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竹暗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tw,最快更新花下容最新章节!

    寒蝉这么一中毒,接下来的十几天里日子便过得很是清闲。

    于是这一过便过到了年关,新春的这一日晚上,宫中办了国宴,请了所有宗亲子弟和家眷同来,宫中极为热闹。

    箫靳坐在椅子上时,目光不经意瞥向了寒蝉坐的位置,却发现那上面并没有人。

    “你家娘娘去了哪里?”他问伶汀。

    伶汀回答,“奴婢不知,娘娘只说是心情烦闷,便推了此次的宴席。”

    “嗯,朕知道了。”

    箫靳挥手遣退了伶汀,继续喝酒,目光却控制不住地往寒蝉的位置飘去。

    终于,他放下酒杯起身,对着身旁的温清说道,“朕觉得有些醉了,出去醒醒酒,皇后替朕挡些酒吧。”

    “这,皇上……”

    温清想要再挽留一下,箫靳却直接往外走去。

    走着走着便到了锦鲤池。

    这地方夏天十分热闹,锦鲤满湖,许多的贵族夫人都爱来此喂鱼,求得个吉利,但是一到冬天,这地方便荒凉了,极少有人来。

    箫靳以为这里不会有人的,所以便挑了这地方。

    但他没有想到,这里有人,那人还是他刚才还在惦念着的寒蝉。

    明明是冰雪满地的冬天,她却只穿了一件单衣,就这样坐在湖中的亭子里喝酒,那酒显然没有煮过,是冷的,她这样一杯杯下肚,一定极冷,所以连嘴唇都是发白的。

    箫靳朝她走了过去。

    现在是冬天,湖面结了厚厚的冰,不用船只,直接可以步行到湖心的亭中。

    寒蝉见了他,十分地迷茫,“箫靳?”

    他点头。

    于是她便笑了,“怎么又做梦了,喝了酒还是会做梦,可是以前师父明明告诉我若是睡不踏实就该喝酒啊,他又骗我。”

    箫靳不说话,只是看着她。

    她说,“箫靳,你过来。”

    他便走过去。

    她半撑起身子,有些吃力地伸手勾住了箫靳的脖子。

    近距离看眼前男子的脸,她有些痴迷了,她说,“箫靳,你可真是好看啊,我有时候就在想,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好看的人。我原先同眠霜讲,我说你容颜无双,竟比那温清还要好看几分。眠霜便笑我,她说你都没有箫泠好看,说你容貌不过中上,那些男风苑里的小倌倒是个个都如花似玉的。但是我不依啊,你那样好,那些卖皮相的小倌怎么可能会比得上你。”

    箫靳将她垂到额前的发撩到耳后。

    “箫靳,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那天是我不好啊,可是箫靳,你不该这样问我的,你明知道我喜欢你的,你还这样问我,真是太伤人心了。”

    “我没有生气,那天也没有,现在也没有。”

    “那你为什么从刚才开始就不说话,是怪我没有去今天的国宴?箫靳,其实今天是我二十岁的生辰,因为我师父在二十年前的这一天去庙会的时候捡了我,所以这一天便是我的生日了,我不是故意不去国宴要你难堪,而是我的生辰,不想要那么多我不喜欢的人和我一起过。”

    寒蝉一下子抱住了箫靳,俯身便吻上了他的唇,她说,“就算是做梦也好啊,箫靳,在我的梦里你就不会拒绝我了,你不知道,我一直都这么想着你,尤其是我嫁给你的那天,只可惜那天你没有来,你去找温清了,箫靳……我很喜欢你啊,你为什么不能喜欢我一点呢。”

    她抬起头,眼睛有些迷离,“箫靳,你喜欢我一点好不好?一点点就够了。”

    “你知道吗,其实我是有名字的,我姓温,你是不是很惊讶,和你的皇后是同姓,其实一开始我也很惊讶啊,但也有些不高兴,可是后来我就想,我有什么立场能够生气呢,喜欢上你之后,我就没有资格生气了……”

    箫靳看着寒蝉的脸,直直吻了下去,之后便不能分开……

    于是他就在这样的冰天雪地里要了寒蝉。

    期间身下的女子没有半分反抗,痛极了也只是抚上他的背,嘴里说的最多的两个字,是“箫靳”。

    那夜她是被他抱着回去的,他没有再回国宴,在她宫中陪了她一宿。

    于是宫中便传闻寒妃受宠。

    但事实并非如此,第二天寒蝉照样还是带着眠霜去凿冰钓鱼,箫靳还是上朝批奏折,晚上在温皇后那里留宿。

    似乎那一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