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灾难

貌不惊人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tw,最快更新安居乐业最新章节!

    男人的声音在被子外响起,薛青梅趴在被子里紧紧捂着脸,心跳快得没法控制,脸颊热得好像要烧了起来,任凭石敬安好说歹说就是不肯出去。终于,男人似是放弃了,不再说话,外面平静的,世界仿佛突然安静下来。四周的所有东西都开始无比清晰起来,她趴在柔软的床垫上清晰地听到自己心头发出“咚咚咚”的声音,重重的呼吸声,脸颊越燥得厉害。

    他喜欢自己……他怎么会喜欢自己……

    这个念头在心里翻来覆去,窃喜与甜蜜、苦涩、无措等情绪齐番涌上心头,似酸似甜五味杂陈,好几次冒出质问他的念头,但又一次次被她摁灭,她始终没法相信这个猜测,她不敢……幸福就像水里的影子一样,她真的怕了……

    终于,不知过了多久,外面的雨声似乎都渐渐没了,她不知不觉在被窝里边睡着了……

    第二日,石敬安便生龙活虎的下床了,外头雨势减小,叫人心情也好上了几分。青梅想到昨日之事就脸燥,脚伤还没痊愈,只能扶着东西慢慢行走,若非如此她一定走人了。吃过午饭后,却不想地母庵一阵喧哗,居然有七八个神色惊恐、悲伤落魄的村民上山来了。

    从村民口中得知消息,不知是哪个天杀缺德鬼做亏心事惹怒了龙王爷,降下惩罚连下了三日三夜雨。此刻金波江大涝,江水已经冲垮江堤淹没了下游几百户人家和上千亩良田。而这些村民是附近小周屯子里的难民,小周屯靠金波江近,但好在地势中等,房屋没跨,却是淹得大半住不得人,所以村民人才拖家带口到山上来避祸。

    青梅听到消息第一个想到的是杨梅村,顾不得尴尬再次找上石敬安,托他下山回去一趟。如果没有得到杨梅村确切的消息,她实在难以心安。

    石敬安正有此意,午饭都没吃就披风带雨地下山了。

    不到两个时辰,他就回来了,放下蓑衣斗笠,一边接过毛巾擦拭脸上的雨水一边道,“梅子,金波江水势大涨,淹了桥和路,杨梅村在对岸咱暂时回不去了。不过我听说杨梅镇那边倒没受影响,虽然淹了几亩田,但水没到村子里去。另外官府已经派人来了,受灾比较严重的是下河毛尖村,村里几百户人家房屋全没了。还有不少老乡失踪了,这雨起码还有两日下,梅子,咱们暂时只能呆在地母庵了。”

    说着他又拿起方才从山下带来的包裹,道,“这几套衣裳鞋面是我绕到另外一个镇子上买的,你拿着吧,暂时回不了村也要些换洗的东西。我估摸庵子里的人会越来越多,庵子里房屋不够,师太会重新分配房间……”

    听到杨梅村没受影响,青梅的心安定了,但看着石敬安仍然在滴水的发尖,看着他手里递过来的东西,她实在有些羞愧,“石头哥,这些东西……我不收。”

    石敬安哪里会让她拒绝,将东西往她手里一塞,“收下吧,事情分轻重缓急,那日是我唐突,但我不希望你因此而疏离。不说其他,你还唤我一声哥不是?”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薛青梅心里羞意更甚,尤其听到那声“哥”的她心里又莫名涌起几分焦躁感,默默地捧着那包裹衣物,指尖都有些发白。接着,又听见那人沉了沉嗓子,略低微的道,“这……这是我第一次为女人买东西,你,你莫要嫌弃就是……”

    薛青梅猛地抬起,就见那人眼神闪了闪,脸颊滑过一抹可疑的红色,飞快道,“妹子你还有什么缺的尽管跟我说就是了。”然后便转身大步离去。

    留下青梅脸上充血呆呆地站在原地,直到那人背影远了,她才傻傻回过神来。然后抱着东西慢慢回到床畔,将包袱打开,里面是一件叠得整齐的杏色裙子,白色的里衣里裤,那布料细腻柔软,是上好的棉布。薛青梅细细地摸了摸,然后一件件取出来,待上面的衣物拿出来,她才猛然看见包袱底下,居然还一样东西。

    她只看了一眼,顿时脸刷的通红起来,那是一块翠绿的绸缎,细长的带子,绣着鸳鸯戏水的花纹,绣工精致栩栩如生,是一件肚兜!

    薛青梅怪叫一声,猛地捂住脸:石敬安,你个流氓——

    ******

    隔日,庵子里避难的村民越来越多了,主持白云师太亲自过来找了青梅一趟,先问过了她脚伤伤势,就表明了来意。原来庵子里如今已经留了十来名村民,他们都是山下田家村的,金波江大涝殃及了田家村一半房屋,这十来名村民则是受灾情况较严重的人家。

    庵子里房间不多,青梅三人就占了两间,白云主持的意思是他们主仆三人一间房,因为不知雨情会持续多久,所以接下来几日若是还有村民进山,或许会安排村民进来跟他们挤一挤。另外庵子里蔬菜不多一向自给自足,吃食上面也要自己想法子。

    青梅哪里有意见,自然答应了,这几日他们吃人家的住人家的,做人要有羞耻心,不能拿别人家的好心当成理所应当,否则跟狼心狗肺有啥区别。至于吃的方面,石敬安和她明面上还是夫妻,下山特地买了几斤糙米白面,还给师太们送了些。翠儿每日借用庵子厨房做饭,石敬安帮助师太们安抚村民,担水砍柴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偶尔下山看看水势,青梅依然在屋子里养腿。

    又过了三日,雨终于停了,山上村民却不增反减,庵子里的房间早满了,有村妇在院子里支起了棚子做饭,叮叮当当,好不热闹。青梅的脚经过多日休息也痊愈了,当风雨过后她推开门走到外面,深吸口气,心情真是格外舒畅。在房间里呆了这么些日,都快发霉了。

    正想着,白云师太突然带着一双母女从拐角处匆匆走来,看见青梅顿时双手合十道了声“阿弥陀佛”,道,“薛施主,这二位山下田家村的施主遭逢大难,着实堪怜,可惜庵中房屋已满,贫尼只能带二位施主过来跟薛施主共用一间,不知施主意下如何?”

    庵子都是你的,她能有什么意见?薛青梅视线在那母女俩身上扫了扫,两人脸上带着悲戚与惊惶,抱着包袱和棉被,一副余悸未消的样子,显然是遭了天灾的难民。她心里也不禁升起几分同情,忙双手合十给师太回了礼,笑道,“师太客气了,有这位婶子和妹妹来陪我,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来,二位请进。”

    说完亲自推开门。

    那妇人便带着女儿拎着包裹进了门,母女俩在室内微微打量一番,两人面面相视脸上都露出了感激的神色。白云师太见状微微点头,将二人留下,便转身离开了。

    看着白云师太背影消失在转角,薛青梅转身回房,便见那母女二人已经利落地占了房间一角,铺被子打地铺。那妇人四十来岁模样,身上穿着普通的青布袄子,头发蓬松脸色微黄。倒是那女儿十五六岁模样,一双大眼睛水灵灵的,小鼻子小嘴巴,颊边带着淡淡婴儿肥,扎了两个圆鬓,长得很是讨喜。

    此时母女二人正飞快地整理自己带来的行李物事,地铺很快打好,又见那小姑娘飞快出了门去,不一会儿,抱进来一些锅碗瓢盆,还有一只抱窝的老母鸡,正咕咕咕的叫得欢快。眨眼功夫,小小的厢房就被占据了半壁江山。

    青梅坐在小床上,看着这母女俩忙活着,一愣一愣的。

    “娘子,这……”这时,翠儿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大碗走了进来,一跨入门槛顿时被屋子里多出来的人和东西吓了一跳,急忙端着东西进了屋,不解地看着自家主子。怎么一眨眼功夫,屋子里怎么多了两人,这厢房本来就小,还有石家公子住着,本就男女不清,这一对母女哪里冒出来的,瞧瞧这些都东西摆了半间屋子,这明明是她家娘子的屋子呀。翠儿对母女二人的出现十分不满。

    青梅摇摇头,淡淡道,“山下田家村被水淹了,这位婶子和妹子过来给我共住,哎……也是可怜人。”说完视线落在碗中,“翠儿,这是什么?”

    翠儿不满地撇了撇嘴,随即神秘兮兮地将碗递到青梅手里,压低嗓音沉沉道,“娘子,这里面可是好东西。这几日在庵子里吃素菜有些寡淡吧,这可是石大爷上午亲自去林子里打的鸟儿,交给我给您炖汤呐。而且还掏了几窝鸟蛋,娘子,您快尝尝味儿。”

    说完翠儿又将手伸过来,塞了几颗滚烫圆溜溜的东西在她手心。青梅掌心一烫,差点将那东西扔出去,忙塞入了袖里,瞪了这丫头一眼,“这可是庙庵子里,怎能吃肉食,这不是胡闹嘛。”

    翠儿可不管这些,道,“娘子,这是石大爷关心身子,日日吃萝卜白菜怎么行,娘子这可是石大爷一番心意。再说咱们又不是尼姑,只不过来借住的,这师太让咱们自己弄吃食,吃什么她总管不着吧。行了,俺不会乱说的,您快趁热吃了吧,奴婢也早点去洗碗。”

    洗碗,她看是毁尸灭迹吧?青梅瞪了她一眼,“你吃了没?要不然鸟蛋给你吃?”说着她拿起藏在袖子里的鸟蛋。

    翠儿忙挥手,“吃了吃了,我早就在厨房里吃过了。”

    闻言,青梅才将注意力放入碗里,碗里冒着热气散发香味的汤,没有骨头,只有几块肉丝沉在碗底,想必翠儿也是怕庵子里人发现,早早把骨头剔除了。屋子里毕竟有外人,青梅抿了口汤,味道甚是鲜美,又想到这鸟儿是石敬安特意去林子里打的,不知为何那汁味似是又美味了三分。

    当即三下两口就喝光了,擦擦嘴将碗给了翠儿,翠儿满意地拿着碗走了。

    屋子里就剩下青梅和那对母女,刚才她和翠儿那番话虽然说得小声,但也不保证没被人家听了去。青梅也不太在意,吃了东西肚子里暖洋洋的,就有些昏昏欲睡。

    突然,一道微微细弱的温和声音响起,“小妇人田张氏,这是我闺女田妮儿,不知小娘子怎么称呼?”

    青梅陡然睁开眼,转过头,便看见那对母女正站在自己两米外的位置,出声的是母亲,可青梅视线落过去的刹那,却和那十五六岁小姑娘圆溜溜的眼珠子对了个正着。

    作者有话要说:辞旧迎新,2013来了,末日过去了。

    乡亲们新年快乐呀!!!撒花放鞭炮有木有???

    话说,收藏满100俺加更哦~

    大伙儿不要那么沉默嘛,看完之后随手撒朵花,人家很稀罕的呢。

    人家正在爬新晋榜,大伙儿一人赏几朵花,保不准人家就爬上去了~么么>3<