汉王殿下。”

    “臣还没来得及转交给汉王殿下。”房玄龄与皇帝说道。

    “高昌王后?”皇帝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

    而后才明白过来,所谓的高昌王后,就算武珝。

    对于这个被自己嫁到高昌的丫头,皇帝还是印象深刻的。

    毕竟赵辰跟李治差点就因为这丫头跟自己闹翻。

    “你有什么想法?”皇帝回过神来,与房玄龄问道。

    ……

    “皇兄,真是奇了怪了,国子监的官员什么时候这么有钱。”

    “一千三百贯掏出来,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长安军事学院,李恪与赵辰说着事情。

    李恪昨日带着长安军事学院的学生们去到国子监,就是想着褚遂良他们拿不出来一千三百贯银钱。

    哪想到,褚遂良他们不但拿出银钱来,还表现的很是不在乎。

    仿佛于他们来说,一千三百贯不过是小数目。

    一千三百贯,或许不是太多。

    但远远不是一个国子监可以轻轻松松可以拿出来的。

    “银钱都拿到手了?”赵辰看向李恪,问道。

    “都拿到手了,全都是金叶子。”

    “说来也是奇怪,国子监他们哪来这么些金叶子,皇兄,你说会不会是他们贪墨的?”李恪与赵辰问道。

    李恪就想不通,国子监又不是什么特别有油水的地方。

    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可贪墨,国子监从哪里贪墨?

    什么人会去巴结国子监?

    “跟我们没什么关系的事情,不用操心。”赵辰摆手。

    国子监他们的银钱从哪里来的赵辰可不关心。

    若真是贪腐而来,也有刑部、大理寺负责调查,跟他可没什么关系。

    “学生们训练的差不多,往后就是精益求精的阶段。”

    “李恪你让学院里的先生们,挑几个自己喜欢的,再专门的指导一下。”

    “另外,每训练半个月,就要进行一次考核。”

    “下个月,长安军事学院的三百名学生,全都派往一线部队。”

    “顺便开始招收第二批学员。”赵辰与李恪交待道。

    第一批长安军事学院的学生在学院里学到的东西,也基本上差不多了。

    接下来就是让他们去往前线。

    想要成为一名真正的士兵,以后要成为真正的将领,去往军中,那是必不可少的阶段。

    否则,一直留在长安军事学院这个庇护所之中,于他们没有任何好处。

    “皇兄,是不是有些太急了。”李恪问了一句。

    他觉着现在就把学生们派往前线,委实有些迅速。

    很多人甚至都没有准备好。

    “这不算急,所有人去到一线部队,让他们从伍长做起,正好,今年征的新兵,也该送往一线部队,让他们好好表现一下。”赵辰与李恪说道。

    李恪还想说什么,却是远远见到皇帝朝这边走来。

    想着自己还是少与皇帝见面,免得皇帝又来训诫自己。

    李恪点了点头,便是飞快的离去。

    “那小子又做了什么亏心事?”皇帝见李恪一看到自己就跑了,不免有些奇怪。

    若非是做了什么亏心事,至于跑这么快?

    赵辰却是没回答皇帝,心道谁会没事在这里等着皇帝训诫自己?

    “怎么跑这来了?”赵辰与皇帝问道。

    就差没直接说皇帝吃饱了撑的,跑这来消食来了?

    “有事找你。”皇帝环视一圈周围,见没有人,便是在一旁坐下来。

    赵辰看了眼皇帝,见他手里拿着一封信。

    “武珝的信怎么到你手里?”赵辰认出信封上的字迹,知道是武珝的笔迹。

    却是奇怪怎么落在皇帝手中了。

    “房玄龄给朕的,武珝错把书信跟高昌国书一同送来了。”

    “朕过来,把信给你。”皇帝解释一句,将书信递到赵辰面前。

    赵辰可不相信皇帝的鬼话,但也还是接过了信。

    却是没有急着打开。

    “怎么不打开看看?”皇帝有些疑惑。

    他本以为赵辰会急着打开书信看的。

    “无非是些问候的话罢了,什么时候都可以看。”

    “说吧,又想我干什么?”赵辰将书信收回怀中,与皇帝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