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chapter7

水木龙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tw,最快更新[茜茜公主]贵女启示录最新章节!

    奥斯威尔克公爵家举办的舞会是在晚上六点开始的。

    卢多微卡让几个女仆给颂怡她们束腰,她强调必须要非常紧,海伦妮对此非常配合,而颂怡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在女仆第一轮束腰行动的时候,她就开始喊痛,并且气喘吁吁的表示她无法忍受。

    “我难受,如果我穿着它,我会没办法走路。”她皱眉说道。

    颂仪用丝帕按了按额角,同时,事先准备好的,丝帕上沾染的洋葱特有的气味儿刺激了她的泪腺,使得她的眼皮泛红。

    卢多微卡看起来有些焦虑。

    “但姑娘们都需要束腰,腰肢不够纤细是会受到笑话的。”

    颂怡坐在椅子上,难受的□□了一下。

    “它让我喘不过气,我头疼,妈妈,我怕是上次落水我还没完全好起来。”

    卢多微卡走过去,她摸了摸颂怡的额头,最后她叹了口气妥协了。

    “好吧。”

    在卢多微卡转过身去的时候,颂怡忍不住笑了一下。

    一路上,卢多微卡多次有些忧心忡忡的看着颂怡的腰部,她觉得没有束腰的帮助,二女儿的身材是那么的糟糕,就跟农妇的腰围一样粗壮了。

    颂怡不在乎这个,而且说实话,她觉得卢多微卡她们在这方面的审美完全是被摧残过了,她这具身体相对其他外国人而言根本就非常苗条了。

    马车将她们带到了目的地——奥斯威尔克公爵府。

    颂怡他们来的并非最早,门口已经有好几辆马车了。

    当颂怡下来的时候,入眼看到的公爵府是那么的漂亮,比他们在慕尼黑的公爵府还要气派多了,毕竟马克思公爵虽然迎娶了巴伐利亚国王的女儿,但他本身可只是个“贫民”贵族。

    公爵府的仆人们都穿着浆洗的笔挺的衬衫,一个个也都干净整洁的,有那么几个还下巴朝天的,像是因为在气派的公爵府里做事儿,所以把自己也当成了个人物一样。

    “马克思公爵,这边请。”

    颂仪他们进入主会场。一踏进去就像是进入了另一个地方,男士们西装革履的,女士把外边的大衣脱掉了,留下最美丽的敞篷裙。各色裙子艳丽的像是花蝴蝶一般。

    “让我们瞧瞧这是谁来了!”

    一个有些尖利的女声响起。

    颂仪抬眼望去,只见一个穿着绛红色裙子的贵妇走了过来,旁边还簇拥着一些贵妇人和贵族小姐。

    “好久不见,玛丽安卡!”颂仪的母亲卢多微卡面带笑容的过去,先是拥抱了对方,然后亲吻了对方的脸颊。

    “卢多微卡,您可是变了不少了。”玛丽安卡·帕特里斯德公爵夫人假笑道,她在暗讽卢多微卡再嫁给马克斯公爵后连自己的身份低微都降低了。

    “哦,是吗?您可是一点没变,玛丽安卡,就像我们还未出嫁时一样,您忘了那会儿您最喜欢来巴伐利亚皇宫里找我了,我总是给您宫外没有的蔷薇花的种子,那是意大利的外交官供奉给巴伐利亚的礼品。”卢多微卡笑着说,玛丽安卡的脸色变了一下,很快又恢复成微笑的样子。

    颂仪的心里觉得有些好笑,看来不管是在什么地方,女人间的战争总是这样。

    “还没来得及介绍,这位是我的女儿,阿德尔贡黛。”玛丽安卡又冲自己的女儿介绍颂仪他们。

    “阿德尔,这是卢多微卡公爵夫人以及她的儿女。”

    “您好,卢多微卡公爵夫人。”

    叫做阿德尔贡黛的小姑娘对卢多微卡行了个屈膝礼。

    这的确是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可是,却有些傲气,因为卢多微卡是巴伐利亚的公主,而颂仪他们虽然也是皇室,但他们的父亲马克斯公爵没有封地和实权,所以这位公爵家的小姐对他们并未太过恭敬,甚至并没有表露出想要与她们结交的意思。

    颂仪觉得这种姑娘就跟一只骄傲的小公鸡一样,现在她年纪还小,若再过几年还这种性格,怕是免不了要吃苦头的。

    “阿玛莉亚·梅特涅小姐到!”

    一个长长的腔调拖起来,随着声音进来,在众人的注视下,一个穿着玫红色华丽裙装的贵族小姐走了进来。

    一头金色的,完全不含杂质的长发,上面点缀着亮眼的钻石。

    蓝色的眼睛,眼尾略微有些上挑。眼睛上面铺散着的睫毛很长,丰润又小巧的嘴唇,两颊饱满如月。

    少女腰肢纤细如一汪秋水,而在她丰满的胸脯前,一串明晃晃的水滴形状的红宝石点缀在上面。

    颂仪不知道阿玛莉亚·梅特涅是谁,但她知道梅特涅这个姓氏,当今奥地利最有权势的外交官,据说掌握着奥地利实权的男人,怪不得这位小姐有如此大的殊荣。

    “阿德尔。”

    颂仪听到玛丽安卡公爵夫人小声呼唤她的女儿,而阿德尔贡黛小姐似乎这才如梦初醒,那本来对此不屑一顾的眼神,此刻在瞧见梅特涅小姐后就闪闪发亮了起来。

    “妈妈,快点过去!”阿德尔贡黛催促自己的母亲。

    玛丽安卡同意女儿的想法,母女二人急匆匆的向着那个小包围圈走去。

    就像猴子为了争夺一根香蕉而手脚并用的跑过去一样!

    颂仪为自己这个想法而偷偷的在心里笑了起来,但面上还是绷着,嘴角保持着最得体的弧度。

    “妈妈,我们需要过去吗?”海伦妮轻声询问自己母亲的建议。

    卢多微卡的脸色并未太好,她先是看了一眼正在同主人奥斯威尔克公爵先生交谈的丈夫,又看了一眼那个被包围的密集的小圈子,最终招呼两个女儿先去一旁歇息。

    颂仪她们坐在了沙发上,侍女们端来了饮品,卢多微卡允许两个女儿喝一点香槟,却坚决不让她们碰触那种像是朗姆酒之类的液体,她说那很不得体。

    颂仪不喜欢酒水,她能喝酒,却不喜欢,而洋人的酒水总是令她觉得头晕,不纯粹的液体可说不上佳酿,所以她只是象征性的抿了一口。

    海伦妮似乎对于舞会有一点紧张,她怀疑自己着装是否得体。

    卢多微卡需要安抚她,并且仔细研究自己的大女儿同那位梅特涅小姐的差距在哪里。

    颂仪不关心这种事情,她的目光一直放在那位奥斯威尔克公爵先生身上。

    刚才他们只是礼节性的打了声招呼,作为舞会的主人,奥斯威尔克公爵先生太过忙碌,男人们总是有说不完的话,从猎场到政治,再从政治到猎场,而颂仪实在没办法私下里接近那位公爵先生,总不能当着所有人的面问对方“您这里应该有不少来自中国的宝贝吧”。

    “话真多。”颂仪在心里咕哝着,而就在这个时候,卡尔特奥多咧着嘴跑了过来,漂亮的小脸几乎皱成一团。

    “呸呸呸。”卡尔抢过茜茜的丝帕连声呸了几口。

    卢多微卡和海伦妮都被惊了一下,特别是卢多微卡,她四处张望了一下,确保这般丢脸的样子没有被其他人瞧见。

    “上帝啊,当着所有人的面你怎么能做出这么失礼的动作?”卢多微卡惊慌地问道。

    卡尔特奥多小眉毛拧起来,控诉道:“妈妈,这不能怪我,都是奥斯威尔克弄了一杯恶心的东西给我喝,我怀疑我中毒了!”

    中毒两个字眼使得两个女人都瞪起了眼睛,颂仪拿过丝帕看了一下卡尔特奥多吐出来的东西。

    “这是——”

    “什么?”

    见女儿出声,卢多微卡将身体斜倾过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