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怀孕

貌不惊人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tw,最快更新安居乐业最新章节!

    太子遇刺,三王四王意图谋反逼宫,皇帝醒来一道圣旨便将两个儿子打入了天牢,囚禁了家眷。关的关,杀的杀,一时京城风云飘摇,百官惶惶不安。太子重伤昏迷不醒,圣上毕竟年事已高,这时,一直默默无为的五皇子突然挺身主持大局,处事不惊、天资非凡,并夜夜去养心殿侍疾,孝感动天。

    圣上日渐恢复,对五皇子越来越重视,连带五皇子早逝的母亲以及家族都得到了庇萌。

    自然,这些国家大事,权势相争影响不到咱们那些安心过日子、平庸无为的小老百姓们,醉仙居的生意基本上已经稳定,春水酿成了醉仙居招牌,吸引了不少商客游人,也奠定了一批固定客人。石敬安也不如往常那般忙得头不点地,远在京城的薛青礼也荣归故里。

    上面那些消息便是薛青礼从京城带来的,这一届科考受了三王四王谋反事件影响,殿试推迟许久但挑选人才可是大事,于是,薛二公子顺利通过殿试,为爹娘挣了个探花郎回来!

    一时薛家上下可谓是风光无限!

    “阿礼,听你这番话,你对那位五皇子甚是推崇啊!”

    家宴上,薛家上下觥筹交错,不知如何,男人们的话题突然落到了朝政上,说话的是薛青川一个远方堂弟,此人家境贫困却书读得甚好,此次春闱也榜上有名,因此与薛家兄弟常有往来。

    薛青礼放下酒杯,面含微笑,闻言略带恭敬的道,“五皇子为人谦逊仁和,且见识宽广,极富文采。在京城时,我曾有次亲眼看见五皇子在街上,马车不小心撞到一个孩童。但五皇子亲自下车,送那孩童去医馆不说,还派人给那户人家赔了银子道了歉,人家堂堂皇子殿□份高贵,却一点也不跋扈无理,反而体贴民众,这样的人,百姓正需要这样的人作为他们的君主啊。”

    “阿礼!”薛青川打断他,低声道,“人多口杂,不得议论朝政。”目前三王四王虽已囚禁,但他们可没死,那些站在权势顶端的人个个神通广大,没准哪日反败为胜。况且,他们还有大把人在外面,阿礼将来是要入朝堂的,这些话若是被那些有心人听到,以后定会惹到不必要的麻烦。

    “说起这个五皇子,似乎……是圣上几个龙子中,唯一没被封王的……”这时,薛青礼一个同窗道。

    众人面面相视,暗想,可不是?

    难道皇上真的有将大宝传予他的意思?如若不然,便是皇上试探其他几位皇子?

    “五皇子身后没有势力,一直不受重视,生母不过是长乐宫一名下等宫女。不过是皇上醉酒而得宠幸,却在生五皇子时便撒了手,五皇子一直养在玉才人身边,平庸性软,而玉才人不过是个边城小县令之女。这次若不是五皇子得了圣恩,她定然永无出路。”旁边又一个举子插嘴道。

    “平庸性软?皇宫那可是吃人的地方,依我看,五皇子才是最最聪明的人。”薛青礼一脸笃定的道,俨然一副“忠于五皇子”的精神面貌。

    一群男人坐在客厅里谈天说地,大部分是薛青礼的同窗与好友,小部分是亲戚与生意上来往的客人。到后来生意上往来的客人先走了,只留下一群书生在畅饮。石敬安从头至尾没说一句话,静静地坐在旁边喝酒,直至后来书生们转移了话题,他饮尽口中酒液,转身离开。

    回到房里,青梅并不在,应该是与女眷在一起。

    他在房里呆了一会儿,突然冲到后门马厩,牵出一匹骏马,猛然翻身而上,便从后门打马而去。而这些,前面的人一无所知,整个薛家依然洋溢在浓烈的喜悦与喧哗中。正在偏厅陪着薛邱氏和秦氏一起招呼女眷的青梅同样不知,此时女眷们都在议论京城时下流行的装扮与服饰,青梅兴趣缺缺,却要打着百分百的精神应付着,心底其实有些无聊。

    在她看来,与其和这些女眷千金贵妇聊如何打扮得漂亮,穿得好看,倒不如回去给菜圃里的蔬菜浇一次水。她曾经也是她们其中的一员,整日为了讨得夫君的欢喜而极致装扮,追寻荣耀与美名,后来却遭到那样的背叛与厌弃,推翻了她一生的信念。何况如今坐在这些女人面前,她是薛家的姑奶奶,休弃又招了个上门女婿的姑奶奶,表面上对你笑脸相迎,实则这些人还不知如何在心底笑话你。

    她坐在薛邱氏身旁,端着身子,心不在焉的附和着。

    这时,薛老爹一个生意上好友的夫人朱王氏吩咐一个丫鬟端了一碟点心过来。梅花形状,嫩黄的颜色上面不知用什么染了点点樱红,看上去十分精致可口。

    朱王氏道,“这是我家蕊儿琢磨出的一道点心,叫做梅花糕,味道还不错,今日特意带回来给各位夫人尝一尝。给这丫头打打分,免得这丫头以为会做几样点心就得意地翘起尾巴,叫她也看看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朱王氏说完,瞅了一眼身边站着地一姑娘。

    那姑娘便娇嗔地睨了她一眼,不甚娇羞的模样,众人了然,这位定然是朱夫人的千金了。样貌不俗,身段玲珑,顿时几道挑剔评价的眼光落在此姑娘身上。青梅见状微微一笑,显然这位朱千金到了适婚年纪,被娘亲带回来相人了。

    当即,便有一位商贾家的太太笑道,”那我倒要好好尝尝朱小姐的手艺了。”

    话方落,那短点心的丫鬟便将盘子端到了她面前,她伸出包养良好的纤纤细指,拈了一块,放入口中轻轻咬了口。微微眯眼,似是细细品味的样子,旋即将剩下地半块放在一旁,笑着从丫鬟手里接过帕子一边擦拭一边道,“朱小姐果真心灵手巧,这点心真是可口之极,可惜我最近嗓子不好,吃不得太干,否则定要多尝几块才不赔。”

    话落,当即旁边几位夫人笑出声,其中一位甚至打趣道,“想吃,那还不容易?”说完眼角勾勾地朝那朱家千金扭了扭,这样子已经非常明显。

    但朱王氏听了那位夫人的话却不苟同,她既吃了,便是觉得自己闺女不错,可吃了一口却不吃完,还说

    最近嗓子干口渴,这话却是暗中婉拒了。不过朱王氏并不急,所谓一家女百家求,自家闺女的名声传出去后,还怕没有人上门提亲?

    青梅瞅着那点心模样精致,飞开的神思却罕有的集中了。盯着那糕点多瞧了几眼,不知为何口中突然生津,突然十分想吃糕点。她看了看薛邱氏,忍不住对那朱王氏道,“这糕点模样真是精致极了,没想到朱千金还有如此巧手艺,不知我这个做姐姐的可不可以尝尝?”

    青梅一进来便没说过话,没想到竟因为糕点开口了,那朱王氏不禁诧异地看着她。旋即笑着慷慨道,“当然可以,只要你不嫌弃,开心还来不及呢。”

    青梅也不客气,当即伸手拈了一块,放入口中,顿时,一股酥软香甜的味道在口中漫开。那糕点散发着一股桃花香气,想必这里边定是用了桃花瓣制作,松软绵柔,只是有些过分甜腻的感觉。但口感却是非常不错的,吃着吃着,咽下了一口。不知为何青梅嗓子眼里突然毫无征兆地泛起一股强烈的酸意,青梅犹不及防,下意识就一声干呕,捧着嘴巴冲了出去——

    “呕——”

    众人哗然,被这毫无征兆地一幕震惊了。

    薛邱氏与秦氏第一刻反应过来,立即招呼丫鬟追了出去,然后两人一前一后跟上。其他人见状,也紧紧相随,一伙人走出偏厅,就看见青梅扶着走廊圆柱形栏杆,附在花园旁一颗茶花树旁干呕。一声又一声,却没呕出什么,反倒手捂着胸口,一副很不舒服的样子。

    有经验的妇人见状心里一咯噔。

    薛邱氏与秦氏也接着醒悟过来,两人脸上不约而同浮上喜悦,薛邱氏立即招来一丫鬟,“快,快去找韩大夫。”

    秦氏招来一小厮,“快,快去找石姑爷过来。”

    丫鬟和小厮飞快领命去了。

    这会儿青梅也缓了过来,深吸了两口气站起身,转身便见一群人站在身后盯着自己。登时大惊,旋即被薛邱氏飞快抓住手,“梅子,你怎么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青梅摇摇头,“娘,我没事。”其实她也不明白,刚才只是突然感到恶心,自从成亲后她好吃好喝,夫君体贴恩爱,心里也舒畅,一直感觉很好,怎么会生病?

    “真的?”薛邱氏又道,“我让人去喊大夫了,你这丫头,没准吃坏了肚子也不知,待会儿让韩大夫看看就是了。”

    青梅本想说不用了,但见娘亲和嫂子都是一脸坚定的样子,便不说话了。旁边其他几位夫人交换了几个眼神,也没人说话,大家一如之前的融洽般返回了偏厅。

    不一会儿,年迈五十的韩大夫便被丫鬟匆匆请来了。

    众目睽睽中,那大夫干燥的手指轻轻压在青梅纤细白皙的手腕上,只见微微闭眸,面做沉吟,众人屏息沉默,好一会儿,韩大夫轻轻收回了手。

    然后朝薛邱氏和青梅作了一揖,满脸笑容的道,“恭喜薛夫人,薛小姐有喜了。”、

    作者有话要说:十分抱歉,昨日元宵去阿姨家做客,回来晚了。

    然后第二日学校开学,所以没有码成。

    只能这两日抽空补上了,希望大家多体谅,这周因为开学会较忙。

    有时候更新会稍晚点。谢谢大家的支持,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