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竹暗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tw,最快更新花下容最新章节!

    是谁在这里弹琴,真好听啊。她就这么跟着琴音走,那美妙的声音越来越清晰,走了许久,她的面前出现了一条白玉铺就的小路,术虎瑾安抬头,一眼就望到了路尽头的仙音台。她看到仙音台上有一个穿着白衣的人。说白衣也不够确切,那人的周身都泛着隐约的蓝光,想来是修为极高,他的指尖甚至都没有碰到琴弦,那样好听的乐声就这样自然地从他指尖流泻出来。他不需要说话,只是那样静静地坐着抚琴,就足以够让天地失色了。风华无双,美人如玉,讲得不过是那仙音台上弹琴的人。术虎瑾安突然便笑了,她折下一枝瑾安花,踩着那小路,一步一步朝着弹琴的人走去。她走完最后一个石阶时,那人正好将曲子弹完,一曲高山流水,弹得颇妙。术虎瑾安将手中的瑾安花放在他的琴上。她说,“你的琴弹得真好听。”然后那弹琴的人抬起了头。那样好看的眉眼。仿佛是藏着星辰大海一般,只一眼就可以让人深深陷进去,却又不但半分的烟波,那样平静无澜。他的唇角微微一动,似乎是要说话。术虎瑾安以为,他若是平易近人些,就会笑着同她说,“是姑娘赞赏,不过是随意演奏。”他若是冰冷高傲些,则会拂了她的花儿,一言不发地收了琴离开。但是他并没有,他只是这样看着术虎瑾安,然后说出了她的名字,他说:“药仙术虎瑾安,术虎家的长女,四百年前,我见过你。”“?”“是在人间的皇宫,那时候你抢了我手里唯一一朵云深花。”术虎瑾安的眼角微微抽搐,她想起来了,她的确是见过他……五百年前,当初的人间帝王病重,她奉了父亲的命令前去医治,在御花园附近遇到了两个十七八岁的少女。一个衣饰华贵,神情倨傲,坐在石椅上说着什么,她佩带的发饰皆雕刻凤凰,想来是宫里的公主。而另一个,衣裳则要相对朴素些,也没有穿戴什么贵重的首饰,只是手中有一个象征着宰相千金身份的白暖玉镯。术虎瑾安生活在人间,皇亲宫内的事情自然也有所耳闻,她知道宫中有一个跋扈的公主,名唤朝澜,她也知道宰相府有一个温柔好脾气的宰相千金,名唤长风曦。她之所以能够那么快地就联想到两人的身份,倒也不是因为她们的服饰,而是曾经向来好脾气又不争不抢的长风曦曾经以死逼迫过朝澜,为的是一男子——户部尚书江隐大人。当年江隐中新科状元进殿面圣的时候,公主朝澜就对他有爱慕之心,第二年便要求皇帝亲自指婚,江隐那时虽然只是一个侍郎,但是能力已经逐渐展露出来,皇帝对其也是十分赏识,于是便答应了公主的要求,下旨在三月时候举行婚礼。但是朝澜最终是没有嫁给江隐,因着新婚那天,相女长风曦闹上了皇宫,求着皇帝取消了婚事,皇帝自然是不允许,长风曦便直接抽出了殿上的宝剑,以死相逼。她区区一弱女子,平时又柔声细语的,可那时候的气势却是半分不减,直直将皇帝逼得说不出话来,没有皇帝下令,婚事也不能够继续进行。此事很快传到了公主朝澜的耳里,朝澜向来强势,听闻长风曦前来闹事,自然是怒不可遏,她连新衣都没有换,便直接传了轿撵去了殿中。她也不愧是公主,做事雷厉风行,见到长风曦提着剑,便直接叫侍卫将她围了起来。长风曦没有半分慌张,她看着帝王,有些吃力地将剑架到了自己的脖子上,她说:“臣女长风家世代忠烈,或文或武,皆效忠于皇家,百年来,为帝王守着这如画江山,却从不贪求什么,家父现今虽然坐上了宰相之位,却仍战战兢兢,忠心耿耿,长风家整一个家族皆做事低调,从不左右帝王决策。而如今,臣女赌上长风家百年的名声,赌上家父的忠臣,希望皇上可以撤了这门婚事,如若不然,臣女便自刎在这金殿上。”不得不承认,长风曦的确好手段。今日若是她以长风曦的身份逼迫皇帝和公主,皇帝完全可以赐她死罪,但是长风曦却没有,她说的是整个长风家。是了,整个长风家,以丞相府为首,势力遍布全国,可敌皇家。长风家的实力这样庞大而皇家却不予以阻止,也是如同长风曦所说,长风家世代忠烈,是皇家的忠犬,所以历代君王,才这样放心地让长风家的人发展实力,甚至还会时不时地帮助。而长风曦,则是整个相府唯一的千金,现宰相唯一的女儿,她若是真的自刎在这金殿上,帝王不保证长风家的那些手握兵权的忠犬会不会恼羞成怒,反咬自己一口。于是最后,帝王还是允了长风曦。但是朝冉却对她恨之入骨,此事过后,朝冉将长风曦刑囚了一天,反复折磨。而对于公主这样的做法,长风家的人也不敢再有异议——本就是他们无理在先。公主任性,自然要让她将气消了,而且长风曦并经还有宰相千金的身份在,无论如何,他们都以为公主不会太过分。但公主的确是很过分。长风曦从宫中出来的时候,全身衣衫没有一处是完整的,血甚至还从原先素白的衣衫上滴落下来,公主不允许宫人搀扶她,于是长风曦便一步一步自己走了出来。她的兄长——那个看惯了战场生死的少年将军,看到她的时候,都皱紧了眉头,差一点点的,就要拔出腰间的剑。长风曦却没有太多的做法,她仅仅是倒进了兄长的怀里,嘴里反复重复着一句话,“我不后悔的,兄长。”她说,“我不悔的。”不后悔的。帝王下令不准将公主刑囚长风曦的事情传出去,于是整件事情就变成了长风曦一人去金殿,逼得公主皇帝取消了婚事。此后坊间便流传相女长风曦因着自己爱慕江隐的私心,在江隐朝澜新婚那天前去皇宫闹事,帝王重视帝王家,最后是允许了长风曦,却拆了公主和江隐的一对好姻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