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篇 第184章 时空秘境真相

辰东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tw,最快更新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一路前行,所见都是残迹,可以感觉到,这片神秘的场景有自我修复能力,但是有些虚空裂痕,有些地渊,至今都没有全面愈合呢。

    王煊眉头深锁,这里留下的道韵、规则等,都似是而非,经过神秘场景的自我修复,变得面目全非。

    最起码现在还没有明确的证据表明,一群故人曾在这里惨烈厮杀。

    不过,他想到地狱黑蚁从更深处带出去的那块混沌石碎片,心头又是一沉,希望不是至宝神明宫被打碎了。

    地域虽广袤,但来这里的人都是仙级生物,没有弱者,速度极快。王煊一路横渡,感觉跟出去了几万里,似乎只是这片新区的部分疆域。

    沿途,他看到了部分天级生灵,在和他打一样的主意,跟在超绝世的后面,沿着安全路径走。

    终于到了最为关键的地带,大雾出现,场景模糊了,地狱黑蚁和一位人族老者早就来了,正在商谈着什么,并未第一时间进去。

    直到最后,他们和青羊剑仙以及黑牛刀仙汇合,一番交谈,最后竟联手闯进去了,引发大雾翻腾。

    接着,陨星海最厉害的逃犯也到了,留下几个手下后,独身入内。

    “你们闻到了吗,大雾中有浓烈的药香,想都不用想,里面好东西太多了,盗界大宗师采摘到的天药,以及可让人蜕变为超绝世的奇药等,肯定都是从这里寻到的。”

    一些天级高手很不甘心,在大雾外部区域商议,最后有人组队,谨慎地向里面闯去。

    很快,那些人就失去联系,无声无息,大雾隔绝一切,不知道里面怎样了。

    一些人皱眉,非常谨慎,最后竟选择转身离去。而另一部人或联手,或者独自前行,消失在大雾深处。

    原地只剩下少数观望者。

    王煊没有任何迟疑,一闪身就进入大雾中。

    “我怎么觉得,刚才有个妖仙进去了,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猛,这么无畏吗?”一位老者叹道,身为天妖后期的强者,他都没敢动身。

    “不知天高地厚而已,进去就是死,出不来了。”一个像是蚍蜉的天级妖虫,在那里平淡地说道。

    “两位道友噤声,说不定那是一位异人,故意掩饰自身,你们没看透而已,我看他分明很从容。”

    现场顿时安静了,天级妖虫一阵后怕,还真没准遇到了一位走上御道化道路的上古异人。

    ……

    砰的一声,异人王煊炸了,仙血四溅,这片大雾太异常了,藏着特别的雾丝,蕴含有道韵规则。

    他触碰到了,未能避开,自身便来了个先爆为敬。

    还好,他生命力强韧,但凡仙级生物都没那么容易死去,不过还是让他动用了一次金蝉斩壳诀,为的是圆满恢复过来。

    王煊谨慎了很多,杀阵图带着混沌气,手心中更是攥着寸许长的御道旗,来到未知的区域后,无法预料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便是有无主的违禁物品突然杀出来,王煊都不会觉得惊讶,在这片地带感受到了晦涩的道则余韵。

    这分明是无比恐怖的至宝留下的,实力超强,当年这里是一处极其重要的战场,而早先沿途看到的那些破败之地,现在看来不过是波及所致。

    “救我……”前方传来惊恐的叫声,王煊现在精神天眼全开,连每一缕雾丝都不放过,自然也看到了远处的景物。

    那是两名天级高手,其中一人被突兀出现的空间裂缝吞噬进去,身子当即就没了一半,惊得同伴倒退。

    “这是违禁物品留下的裂痕,至今还有至高规则烙印?我无能为力啊。”裂缝外的人颤声说道,不断倒退。

    虚空裂缝中,那名天级中期的人族超凡者说不出话来了,一团光流动,是违禁物品留下的完好规则,将他熔掉了。

    “道兄,一路走好,我真的是有心无力。”另一人脸色苍白地逃离这片区域。

    王煊从旁路过,没有驻足,超凡者如果安于现状,能活得很久,可想突破现有的层次,外出寻机缘突破,这样死去并不让人意外。

    “啊……”前方,传来凄厉的惨叫声,三位天妖一起爆碎,哪怕掌握有玄妙的复生术都没有活过来。

    那片地带残留着剑阵,至今还有作用,他们踏足后,三人在瞬间被斩爆了,血肉和精神重聚时,再次被绞碎。

    到了这一步,王煊心悸了,在这片地带,天妖的命都不算什么,随时都可能会死去。

    主要是这片战场太异常了,超出了王煊昔日所见的所有大战后残留的遗迹,这简直是死地。

    有违禁物品残留的规则依旧在生效,在虚空中交织,这谁受得了?

    附近的一些天级生物亲眼目睹血淋淋后,全跑了,再这么下去的话,没人能活着离开。

    王煊坚定不移地前行,沿途,一株扎根在虚空裂缝中的天药散发着醉人的芬芳,居然在路上就看到了这种稀有的奇物。

    但是,那处裂缝很不稳定,在里面有一团恐怖的光,交织纹理,只要稍微触发,必然要发生大崩溃的可怕事件。

    “又一件违禁物品留下的印记,至今未熄,当年那些人全力以赴,完全杀疯了,遗留的至高规则居然都滋生出了天药。”

    王煊没有理会,接着迈步,他看到了模糊下去,近乎雾化的身影,那是未退走的个别天级高手。

    他低头看了看自身,还好,披着杀阵图,他并未模糊与雾化,还是正常的状态。

    砰的一声,王煊袍袖翻卷,阵图发光,挡住了一次道则残韵的攻击,但周围的空间却崩塌了。

    这引发一场连锁反应,不远处一道虚空裂缝崩溃,内部留下的至宝纹理印记,轰的一声绽放。

    王煊一声不吭,扭头就跑,催动阵图,化成一道流光离开这里,后方至高纹理交织,崩塌和湮灭大片的空间。

    也不知道走了多远,感觉像是穿越了一片星空,王煊来到一处非常重要的地带,大雾都散掉了不少。

    前方,有一座大山,高数万丈,仔细看它只是一座断山,原本的规模不知道是何等的雄浑。

    一片古老的建筑物,风格迥异,竟悬浮在断山上,离断面不是很远,寂静无声。

    这很怪异,当年宏大的山体上半截都被人劈断了,那些古建筑是怎么保留下来的?

    地狱黑蚁、青羊剑仙、人族老者、黑牛刀仙、陨石海的最强逃犯,共五大超绝世站在大山的脚下,抬头仰望,正在激烈争论着着什么。

    王煊以阵图遮掩气息,藏身在大雾中,没有接近。

    本是昏暗的天地,雾气重重,大山上那些寂静无声的建筑突然亮起丝丝微光,接着一挂至高纹理飘落出来。

    地狱黑蚁和青羊剑仙几人顿时寒毛倒竖,随时准备躲避,但却没有想着逃离这里,反而眼神热切。

    王煊心头剧震,那是什么,违禁物品发出的光纹,在那寂静的建筑物中有无主的至宝?

    “感受到被你扎过的那些至宝的气息了吗?”王煊暗中和御道旗沟通。

    最近几年,御道旗一直在“休养”,和超凡中央世界的规则沟通、交融,此时它发出外人不可查的波动,告诉他暂时还没有发现。

    最后,地狱黑蚁、青羊剑仙五大高手,一同漂浮了起来,向着断山最高处而去,目标是那片重新寂静下去的建筑物。

    数万丈高的距离,对他们而言和迈出去一步没什么区别,不过需要他们格外慎重的是虚空中存在裂缝。

    都是至宝打出来的,至今未愈合,更是藏着杀机,随着五大高手临近,大雾散掉了,虚空中发光,呈现出的裂缝更多了!

    到了后来,他们干脆徒步登山,因为半空中的大裂缝,有不少都留下了至宝的烙印,很危险。

    五人登山成功,来到断山顶部,真正接近这里后,一切都不同了,那些死沉沉的建筑物都开始发光。

    最为可怕的是,在它们的中心地带,原本虚无之处,凭空出现一座巨大的圣庙,磅礴无比。

    它矗立虚空,仿佛是整片时空秘境的核心,一砖一瓦都都是金色的,流动茫茫无边的神圣光辉。

    它既像是实体,又像是至高规则具现出来的。

    最为关键的是,整座如山体般宏大的神庙上,到处都是斑驳壁画,有栩栩如生的景物,画功比在外界岩石上看到的原始人狩猎图也不知道强了多少倍,这是技近乎道的手笔。

    仅仅是盯着片刻间,相距很远,王煊还在大雾地带呢,结果元神都差点不由自主的出窍,有飞向璀璨金色建筑当中的冲动。

    “要将我们吸进去了,这宏大的圣庙太古怪了!”

    一直和地狱黑蚁在一起的那位人族老者失声道,在他的手中,持有一座九层仙塔,那竟然是准违禁物品。

    它距离成为至宝还差了些,但也足够惊人,是一件非常恐怖的武器,流动规则之力,散发恐怖道韵。

    即便如此,这件准违禁物品也无法抵住金色圣庙内部的召唤,他们的身体朦胧了,要没入壁画中。

    远方,王煊寒毛倒竖,五位超绝世联手催动一件准至宝,居然都有陷落那座中央圣庙中的迹象,太恐怖了。

    “我感受到了,这里有大造化,有无主的违禁物品,可是,这金色圣庙到底什么情况?”黑牛刀仙哞的一声,发出沉闷的规则神音,奋力对抗。

    此时,他们非常不甘心,并不想逃走,但是这么下去却有成为壁画中人的风险。

    青羊剑仙道:“各位,你们看到了吗,那些斑驳的墙壁上,画中讲述了非常惊人而又震撼的故事,第一段疑似是某位生灵成圣的脉络走向,但他有缺陷,后面的壁画看不清了。”

    “啊,真圣领域的旧事,我去,就是顶着风险,可能会成为画中人,我也得看个仔细!”陨石海最强星际逃犯激动无比。

    “看不到,那片区域的壁画后半截被隐去了。”青羊剑仙告知。

    “第二面墙壁上的壁画,讲述的是……来自不同宇宙的天外文明遭遇了,共有三方,展开激烈厮杀。”

    黑牛刀仙顶着要成为画中人的风险,观摩到另外一面墙壁上的图景,颇为震惊,道:“这是真实发生的旧事,那些人,那些天外来客,进入这片墙壁了?”

    “我知道了,其中一个阵营的确来自某位圣者故乡,如今其母宇宙再次有人走出来了,而且带着圣山、仙岛、神庙等上路。这座圣山,还有那宏大的古庙,大概率是当年旧圣或新圣成道之地,这座璀璨的金色圣庙已被圣者故乡的后人炼制成了一件违禁物品!”

    “是了,这里曾经是三方大战之地,其中一方为圣者故乡的人,最后不敌对手,催动此圣物,将所有人都带进壁画中了!”

    “没错,画中的故事还没讲完,后面似乎还在演绎中,他们在壁画中厮杀,我们绝不能陷落进去,不然……凶多吉少!”

    五位超绝世,在这里冒死观看壁画,还原出部分真相。

    “有违禁物品失落在外,就在那些建筑中,我想试试看去接近!”地狱黑蚁说道。

    五人努力摆脱壁画的牵引力,在身体半模糊化的过程中,向着圣庙外的某座高大的建筑物而去。

    结果,有一道慑人的光束飞了出来,交织至高纹理,无主的违禁物品在攻击五大高手,他们刹那躲避。

    “嗷……”凄厉的叫声响起,让人头皮发麻,圣庙周围那些原本寂静的建筑物中,密密麻麻,向外跃出身影,全都是活尸!

    领头的竟是两名超绝世!

    同时,再次有违禁物品的光芒射来,险些就打中地狱黑蚁身边的那位人族老者。

    老者极力躲避,并且动用准至宝牵引,想将那件神秘的违禁物品弄出来。

    噗的一声,一片光飞出,将他手中的九层仙塔直接打的暗淡了,再来一下估计就炸开了。

    这件准至宝暂时无法催动了。

    老者惊悚,道:“各位,挡不住啊,那件无主的违禁物品等级极高,估计进入超凡中央世界后,能争夺前六的排位。”

    然后,他转身就逃。

    其他四大强者见状,没得选择,全都跟着跑路,还不敢在虚空飞行,到处都是虚空裂缝,蕴藏着杀机。

    他们沿着断山,一路缩地成寸,开始逃亡,在他们的身后,漫山遍野,居然被活尸淹没了,最起码有两位超绝世厉鬼,在率众追杀。

    这里乱了,一片恐怖景象!

    “怎么办,他们成为了壁画中人?”王煊没有逃走,而是避开了那些怪物和五大强者,他绕行,想登山去看一看。

    如果故人真的失陷此地,必须得营救。

    终于,他登山了,激活杀阵图,双手持复苏的御道旗,双目深邃,凝视宏大的金色圣庙。

    “你感觉到熟悉的至宝气息了吗?”王煊再次问御道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