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过往

一壶龙井茶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tw,最快更新快穿之万界包租婆最新章节!

    只能说无知者无畏。

    老妈你大概是不知道,就是这个你口中挺不错的小伙子昨天差点勒死你闺女,你竟然还要请他吃饭?感谢他不杀之恩吗?

    何小满脑袋晃的拨浪鼓一样,我不,我不,我不!

    见何小满抵触的十分坚决,外婆发话了:“人家又是茶叶又是书的,不行小满也去街里买点啥回给他就是了,用不着非要叫他赖家吃饭可也别太生分了,往后这条进山的路上也就咱两家相依为命,其余的房子都是人家景区的,既然人家上门了咱也别太不懂事儿。”

    外婆的意见比较折中,正好喻敏也该去产检了,于是何小满决定第二天陪着喻敏产检顺便买点礼品回给隔壁那个衣冠楚楚,啊呸,那就是个衣冠禽兽。

    喻敏六个多月的肚子已经隆起的很明显,每次的产检都是何小满陪着她一起,镇上的妇产科一共只有四个医生,个个都说喻敏肯定可以顺产,孩子不大不小,各项指标都中规中矩。

    有个年纪最大的张医生之前还曾经劝过喻敏,不如就打了,孩子父亲没了,婆家这边一点助力都没有,娘家又没人了,将来娘俩肯定很艰难。

    她暗示喻敏可以在月份还小的时候把孩子打掉。

    小镇上没什么秘密,但是好处就是多了很多人情味。

    要是大城市的医院别想人家医生会跟你这样说。

    那一天鬼王蹦跶的特别欢实,何小满气得隔着肚皮对鬼王破口大骂:“人家医生也是好心,你妈又没说不要你,这样折腾生气的是你难受的是她,你觉得合适就继续折腾!”

    “别骂她了,小满。这孩子没有安全感我知道。”她一边轻轻摸着自己的肚子一边慢慢哄着在肚子里作妖的小鬼:“不许憎恨医生,她说的是正常情况下大多数人都会考虑的问题。如果不是你来了,妈妈真的会这么做,但是现在妈妈知道你在肚子里面,就算别人要了我的命去我也要把你平安生下来。”

    有了这样一段插曲,鬼王特别讨厌镇医院这个地方。

    喻敏现在养的肤白貌美,脸似银盘,玉润珠圆,简直像《红楼梦》里走出来的宝姐姐。

    “昨天晚上我做梦,梦里囡囡还说不要我再去这家破医院,她说她会平安顺产,不用任何检查。”

    两个人早就电话预约过了,也不用排队,只是过马路的时候喻敏差点被一辆红色的丰田凯美瑞给刮到,幸亏何小满如今体质要比寻常人高出许多,一把将喻敏拖到身后。

    如今开车的素质越来越高,一般都会礼让行人,尤其是喻敏这种目力可见的大肚婆,别说汽车,就是电动车都对她敬而远之。

    尤其这里还是医院门口,但凡有点脑子的全都减速慢行。

    凯美瑞车窗摇下来,一个烫着大波浪卷画着烈焰红唇的女人大声呵斥:“肥婆,走路没长眼睛?”

    何小满正要反唇相讥,喻敏悄悄拉了一下她衣袖示意快走。

    两个人于是没再理会那个差点撞了人还口出恶语的女人,直接走进医院。

    可是刚过医院门口的电子门,一个彬彬有礼的身影拦住了两个人:“女士,刚才真是对不起,我的女伴太没有礼貌了,我带她过来给两位道歉。”

    这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大概180左右身高,一身藏蓝色商务休闲西装将他的成熟和帅气完美体现出来,感觉就是个办公室精英男。

    “对不起。”

    烈焰红唇大波浪女人的道歉十分言不由衷,不过何小满和喻敏只是受到一点惊吓并没有造成任何伤害,人家既然道歉了也没必要得理不饶人,喻敏一直瑟缩在何小满身边不吭声,于是何小满点点头对女人说道:“这里是医院门口,开车还是多注意些好,我们接受你的道歉,现在我要陪我的朋友去产检了,再见。”

    “这样,为了表达我们的歉意,我想请两位女士一同吃个便饭。”

    “不必了。”

    何小满和喻敏这次倒是异口同声,家里各式风味,只要买得到原材料她们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没必要去跟一对陌生人吃饭。

    而且到现在何小满也察觉到事情似乎有点不对劲儿了,就算是这个女人做的不对,也没必要这样大费周章跑来道歉吧?真的素质高,早在女人出口伤人时就可以阻止,那个时候车上的男人干嘛来着?

    一句话的事就非要请两个陌生人吃饭,这明显是偶像剧里才会有的桥段,一般都是见色起意……啊呸,是一见钟情之后寻找的借口。

    可是无论是姿色中上的何小满还是姿色上上却已经身怀六甲的喻敏身上,貌似都不太会发生这种情况,尤其是喻敏,以她得理不饶人的性格,自从发生这件事以后喻敏的态度一直都是躲闪着的,这很不对劲儿!

    男人再三邀请,何小满和喻敏坚决婉拒,而旁边的烈焰红唇“biubiu”往她们两个身上不断丢着眼刀子,医院门口人来人往,男人最后终于无奈选择放弃,伸出手来要跟喻敏握手告别,何小满把喻敏挡在身侧点头告辞,并没有去握精英男伸过来的手。

    “呸,乡下女人,不识抬举,亲爱的,我们快点走吧,人家都饿了。”

    男人并没有搭理身边女伴娇嗲的嗔怪,而是从西装口袋里摸出一部手机拨了个号码一边径直往那辆停在路边的凯美瑞而去。

    看见男人阴沉着脸不复刚才的彬彬有礼,女人抿了抿嘴春,踩着高跟鞋“嗒嗒嗒”追了过去。

    “我好像在幸福寨见过这个人。”确定那对奇怪的男女没有跟过来,脸色苍白的喻敏才低声跟何小满解释:“他有一次运送了很多物资来宅子,应该就是这个人,是村长一派的支持者。”

    怪不得喻敏的脸色这样差。

    那种魔窟一样的地方,任谁去过一次这辈子都不愿意再想起任何与之有关的人和事。

    “你是担心他认出你?”

    那样不堪的过去,喻敏已经把它一同埋葬在幸福寨里,可是为什么躲到这样的小镇上,还会有人跑过来提醒着她的过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