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争房间

貌不惊人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tw,最快更新安居乐业最新章节!

    “还有没有天理了,明明是我们先搬进来的,你凭什么占位子……”

    “老子可不管什么先来后到,老子娘病了,你也是爹生娘养的,难道要老子娘躺在雨里不成?”

    “你有娘,我们家五个孩子怎么办?我家三娃子还在发烧呐,你就这么黑心肝……我家三娃子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跟你拼命,你给我让出来,否则我把你东西扔出来——”

    “呸!人多了不起啊,老子怕了你,你试试看,你试试看——”

    “打死你,老子打死你——”

    远远地,就听见庵堂院子里一片闹哄,不少看戏地乡亲村民站在房门口走廊看戏,少数几个在边上劝架。小圆真和白霜师太站在边上无可奈何,对这突然发生的争执满手无措,她们一向习惯了清净,这种叫骂掐架的场合真的没什么经验。

    只见石敬安提着斧头,飞快走上前去,抓住一个看戏的村民便道,“发生什么事了?”

    那村民面黄肌瘦,眼角瞟到石敬安手里的斧子立即吓了一跳,二话没说将事情来龙去尾交待了一清二楚。

    事情起因于半间厢房,李氏人家带着媳妇和五个娃娃上山避难,已经跟白云师太事先说好,没想到转头被一个姓王的村里流氓给占了位置,偏偏这流氓还有个六十岁的老娘,病歪歪的又淋了雨。李家这边也有个娃娃生了病,一边是一堆小的,一边是老的,两家为了这半间厢房的位置吵得不可开交。庵子里人满为患,目前只有这半间厢房,还是跟人家挤着住,来得快的占了个位,来得晚的只有吹冷风。

    显然这两家人都明白这个道理,谁也不肯退半步,双方都有不退的理由。后来不知是谁先动了手,一发不可收拾扭打在一起,好在边上几个热心汉子上去拉架,才将脸红脖子粗的二人拖开。

    “呜呜,老婆子命苦啊,还不如死了一了百了啊……”这边,王家流氓的老娘坐在地上哭天抹泪,白发苍苍,满脸沟壑的老脸上布满沧桑。

    “呜呜,爹,娘,我们好饿……”那一边,李家几个娃齐齐围着娘亲,一张纸苍白消瘦的脸上带着渴望与哀求,小的那个还抱在襁褓里。李家媳妇面容憔悴,无奈地安慰着孩子们,一边偷偷转过脸抹泪水……

    青梅和翠儿追过来,就看见这副叫人心酸的场面,边上看戏的村民们也叹息不止。石敬安满腔热火也被冷水淋了个透,握着斧头的手死死捏紧,抬头望着灰蒙蒙的天深吸口气走入人群中,不管如何,先阻止这场无谓的争吵才是首要。

    “两位兄弟,都别吵了。”

    石敬安冷静地声音果然打断了二人的对骂,四周看戏围观的村民也纷纷朝这个高大的年轻人投去目光。那王家青年顿时将炮口对上了他,“你是谁?不要多管闲事,若真是看不顺眼,不如把你的房间让出来如何?”

    那位李姓汉子也是个精明的,闻言立即改变了策略,浑浊的眼睛顿时露发希望,“是啊,这位大兄弟,如果你那儿还有位置,不妨让一些出来?你看我家这几个娃娃闹着要吃的,哎……山下的粮食都被大水淹了,哪里还有吃的……”

    “两位兄弟,如今雨已经停了,大水势必在十日内会退去。而且朝廷如今已经派了官员过来赈灾,失去的粮食想必也会得到相应的补偿。吵架不能解决问题,两位兄弟何不各退一步?你们二人身强体壮,但孩子和老人是无辜的,不如就让这位大娘和孩子一同住进去。两位兄弟是堂堂男子汉,莫不是还扛不过这几日风雨?”石敬安是当过兵的,在战场上九死一生归来,谁也不知他手里沾过多少鲜血。再加上这人长得高大,五官端正气质冷冽,往那儿一站便煞气凛然,叫人望而生畏,他的话便叫人不知不觉信服了几分。

    石敬安话落,那二人面面相觑,脸上都闪过迟疑。一旁的老太婆也不哭嚎了,另一边几个孩子也忘了叫吃的,这时白云师太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只听她念了一声佛音,道,“阿弥陀佛,我佛慈悲,这位施主所说甚对。各位都是此次天灾受害者,同是天涯沦落人,何不相帮相助共同度过此次难关?”

    “这位大兄弟,那大水,真会退?”白云师太话落,大伙儿都没动,旁边一个站在门口的瘦汉子突然大声的开口问道。

    “若是无雨,十日之内,必退。”石敬安可不敢做这个保证,毕竟那可是看老天爷的心情,所以他顿了顿给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那汉子一听,脸上掠过喜意,转身回了房里。

    青梅见状,内心叹息,也许他也知石敬安的话并不可信,多此一问也是为了求个心安。

    “老子凭什么相信你?你以为你是神仙啊,你说会退就退,老子不管,这屋子老子今日是住定了。”那王姓青年一向在十里八乡横惯了,当即得寸进尺道,“行啊,你小子爱管闲事,站着不腰疼,把屋子让出来如何?”说完挥了挥拳头,带着几分威胁的意味。

    此话一出,旁边有几个乡亲顿时为石敬安抱不平,“王蛋子,你讲不讲道理啊,人家好心好意来劝你,你怎么能得寸进尺呢?”

    “可不是,分明是恩将仇报嘛。”

    “GOU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那青年王蛋子冷冷一笑,恶声恶气道,“老子求他帮我了?是他自己卵`蛋闲得慌出来当英雄,你们要是不满,成啊,哪个给老子娘藤空子,老子立即放过他。”

    薛青梅听了那男人的话,心里有几分生气,这男人怎么这么不知好歹?石敬安都给他出了主意,他偏偏要占位置的地儿,难道他这么大老爷们还怕吹几日冷风?视线落在地上满脸沧桑的老太太身上,她抿了抿嘴,不过这人混虽混,倒也是个孝子……

    众人的义愤填膺被王蛋子一句话堵得死死的,当即都住了嘴,脸上嘴里虽然不满王蛋子的作为,但又有谁愿意把自己的房让出来,又不是傻子。倒是当事人石敬安一直面无表情,听完这话突然将手里的斧头让地上一扔,斧头磕在地上发出“当”的一声。叫人有些牙酸,接着便见石敬安突然走到那王蛋子面前,冷硬的嘴角勾起一道淡淡弧度,“快背着你娘进屋吧,不要废话了。”

    “进屋?成啊,算你小子有眼色,还不快快给老子带路。”王蛋子一听脸色顿时升起得意来,嚣张地对周围冷哼了声,那模样好似所有人都怕了他一样。说完,他便转身打算去背他老娘。

    可接着,手臂突然被人拉住,王蛋子一愣,立即横眉竖目要骂,“喂!你这小啊啊————”

    到嘴的咒骂却猛然变成了凄惨哀嚎,大家只听到“喀嚓”仿佛什么东西被折断的声音,顿时头皮发麻,然后就看见王蛋子坐在地上捧着手面目狰狞的哀叫着。而那凶手石敬安只是轻轻松了手,拍了拍手掌,仿佛沾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样,周围静止如死寂,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这急转而下的一幕。

    那王蛋子的娘猛然醒悟,扑倒儿子身上大哭,口里各种难听字眼咒骂连篇,“啊,蛋子,我可怜的蛋子啊,你这个杀人凶手,你对我蛋子做了什么?蛋子啊——我家蛋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老婆子做鬼也不放过你——”

    那老太婆哭天抹泪,嗓子震得人耳膜发痒,青梅看着这样的场景有些发傻,尤其是石敬安制服王蛋子那一下,让她产生一股从未有过的预感,这个男人……不是一般人……

    袖子被人轻轻一扯,转过头,不知何时白云师太走了过来,脸上带着几分为难道,“薛施主,不知你可否劝劝你夫君,我瞧着那王蛋子的手……该是脱臼了……”

    劝?要她去劝?

    怎么劝?

    薛青梅心里迟疑着,方才石敬安那一手着实让她有些惊吓,正思量间,便见石敬安突然动了,那老婆子以为石敬安又要对她儿子做什么,顿时紧张戒备地抱着王蛋子,嘴里咒骂嚷嚷着,“你要做什么,你走开,你要对我蛋子做什么……苍天啊大地啊,欺负我老婆子啊……你们这些黑心肝的人啊,欺负我们娘儿俩没依靠啊……”

    老婆子的咒骂叫不少人都变了色,看向石敬安的眼神带着畏惧,但到底没有人站出来。接着便见石敬安蹲□再次拉住王蛋子的手,手猛地用力一拉,看着也就那么简简单单一拉,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的,大家只听到“喀嚓”又一声,令人毛骨悚然,那王蛋子的嚎叫就嘎然一止——

    “唉?我的手……不痛了?”

    王蛋子嗓门大,声音亮,这一声,所有人都听见了。

    顿时,所有人都以一种看“神人”般的目光盯着石敬安,却见石敬安冷冷放了手,站起身,淡淡对王蛋子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别以为逞凶就能解决一切。快带你娘进屋吧,你身强体壮的,索性吹几日冷风好好反省反省。”

    说完,也不管他人各异的眼神,捡起地上的斧头,转身,便看见了青梅,自然也看见了她身边的白云师太。大步走了过来,对师太微微颔首。白云师太便道,“多谢石施主及时相助。”

    “师太言重了。”石敬安道。

    白云师太扬起慈和的笑容,突然扫了一眼青梅,话锋一转,脸上突然升起几分与尼姑不符合的戏谑,“薛施主能有石施主这般的男子为夫婿,着实有福气。”

    青梅一听顿时满脸通红,倒是石敬安斜睨了她一眼,道,“是我的福气。”

    说完拉起青梅的小手,对白云师太道,“师太,我与娘子先回房了。”

    “施主请。”白云师太双手合十,微微让开道。

    待两人走远,白云师太收回视线,目光缓缓落在院子里那棵苍天大树上,神情中似乎带着几分追忆,良久,她悠悠叹了口气,念了声佛号,快步走远。

    待白云师太一离开,旁边一颗树后突然走出来一个纤细的身影,竟是那小姑娘田妮儿。

    只见她呆呆地看着青梅二人离去的方向,面色几番变幻,似是思索沉吟,最终,她眼睛一亮,似是终于明白了什么,然后脸上升起一个诡谲的笑,提起裙摆悄悄离开。

    作者有话要说:哎呀,今日上来一看居然爬上新晋了,好开心,而且收藏也上百了。

    于是京京我要实现诺言了,明日双更!

    今天是放假最后一天了,好不想上班,不想上班,不想上班,打滚打滚打滚~~~~~~~~~~

    ~~~~~

    作者:石哥,俺不想上班……

    石哥:那你想吃拳头吗?

    某作者打了个寒颤,捂嘴,俺还是去上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