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chapter11

水木龙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tw,最快更新[茜茜公主]贵女启示录最新章节!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起来。

    “听说人在遇到喜欢的对象时,瞳孔会放大,心跳剧烈,”男人停顿了一下,嗓音低沉如大提琴一般,手上的薄茧在颂仪的手腕那里轻轻刮蹭,然后低声说道,“脉搏也会剧烈跳动。”

    颂仪沉默了一下,不多久,面具下蔷薇色的嘴唇开阖着,吐出:“听说,见鬼的时候也是这样的。”

    颂仪说完这句话后想要离开,却被人用了点力气阻止了。

    “舞曲还没结束。”

    男人注视着自己,在那有些可笑的彩色面具下,黑眼睛漆黑如夜,又像珠宝一样闪闪发光。

    颂仪的心咚咚咚的跳了起来。

    不是因为对方长得太英俊,而是……她的腿刚才分明不小心感受到了小腿那里的坚硬。

    这形状,这熟悉的触感。

    “老天爷啊!正常人会把匕首随身放在裤管里吗?怎么没扎死他!”颂仪在心里呻吟,但面上却还绷着一丝微笑。

    刺客当前,她可不能让对方看出自己的慌乱。

    这一支舞曲是那么的合适,在场下的人看到的都是俊男美女,大家在这优雅的舞曲中,面带微笑或者情谊,小声又甜蜜的交换一些信息或者小秘密,而颂仪,却在这一通优雅中,略微有些狼狈的应付对方的刺探。

    “刚才我有幸瞧见公主殿下的泡茶手艺,十分了得,听闻您是从一本书上看来的,虽然书毁了,但我真的想知道书名是什么,不知殿下可否告知?”

    颂仪现在的父亲马克斯公爵虽然娶了巴伐利亚的公主,但他本身只是挂了一个头衔和职位,所以,按理说,她应该是公主,却因为这一层尴尬的关系,有时候也会被称为公爵小姐。

    公主殿下的称呼太过书面了,本该是极其有礼的,现在颂仪却只觉得对方是一只步步逼迫的大尾巴狼。

    “我十分愿意告知您,但是先生,”颂仪故意慢吞吞地说着,其实是为了给自己的大脑争取反应时间。

    “我连您的名字都不知道。”

    “您可以直接称呼我约瑟夫,殿下。”

    颂仪在心里撇了撇嘴,这么直接摘过来的名字跟王小二有什么区别,充其量也就比驴粪蛋子二狗子高级一点。

    “约瑟夫先生,那本书的名字叫……”

    “什么?”

    颂仪眨了眨眼睛,微笑:“下一支舞我会告诉您的。”说完,她松开了手,然后做了个屈膝礼十分淑女的告退了。

    转身的时候,颂仪翻了翻眼睛,小声嘟囔:“再也不会有下一支舞了。”因为她打算让自己的屁股黏在凳子上。

    “卡尔!”颂仪呼唤着自己的弟弟。

    卡尔本来在跟一群同他差不多大的男孩儿说话,听到颂仪喊他后,就又说了几句然后跑了过来。

    “我觉得,你是有求于我。”

    这个机灵鬼拖着贵族腔调慢慢地说着。

    “好吧,小淘气,说吧,你要什么条件才能暂时安分的跟我呆在一起?”

    卡尔特奥多眨了眨眼睛,说:“豆腐,我要吃豆腐。”

    如果面前不是一个不知道豆腐是什么的小屁孩儿,颂仪会觉得卡尔长大后绝对会成为纨绔子弟的!

    “这个周末。”

    “好!”

    交易达成,卡尔特奥多就冲那些还等着他的男孩儿们摆了摆手,他坐在颂仪旁边,翘着小脚,好像自己已经是个二十来岁的贵族青年。

    在舞会中,如果一个女士身边已经有一位男士的存在,那么按照规矩,是不应该再去邀请对方的。

    所以,在男孩儿坐定后,颂仪才有胆子瞄了一眼那个家伙。

    后者手里端了一杯香槟,他没有再邀请别的女士,而是似乎料到了颂仪会看他,或者是,他一直就在瞧着她。

    目光一秒不差的在空气中碰触到了。

    颂仪转了下眼睛然后小心地移开了。

    “前方高能预警!暂时不要去看!注意注意!”颂仪心中的小人呐喊着。

    “你在看谁?”卡尔特奥多问。

    “这就不是你该问的了,小男孩儿。”

    卡尔特奥多撅了下嘴巴,那漂亮的眼睛看向颂仪:“如果你有喜欢的人,你可以跟我说,茜茜,我十二岁了。”前者强调了一下“十二岁”这个年纪,仿佛十二岁就已经是个大人了。

    “真正的男人不会一直关心这些事儿,那是小女生关心的。”

    卡尔特奥多做了个鬼脸:“你要知道,茜茜,十几岁的时候就是需要谈个小恋爱,等再大一些的时候,男人的生命可就属于战场或者别的地方了。”

    颂仪被逗笑了。

    “那么你已经准备好谈一场恋爱了吗?”

    卡尔特奥多双手抱臂,哼了一声说:“你别笑,茜茜,我早就发誓了,我的青春是要献给军队的,我是要在炮火中燃烧的男人!女人,哼,那不是我的选择。”

    “年轻真好!”颂仪在心里咋了咋舌。

    “战场,武器,这才是我喜欢的!”卡尔特奥多说的有些激动,但很快又皱巴起一张小脸。

    “但爸比里甚至不允许我摸他的佩剑,还有猎枪,上帝啊,我都十二岁了,路德维希十二岁的时候早就被允许了!”

    男孩儿有些愤愤不平。

    “长男和次男就能被这样区别对待吗?”

    颂仪一手托腮,左手伸出食指戳泪下腮帮子鼓鼓的像花栗鼠一样的弟弟。

    “卡尔,准确的来说你还没有十二岁。”

    卡尔特奥多被戳了个正着,因为太激动也没准备,在椅子上歪了一下。

    “这是重点吗?”小男孩儿瞪着自己的姐姐。

    颂仪微笑了起来,放下左手,略微歪着头说:“你和路德维希的差距就在你会主动挑起战争,而路德维希是守卫者,知道吗?”

    “一味的退让可不是守卫,男人就该冲刺!”卡尔特奥多拧起小眉毛说道。

    颂仪知道对这种青春期的小孩儿不能说太多,因为他们完全会摆出一副“我不听我不听”的架势,说多了会十分难缠,所以,适时地转移话题才是最有效的。

    “诶,说到这儿,路德维希哪里去了?”

    卡尔特奥多被转移了话题,他皱了皱鼻子:

    “我不知道,一直就没瞧见他。”

    “他说自己过来,但,我也没瞧见他。”

    颂仪有些奇怪。

    “这,这不像他。”卡尔特奥多说。他了解的大哥可从来不会是一个喜欢迟到的人。

    他们正说着的时候,一个小男仆向他们跑来。

    “您是茜茜公主殿下?”

    颂仪看了一下小男仆,并不认识,但对方显然知道她。

    “是的,我是。”

    小男仆点了点头,顾不得擦擦汗津津的小脸,直接从怀里掏出一封信件。

    颂仪接过信件,拆开来看了一下,不一会儿,就变了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