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chapter33

水木龙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tw,最快更新[茜茜公主]贵女启示录最新章节!

    年轻的皇帝略微用了点力气,让颂仪倒向他。

    而他也倾身,在她忐忑的时候吻上了她的额头。

    那是一个,轻柔的像羽毛一样的吻,代表着,珍惜和尊重。

    “那并非玩笑。”

    “如果你真的正在幸福中,我怎么会成为那个会夺取你幸福的人呢?”

    弗兰茨微笑,像一位真正的贵族,牵着他心爱的姑娘走向她的卧室,然后在门口止步,为她关上房门。

    “晚安,小姑娘。”

    房门外,脚步声渐渐离去,心脏还在砰砰的跳动。

    颂仪捂着脸颊,失礼地坐在了地上,蓬蓬裙铺展开来,像是盛开的花。

    她真的必须告诉海伦妮,她喜欢弗兰茨·约瑟夫。

    这并不容易,毕竟,海伦妮从未想过皇帝已经有了爱慕的人,而这个人还是她的妹妹。

    “我认为,我必须告诉你,不然,那会显得卑鄙。”

    “妈妈知道吗?”

    “不,她们不知道。”

    海伦妮双手交握着,她缓慢地踱步,表现出她需要安静而非打扰的样子。为此,颂仪只能维持着坐在沙发上的动作。

    她想过海伦妮的反应。

    她就像一件包装华美的礼物,被带到了皇帝的面前,但,皇帝选择的是她,而令人难堪的是,她也不是个豁达的人,割让爱情之类的,总归有些愚蠢。

    “好的,我知道了。”海伦妮停下脚步,静静地说道。

    颂仪起身,从后面拥抱自己的姐姐。

    “我伤害到你了吗?”

    海伦妮双手轻轻搭在颂仪的手背上,这位高贵的女孩儿嘴角边卷起一个小小的微笑,温和又诚挚。

    “茜茜,这不是伤害,你并未从我这里抢走什么,你们更早相识,有那么多回忆,我很羡慕,尽管在这之前我有憧憬过嫁给他,但这只是一种愿景,好吗?”

    “我知道,无论是否出自我的本意,这一切的一切,我都造成了你的难堪,我为此十分抱歉,如果有我可以弥补的,我甘愿做任何事情。”

    海伦妮转过身来,她的嘴唇有些颤抖,这个时候,颂仪看见了对方的眼泪。

    “你怎么能说弥补呢,你并非亏欠我什么,茜茜。”

    “这只是一场爱情中,两个相爱的人选择了对方,而我,从不曾加入过。”

    “海伦……”

    “真抱歉我失礼了。”海伦妮想要拿出手帕擦掉自己的眼泪,但颂仪率先这么做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颂仪有些笨拙地解释,她是真的喜欢这位姑娘,而且,她想,她的确就像是她的亲姐姐一样美好。

    “我斟酌过,但我想,无论我怎么说,我都说不好,这跟口才无关,只因为,我爱你,海伦,你是我的姐姐。”

    “我能理解,茜茜,我可以的。”海伦妮握着对方的手,让颂仪也坐下来。

    她比自己的妹妹高一些,毕竟她更年长,她的手臂也更加丰满,带着少女特有的风韵,但她脸上的表情却从来都不够灵动。

    也许高贵大方她能够做到,但活泼机灵可跟她不曾沾边。

    海伦妮凝视着自己的妹妹,从她蓬松的栗色长发,到褐色的眼珠,以及蔷薇一样的嘴唇。

    她想:谁能不爱她呢?

    她早就该明白,像他们这一类人,总是会不自觉的想要追逐阳光和生气。皇帝同她交流,看似和平,可仔细想象,内容总是乏味和空洞的。

    真正的交流从来都没有模板,无法预测才是语言的魅力不是吗?

    “茜茜,真好,我真羡慕你。”海伦妮再一次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嘴角边浮起一个微笑。

    “你找到了爱情,不是吗?”

    颂仪张了张嘴,最终,她点点头,把自己当做更年长的那一个,拥抱着海伦妮。

    “你也会的,海伦,你值得最珍惜的对待。”

    “是的,我也会的,茜茜,我们都会幸福的。”海伦妮轻柔地说,泪水划过腮边,滴落在颂仪的肩头,美丽得惊人。

    那天晚上,第一次,颂仪不带任何情绪的叩响了那扇“门”。

    弗兰茨·约瑟夫遵循他的作息表,还在批阅文件,正捏捏酸涩鼻子缓解疲劳的时候感应到了对方。

    “你说了。”

    弗兰茨给出了一个肯定句。尽管他看不到对方的表情,但情感似乎有些相通,就连他的胸腔里,都有了女孩儿们那种想要叹气的饱胀感。

    皇帝将文件合上。

    灯光朦胧,偌大的房厅里只有他一个,门外是沃尔特和一种侍从们,所以皇帝说话声音总是低低的,近乎耳语,却更显温柔。

    “我有些难受。”颂仪闷闷地说,她在皇帝的心里把自己团吧团吧成了一个小小的人,抱着膝盖。

    皇帝伸手触碰自己的心脏,像是安抚一样轻轻滑动。

    “她会好的,我们都知道,她并不是个软弱的姑娘。”

    “恩。”

    安静和沉默,一只小小的飞虫停留在了灯泡下,印照着影子十分庞大。

    弗兰茨抬手赶走了那只小飞虫,阴影消失。

    “我以为你会……”弗兰茨没有说完。

    颂仪抬起头,抿起嘴唇。

    “我不是傻瓜。”

    “我并不豁达,有点自私。”

    这熟悉的语调使得皇帝明白了,他的小姑娘并不需要黏黏腻腻的安抚,所以他笑着说:“所以我是你自私的战利品了。”

    “恩。”颂仪点点头。

    “你是我的战利品,而不是我是你的。”她故意这样说,惹得皇帝再次笑起来。

    “如果你是个男孩子,茜茜,我毫不怀疑你会是我勇敢的将军,为奥地利争光。”

    “你该庆幸我不是。”

    “如果你是,你就能同我一起上战场,我的右手边就是你的位置,那是一种荣誉,当一个军人可比成为皇室成员更自在。”弗兰茨有些放纵地说道,他不是木偶,有自己的思想。

    也许所有人都认为皇帝是个温和又亲切的仁君,但弗兰茨·约瑟夫其实有更多自己的想法,只是,受制于他的责任,他很少被允许那么去做。

    站的越高,责任越大。

    皇室的荣誉,从来都是跟责任一同降生的,每时每刻,直至死亡才被允许卸下。

    “百姓不喜欢战争。”颂仪低声说,她能理解弗兰茨的一些心情,但也不得不说出事实。

    “是啊,没有人喜欢战争。”

    弗兰茨记起了自己的身份,或者,他从未忘却。

    是他放纵了,但这么多年来,随着年龄增长,心智成熟,这是他第一次如此袒露自己的想法,不是皇帝,只是弗兰茨·约瑟夫。

    “残暴的人会为了征服主动挑起战争,但,仁爱的人只会为了守护拿起佩剑。”颂仪说,双颊有些发热,这次,轮到皇帝怔愣了。

    “你说过,你是个好人,对此,我从未怀疑。”

    说完这句话后,颂仪急切的切断了一切联系。

    房厅依旧偌大,虽然温暖,却空旷。

    陪伴着这位年轻皇帝的,只有满满的公文和一盏灯光。

    但,从来容易双眉紧锁批阅公文的年轻皇帝,此刻却浅浅微笑,手指从眉宇划过落在嘴唇间。

    毫无疑问,皇帝陷入了热恋。

    毫无疑问,奥地利的君主正在得趣味。

    毫无疑问,一种名为幸福的因子已经将弗兰茨·约瑟夫紧紧包围。

    舞会在热热闹闹的进行了。

    皇宫里带来的侍从们用眼神交换着信息,他们手中的动作从不停顿,内心里却在窃窃私语,因为,今天,他们奥地利年轻的皇帝将会从如此多的姑娘中,选出他独一无二的皇后。

    厨房里比较隐蔽一些。

    侍女们交头接耳讨论者,最终她们认为皇后的人选最大的获胜者将会是巴伐利亚的海伦妮公主和梅特涅的独女。

    “海伦妮公主高贵大方,但梅特涅首相的女儿美貌异常,如果我是陛下,我想我也无法决断。”一个下巴尖尖的侍女轻声说,双眼满含憧憬。

    “真希望我是那些贵族小姐们的其中一个,毕竟,陛下是那么的英俊。”

    “得了吧,就算你身份够格儿了,能够打动陛下的总是需要一些特殊之处。”一个容长脸的侍女打破她们的幻想。

    阿玛莉娅·梅特涅的侍女听见了这些人的谈论,她离开了厨房,向自家小姐报告这件事。

    “谁给她们编排贵族的权利?”阿德尔贡黛拧眉,尖利的声音响起。

    阿玛莉娅·梅特涅微微蹙眉,她自然喜欢被人奉承,但她也许需要考虑换个对象,老实说,这位阿德尔水平实在太差,虽然长相不差,却没什么脑子。

    “别计较这些。”阿玛莉娅厉声说,毕竟这个蠢姑娘是她带来的,她可不希望在那个人面前有什么失礼的地方。

    阿德尔虽然有些不甘愿,但还是小声赢了一声。

    阿德尔贡黛的眼睛四处乱转,虽然这里不是维也纳皇宫,但作为皇室的夏宫,依旧气势辉煌,而很快的,她看见了一个人。

    那个人身量很高,并不瘦削,肩膀宽阔,金色的头发打理得挺贴,一双蓝色的眼睛像宝石一样闪闪发光,他穿了一件宝蓝色的制服,上面金色的穗子就像是他的笑容一样耀眼。

    啊,皇帝!这就是奥地利年轻的皇帝!

    就这一眼,年轻的姑娘立即陷入了爱情,更何况,那是皇帝,英俊又有钱,整个奥地利最炙手可热的新郎人选。

    阿德尔贡黛眨着眼睛,她看了一眼旁边的梅特涅。

    不用说,阿玛莉娅·梅特涅当然深爱着那位皇帝,但是,她也不差。

    “是吧,没人说过我只能当跟班而不能竞选皇后?”阿德尔贡黛的心里响起这么一个声音,像是亮着小牙齿尾巴尖尖的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