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chapter13

水木龙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tw,最快更新[茜茜公主]贵女启示录最新章节!

    “噗嗤!”

    卡尔特奥多还是笑了出来。

    只见马克斯家的长子一只右眼有些肿胀,配合对方呆愣的表情还真是好笑。

    “我觉得,卡尔特奥多,我应该把你扔出去。”路德维希面无表情的说道。

    “别这样,路德维希,你不能迁怒我。”卡尔特奥多忍着笑意。

    “这真的很滑稽,不怪我,你要知道,我刚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多想马上拿出爸比里的佩剑,把那该死的家伙重重地羞辱一番。”

    颂仪给这个小家伙使了个颜色,后者这才停止发笑。

    “谢了。”路德维希并无诚意地说。

    为免得两兄弟继续斗嘴,颂仪把卡尔打发走。

    “去让厨房做些水煮蛋过来,不要剥壳,那东西对消肿去瘀很有效。”

    卡尔特奥多点点头。

    门再次关上后,颂仪让路德维希躺在沙发上,自己取了冰袋给他在眼睛周围轻轻冰敷。

    “你有什么想法吗?”颂仪问自己的兄长。

    路德维希拧眉:“那是个高个子男人,受过训练,肌肉很有力,但,并不贫穷。”

    “怎么说?”颂仪心里咯噔了一下。

    “个子,这个简单。马车在半道上坏了,我从马车上下来,车夫晕了,我刚发现不对就被人用袋子套着……”

    路德维希省略了一下被揍的过程。

    “没有体臭,衣服有种新的皮革的味道,看上去虽然是个劫匪却并不贪财,他的目的是我的邀请函,并未窥觊我身上的财务。”

    “也许你该再加一句美色。”

    门再次被打开,卡尔特奥多笑嘻嘻地说道。

    颂仪知道现在这个时代有种隐秘的恋情,但同她以前的时代不一样,在这里,公开拥有男伴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像上流社会无论男女,都有一两个情人。

    “卡尔特奥多·马克斯!”路德维希提高了嗓音。

    卡尔特奥多见兄长生气了,就做了个闭嘴的手势。

    “路德,你受伤了?”

    一个软软的声音响起来了,颂仪看过去,就在卡尔特奥多身后,穿着睡裙抱着枕头的玛丽,小卷毛又忘了穿鞋,白白嫩嫩的小脚丫陷在柔软的地毯里面。

    小卷毛玛丽小跑了过来,她站在长沙发旁边,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本来还保持着迷糊不清的样子,现在像是完全清醒了。

    “看你的大嗓门,我看你是想让马克西米安也被吵醒,是吗?”路德维希教育自己的弟弟。

    卡尔特奥多想要争辩,但颂仪给他使了个眼色。

    “路德,你疼吗?”

    玛丽几乎要哭了,大眼睛已经开始湿润起来了。

    他们都有些慌乱,路德维希和卡尔特奥多几乎不知道手脚该往哪出放了,特别是路德维希,他比玛丽年长太多了,而他海伦妮从不让他操心,至于茜茜,她可不怎么哭。

    “宝贝,我很好,没什么大事,好吗?”路德维希用那只还肿胀的眼睛看着自己的小妹妹,几乎是发誓一般说道,但很遗憾,毫无说服力。

    玛丽大眼睛里起了一层雾蒙蒙的泪水,但她忍着了,因为路德维希受伤了,她再哭的话会添乱的。

    “茜茜。”

    玛丽望向自己的姐姐,她的鼻尖红通通的。

    “带我出去一下。”

    颂仪虽然不理解小姑娘的要求,但还是抱着她出去了,离开的时候冲那两位男性露出一个安抚的眼神。

    在门外,小卷毛一直埋头在茜茜的怀里面,然后有些哽咽的要求茜茜把门关好。

    “好了,亲爱的,你是……”

    “怎么了”三个字还没出口,小卷毛在确定房门关好了后就抽泣了起来。

    “茜茜,他受伤了……”

    女孩儿的小手紧紧地攥着颂仪胸前的衣服,她带着小声的哭音说:“他受伤了……茜茜……”

    “玛丽……玛丽不能在路德面前哭……路德……现在很疼……他会很担心我……”

    “嗝儿……可是茜茜……玛丽……玛丽忍不住……路德很疼……”

    颂仪听完小姑娘断断续续的哭泣声,终于明白了,而她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化了,她想起之前玛丽说的不希望她再受伤。

    “我们吓到你了,是吗?”

    玛丽摇摇头,又点点头,她还在打着哭嗝儿。

    颂仪抱着小家伙,来回缓慢地走动着,轻轻地拍着她的背,为她顺气。

    “别担心,亲爱的,路德维希的伤只是看着吓人,他明天就会好的。”

    “嗝儿……路德……为什么受伤……”

    “只是不小心摔了一跤,你有时候也会不小心碰到,不是吗?”

    “不是坏人?”

    “当然不是,路德维希很厉害不是吗?”

    “恩!”

    颂仪给小姑娘用帕子擦了擦眼泪鼻涕,然后笑着说:“只是一个小意外。”

    “爸比里和妈妈还没有回来。”

    “噢,还真是个小聪明鬼!”颂仪心想,“果然马克斯家族的孩子就算只有四岁也不是那么好骗的吗?”

    不知道是骄傲还是忧伤,颂仪轻轻笑了一下。

    “路德维希不希望你们担心,你瞧,被你知道了你多么担心他呀,如果眼泪真的可以变成珍珠,你都掉了多少珍珠了呀!”

    玛丽有些紧张的摸了摸自己还沾染着泪水的小脸蛋,看了看自己的手心,傻乎乎地说:“没有,茜茜,玛丽的眼泪没有变成珍珠。”

    颂仪愣了一下,然后真的是忍不住笑了起来,等她笑够了之后,她吻了吻小姑娘的额头,安抚对方。

    “真的,别担心,亲爱的,明天早上你会瞧见一个没事的路德,我保证好吗?”

    玛丽犹豫了一下,然后点点头。

    “现在,我抱你去睡觉。”

    “但是路德……”

    “路德维希要是再看见你,他会紧张的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你替他担心,可真是把他吓坏了,我担心他另一只眼睛都会紧张的肿胀起来。”

    “茜茜,别让路德的另一只眼睛也受伤!”玛丽请求道。

    颂仪在心里吐了吐舌头,觉得自己还真是逗小孩儿逗上瘾了,她赶紧说:“只是一个比喻,现在,你好好睡觉,而我跟卡尔会照顾好路德维希的,别告诉爸比里和妈妈他们好吗?”

    小卷毛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并且咬了咬嘴唇。

    “怎么了?”

    “茜茜,我太担心了,我可能没办法保守秘密,我,”小卷毛又有些泪光闪闪,“我可以告诉我的小苏菲吗?”

    小苏菲是马克斯公爵送给玛丽的礼物,一个精致的橱窗娃娃,有大大的波浪卷发跟蓝色的大眼睛,精致又昂贵,是玛丽的最爱,也是她的好朋友。

    “当然,如果你实在忍不住,你也可以跟马克西米安说悄悄话,因为他现在还不会说话,所以我们不用担心他会泄露秘密。”

    “恩!”

    颂仪把玛丽哄睡后,再次来到路德维希的房间,一见到她,路德维希就站了起来。

    “她还好?”

    路德维希像一个紧张的爸爸,如果被他那些军校的好友们看到,一定会受到嘲笑。

    “她睡着了,而我保证了明天你的眼睛会恢复好。”

    路德维希松了口气,他是个害怕女孩子眼泪的年轻人,特别还是那种小小的,毛茸茸的,例如他的小妹妹玛丽。

    “卡尔,鸡蛋拿来了吗?”

    “刚拿来。”卡尔将东西给颂仪看了一下。

    颂仪把鸡蛋剥开,然后让路德维希继续躺在沙发上,用鸡蛋给他揉眼睛的四周。

    “明天早上在他们发现之前,我会偷偷溜到你房间里,你需要弄点伪装。”

    “我会找出那个家伙。”路德维希说。

    卡尔特奥多看了一眼自己的兄长,有些稀奇:“我以为你会放过那家伙。”

    路德维希收敛了神色:“这不一样,我乘坐的是马克斯家族的马车。”

    “额,所以?”卡尔特奥多不太明白。

    路德维希看了一眼自己的妹妹,后者也沉了沉神情。

    “嘿,你们这样会显得我有些愚蠢!”卡尔特奥多不满地说。

    “别再老是逃课出去打猎,卡尔。”路德维希再次训斥自己的弟弟,颂仪在后者准备回嘴的时候拉了他一下。

    “卡尔,你要知道若今晚出了什么事,丢失请柬的我们是逃不了干系的。”

    卡尔特奥多张了张嘴,然后再次怒火滔天。

    颂仪从这小豹子的表情只看到了这样一句话——死家伙,我们梁子结下了,你死定了!

    晚上,跟以往的睡前祈祷不一样,颂仪喃喃自语,她在今天的梦里得见到那个家伙。

    半小时后,她从朦胧意识中清醒,一阵温热的水流拂过身体。

    “当!”

    颂仪代表羞耻心的尾巴竖了起来,炸开。

    呵呵,羞耻心你好,羞耻心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