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等待

貌不惊人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tw,最快更新安居乐业最新章节!

    一路无言,快走到厢房门口时,青梅默默地挣脱了被他握住的手。

    石敬安垂眸,“梅子,方才我说的那些话,都是我的心里话,并非说笑。”

    青梅还沉浸在刚才他将王蛋子手脱臼一幕,闻言胡乱点点头,转身就冲进了房里。心里话便心里话,干嘛这么逼她,如果真心诚意干嘛不去她家里提亲……这个念头一生顿时吓了她一跳,心头狂跳,原来自己心里也很愿意的么?

    “咦,这位大哥,你站在门口干什么?”

    一个甜美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屋里的人都一惊,青梅转过头,旁边在屋子里补衣服的田张氏也起身扬起了头,她听到了女儿的声音,“妮儿,你在跟谁说话?”

    石敬安站在门槛外,田妮儿一脸天真娇俏地笑着,漆黑眼中带着好奇的光芒,“娘,这位大哥站在厢房门口,我打个招呼。”

    青梅轻轻蹙眉,随即扬起笑脸快步走了过去,“夫君,你回来了。”脸上带着笑,眼神却不留痕迹地观察随后进屋的田妮儿,心中忐忑,刚才在厨房那边田妮儿到底听去了多少?但不管如何,师太们都认为他们是夫妻,这戏必须得演下去。

    石敬安本犹豫着要不要进门,听到这话顿时浑身舒畅,大步跨进门,视线在室内一扫,佯作疑惑道,“娘子,这位大娘是……”

    青梅道,“夫君,这位是田大婶,这是田大婶的女儿妮儿,大婶是山下田家村的,田家村被水淹了,所以白云师傅安排婶子母女过来跟咱们挤一挤。”

    石敬安闻言顿时目露同情,“这怎么行,男女有别,我这就收拾东西跟大东子他们去住。估计过两日就能退水了,到时候咱就回家去,娘子,这几日要委屈你了”

    青梅满脸温柔顺从,“夫君,哪里的话,还是夫君想得周到,我这就给你收拾衣服。”

    石敬安忙拉住她的手,“不急,待会儿让翠儿去收拾便是。”两人十指交叉,青梅顿时娇羞地红了脸,转过头,却对上田妮儿一双灼灼的目光,心里微惊,那田妮儿对她咧嘴灿烂一笑,转身走向田张氏,“娘,快要做晚饭了吧,我来帮您。”

    田张氏点了点她额头,“你这丫头,又去哪儿野了。”

    田妮儿抱住她娘的手臂,撒娇地甩了甩,“哪有,人家知道熟悉熟悉庵子里嘛……”

    田张氏宠溺一笑,随即看向石敬安,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对青梅道,“妹子真是好福气,你这夫君真是一表人才,刚才我可是见识到了,一定是个功夫把式吧。”

    青梅脸红了红,石敬安倒是大方得很,“多谢嫂子谬赞了。”

    田张氏见状顿时捂嘴一笑,用一副过来人的样子道,“哟,可真是个疼媳妇的。”说着眨眨眼,十分感兴趣的样子道,“两位估计成亲还没多久嘛,感情这么好……”新婚小夫妻才这般蜜里调油,田张氏几乎是瞬间就在心里对号入座了。

    青梅和石敬安面面相觑,彼此眼中闪过尴尬,暗道这大婶可真八卦,但仍是笑着附和,“是啊是啊……”青梅是真尴尬真害羞,石敬安就未必了,嘴角高高扬着,眼底闪烁愉悦的光芒,衬得那张脸越发俊了。

    旁边田妮儿瞧着两人的模样,眼神闪了闪,突然一脸天真无邪道,“姐姐,你们是哪里人呀?”

    青梅一怔,忙看向石敬安,石敬安有些讶异地挑了挑眉,这个刚才在厨房那边偷窥他们的姑娘他自然是认出来了,听了多少他也不介意,不过这姑娘看来有点小聪明。他淡淡道,“我们都是附近村子里的。”

    “哪个村子呀?”田妮儿又道。

    石敬安目光微冷,没回答她,转头对田张氏道,“大婶,看样子你闺女思嫁心切,这么好奇我们的事儿,莫不是想从我们村找个相公?”

    用这话说一个黄花闺女有些重,田张氏面露尴尬转头便厉声呵斥道,“妮儿,瞎问什么呢?”未出嫁的闺女名声最重要,可不容的半点马虎。

    被母亲这么呵斥,田妮儿立即红了眼睛,她看着青梅和石敬安二人,突然红着眼睛狠狠瞪了青梅一眼,飞快转身跑了出去。

    田张氏快步追到门口喊了两声,田妮儿很快没了影儿,她无奈地叹了声,转头对青梅二人道,“这丫头性子要强,自从他爹走后就更任性了,还请两位多多包涵……”

    青梅勉强一笑,“哪里的话,大婶你言重了。”说完,转头对石敬安道,“我给你收拾东西吧。”

    石敬安点点头,青梅转身开始收拾,眼前却浮现田妮儿刚才那一眼,似乎是带着怨恨,她摇了摇头,自己真是想多了,不过是个素昧相识的小丫头,刚才肯定是看错了。

    石敬安的东西很少,只有两套衣衫,青梅用布包好交给他,送他到了门口,“给你。”

    石敬安接过包袱,垂眸专注的看着她,青梅被他看得很不自在,脸慢慢通红地低了下去。石敬安眼中闪过笑意,突然郑重的道,“梅子,下山后我就去你家提亲。”

    青梅猛然抬头,瞳孔微睁,嘴巴张了张却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来。石敬安见状温柔一笑,见四周无人,抬手抚了抚了她的脸颊,“我这两日会去山下打探,一旦水退了,我先送你回去,然后就去你家提亲。”说完,也不等青梅回答,拿着东西便飞快走了。

    青梅呆呆看着他背影消失,耳中似乎还嗡嗡作响,心跳飞快,仿佛有什么甜蜜的东西没法控制的发酵涌出来。脸颊滚烫,心里的烦恼与忧愁全在这一刻消失了。

    “奸`夫`淫`妇。”

    这时。一道冷冷地声音响起。

    青梅心一抽,猛然转头,便看见田妮儿红着眼睛站在旁边拐角处盯着她,她脸上带着轻蔑和嘲讽,也不知站在那里听了多久。见青梅一脸错愕,脸上得意更甚,“你们根本就没成亲,还在这里假扮夫妇。哼,看你年纪这么老了,肯定已经嫁过人了,不是寡妇就是弃妇,要不然你就是别人家里的小妾,跟着汉子私奔。结果发大水你们走不了只能躲在这庵子里,假扮成夫妻,哼,好一对无要脸的狗`男`女。”

    这一字一词好像针般刺在青梅心上,指甲不由自主刺入了掌心,望着田妮儿充满挑衅的目光,却说不出反驳的话。田妮儿虽然说得不全对,但也蒙对了三分,她不就是弃妇呢?跟石敬安假扮夫妻虽然是权宜之计,但到底是假的,虽然石敬安说下山后就去提亲,但她没想到这么快被一个小姑娘如此赤`裸的挑明奚落。

    “喂,你哑巴啦,还是被本姑娘说中了心虚了?”田妮儿见青梅不语,更加嚣张,慢慢走到她面前,对她评头论足一番,“长得也不怎么样嘛,本姑娘最看不惯你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啧啧,怎么没被拖去浸猪笼。”

    泥人也有三分性,薛青梅从没想到自己被一个小姑娘如此侮辱,眼神一冷,她缓缓开了口,“姑娘无凭无据,还是不要满口胡言的好。”

    “满口胡言,你说我胡说?我亲耳听到你们这对狗`男`女说什么提亲的,你说我胡说?信不信我把这事张扬出去,让大家看看你的真面目。”田妮儿也不知是有恃无恐,还是胆大包天,听了青梅的话居然一点儿也不怕,反而唯恐天下不乱的抬高了嗓音。

    青梅淡淡看着她,“你大可试试看。”说完顿了顿,她猛地逼近那田妮儿,“姑娘你一个黄花闺女,满口奸`夫`淫`妇,狗`男`女,我倒要看看以后哪家人会取姑娘进门。要不然……我也道看见姑娘跟未婚男子私相授受如何?我成亲了,你可是个黄花闺女,不怕一辈子嫁不出去甚至连累你娘亲,你就去说。小姑娘,无凭无据莫要满嘴胡言污蔑人,那个后果,不是你承受得起的。”

    说完,看也不看她一眼,转身回了房。

    被田妮儿如此一搅,青梅心情极其糟糕,晚饭吃了半碗饭就搁了筷子。田妮儿小小年纪倒是聪明的很,让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她与田妮儿第一次见面,无怨无仇,为何这小姑娘如此针对她?

    一晚上,那对母女睡在房间另一边,青梅隐隐约约都感觉田妮儿盯着她,但当她看过去时那小姑娘便立即挪开眼,古怪的丫头。辗转反侧到半宿,第二日醒来,洗漱完没看到那对母女,心情莫名欢快了些,不想吃过早饭走到门口就跟那田妮儿碰了个正着,小姑娘狠狠瞪了她一眼,飞快钻进了门。

    青梅淡定若常出了房,阳光明媚,空气清新,得知石敬安大早就下了山,她心里隐隐升起希冀。接下来两日,她常到后院帮庵子菜园松松土,拔拔草,时间过得极快。至于那田妮儿似是真被她吓到了,常常鬼鬼祟祟跟着她,或者躲在角落偷窥她,这种行为让她极其不快,但到底没敢任性妄为。

    这日午饭,吃的是翠儿用白面做的疙瘩汤,主仆俩捧着碗刚吃几口,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欢呼喧哗声,男女交错,刺耳不已。青梅放下筷子侧耳细听,顿时脸上扬起了大大的笑脸,翠儿欢喜地望着她,主仆两一时几乎喜极而泣,扔下了碗筷就往外头冲去。

    “水退了……”

    “太好了,老天保佑,水终于退了……”

    “菩萨显灵、菩萨显灵啊……”

    “孩子他娘,听到了吗,洪水退了……”

    “……”

    作者有话要说:= =话说这章会不会有些奇怪,大家先看着,我晚上再修修。

    撒花的姑娘最美丽,收藏的姑娘最动人,总之,姑娘们,都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